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徐永海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一直未发)
   今日2013年11月29日星期五发表
   
   徐永海
   
   2008年7月30日
   
   
   
   
     
     郑钦华,又名柯力思,曾担任过海外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联)的副主席。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事情,那时的海外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民运组织,可能只有这个民联。郑钦华担任副主席,王柄章担任主席,他们是校友,他们都曾是北京医学院的学生。他们也都是我的校友,而且郑钦华还是我的同学,同班同学,同寝室的同学,上下铺的同学,最好的朋友。
     
     北京医学院,现在这个学校已经不存在了,并入了北京大学,成了北京大学医学部。正如那句老话“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效法苏联教育模式,北京大学医学院从北京大学分出,成了北京医学院。到了这个世纪,又回归世界主流教育模式,北京医学院(后改名为北京医科大学)又回到了北京大学,成了北京大学医学部。
     
     1977年恢复高考,有了77级、78级、79级这三届七十年代文革后的大学生。在这三届学生中,有十四、五岁毛孩子,如我们同学中,就有两个只有十四岁,不少的同学只有十五岁,他们真是神童,不仅年龄小,而且高考分还非常得高,不然也考不进我们学校。也有三十来岁的高龄学生,如我们77级有一个老大姐,30岁那年上的大学,三年级时和一文革前的老大学生(当时已是教授)结婚了,在四年级后的暑假(我们是五年制)里生了一个孩子,一节课都没有耽误,真不亏是学医的,真会计划生育,这些高龄学生是过去十年中精华。
     
     七十年代后期,文革刚结束,中国对外交往还很少,很少见到外国人,尤其是在外地农村,可是在我们学校中有不少的留学生,这让从外地来的同学感到很新鲜。一个同学告诉我说,有一次他们那里来了一拨外国人,全城都轰动了,几万人围着看,淘气的男孩子还向人群中扔小石头。那年月,很少见到外国人,更很少见到台湾人,可是我们班楞来了一个台湾人,就是郑钦华(柯力思),他也是高龄学生,当年29岁。
     
     郑钦华,一个台湾人,台湾辅仁大学毕业后,当了2年兵(台湾的男子必须服兵役),又到法国去留学,学习医学,1979年以转学的身份来到我们学校。郑钦华,一个台湾人,15岁就开始从事民主运动,与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过不屈不饶的斗争,为了台湾的民主事业,曾被关过,曾被打过,但是民主的信念没有丢失过。随着老蒋(蒋介石)的死去,随着小蒋(蒋经国)的上台,台湾的民主事业是在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而此时大陆的民主事业才刚刚开始,为了大陆的民主事业,郑钦华不远万里来到了中国大陆。
     
     那年月的中国大陆还很贫穷,还有粮票、油票、布票、棉花票等等。前一段时间,我还与一个大学同学(现在已是一家医学院的领导)回忆当年的事情,他说他当年最怕过冬天,由于只有一床被子,又薄,时常冻得睡不着觉。我妻子(比我们年纪都小)很不解,说为什么不多买一床被子,或者向谁家要一床被子。我妻子还抱怨我,你为什么不让你妈给人家做一床被子。她那知道,那年月,一个人一年才十多尺布票,那里有富裕的布票、棉花票来给人家做被子呀!
     
     郑钦华,一个台湾人,又在法国生活了几年,他放弃了物质上的舒适生活,来到了物质上贫乏中国大陆,和我们一样,拿着每月19块5的助学金,算计着粮票、布票来生活。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真正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现今的“愤青”们所永远达不到精神境界。这些“愤青”们一边是骂着西方国家,一边是想方设法地要去西方国家,到了西方国家,死活也不愿意回到早已不再物质贫乏中国大陆。
     
     1978、1979年,在中国出现了西单民主墙运动,出现一大批如魏京生、徐文立、刘青、任畹町、王希哲、孙丰、杨靖、刘京生等民运人士。郑钦华一到中国大陆就与这些民运人士密切接触在一起,共同追求中国大陆的民主。可是好景不长,没有几个月,到了1979年12月,西单民主墙就被取缔了,之前、之后,就有不少的民运人士陆续地被抓捕入狱了。
     
     因参与民主运动,后又计划组党,徐文立被判15年,王希哲被判14年,孙维邦(孙丰)被劳动教养2年。与他们密切接触,并也参与计划组党的郑钦华,这时也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因我与他说的来,我又比他小十来岁,我一直把他当成大哥看,在这个危险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他来大陆的目的和所做的一些事情,当然仅仅是一点点。他请我,在他被抓后,通知一下他在台湾的家人。还好,因为郑钦华是台湾人,他没有被抓,那年月大陆没有几个台湾人,共产党又比较重视统战工作,郑钦华躲过了这一劫。
     
     在以后的几年里,郑钦华和我们一样刻苦地学习着。不刻苦不行,我们学校可以说是学习最苦的学校,我们每天晚上都要看书看到十点、十一点,直到教室关门,而有些女生回到宿舍后还要打开自己的小灯再看一会儿书。有时晚上停电了,我们还要到我们周围学校的大教室去看书,如北京航空学院(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等。相比我们学校,他们的学习气氛就差远了,我们的大教室很安静,几百人的大教室里没有人说话,很少有人走动,就是走路也是很轻,生怕影响别人;他们的大教室就没有这么安静了,时常有人说话,时常有人走来走去。
     
     大学毕业后,郑钦华去了美国,参与了外海的民主运动,由于那时不像现在有网络,对他的情况,我知道的就很少了。后来他去了法国,再后来在法国结婚、生子、做生意,他就再没有专职从事民主运动了。虽然不再专职,但是还是十分热心于民主运动,对民主的信念没有失去,对中国大陆的负担没有失去,从网上看到,他现在是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的一个委员。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受郑钦华的影响,我也热心于民主运动,愿意与民运人士交往,做朋友。1989年我信主成为基督徒,从90年代开始,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就一直面向民运朋友。不少的民运朋友参加过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不少的民运朋友接受了耶稣基督,受洗成为了基督徒。
     
     因为热心于民主运动,热心于为主传福音,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监视居住2个月22天,至于被传唤、跟踪、监视,软禁,那就没有办法计算了。虽然,我受了很多的苦,损失了很多很多,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对真理的追求,及所带来的崇高,更能满足人的心理需求。而且上帝是公义的,上帝从不忘记那些真正为主受苦的人。
     
     这么多年来,我与郑钦华联系不多,但一年中也有几次长聊。在聊到大学同学时,我们都有一定的感慨。我们的很多同学,尤其是国内同学,几乎都是名医了,都是教授(主任医师)了,不是院长就是主任。我们都是花着人民的钱,并接受着最好的医学教育,我们应当在医学上更多地回报人民。在大学时,郑钦华多次对我说过,我们应当在医学上、在科学上,给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而且只有这样,我们的声音才会更有力量,才能更好服务于中国的民主运动。
     
     这么多年来,郑钦华这句话,我一直没有忘记,一直铭记在心。因此,我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没有忘记对科学的追求与探索,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完成了我的一个科学研究工作,在此基础上写了一本书《终极论——从物理的弦讲到生理的脑,科学与信仰是和谐统一的》(http://vip.bokee.com/20080801581997.html)。在这里,我希望郑钦华能与我一起从事这个科学工作,尤其是发表、讨论、交流上,我也确实需要这个老同学的帮助。我们不仅要在民主运动上回报我们的国家与人民,我们也要在科学、医学上回报我们的国家与人民。在这里附上这本书的前言,字还不太多,请郑钦华和其他的朋友们先看一看。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2013-11-7注,我目前所做的三件事,一推动圣经公开出版,二研究大脑前额叶,三要去申诉,望大家给予支持。
   
   1、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长老,我讲圣经,我推动圣经公开出版,望给予支持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为此多年来,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一直带领家庭教会的众肢体聚会来学习《圣经》。在当今的中国,虽然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还很不完美,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持聚会来学习《圣经》。
   
   在当今的中国《圣经》还不能公开出版,《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为了使人们能够更合法地来聚会学习圣经,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们开始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来使《圣经》在中国将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其实《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某些教会也负有责任,为此我们曾致信给美驻华大使。
   
   为了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感动美国驻华大使,使他能来帮助我们转信给美国的那些教会。我们曾多次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有人说,你这样做,会得罪美国人的,如果你将来要去美国时,美国大使馆将不会给你签证。只要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圣经》,我可以永远不去美国,为此我们将继续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直到他们帮助我们转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