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孙丰文集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习近平讲话长逾一万五千字,怒斥“党内自由主义氾滥,党员干部精神空虚,「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算命看相、求神拜佛;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国外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习喝令这些人立即回头,否则后悔莫及”。
   


   
   习近平又指普世价值是敌对势力挂羊头卖狗肉,跟中共争阵地、争人心最终推翻中共的阴谋,若听任其大行其道,势必搞乱党心,危及中共政权安全。他呼吁全党「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主动出击,抢夺阵地」;「决不让这些人舒舒服服造谣生事、浑水摸鱼、煽风点火、信口雌黄」;对恶意攻击中共领导、歪曲党史、国史言论,「决不能提供空间、提供方便」。
   
   
   习近平讲的这两个部分就已浆糊灌顶,倒正不分,自陷矛盾。因为前一部分指出的就是共产党做为党的不法,难道“精神空虚”,“算命看相”,“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国外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不是犯法行径?难道党的骨干的犯法不是党性的非法所孕育?别忘了:党对于党员起的是环境作用,党员是处在党的精神乳汁或染缸里,是党来哺育或浸染党员,党是精神的范模,党员是被党这个精神范模所规范所铸造的作品。因而党的队伍表现出的“精神空虚”,“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国外留后路”就是党性之果。党的性质是因,这些表现是果。因而说习近平大动肝火就是“不问本乱不乱,而只求末治”,是“不知终始,不讲先后,不查本末”的莽干,瞎干。
   
   
   是习近平在讲(决不是西方、也不是美帝,更不是敌对势力):“党在今后五年时间内将面临着一场自我反思总结、自我改造、自身建设的生死存亡抉择,人民和历史留给共产党的时间是不会无止境的”。是习近平说”当前存在三大危机:政治危机、政局稳定危机、民心党心危机,社会已把三个问题列作新时期亡党亡国的三大祸端”。是习近平讲共产党面临的12个危机:“中共的理念、信仰失落和奋斗目标、理想的危机;中共的领导干部队伍自身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的危机;中共的成员队伍和整体政治素质、先进性的素质的危机;中共在新形势、环境下应付、处理内部各种矛盾激化的能力危机;中共的各级党组织、政府部门、机关和人民群众关系、信任的危机;中共在政治体制和机制改革道路上承受内部纷争、内讧、停滞不前的危机;中共面对社会日趋严重的贫富两极化状况而引发社会抗争、维权高涨的危机;中共道德、作风的影响导致社会道德、风气败坏、没落而引发中华民族优良传统道德风尚崩溃的危机等等”。还是这个习近平在讲“中共正面临挑战的严峻性、紧迫性,并表示,今明两年是中共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习近平表示:“部份地区民怨到了沸点、民愤接近临界点”。
   
   
   我们要求习近平能正视自己讲的话,共产党烂透透是从习近平,胡锦涛等的嘴里说出的。这些话并不来自西方和敌对势力的“造谣生事、浑水摸鱼、煽风点火、信口雌黄”,如果真有“造谣生事……煽风点火……”,那也是你习近平本人而不是西方,不是敌对势力。难道是普世价值“挂羊头卖狗肉”卖出来的党员干部精神空虚……算命看相”?是宪政倡导倡出来的“党员干部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国外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的吗?难道是普世价值与中共争阵地,争人心,争出来的共产党的普遍腐败吗?难道党心的乱不乱,党员干部的“随时准备跳船”是敌对势力阴谋“阴”出来的结果吗?
   
   
   对以上批判的一点学术说明:
   
   
   我的批判的方法是一种纯形式的,即不涉及内容的批判,因为这些话全是习近平讲的,这些行为的价值值已被习近平所裁定。我是在接受赞同他的价值裁定的前提下展开批判的。即我没有在习近平对共产党的品评外有任何的增加,我只是重复了他的原话,还没起封就原包装还给他,我只是反转了思维的进程程序,并不往里综合任何内容。因他指出的事实是他的官能所见,即在他那里这些是直观经验。我在思维进程上所调整的只是形式。因他指出的事实是直观的,这从进程上考察是正的,我把他的话拿来反问他,使他成为反思。如果他理性旦凡正常,发生顿悟就是理所当然,就不难意识并不存在什么敌对势力,也不存在西方的“造谣生事、煽风点火”,因这一切坏的、恶的行为全出自他的党的干部,而这些干部在任何公开的场合与他习近平讲的是同一套八股话,可证共产党的腐朽与靡烂完全是党性而非西方阴谋,也非敌对势力的搧阴风、点邪火。事实上西方的反共也好,敌对势力的妄图也好,其所举例都是基于胡锦涛、习近平已指出的事实,并没在他们的言及之外另有超越。所以正常理性的人都会反躬自问:难道腐朽到这一水平的政权还不该被淘汰吗?难道一个政权的本质上的非法能靠对敌对势力的打击来回光返照吗?这样一种批判的方法是纯形式的,就如同装东西的口袋,只是把口袋在程序上倒个个,并没动里面的内容(即没动口袋里的东西),口袋里的东西是习近平自己装的,我是原封的返还给他。无论口袋里的内容是什么,批判都必定有效。就如代数学,无论给字母套上什么数质,结论都不会错。
   
   
   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就看到习近平言论的自掘陷阱:“党内自由主义氾滥”和“随时准备跳船”。这正是共产党党性先天非法的证明。是习近平自己把党的腐败原因归结为“党内”。“党内”是一个责任域限,从而它就宣判了共产党腐烂朽败与西方和境内外敌对势力无关。因为自由是意志的本性,就不存在什么自由“主义”,因“主义”只是主观的主张。而自由却是意志的本性,自由即决定与选择。意志不是因基于某种主张才自由的,而是从本然上就自由。只要意志其性质就必定是自由的。“党内自由主义氾滥”证明入了党的人也是人,是人就有意志,是意志就自由。只是共产党以一统为前提,强调对独立性的绞杀,由绞杀所造成的恐怖迫使人不得不妥胁,但既是妥胁就不可能一贯,一不小心就现露了意志的本性----自由,现了本性的意志就是“党内自由主义氾滥”。习近平既直观到这一事态,就该反问这“共产主义”到底合不合理法?是共产党的本性上反人类,还是人的本性反共产党?既真观到党的干部“随时准备跳船”了,为什么就不能躬身反问:究竟共产党这条船有问题还是船上的乘客有问题?
   
   
   中国危机的最终解决只能是弃船救人,这一点并不需要理论,而是经验直观就看得透的。所以从上世纪末由江泽民带头,是从朱镕基、尉建行、吴官正、胡锦涛、温家宝、贺国强、习近平……都千遍万遍地呼喊对“亡尝亡国”的警钟。都意识共产之船非沉不可,为什么不有计划、有步骤地让这条罪恶之船按步就班地安乐死,而非要抱着炸弹击鼓传花到它大地震呢?可见习近平等七人里没有一个有眼界的鸿鴣之志者,100%的鸟雀之辈。
   
   
   既是“党内自由主义氾滥”,既是“党员干部随时准备跳船”。“党内与党员干部”与普世价值又相的何干?难道是敌对势力用了迷魂药、牵魂术让共产党的干部“由主义氾滥”和“随时准备跳船”的吗?既然自由主义主氾了滥,宣布意志自由的敞开与合法就正逢其是,既然党员干部要跳船”,炸掉共产之船也就是开明之举。常言道:水到渠成。可眼下中国政治形势的“水已到”,为什么非不让它渠成呢?
   
   
   习近平应让自己明白: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已进入了思想解放,人本主义觉醒的第三个大时代,(第一个时代是子学时代。第二个时期是从十九世纪末开启,全盛于上世纪头三十年的新文化运动时代。第三个思想大解放时期是孕育于文革,正式始于七十年代末延续至今的思想大解放的人本主义运动。)这第三次思想解放高潮,经了三十多年的抗争与发酵,人文主义思想已经上升为这个时代的主流,人就是自已的本,因而就是社会的唯一根本。这个观念已经成为社会的最为普遍的观念,业已完成了对共产主义残余的扫荡。社会在实质上已经迈进了普世价值的时代,人心已变,只是在外力的控制方面还没找到从共产主义废墟里脱壳出来的形式。你习近平依仗的不就是暴力吗?除了暴力你是一点资源都不再占有。由于观念在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刷新,社会在政治制度、社会组织、经济制度上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更新,只存在政治制度来符合和适用前进了的社会观念的可能,不存在新观念死于腹中的可能。只有炸掉共产主义这架吃人不吐骨头的机器,审判用这架机器犯下反人类罪的罪大恶极的分子,才是中国走进人类大家庭的唯一渠道。没有任何人任何种力量有能力逆转这一历史的趋势!
   
   
   因为天然的人只是存在,并无意志,试问习近平向毛主席写过要意志的申请吗?如果没申过请,那就证明自由的意志来于不自由(是必然),是被造就:首先人的大脑是一种经受刺激便被规定的物质组织,谁都不能逃避其外。只要人降了世,就非与环境事物发生互作用不可,你高不高兴都必被作用出意识,意识一经形成便有了意志。所以自由是意志的本性,难道本性能改变吗?能让意志不是选择的力量吗?所以根本就没有“自由主义”,也没有“自由化”。有的只是自由是意志的天然性质。能让天然性质不天然吗?所以从07年习近平第一次出访开始,他就没讲过一次能在理性上足以成立的话。全是胡话、混话,其实习近平是一个理盲。
(2013/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