人生感怀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深秋的枯草]
油麻菜仔专集
·处女与老妓
·炒作
·皮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LXIV
·写给所有的“蒙牛”
·读《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舒适与艰辛
·在绿色中的寻找兰与黄的可能
·艾未未美国华盛顿艺术展
·赌局
·我为我自豪
·有感于评论中的伤害性语言
·中国一定会有戈尔巴乔夫
·放弃
·留学前必看之电影《Dark Matter》
·“灭九族”太老套
·正直与独立自主VS造假与拉帮结派
·我依然爱着
·中和反应及其它
·课外作业
·人才外流,蠢材自用
·为自己而活着
·民主这可怜的孩子
·大戏
·读“揭白静之死内幕:官二代周成海很暴躁”有感
·跳跃性思维与抽象性创造
·信息时代的CQ--文化智力 Cultural Intelligence
·简单的通用法则:两个凡是
·今天我们应该相爱
·道德伦理迷失时我们要自律
·男人就是那么蠢
·快乐的田野
·孽种
·韩寒背后的感叹
·找个空间让自己释放
·快乐的方向
·神灯的故事
·太阳花
·华尔街的狗记者
·超越李自成
2011
·2010 冬
·2011健康地活着最重要
·读书与交友论
·被虐待与虐待
·我是一只来自南方的猪 (作词:油麻)
·油麻发火
·原创
·今天的美国最美
·谈凤姐与原创
·一条大河
·文化大革命的故事
·再谈文化与价值--自信从哪来?
·2011春晚超越时空之杰作
·比凤姐差远了的男人
·中国的民主途径--再一次真诚地合作
·斩断对民主的奢望
·茉莉花
·Boring 乏味
·不要再欺骗自己
·哭了,因为政治
·五毛的中文写作特点
·也算中国特色!
·Call me & 潇洒走一回?
·最多能做的
·除了真实什么都无所谓
·从新浪败下阵来
·心情不好
·最后一刻
·我在白宮对面游泳,与奧巴馬抗衡
·红色的变奏
·郎咸平与郭美美--看郎咸平专访郭美美母女有感
·什么是发展中国家?
·神或上帝就是“什么”----“what” is the God.
·黑与白
·我是王成,向我开炮!
·开玩笑!!!???
·自然的激情
·一个国家
·一个民族
·十月与你分享-River Band Park , Oct 2011
·中国的民主只能采取不流血的方式--和平演变
·无法获得的真相
·《一虎八奶》与“一夫八奶”
·《八奶》的裸体艺术与政府行为的不妥
·艾未未与中国“达达主义”--AiWeiWei & DaDa
·2011读后感
·名人与传媒人士应为中国的改变承担更多的重任!
·读“杨恒均: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有感
·2011 最后一天
2010
·美丽冬季
·从杨恒均看中国民主自由的希望
·我的需要--提高艺术修养
·种花
·美丽的开始(1)
·美丽的开始(2)--云南大旱
·谁说没有免费的午餐
·诚征全新品牌“共产党”的新包装
·美国人太落伍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秋的枯草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但收到一份让我感动的礼物 —— 一束深秋的枯草。
   
深秋的枯草

   周未总是会让工作狂人倍感孤独,我曾经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于是给一位朋友打电话,让他加入我的周未,相见可以沟通情感,增加了解。我们是刚认识的朋友,因为画肖像,成为了朋友,全是超级艺术疯子。但他应归为名人,本职工作是国际新闻记者,但个人翻译并出版了不少小说,在美国是有名的另类作家(一个曾写小说指911是美国政府所设计之类的人),我原想他一定是政府不欢迎的另类,仅此而已。但认识他后发现,他很真实,很独特,是一个工作狂。并狂热于超现实艺术流派,就我目前对他的了解,他对于艺术的认识、理解以及研究,完全可以做艺术学院的博士导师,一个那么用心工作的人居然有时间了解如此丰富的艺术知识,令我费解。
   上次他带给我一堆来自Farm Market的静物写生素材——— 一些红的、 黄的、绿的尖椒,水果等。他说超市里买的形状没有这种自然,看着那些大小不一的果蔬,我感到他观察得很细,每次与他交流或讨论艺术观点,他总给我很多的艺术提示与指导,并在历史文化方面给我介绍很多相关的知识,为我的艺术创作与研究提供了非常有利的信息。
   我感谢上帝如此地关照我,为我安排了一条非常优越的艺术通道。也许这是上帝给我的宿命。


   
深秋的枯草

   今天,充满温馨的草束把我带回到了很多年以前的一个生日。那个生日我在玫瑰花的芳香中迷失了自已。那个满屋是花,数不清的浪漫情节重现在今天,令我异常感动。
   而这不同于浪漫,这次我获得的是如此的温暖感受,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只是没命地工作,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自己的工作室,我不管结局地没命地工作。有时感到非常地无力,尽管家人是非常支持我对艺术的热爱,但我的身边却没有一双比较专业的眼睛,可以帮助我审视我的作品,有时感觉无力与虚弱。而这个会给我送一束枯草的人,却能够对我的工作提出点评与建议,并对我的艺术创作所需的历史文化来源提供很多有价值的推荐。我的确是幸运的,是上帝在一旁为我指路,我在近期走进了一些我在学校没有涉足的探索领域,了解了更多曾经没有去了解的艺术家,有了很多新的发现与思考。
   我在想,送束枯草与送一屋子的玫瑰有什么区别。好象有,又好象没有,但对一个人生活的影响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会送意想不到的礼物的人是我见过的最独特的人,他与今天这个非常讲究物欲的社会不一样,他更多地带着单纯的、自然的、比较真实的东西,是所有艺术家最最需要的纯本质的东西。无论他写的小说如何怪异、荒诞以及狂热地性爱描写,但单纯、自然、真实却是沉垫在超现实之中,那就是原味的现实。的确,完美的超现实必须基于精美的现实。他就是Len. Bracken (里奥那多.布莱肯 或译为朗. 布莱肯)。
   对于生活在中国的或曾经生活在中国的朋友,多数人对于超现实主义艺术不是很了解,但我想在此简单地把我对此的认识介绍给更多的朋友,分享人生中美好的东西。这是一个值得大家去了解的美国人。他的作品非常地独特,去翻开他的书页,我相信你一定会发现一个自己从没有想去尝试的但却充满了生命美妙与趣味的空间。
   他的个人网址:www.LenBracken.com
   如果想找他写的书
   The Shadow Government
   The Arch Conspirator
   Guy Devord-- Revolutionary
   Snitch Jacket
   The East is Black
   Freeplay
   可以用歌谷搜索他的名字 Len Bracken 就可以找到。他翻译的波斯的爱《Persian Love by Omar Khayyam》非常的美妙,是学习英语以及品味红酒文化的诗。
   明天又是忙碌的周一,祝你快乐!
   
   

此文于2013年11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