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王藏文集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2013-07-12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图片: 王藏坐在载有家具的货车上,手拿“福”字装饰品。 (新浪微博)
   
   北京宋庄地区艺术家王藏遭逼迁,当局施压房东并采取断网断电逼迫他搬走。原居住在宋莊的作家杜导斌也被強制离开北京,工作生活都受到了严重影响。
   
   北京艺术家王藏近日内再被当局人员逼迁,使他不得不搬出家具离开宋庄,宋庄是北京的一个艺术园区,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类型的艺术家在此创作发展。据悉,北京当地国保人员并没有当面要求王藏一家搬离,而是三番五次对房东进行约谈。王藏在微博说“一个月来,与工作室房东交涉多次无果,他因无法抗拒有关方面多次各种逼迫,先断我网,后断我电,之前被从宋庄北寺驱逐到小堡北街。这次,终于,我被驱逐出宋庄了。今天,街头,我陪伴散乱的家具,一手送福(字)给我宋庄的师友们,一手送个中指给有关方面有些人。”
   
   王藏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去年到北京以后一共加上这两次,我算了下,9个月的时间,我就被要求搬了8次家,我在宋庄我对我的工作室花了很多的心血,我还买了些花,一搬家全部乱七八糟的,花也死了。
   
   记者:因为你很多工作都是在宋庄,那你之后的生活工作怎么办,会不会受到影响?
   
   王藏:当然会受到影响,我的一些艺术行动基本都在宋庄,他们把我驱逐了以后我肯定不能住宋庄,我以后参与什么活动都很麻烦,之前被驱逐后我没有告诉我的艺术家朋友,他们(国保)打听了几十个,都不告诉他们(当局人员),我说我住城里,我是来宋庄玩的,结果这次彻底被驱逐。
   
   参与维权艺术行动遭打压
   
   不少宋庄的艺术家被当局视为眼中钉,他们中曾经有多次举办过行为艺术表演,讽刺时下政局,因此遭到不少打压。王藏在宋庄期间时常进行声援维权人士的行为艺术,比如校长开房强奸幼女案件中,他在裸体上书写文字抗议,王藏也参与多场的公民聚餐活动。
   
   而此前也住在宋庄的作家杜导斌因发布“晚清暗杀团”的博文而遭到当局抄家抓捕,他日前被取保候审之后当局不允许他继续住在宋庄,因而被送回湖北老家。
   
   杜导斌告诉本台记者:不知道王藏被赶走跟我有多大的牵连,我知道当天他们抄我家的时候,他们警察的刑警大队的队长问我王藏家里有多少人,我说你是刑警队长,这点你们肯定是有能力去查,就没有告诉他。那个刑警队长特别气愤。
   
   记者:那你现在怎么为生呢?
   
   杜导斌:我现在失业在家中,在编写自己的书,看看微博和新闻,看看以前的作品香港和台湾能不能出。
   
   网民菊花表示,这些艺术家们遭到打压和异见人士是相同的,当局不断增加他们的生活成本,从而无暇关心社会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图片: 北京宋庄地区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新浪微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sy-07122013113427.html
(2013/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