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给傅希秋的信]
徐永海
·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是不怕科学检验的
·2007年元旦三天警察不许我外出
·就“狱中所完成的科学论文《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一事,致美国布什
·致信傅希秋弟兄
·“当代莫须有式的冤假错案”一个基督徒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信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义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何鲁丽曾是我老师的一点解释
·用爱代替仇恨
·旧稿:为主坐牢3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致民主党人的妻子贾建英大姐的一封信——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
2007年2月写的文章|
·********2007年2月写的文章
·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2007年6月写的文章
·*******2007年6月写的文章
·给傅希秋的信
·我在高洪明出狱前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我在高洪明出狱前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旧稿:高洪明今日出狱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凸渡沙教堂——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给傅夏霖姊妹的信
·旧稿:六四时在人民大会堂前跪交情愿书的学生领袖被抓了
·家庭教会弟兄姊妹的好师母
·当今的世界最需要的是上帝
·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就计划筹备“科学与神学研究工作室”一事给弟兄姊妹的信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我将遭受软禁失去自由8天,我将禁食祷告求主给我力量
·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姊妹
·今天是被软禁第四天,禁食祷告第三天
·感谢朋友们在我禁食祷告期间的关心
·被软禁第六天,禁食祷告四天后,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开信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Please pray for us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2007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七大使我又由被监视升格为被软禁
·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一文
·远离“暴力”这些无益的口号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2007年11月写的文章
·包尊信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
·2003年第一场雪后我被抓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一前言与摘要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鞍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3——萧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4——两山后教案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傅希秋的信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给傅希秋的信
   
   2007年6月25日
   
   [email protected]
   
   傅希秋弟兄:
   
   你好!
   
   一、我去了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2007年5月25日这一天,我去了中国最大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教堂——凸渡沙教堂,这个教堂与我有着一段特殊的经历。我以前没有到过凸渡沙教堂,但是弟兄姊妹们给我多次描述过,还给我看过照片。这个教堂的会众席有上下两层,可以容纳五千人在这个教堂里聚会。这个教堂还有一些附属设施,如有一个很大的食堂操作间,能做几千人的饭。
   
   弟兄姊妹在给我描述这个教堂很大时,在我的脑海里,我是尽量地想象这个教堂到底有多大。当我走进这个教堂时,我发现这个教堂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北京的教堂,如缸瓦市教堂、崇文门教堂、宽街教堂,还有天主教的宣武门教堂、西什库教堂,我都去过,但是凸渡沙教堂比这些教堂都大。凸渡沙教堂有4千个固定的座位,有1千个折叠椅放在后边,随时可以码放。
   
   凸渡沙教堂是不是中国最大的教堂,我不敢说,没有考证过,但是在中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中,这个教堂一定是最大的。北京城里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一般都是在某个弟兄姊妹的家里,有个较大的三居室,能容纳几十个弟兄姊妹聚会,就已经不小了。在北京郊区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一般也是在某个弟兄姊妹家里,有一个较大的院子,5间北房全部打通,容纳几百人聚会,也就很大了。2001年我曾去过一个朝鲜族的聚会,负责人是闵建一弟兄,当时他们的聚会地点在北京东直门外的花家地,有个很大的房子,每次聚会都是几百人,这是我曾参加过的人数最多的家庭教会。凸渡沙教堂是一个很正规的礼堂式、教堂式建筑物,可以容纳5千人聚会,这是我以前在其他基督教家庭教会中没有见过的,也是我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我的信心真是太小了。
   
   二、凸渡沙教堂的历史
   
   我来到了凸渡沙教会,弟兄姊妹给了我热情的接待,向我介绍了他们的教会与这个教堂的一些经历。60多年前,一些弟兄姊妹就在凸渡沙这个地方定期聚会。在文化大革命中,这里的弟兄姊妹不能聚会了,但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文革结束后不久弟兄姊妹们就正式恢复了聚会。改革开放后,随着包产到户,生产队成了空架子,生产队的仓库也就空闲下来。1982年后教会与生产队达成协议,将生产队的仓库租了下来用于聚会,每年付给生产队一定的租金。
   
   这间仓库是1972年生产队建造的,到了1999年这个仓库已经27年了,一个主要的梁木“人字架”出现了破裂,房屋危险。为此村委会的负责人找到教会负责人,说这间房子必须翻建,否则房子到了死了人,谁都负不起责任。经济合作社(原生产队)已经把这个仓库租给教会17年了,自然不会自己翻建这个仓库,建议教会把仓库买下来,教会自己翻建。1999年教会将这个仓库从横蓬村经济合作社(原生产队)那里买了下来。1999年4月29日,在翻建这个仓库前,教会还给村委会写了一个报告,报告上写到:“修建房报告,兹由横蓬九组仓库卖给教会,现在人字架破裂,要求调换,地基在原来的基础上。王福明,1999年4月29日”。村委会在这个报告上写到:“同意更换人字架,进行整修,原基不变,横蓬村,公章(南阳镇横蓬村),99年4月29日。
   
   1972年生产队盖的是仓库,1999年翻修后盖的是教堂。在翻修后在教堂周围还砌了围墙,有了一个院子。以前由于是仓库,只能是200人在这里聚会,翻修后盖的是教堂,可以600人在这里聚会。由于教堂的院子占了一点生产队的地,这样教会每年都要都向横蓬村经济合作社(原生产队)交一些租金。弟兄姊妹特意给我看了他们1999年、2000年交租金的收据,每年都是1200元,上面盖有横蓬村经济合作社财务专用章。
   
   三、凸渡沙教堂的被拆与重建
   
   弟兄姊妹详详细细向我述说这些事情,并且给我看了有关的“修建房报告”和1999年,2000年租金的收据,只是要向我述说一件事,凸渡沙教堂是合法的,是有正当手续的,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凸渡沙教堂是合法的建筑物,可以在2003年却被政府强拆了2次。关于这2次强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南阳镇政府在2003年9月26日特意写了文章《横蓬凸渡沙聚会点违章建筑再次被强制拆除》,登在南阳镇镇政府的官方网站上(http://www.hzxsny.gov.cn/newsshow.asp?newsid=115),其中一段写到:
   
   “横蓬凸渡沙聚会点经反复思想工作仍不肯登记,同时又属于违法建筑,在6月26日曾被区人民法院、镇政府联合执法,强制拆除,对其他非法的基督教活动场所产生了敲山震虎的效果。但是,由于少数顽固的信教骨干分子的煽动,该聚会点人员于9月11日深夜突击建房,在原址上又重新建起了活动场所,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同时也阻碍了“红十五线”连接道路工程的进度。9月18日,在区公安分局、宗教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镇政府组织人员,再次对该违法聚会点进行强制拆除。”
   
   强拆事件发生后,海内外的基督徒给予了很大的关注,刘凤钢弟兄特意从北京到凸渡沙教堂,看了被强拆后的教堂。回到北京后,刘凤钢写了《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因为这篇文章,我们被抓,后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棋1年。在我们被抓后,凸渡沙教堂的事情更加引起海内外弟兄姊妹的关注。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坚持信仰,在我们坐牢期间,他们将教堂重新建造起来,并且建的比以前的还大,还正规,是个正式的教堂,能容纳5千人在这里聚会。
   
   四、为主所经历的苦难与艰难
   
   在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忍受了很多的屈辱。开始十多天不让我睡觉,要睡觉就打,就在棉衣里浇凉水,当时已是寒冷的冬季。在看守所里每天都要干很重的活,从早上6点钟一直干到晚上7点钟,一干就是12、13个小时。这些苦难算不了什么,最大的痛苦是对家人的思念。母亲刚刚去世,第25天我就被抓。与妻子结婚刚刚一年半,我们就分离2年多。我坐牢时,妻子只探视过一次,为此还失去了工作。
   
   我被抓1年时,可以到监狱探视我了,妻子所工作的医院不批假,还说:“看徐永海就辞职”。我妻子被迫辞职,很长时间没有工作,后来才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半日的、临时性的护士工作,工资很低,每月只有8百元。我妻子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但是还要关心狱中的我,怕我在监狱里吃不饱,每月都要给我寄钱。被抓前我是医生,妻子是护士,我们没有孩子,我们生活还算宽裕。我和妻子一直许诺,妻妹上大学的一切费用我们出。我坐牢了失去了收入,妻子收入明显减少,我坐牢的事情又要瞒着岳父、岳母。妻妹要上大学,妻子没有钱,不得不四处想办法。由于经济十分困难,妻子只到监狱探视过我一次。
   
   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在我们的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按了两个摄像头,每天24小时都有人在这里监视,时常不许我外出,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依然如此。由于被监视,我出狱后,一直找不到医生的工作和其他工作。由于监狱中的生活,我患了“疝气”,并且越来越严重,不能长时间走路,更不能干重活,有些工作也不适合我。由于我没有工作,靠妻子每月8百元的收入,在当今物价很高的北京,实在是无法生活,我们的生活一直很是艰难。如果我还是医生、妻子还是原医院护士,我们的收入最少也应该是现在的10倍以上。当妻子没有钱来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时,妻子为此常常抱怨。由于没有使妻子过着温饱的日子,有时我也感到十分的痛苦。人的尽头,神的起头,靠着祷告,靠着主,我们心中还是时常充满喜乐。
   
   五、我们的苦难主必纪念
   
   在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出狱后我们经历了很多艰难,但是当我走进凸渡沙教堂时,我知道我们的苦难、我们的艰难是值得的,我的内心深处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几次对我说:“如果没有你们,尤其是美国的傅希秋弟兄的及时关注和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及时到来,凸渡沙教堂可能就消失了,更不可能建立起这样的一个教堂”。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们还特意让我转告给您——傅希秋弟兄和刘凤钢弟兄,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一直在为你们祷告,主一定会大大的纪念你们。
   
   弟兄姊妹几次对我说:“如果没有你们,没有你们为主受苦,凸渡沙教堂也许建不起来”。对此我感到很是不安,我做的实在是不够。在我坐牢期间,是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在帮助我们,使我们度过了那段十分艰难的日子。我被抓时是11月初,很快天气就冷了起来,而我没有冬季的衣服。看守所里很冷,是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及时送来了冬季的衣服和棉被,使我没有冻坏。每次接到弟兄姊妹送来的衣服和钱时,我都是泪流满面,使我在艰难中感到了主的爱,弟兄姊妹的爱。在坐牢期间,我就有一个愿望,出狱后一直要去见每次都给我送衣服和钱的那两个姊妹。可是出狱后,由于经济原因,我一直没有能去浙江,这次去浙江,还是朋友去办事,提供的路费,顺路带我去的。由于是朋友顺路,在凸渡沙教会呆的时间很短,也没有见到每次都给我们送衣服和钱的那两个姊妹。
   
   我们为主坐牢,弟兄姊妹们一直在为我们祷告。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对我说,得知我们被抓后,他们曾连续3天为我们禁食祷告。在狱中,我时刻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祷告,是弟兄姊妹的祷告在托着我。我没有悲观,而是充满喜乐。在狱中,在没有纸笔,没有专业参考书的情况下,我写了9万多字的书。出狱后,又经过尽一年半的修改、完善,我写出来了《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这本书。这本书是科学的,也是信仰,在这本书中,在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方面,我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等法律法规,我的工作应该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鼓励、支持、帮助。但是我知道,以我目前的状态,我很难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鼓励、支持、帮助。但是我知道,主内弟兄姊妹,主的教会一定会帮助我,为此今日写信给你,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希望能在贵处“首发”发表;希望在这本书的出版发行上提供帮助,这本书只要略去前言中的“本书的诞生过程”这一段,在国内公开发行问题不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