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王藏文集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2013-04-24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图片:玫瑰园活动,左三严正学 。(王藏提供)
   
   北京艺术家严正学被当局带走软禁。到周二,夫妻双双与外界失去联系已两日。中国大陆近期频传艺术家遭打压事件。
   
   北京艺术家严正学月前因连续受到国保人员的骚扰而萌生自杀念头,引发外界关注,长期以来当局虽然对他采取高度打压,但他仍没有停止维权运动。
   
   严正学失踪
   
   星期二凌晨,严正学在给友人的短信中说“我已被撵上山,警察虽撤走,但换上了保安,因上山前不准带电脑,所以无法与外界联系”。之后便与失去了消息。据了解目前他与夫人朱春柳一起被软禁在北京郊区八达岭。
   
   严正学的好友北京宋庄艺术家王藏周三向本台表示:把他送到八达岭,不让他上网。
   
   记者:有说什么时候把他放出来吗?
   
   王藏:没有说时间。
   
   记者:为什么把他带走?
   
   王藏:因为之前几天我们在他家聚会纪念林昭、张志新、六四死难者等,也纪念刚刚去世的张元勋教授,很多个议题,还包括声援(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丁家喜律师和赵长青,当时有三十几个人,当时就有国保在门外监控。
   
   记者:那为什么只带走严正学?
   
   王藏:因为我们是在他们家(聚会)。
   
   据海外参与网周二报道,严正学上周六(4月20日)在自家的玫瑰园举行“开张募捐”活动。软禁期间一名看守对严正学说“居然聚集了三十多人聚会,结果是为了六四而祈祷,而且悼念张文勋,你蒙了我们。”
   
   参加玫瑰园活动的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自参加完玫瑰园活动之后,便发现家门口的保卫增加,他周三告诉本台记者:
   
   “现在四月下旬严正学在家里参加家庭教会以及艺术家们进行的活动,实际上已经拉开敏感期的序幕。当局明确的告诉严正学,在家庭里的聚会已经被定义为街头行动。这是一个新的说法了,当局这次把问题升级了。把严正学带走,是因为他进行过很多次公民聚餐,每次他都会说一些他的观点。”
   
   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最近多名艺术家先后受到打压,上个星期北京艺术家夏星等四人在山东东师古村拍摄期间遭到暴力殴打。另外,艺术家陈硕周二在河南省政府门口拍摄艾滋病人维权,期间4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把他按倒在地下进行拳打脚踢,他身上多个部位被打伤,设备也都遭到损伤。之后,又被6名警察审讯12个小时,直到周二深夜被释放。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sy2-04242013145602.html
(2013/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