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徐永海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遭软禁一基督徒致信十七届五中全会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自焚维权者王学琴祈祷(图)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
·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复做笔录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回忆2003年11月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2)回忆2003年11月1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3)回忆2003年11月1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4)回忆2003年11月12日
·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5)回忆2003年11月13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6)回忆2003年11月14日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7)回忆2003年11月15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8)回忆2003年11月16日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9)回忆2003年11月17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0)回忆2003年11月18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1)回忆2003年11月1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2)回忆2003年11月2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3)回忆2003年11月2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4)回忆2003年11月22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5)在萧山看守所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6)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8)在萧山看守所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7 May 2007
   
   Jia Jianying
   
   My name is Jia Jianying. My husband He Depu was taken away by the Beijing police on the night of the 4th of November 2002. He was taken because he tried to participate in local elections for the People’s Congress, because he frequently published articles on the internet, and because he often helped his Christian brethere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im of ‘trying to overthrow the state’, and sent him to prison for eight years. He is now held in Beijing No.2 Prison.
   
   In prison husband has been beaten twice while in prison, and his left ear was so badly hurt that he is now deaf on that side. In order to break his will, my husband was subjected by the government to 85 straight days of torture. During the 85 days, he was tied to a wooden board and his hands and feet were held down by four policemen. He was not able to move. If he moved at all, he was beaten by the police. In the freezing winter (between November and February) they only permitted him to wear a pair of underpants. His weight dropped from 80kg to 60kg. In 2005 the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orteur on torture, Manfred Novak, went to the prison to investigate this affair.
   
   Because of my husband’s imprisonment, our only son has also suffered. On the 4th of November 2002, when police broke into our home and handcuffed my husband, they did so in font of our son. For the next six months, he did not speak, and just sat in silence. The police went to his school. His teacher told me that He Jia (our son) did not speak in class, but sat there silently. He did not interact with his classmates at all, and his grades fell.
   
   Because I have continuously called for the government to release my husband, the police have put a sentry box at the door to our house. Policemen and police cars stand guard outside our house for about one third of the year. During this year’s Spring Festival (a time of family reunion) the police watched my house 24 hours a day. The police told me our friends were not permitted to come and visit me and my family.
   
   For several years, our neighbours have been too frightened to have any contact with us. No children dare have any contact with my son, and he remains lonely, at home by himself. I am very worried that if my son continues to live like this, he could be harmed psychologically, and may not be able to live a healthy life. As a mother, seeing my child suffer because of what his parents have done, I feel extremely anxious and very sad. But there is nothing to be done.
   
   In my days of suffering, I have met with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have helped me to know Our Father. They have given me warmth, and help. Thank the Lord!
   
   As a mother, I hope that my son will also receive God’s help, and will do the Lord’s work. I hope that you can help me, and help send my son to a seminary, where he will be able to study in a peaceful environment, not live his life in terror, and be happy like other children, with friends and the right to live a normal life.
   
   This is the greatest wish of a mother. Please help this wife of a political prisoner.
   He Depu’s wife – Jia Jianying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2013-11-7注,我目前所做的三件事,一推动圣经公开出版,二研究大脑前额叶,三要去申诉,望大家给予支持。
   
   1、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长老,我讲圣经,我推动圣经公开出版,望给予支持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为此多年来,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一直带领家庭教会的众肢体聚会来学习《圣经》。在当今的中国,虽然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还很不完美,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持聚会来学习《圣经》。
   
   在当今的中国《圣经》还不能公开出版,《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为了使人们能够更合法地来聚会学习圣经,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们开始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来使《圣经》在中国将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其实《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某些教会也负有责任,为此我们曾致信给美驻华大使。
   
   为了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感动美国驻华大使,使他能来帮助我们转信给美国的那些教会。我们曾多次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有人说,你这样做,会得罪美国人的,如果你将来要去美国时,美国大使馆将不会给你签证。只要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圣经》,我可以永远不去美国,为此我们将继续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直到他们帮助我们转信。
   
   2、我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脑科学工作者,我请求大家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果人人都具有这样的爱心,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如果没有这样的爱心,即使有了民主、自由、人权,也不会具有美好的社会。我们当今的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爱心,虽然我们中国的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由于人们没有爱心,而出现了各种社会问题。
   
   1988年后我开始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即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我们将会知道“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的科学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今年美国将拿出1亿美元、欧盟将拿出7200万美元进行脑的科学研究。为此我曾写了一封公开信,致信给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们及大学的师生们,希望来支持我的这项“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工作。
   
   3、因典型的冤假错案,因这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我坐牢2年,我要申诉,望支持
   
   2000年鞍山基督徒因为基督信仰,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的酷刑。2001我曾致信给当时的大陆国民党(民革)主席何鲁丽副委员长(我大学时的儿科学老师)反映这些基督徒的遭遇。浙江萧山凸渡沙教堂,在2003年先后2次被强拆。为此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曾2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当地去了解此事。
   
   第一次刘凤钢回京后写了《来自祖国的报道》,由张胜棋弟兄发给了在美国傅希秋牧师。第二次刘凤钢去当地时被抓,刘凤钢编出了“是徐永海将文章发的傅希秋的”,为此我被抓。对警察来说,抓了就不会放(警察从不认错)。最后不得不以我反映了“鞍山基督徒被警察酷刑”一事将我判有期徒刑2年。这是一个典型的冤假错案,为此我要申诉。
   
   只是我要去申诉需要去浙江(那里宣判的我,我也在那里坐得牢),这要花不少钱,而我一直失业,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吃饭都很困难,没有这么多钱。为此多年来,我曾多次写信给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希望他能够对我给予一点补偿使我能够去申诉。可是多年来,我一直得不到这补偿,为此在这里我再次提出。
   
   
   1、《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2、《大脑前额叶使我们具有精神的天性》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11/daogaozhongguo/1_1.shtml
   
   3、《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uyonghai/1_1.shtml
(2013/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