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熊飞骏的博客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熊飞骏

   前天和一名澳籍华人Q聊了大半个小时。下面是根据二人聊天记录整理出来的文字:

   澳华:今天遇上了一件挺郁闷的事,我莫名其妙收到了一张罚款单,整整1100澳币啊!相当于人民币6000多元!比你们大陆小老百姓的一次嫖娼罚款还高一千。

   飞骏:你驾车超速了?还是指着人的鼻子骂粗话了?

   澳华:都不是,你一个中国人永远也不可能想象得到的烂事。我一个入籍才两年没有任何背景和社会影响的华人,居然莫名其妙被当地法院选为“陪审员”了。这个国家是不是神经不正常啊?

   飞骏:然后你就不当回事,不请假不说明理由就无故缺席了?

   澳华:你怎么知道?

   飞骏;“陪审员”是民主宪政国家每个公民的义务。一旦无故缺席就会罚很重的款,因为你不履行自己的义务又漠视了自己的权利,不是一个合格公民,得罚款教训提醒你。

   澳华:我就搞不懂了,我不过是一个入籍才两年没有任何影响和关系的华人,我的中国身份证在国内依旧有效,他们凭什么把我选为“陪审员”呢?

   飞骏:民主国家的“陪审员”不是权力人物“划圈内定”的,而是随机抽选出来的,没有任何资历和法律知识要求。只要你是一个合法公民,哪怕你是掏大粪的清洁工,都有可能被随机抽选为“陪审员”,上法庭去决定另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命运。

   澳华:这的确是件匪夷所思的新鲜事。收到被选为“陪审员”的信件后,我咨询了几位澳洲亲友,包括两位在澳洲呆了几十年的华人朋友,他们都回答说先前只听说过此事但从没遇到过,也不知道“陪审员”在法庭上具体是干什么的,怎么这样的倒霉事偏偏让我给碰上了?

   飞骏:这可不是什么倒霉事,说明你一个普通中国移民在澳大利亚享有完全公民权,没受到一丝一毫的歧视。试想你若呆在中国,你一个没任何背景又无法律知识的普遍平民能有机会上法庭去决定另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命运吗?在母国都无法享受的权利,澳国平白无故给你了,怎么能算倒霉事呢?

   澳华:像我一个没有任何法律知识的“陪审员”,就算上法庭能干什么?要么随声附和要么闭上嘴巴滥竽充数?

   飞骏:民主宪政国家的“陪审员”因为是在当地所有公民中随机抽选的,所以多数都没有法律专业知识。这些多数没有法律专业知识的“陪审员”,权力却比精通法律的主审法官还要大。因为最终决定犯罪嫌疑人“罪行是否成立”的权力不在法官,而是由你们这些法律外行“陪审员”来决定的。

   民主国家法庭审案时,法官只是维持秩序和法律程序。由双方的律师依照法定程序在法庭进行控辩交锋,最后由“陪审团”根据案情卷宗和双方律师庭审陈述的内容,来合议判定犯罪嫌疑人的罪行“成立”还是“不成立”。

   澳华:那些百分百法律外行的“陪审员”怎么可能公正断案?这不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吗?

   飞骏:“陪审员”主要是依据“自然法”来断案。因为一切法律条文最终都要符合“自然法”,依据“自然法”断案比依据现行法律条文更人道更公正。

   澳华:什么是“自然法”?我们这些法律外行对“自然法”也一窍不通啊?

   飞骏:“自然法”不是什么现成的法律条文,而是依据“良心”、“人道”和“是非观”。“陪审员”也许没有任何法律知识,但不可能没有“良心”和“是非观”吧?

   澳华:“良心”和“是非观”我当然有,问题是单靠“良心”和“是非观”能断案吗?

   飞骏:双方律师在法庭上进行充分的法律答辩后,复杂的法律问题在“陪审员”心里就会转变为普通的“良心”、“人道”和“是非”问题。只要“陪审员”是个正常人,基本上都能作出公正的裁决:检方控诉的被告罪行“成立”还是“不成立”。

   知识多有时未必是一件好事。律师和法官通晓法律知识,但“偏见”也应知识而生。不懂法律专门知识的“陪审员”偏见比法官律师少,所以断案也就相对公正些。还有被告在法庭是“弱势方”,民主宪政国家保护弱势群体。法官因憎恶“犯罪”,在感情上容易对被告进行有罪推定,不利于保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偏见”,尽可能防止冤假错案。美国的司法制度规定,地方法院最终判定一个被告罪行“成立”必须所有“陪审员”作出一致同意,哪怕有一个“陪审员”持有异议,被告“罪行”就不能成立。

   美国法律还规定:对被告罪行只能“全部认定”,不能“部分认定”,有一条“罪行”不成立就等于所有“罪行”都不成立。这样有效防犯了检方随意给嫌疑人加上莫须有罪行。

   比如警察在现场逮住了一个偷牛的小偷,为了提高破案效率,把先前没有破获的一个“偷文物案”也指控给他。最后法庭审案时发现该小偷只是偷了牛没有偷文物,那么连“偷牛”的罪也不成立。偷牛的小偷就得当庭释放。

   因为民主国家尊重“自然法”,所以就不存在我国经常出现的官员犯罪“找不到相应法律条文”的借口。再完备的法律条文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对于没有现成法律条文的犯罪,民主国家就用“自 然法”来断案,也就是根据人类特有的“良心”、“人道”和“是非观”来断案。

   尊重“自然法”一样防犯了口若悬河的无良律师在法庭上玩“弯弯绕”法律游戏。通晓法律条文的法官容易上“法律弯弯绕”的套;不懂法律条文的“陪审员”就不容易被口若悬河律师牵着子鼻子转。比如“校长带幼女开房”依据建立在“良心”、“人道”和“是非观”基础上的“自然法”一目了然是奸幼大罪;但法官律师很可能折腾出“幼女写信引诱校长”之类的迷幻胡同向普通嫖娼案靠近;可心中只有“自然法”的“陪审员”却不易中套:因为“良心”、“人道”和“是非观”告诉他们:只要和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幼女“主动”与否;无论是否有金钱交易,一律都是“强奸幼女罪”。

   所以任何法律条文都不能背离“自然法”!

   澳华:外国的法律太让人抓狂了!如果我在这个国家犯了罪,我的华人亲友很可能劝我去找法官疏通关系。没想到外国法官居然没有断案权的,给法官的钱还不投黑水河了?

   飞骏:只要是人都可能在“金钱”和“关系”面前犯罪。不但法官容易徇私枉法;没有法律背景的“陪审员”一样容易徇私枉法。为了不让“陪审员”受外界的干扰,一个公民一旦被选为“陪审员”进入审案程序后,就必须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吃住都在受到严密监控的法院里,进入“非正常生活”状态。遇上一些复杂不易断的案件,“陪审员”的“非正常生活状态”有时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一个月甚至一年半载。所以“陪审员”工作有时是一件令人抓狂的苦差事,但作为一个公民这是你的义务,不能逃避或怠工,否则就是“邈视法庭罪”,除非你生病才能中止这一义务。

   澳华:你一个从没出过国门的中国人,怎么对我国的法律比很多在澳洲住了几十年的华人还清楚?

   飞骏:一个人移民澳洲不等于就成了澳洲人。如果你仅仅是出于“挣钱”或“裸官亲属”目的去澳洲,不去主动了解澳洲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生态,不积极履行自己作为一个国家公民的社会责任,甚至只在华人圈里混,你就算在澳洲呆上一辈子,在灵魂上也依旧是个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中国人”。

   澳华:你说的有道理!我发现澳洲的很多华人挺垃圾,除了赚钱花钱买房玩车变态摆谱外不知道还有别的事可干。今年我回国住了一段时间,发现国内有不少很有见识品质过人的人才,比这里的华人强多了。原以为移民群是中国最优秀的人才,现在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唉!郁闷!

   …………

   

   

   

   二0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2013/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