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王藏文集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首页 » 天下纵横 » 中国新闻采访 » 正文
   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2013-05-17 04:50:16
   希望之声: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近日世界藏学专家写给习近平和联合国的一封公开信,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少数民族境遇的关注,中共当局对各民族民众的压迫也再次被聚焦。
   
   据德国之声报道,100多名全世界的藏学学者,5月15号发出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联署公开信,要求当局停止对拉萨老城的破坏。公开信认为,当局在拉萨制造旅游村,并限制藏人前往朝圣,严重干涉了藏人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
   
   大陆诗人王藏创作过多首藏文化的诗篇,他说,现在何止是拉萨,整个西藏已基本被挖空,神山塌方,河流断流,草原生态毁灭。当局在进行资源掠夺的同时,还以共产党的支部和武警直接驻扎在寺院等方式,对藏人实施精神控制与文化灭绝。他并表示,中共对其统治下的所有民族都是如此对待的。
   
   【录音】中共一直实施残酷的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包括对西藏、新疆、内蒙古。打着文化自治、宗教自治,口号好听的不得了,就是文化种族灭绝。不管什么民族的人,我们共同面对的文化冲突是马列极权。他的邪恶马列主义,根源就是邪教,把红旗之下的地方,都变成他们这种贪欲的、斗争的、残暴的这些东西,这是他们的根源,他们思想的根源就是邪恶的。
   
   近年来,少数民族对中共当局的抗争连绵不断,尤其是藏族和维族。当局17号声称,自焚是藏独策划的阴谋。稍早,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强调,政府将超过96%的“暴力恐怖”活动消灭在行动之前,保障了新疆的稳定。
   
   不过最近曝光的一份中共内部资料披露,部分武警在2008年打压藏民抗议事件后,良心不安,残忍的场面一直在脑海中缠绕,做噩梦、说梦话,不得不接受心理创伤辅导。根据海外的《2008年西藏人权年度报告》,这次示威抗议,至少有120名藏人被军警枪杀,超过6500名藏人遭到拘捕。
   
   另一方面,《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著名政论家胡平在分析最近发生的新疆巴楚事件时指出,维族人使用刀具,对擅自进入住宅的社工和警察发动攻击,天底下哪有恐怖分子在自家住宅搞恐怖攻击的呢?而且,2011年皮山县越境事件,被冠以恐怖分子而被击毙及拘押的维吾尔人中,有2名妇女和4名中小学生;2012年天津航班劫机事件,所谓“凶器”居然是一把重量不超过半公斤的铝制拐杖。
   
   胡平表示,这些事件所反映的,都是中共压迫民众导致的官民冲突,最终遭到当局暴力的镇压。
   
   【录音】这个显然不是独立的问题,恐怖主义的问题,而是当局这种压迫性的政策导致的问题。政府在维稳的名义下,对民众的压迫,侵犯他们的权益,这和内地是一样的。中共当局还侵犯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强行用共产党的文化取代本民族自身的文化。尤其是对维人进行打压,那些根本不是恐怖案件,是官和民的冲突。比起汉人,在反恐名义下,暴力维稳来的更直接更残暴。
   
   王藏指出,中共不管是挑拨民族矛盾,还是抹黑抗争的民众,都是给其镇压百姓制造借口而已。只要中共极权专制存在,中国56个民族的国人都是受难者。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宋月采访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node/353848
(2013/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