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薛明德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因髯写下的 ____写给薛明德发表:2013-08-16 21:37阅读:1163
   因髯写下的 /听月
   
    ____写给薛明德
   


   
   
   
   
   
   (青年时期的薛明德)
   
   
   
   
   
   
   不肯透露秘密的脸颊上挂着惬意的髯
   
   只看一眼我即敢肯定你
   
   倔强的呼唤及骨血的坚定
   
   以静默的姿态从躯壳里刺展出来
   
   是一个睿智的好主意
   
   
   
   网屏里我拾起你锈迹斑斑的往事
   
   看见了你《光、色、体》的悲壮
   
   都城中英雄般的《巡回露天油画展》
   
   你的小船 蝴蝶 飞翔 埋下的种子
   
   及认识你 而你永不认识的许多人
   
   那些事物晶亮地挂在你唇边的髯上
   
   我是多么衷情地热爱
   
   
   
   我想感谢这阴谋无畏的天朝
   
   让我读到他的儿子原来可以倾盆
   
   一只在歌乐山绝顶栖息的鹰
   
   根本不需要弄虚作假的梦
   
   你早把生死封存于艺术五色
   
   七进天朝的监牢只能使你更洁净
   
   你分配骨骼的权力将无须论证
   
   
   
   此时我不能准确地想起你的影像
   
   只有你的髯在刺醒一些清脆的风景
   
   我想起先辈 爷爷 外公 舅父们……
   
   用剃刀把自己修剪光鲜的人真苦
   
   血流成河何曾剪断过身下的阴影
   
   我知道你不用这样做
   
   造化之力才能为你打造的髯
   
   无论是阳光的草原还是风雪的川谷
   
   永不能折损他骄傲地延伸
   
   而我将以少年的目光仰慕着
   
   并为髯 写下新的定义
   
   
   
   
   
   
   
   
   附:<薛明德: 献给一一听月 调色板是思想的红黄兰黑白、、、山姆>。
   
    虽只一句,然听月深知此句之重,慌恐中终不得安顿。今又见明德在<七夕夜 我遇见一棵树 >后的留言,心中难以为静。想起这些日子在网上认识他的过程,其实之所以会认识他,皆因他那张在这里的博客头像,那是一张只见倔强胡须基本看不见头像的头像,那也是至今为止在网上最引我注目的头像。从这张头像开始我去认识并尝试了解他。今见他在<七夕夜 我遇见一棵树 >后的留言让我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人世渊深。想到最后脑子里竟满满地都是他那张头像中的胡须,心中似有话倾塌而下,不出,心便堵闷。于是,于兰州路途中停下车写成此粗浅诗句,愿能予初秋他乡的明德些许慰藉,并望明德兄不弃。
   
   
   
   
   
   
   
    〔 薛明德:1979年1月28日在重庆鹅岭公园举办个人画展,接着3月2日在北京西单民主墙举办个人《巡回露天油画展》,被北京市公安局抓走。同年10月1日在沙坪坝自己家里举办《光、色、体》油画展”,被派出所叫停。1980年,正式注册个人画廊“黑牛画店”很快就被取缔。1981年6月10日被正式逮捕,罪名是“反动分子”,抄家后丢进监狱,其间逃跑出来一次,后被抓住判刑。直到1987年8月才释放。他是中国民间首个举办自由个展的艺术家。1993年去了美国,现居纽约。从79年到87年释放之前,他共7次被关进监狱,都是因为画画。〕
   
   
   
   
    2013.8.16.于兰州途中
(2013/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