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老面兜》 之六]
赤裸人生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面兜》 之六

十四 老面兜的劳改裤衩使警方侦破了一件重大杀人案
   
   1979年八月份的某一天,革志监狱里突然发动起一次对劳改裤衩的调查工作。让很多犯人感到莫名其妙。原来革志监狱因为拥有全省唯一的女监,女监其实就是个服装厂,因此成了龙江省警服和囚服的唯一加工地点。省内警员和囚犯们所有的夏装冬装都出于这些服刑的女犯之手。因为是服装厂,所产生的零碎布料也多不可数。心灵手巧的女犯们废物利用,用这些零碎布料做出些甚至可以堪称是艺术品的衣物来。这样一种特殊的劳改裤衩就被创造出来了。这种特殊的劳改裤衩是用裁剪警服和囚服时产生的不同颜色的零碎布头拼凑成型的,一件裤衩竟然用8种不同颜色的布料制成,这样特色的裤衩可能只有在革志监狱这样特殊的环境里才能制成。但是这种可以堪称是艺术品的劳改裤衩并不是大批量生产的,而是由于一个有艺术细胞的女监干部突发灵感,在为革志监狱1978年的劳改积极分子设计奖品时才诞生于世的。那时代,监狱里对积极劳动的囚犯们也有些奖励手段。对1978年度的劳改积极分子们的奖励就是一套崭新的囚服和这件有特色的劳改裤衩。革志监狱1978年度的劳改积极分子只有100名,所以这种有特色的劳改裤衩也就只生产了100件。监督生产这种劳改裤衩得的那位有艺术细胞的女监干部还特地挑选几名会刺绣的女犯在这裤衩上用金黄色绣线绣了个“奖”字,就使得这种特色的劳改裤衩更弥足珍贵了。
   但是为什么又要调查这种有特色的劳改裤衩的去处呢?事情的起因是缘由一桩无名死尸。
   在小兴安岭的密林深处,有一个名叫界山的山场,这里是发源于小兴安岭的汤旺河和呼兰河的分水岭,是一处山高林密的僻静所在。一九七九年夏天,一位家住界山林场的采药人在离林场五公里远的深山老林里发现了一具男尸,这男尸已高度腐烂,分辨不出模样了。经公安机关勘验,没有发现可证实死者身份的直接证据,只有死者身上穿的一条非常有特色的裤衩,这件由八种不同颜色布料拼凑成型的裤衩,引起了警方的重视。从布料的颜色质地和缝制的样式判定,这当是一件囚服裤衩,一定出自生产警服和囚服的革志监狱。由此线索判定,死者也可能是位服过刑的犯人。因此办案机关把调查重点就放在了追查这种有特色的劳改裤衩上了。追查这种劳改裤衩其实很简单,当年一共才生产了100件,这100件裤衩的去处有名单可循。逐个询问,事情自然就水落石出了。革志监狱1978年度的100劳改积极分子除了几名刑满出监的,其余的大部分还在监狱,按名单逐个调查,最后落实到老面兜的那件劳改裤衩上了。原来,老面兜得奖获得了那件劳改裤衩,但他并没有自己穿用,他用了十瓶保健罐头和获奖得到那套崭新的囚服己及这件裤衩,赎回了当年在看守所时被冯刚强拿走的那把银锁。而冯刚恰恰是在今年夏天才刑满出狱的,

   经过细致调查,公安机关确认了界山林场深山老林里发现这具男尸正是冯刚。根据确凿的线索,案件也很快侦破。杀人凶手名叫李相才。李相才一九六三年出生在龙江省八音河畔的一个贫穷的小村庄里。他父亲是位手艺很好的木匠,他母亲是位心底善良的农家妇女。他们兄弟四个,他排行老三,两位哥哥小学都没读完,就因为家穷辍学了。他天生聪明,在学校里始终成绩排在头名,但也只能勉强念到初中毕业,他家里实在拿不出到城里去念高中的费用,他也只好忍痛告别了学校,回到村里跟父亲学习木匠手艺。
   李相才在中学读书时,同桌的女同学叫玉秀,她是他们一个村子的,玉秀的家境比李家好些,逢是家里有什么好吃的,玉秀总是偷偷的带到学校来,悄悄地放在李相才的书桌里。两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那时也许还不懂什么叫恋爱,只是彼此有好感而已。
   李相才辍学后,玉秀也不念了,同村居住彼此也常见面,俩人也常背着村里人的眼目在一起悄悄地约会,虽然未曾海誓山盟,但两颗年轻的心早以暗暗相许。
   李相才跟着父亲做木匠活,经常到外村干活,有时一走就是十天半月的,李相才每次外出干活,回村来第一件事就是想方设法去看一看玉秀,他也每次都忘不了给玉秀带回来一二件诸如纱巾,发卡之类的小礼物。
   有一次李相才又去邻村干活,一连走了半个多月,回村来去见玉秀,他约见玉秀有一个特殊的方法,就是在玉秀住的后窗上轻轻地敲三下,那夜晚,他又一如既往,在玉秀的后窗上敲了三下,就独自到村边树林里的那株老杨树下等玉秀,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玉秀才来。那天,玉秀一见到李相才便禁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她扑到李相才的怀里哭诉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爹已经把我许给人了,都收了人家三千元的聘礼,明天就要来迎娶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李相才不知如何是好,两个年轻人只好抱头痛哭,哭了一阵子,玉秀扳着李相才的手说:“三哥,反正明天我就要嫁人了,今天你就要了我吧……”
   玉秀在出嫁的前夜,把自己的贞操奉献给了李相才。
   第二天,李相才趴在村外的那道小山梁上,眼望着迎娶玉秀的车队进了村,又吹吹打打地把玉秀接上车开走了。他咬着嘴唇,眼泪无声地滴落,直到那迎亲的车队走远了,他才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
   从此以后,他变得沉默寡语,只知道一味地闷头干活,脸上再没有了笑颜。
   玉秀嫁的丈夫正是冯刚,就是这个一脸络腮胡子的凶巴巴的男人。冯刚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地痞,他长得五大三粗,吃喝嫖睹,五毒俱全。玉秀嫁过去以后,他的恶行劣迹并没有收敛。反而更肆无忌惮,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乱搞女人,还睹钱,回到家,玉秀好言相劝常招致来他的一顿拳脚。玉秀嫁过去以后,没有过上一天舒心日子,经常以泪洗面,娘家离得又远,玉秀常常思念起她和李相才倾心相爱的时光。
   有一回,玉秀回娘家,刚进村口,就碰上李相才,玉秀未曾言语,眼泪先流下来了,李相才便知道她生活得很不开心。
   当晚,玉秀又偷偷地和李相才见了面,向他哭诉了嫁过去的种种遭遇,俩个人在村里的小树林里相拥而泣,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改变彼此的命运。
   一年以后的一天,玉秀回娘家,她把李相才约到村边的小树林,对李相才说:“这下可好了,那个恶鬼被公安局抓起来了。今后我可算是解放了。”
   原来,冯刚因为抢劫犯案被公安机关逮捕了,就是当时和老面兜一起关押在百泉县看守所的情形。后来冯刚和老面兜一起被判刑,并押解到革志监狱服刑。从此,李相才和玉秀又悄悄地好上了。
   这几年,玉秀也想到过离婚,与李相才堂堂正正的结为夫妇。可是,她几次到监狱里看望冯刚,并向他提出离婚的话头,但冯刚却凶狠地说:“你想离婚没门,这几年,你在外边怎么搞我不管,你要离婚,我出监就杀了你!”
   玉秀天性怯懦,闻听此言,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随着冯刚出监的日期迫近,玉秀便心绪不宁,她对李相才说:“不行,咱们俩走吧,远走高飞吧,要不那恶鬼回来了,我们都不能安生!”
   李相才说:“走,往那里走哇!到时候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就这样,一直捱到玉秀的丈夫冯刚出监。
   冯刚出监后的第二天,李相才带几瓶好酒来到玉秀家,玉秀对冯刚说,这是我娘家表哥,这些年,全凭表哥帮助,才熬过来的。冯刚对这位年龄相仿的表哥并未表示感谢之情。反而用怀疑的目光瞟着玉秀,玉秀赶忙张罗去作饭,就把这尴尬的场景摭掩过去了。吃饭时,李相才对冯刚说:“你刚出来,也没什么干,就跟着我到山里边去捣钢丝绳吧,做这行当很嫌钱。”冯刚当时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做,就答应和李相才一道去山里捣钢丝绳了。
   李相才用这种手段把冯刚逛到了深山里,其实他早有予谋,他是打算把冯刚逛到深山老林里干掉,永久地消除这个祸端。冯刚五大三粗、身体强壮,如果正面格斗,李相才肯定不是对手,可是李相才早有予谋,他知道冯刚爱喝酒,行前就带了几瓶好酒,并在其中的一瓶酒里放上了大量的安眠药。
   李相才领着冯刚来到深山老林,走到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蔽静之处,李相才把准备好的酒拿出来,冯刚不知其中有诈,打开酒瓶仰脖就灌了几大口。
   他喝完便昏昏入睡,李相才见冯刚睡着了,拿起随身携带的斧头朝着冯的头部猛击,可怜冯刚才出监三天,连哼都未哼出声来,就毙命了。
   李相才按事先算计好的,他把冯刚打死后,把他身上所有能证实身份的东西都翻出来,用火烧了。然后把冯刚的尸体拖到一个石缝里,又把他的脸部抹上了一层蜂蜜,尸体上面用几把乱草盖住了,才转身离去。
   李相才被捕后,押在龙江省朗乡林业局看守所里,经过审讯,他如实地交待了自己的作案过程,他没有推脱,把全部罪责都揽到自己头上。他被戴上重镣,当做重刑犯监押。
   人都不愿意死,这是人类的共性,李相才也想挣命,他绞尽脑汁想在这森严的高墙电网之中寻觅到一条求生之路。朗乡林业局的看守所没有狱医,如果囚犯患了重病,只好到林业局的医院里去就医。李相才为了逃狱,他把利用放风时捡回来的几块碎玻璃吞咽下去,吞了玻璃之后,肚子疼得很利害,他在号子里来回翻滚,哼哼唧唧地喊叫着,终于惊动了所长,所长询问,他道出了实情,交待说,他吞吃了几块玻璃,所长派看守员押着他到林业局医院去就诊。
   到了医院,经过X光检测,可清楚地看到他肚子里的玻璃,因为玻璃有棱角,必须手术取出,否则将有生命危险。所长请示公安局长后,同意医院为李相才做手术,当天,在医院就为他卸掉了脚镣,派两名警员守护他,把他送进了手术室。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医生从他的胃里取出了四、五块碎玻璃,动完手术,把他送进了病房,必须给他打几天点滴才能防止刀口发炎。
   当天夜晚,看守他的警员用一只手铐把他的左手铐在铁床上,他的右手还可行动自如,因为,他得打点滴。
   当天夜间凌晨二、三点钟的时候看守的警员睡着了,李相才早有准备,已经从同监号的老犯人处学会了开手铐的诀窍,也预备了开铐子的竹皮子,他用右手将竹皮子从裤腰处摸出来,只几下就将手铐子打开了,他拔掉自己身上的点滴针头,打开窗子,他所在的病房是二楼,他把医院的床单系在窗下的暖气片上,手扯着床单,顺墙溜下,乘着黑暗的夜色,逃出了医院的大门。
   李相才在密林中穿行,天亮的时候,就到达了界山分水岭处,绥佳线铁路货车行驶到这里时速度最慢,李相才乘火车爬坡速度最慢时扒上了一辆货车,这是辆木材车,李相才攀进了车厢,锩伏在木材空中。列车载着他逃离了东北。
   李相才乘着这辆货车一直坐到山海关,在山海关又扒上一列进关的货车,这列货车,也是辆木材车。又开了整整一夜,天刚放亮时,在一个小车站停下来了,李相才已经快二天没吃东西了。他觉得很饿,便下了车,钻出车站,想到附近的人家处讨要点吃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