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孙丰文集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论“无为而治”
   
   
   能“为”的是人。人用什么来“为”呢?用能力。而能力依附在生命内,是生命的构成。故而凡“为”就是主观的。但由认识论出发的“为”可能与规律相符,这种情况下的“为”便具有建设性,因为那在“为”的人也是客观世界的事物,也服从客观规律,所以由认识论获得的合于客观规律的“为”,就与生命实现相一致,不是人性外的强加,就不会因“为”而引发出本性外的,超越人性的意识。因为只要事物都有性质,只要性质都必有表现。有什么样的性质,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表现不可能超越到性质之外。人也是事物,因而也有性质,也有表现。人之做为客观世界的事物,已为大自然所严格地规定,不容商量地被赋予了性质,人的自主活动只能用来实现大自然所授予的性质,不能在这些性质之外另有表现。所以说----
   


   
   自然律所必然地造成的人的自主能力,只是用为对自然所授予的性质的实现,因而只能用为对客观规律的服从。自主能力之对于自然律,既不能改变,也不能超越。这就是“无为而治”的当有之义。
   
   
   ----任何自成形态的意识都只有冲着人类本性才成为必要,才有可能。因为能发生意识的只有人,从人的立场出发的意识其不同是由被意识的对象所引起。比如:相遭遇的是山,只能意识为山;相遭遇的是水,只能意识为水。这两个意识结果的不同,不是因为意识者,而是被意识的对象本就不同。意识形态的不同是发生在意识出发点上,因意识以人为出发,不同形态的意识是因采取了一个有别于人性的立场,即使对同一个对象,意识的结果也有明显的不同。从人出发,皇帝穿没穿新衣那是一目了然的,意识结果绝不会有差别。但若把见没见到新衣当成检验智慧的标准,凡有了人生阅历的人的意识之果都是皇帝穿了最名牌、最酷的新衣,只有毫无阅历的幼儿园的小娃娃才会减出:“习大大什么都没穿,他光着屁股!”所以天真=自然。“有为”=故意雕饰。“无为而治”就是天然去雕饰。从人的立场来看,苏共完蛋是历史的自然进程,从救党的立场来看,就是“无一人是男儿”。结论是“无为而治”就是只要不用特殊的原则重新塑造人,任着人的自然之性自由地去实现,社会就必然生动活泼,气象万千。任何意识形态的倡导都必然导致对人性的对抗,都犯反人类罪。都必造成人性的异化,导致到人与人的仇恨与残害。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政治无不造成灾难,难道这不是共产主义运动史的最重要遗产?
   
   
   
   “无为而治”说的是,社会治理只应顺应自然,不可主观臆造。就是说,人虽然在后天里习得了自主能力,但自主能力不能应用到自然的许可之外,因为能自主的人依然还是自然事实,是自然事实就被自然所规律,就还处在自然律的势力下,还是他律之物。自律只不过是他律的一种特别的形式。在人的自觉里所感觉到的“自主”,不过是做为物质的人,因服从自然律而进化出的机能。从机能的角度来说人从此能够经验了,因而能够自主了。但把人依然做为客观物质来看,这个能自主的能力也只是自然律规定的结果,从而就是他律的一种表现。因能力自身不是独立的,所以人的自主只是被自身能力经验为自主,经验为能动,但这种自主和能动也还是自然力的规定,人还是他律之物。归根结蒂,人永远都是自然势力之下的物种。只能严格地服从自然规律,任何对自然规律的超越或歪曲,都必将引发出相异于人性的特殊形态的意识。
   
   
   这就是我们的祖先所以提出并强调“无为而治”的原因。远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祖先就认识到:在经验上自觉到的自律,因感知到一切行为都是自主的发生的,却未考察“能够行为”这个能力却不是自觉的,而是必然的,是受动而有的。由于没有这一追踪,就误认为人是绝对自由自主的,便不自觉地只靠自由自主去提出理念,设计制度。结果就超越出自然势力的限度,在自已的属性之外设计人类生存的原则,用为对人的重新塑造。结果就把自已捆缚起来了。对“无为而治”的推崇,几乎于春秋战国时期所有有势的学派。祖先告诫人们:万不可在自然的赋予之外臆造制度,因为我们始终处在自然规律之下。不能凭着臆想设计有违于自然规律的原则和制度。
   
   
   而“无为而治”所说就是:社会理念只应保证人去顺应自然,即让国民自由自主地照自己的意志去实现自身存在,体现价值。提出“无为”原理的是孔子,《论语.卫灵公》:“子曰:无为而治者,其为舜与?夫何为哉?恭己南面而已矣”。而老子在他的《道德经》里做了更透彻的发挥,他的教导是:“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只有这样----让人亨有充分的自由,社会才能得到最理想的治理。“无为”也就成了人的内修的一种境界,即人只有去顺应万物,才能致顺和,顺和不是压服,屈服的方法所能取得。顺什么呢?顺客观规律呀!因为人就是客规律的造物,当然就始终处在客观规律的怀抱,所以不能设想客观规律的造物,能在客观规律之外有所服从。“无为而治”就是:在人的存在里已经先天地包含了它的存在所必须服从的原则,不需要人为地重去设计,只要让国民享有充分的自由,自由不过就是生命的天然性质的必然表现,性质与表现的一致就是社会的安定与顺和。所以“无为而治”就是:人是自然之物,自然之物不能不自然。
   
   
   只要自已向自己发问:共产主义是人设计的呢,还是自然形成的?你立刻就会理解,为什么共产党政权下的意识都有形态性。(有人说自然意义的人的意识也有形式,因而也有形态性。)那么,我采纳他们的这一强调,承认“自然意义的人的意识也有形态性”,可共产主义制度下的人与非共产制度下的人是同一个属性,从纯粹的人的角度来说,同一种性质的物质的表现不可能有形态上的不同,共产主义世界的意识具有的形态性不同于自然意义的人的意识,这种不同是由于特殊的社会理念或制度所造成,它的不同不是因为人,而是因为被强加了一种根本不存在的虚无的理念。即使是同一个人,给你一支枪要你到天安门前去射杀手无寸铁的民众,你能干吗?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当屠夫说: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党在看着你!你就是心底不愿,也找不出拒绝的正当理由。因为“党组织”就是玉来佛戴在孙大圣关上的金箍咒,让人失去了自我。
   
   
   所以“无为而治”就是不给人戴金箍咒的治理理念、政治制度。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是给人载上金箍咒的统治理念、政治制度。所以我们的郑重告诫是:中国的问题不是改革所能克服,而是共产主义之做为文化是天然非法的,文化上的非法,是比共产党的建立还要早,除非你不采纳它,无论你在什么时间因为什么而采纳它,它都非法。你怎么政改,它也还是非法,只有彻底地废止一切人为的意识形态,社会的治理才有可能。废止人为的意识形态,就是废止共产主义文化,一旦废止了共产文化,人就回归到自己的本位,自然之物就只服从自然。要废止人为的意识形态,是以消灭共产党为前在条件的。只要废止了人为的意识形态,即便是最棘手的民族问题也能找到出路。
(2013/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