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王藏文集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首页 » 天下纵横 » 中国新闻采访 » 正文
   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2013-09-12 13:01:13
   希望之声: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刘晓原律师针对两高“打谣”的司法解释,向中共人大常委会发了一封公开建议信。遭到某派出所长的“问责”。12号,民众向本台表示,当局在搞文革整人那套东西,如果网络不准说话,民众就会上街。
   
   刘晓原律师表示,不知道究竟是哪家派出所的所长找他,好象没有一个“皇城根派出所”。他只是依据《宪法立法法》和人大《司法解释备案审查工作程序》的规定,请求人大对“两高”“打谣”的司法解释进行调查。
   
   (录音):公民写封这样的信就会有麻烦,那么我上次看到付西静(音)说的,你说发诽谤性的微博那你就麻烦,可以照规定抓你,但是如果是质疑政府的一个决定,那转发1万次都没问题。当然我现在质疑的不是政府,它是两高,它是司法机关,我想这应该没问题。
   
   异议诗人王藏表示,按照中共法律,没有一条是说网络空间等同现实秩序的,当局现在把网络虚拟的空间等同于现实秩序,然后以寻衅滋事来拘捕所谓的“造谣者”。
   
   (录音):这是既违背了他们自身制定的法律,因为没有法律支持他们自身的法律,又违背了普世价值原则,这也是非常恶劣、恶上加恶的,就是回到文革这一套。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认为,中共向来是用谎言与暴力来维持他们的统治,他们最怕的是信息公开、舆论公开,他们垄断整个国家的信息,所有的平面传媒以及电视传媒都是官办的,一般百姓没有发布信息的权利。
   
   (录音):可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改变了中国信息传递的状况,致使有些信息公开化,使中共当局产生了恐惧,他们为了控制真相社会的公布,打压互联网的信息传递是必然的。但是他们这种政策可以说是反人类的政策,我相信,他们对于互联网的封锁与打压,会招致更多的民众的反抗意识,会有更多的人象刘晓原一样的人投入到抗争的行列里去,比如我,就是其中之一。
   
   王藏认为,刘晓原的文章非常好,现在他被找,是当局下狠手要打压言论空间,所以文革其实一直在持续。
   
   (录音):如果网络上一丁点空间都没有了,说话都说不了了,那可能只有走上街头了,肯定以后会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街头,我觉得他们打压不打压,最后民众都是要走上街头的,被逼了!所有的一切只会让他们越来越臭,他们打压不打压网络言论、他们制定什么东西,这个两高解释是什么东西,对他们自身的所谓的国家形象等等,都只会减分、只会给他们丢面子。他们一路上在邪路上狂奔,那就臭到底,不管他们怎么做。
   
   王藏最后表示,民众总要说话,不会畏惧打压。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图片:刘晓原
(2013/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