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孙丰文集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如果不是围绕着大厦之将倾来思维,又哪来的“国安委”,哪来的“两个不能否定”?
   


   
   在我们对习近平的所做所为展开思考之前,首先要弄清的是,习近平说这些话是为干什么的?不先澄请这一点,所有的“矢”都将不是对“的”而射,批判是无效的。
   
   我们现在就先给出:三中全的中心其实已从原来的设想转变到仅仅是“应对”上来,即共产党的全部话动都是为着对付“水能覆舟”。六四屠城后,共产党基本上已不是管理社会,而是在应对事变。社会职能一天天从管理转向自卫。从上世纪末,基本上完全地转变成自身武卫的机器,主要精力物力都用于应对事变。今春以来,习近平的言谈及行为都仅仅是对策,看不到建设要素。因而我们都应清醒:无论是反宪政、批普世、接受苏联、东欧解体的教训、还是“两个不能否定”,以及此次三全会设立“国安委”,都只是对策。不是国家正常职能的管理。既是对策,就要问它的目的是什么,所针对的又是什么?构成这样一种心理定势的要素又是什么?
   
   
   毫无疑问:习共中央的全部活动只有一个目标----为自已不至于在最近陷于灭亡。习近平的,以及中共官媒的所有讲话、與论、措施所围绕的只是这一个主题。既然全党都只围绕着“如何才能不亡”这个主题来活动,至少证明整个中共上层的内心世界都已承认了亡党不是敌对势力的单厢情惠,而是历史自身的一种趋势。就算他们尚且不能把握“趋势”所说是什么,即便是还很模糊,至少也意识到这不是哪个人或哪些人能兴风作浪的,趋势是一种不受人意影响的自发方向。其实他们每个人心底早都备好了两套应变方案。即是明晨醒来就垮台,也没人会感到惊讶。
   
   
   要想“不垮台”这个目标,需要应对的是什么力量呢?其实不是是敌对势力,不是分裂势力,也不是卫权运动,而是做为这些势力这些运动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的民意----即那既能载舟也能覆舟的民意。敌对势力也不过是民意的表现之一,卫权运动只不过是这个政权的品质的结果,这个政权才是它们真正的原因与动力,是政权在作用国民,国民是被作用的客体。卫权就是由政权作用出的必然结果。
   
   
   最先提出“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舟,水则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危将焉而至矣?”的,是孔子。他是在回答鲁哀公的请教时说这番话的。后荀子在《王制篇》用来证明“庶人安政,然后君子安位”。再后来又有魏征与太宗的对话,和《谏太宗十思疏》。所有“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典出,所议都是“思危”,而不是应对数术,即它只是一种思想上的认识。这个思想的要义在于:对于舟的安与覆,水的方面没有一点责任,因为政是人的存在所必须,没有人无缘无故地会去敌视政权的事。因只要是人就要往下活,除了往下活并没有另外的选择。而要往下活就必须有“政治”。
   
   
   政治有善与恶的品质,只要政好,庶人就安,只要民安政权亦安。所以滿足人的生存条件在先,是起决定的作用。政权自身的安全在后,是前一条件的滿足所决定。无论是不是故意地要反政权,责任都只在政权的品质而不在百姓。因为政权与庶民的联系是:民是客体、是被动、是受之者。而政是原因,是施动,是作用者。只要政善,便必适用于人的存在,民便必欣然接受之----反正人活着就不能不是政治的,不是刘蜀,就是孙吴或曹魏,总而言之不能脱离开政治。因而人的接受并不问你姓刘、姓孙、还是姓曹,只问那政权是善还是恶,是仁政还是暴政。是恶政就必引起人民的反抗。所以舟的是安是覆,完全是舟自身为善还是为恶的结果,与百姓的故意一点关系没有。因人是天然趋福避祸的,善政、仁政造成的是福,人干么要反它?反它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因而只有政权反人民,绝无人民反政权。理由是:政权能动,而民被动。
   
   
   
   习近平去年也学舌过“水载舟亦覆舟”,可他根本就不明白“反革命、敌对势力,打着宪政的旗号、从来就没有普世价值、意识形态亮剑、不能让他们舒服了、宇宙真理……”等等,就是对“水载舟亦覆舟”的挑衅与对抗。
   
   
   祖先的这一教导就是要政权不把自身的安全理解为庶人的反抗,只应到自己的施政中去找问题。要施仁政、善政,别施恶政、暴政。人民与政权的关系是:人民处在受动的地位,不存在反不反,敌不敌对的问题。存在的只是善政还是恶政,仁政还是暴政。你怕反、怕敌对那你别干缺德事呀,你干了缺德事就别怨庶民起来反对。因为来到世界就必须往下活,没有第二个选择。执政就必须明白这一点:政治只应给人提供有尊严的往活下去的空间,只要如此施政就不会遭到反对。政权别逼着人民去造反。所以任何形式的造反都不是人民的错,而是政权自身品质的结果,即使是像杀人魔王张献忠的造反,也不是他的的错,那是朱明统治者的残暴的必然结果,只是张献忠得势后的滥杀无辜,贪得无厌才是他的修养与个性的事。
   
   
   共产党又贪又婪又狠又毒把人往下活所必须的条件都占为己有,或都给糟塌破坏了,在如此文明物质如此丰富的今天,竟还有许多失去了往下活的起码条件的人群,北京等大都会高档会所里一个人一晚的消费可供一个学生读完大学,可让一群人吃一年,人民能不反吗?难道这种反也叫反吗?人要往下活就必须有条件,争取往下活的条件是的最正当的权利。“水载舟亦覆舟”这个成语就是教导执政者:不要到施政以外去找理由,只在自身作反省,由自身的正来保证自已的安全。
   
   
   政权若有境界,就会想到:不是人民要敌对,人民只是要往下活的条件,是占有和糟塌这些条件的人有罪,不是造反者有罪。
   
   因而不是人民反党,而是党在糟贱人民。
   
   党既在糟贱人民,人民不反党又到哪去找出路?我问习近平,黄河、长江反不反党?黄河断流、长江汅染也是一种反革命反党行为!可江、河无言,任着党去宰割,宰来宰去把无言的江、河也宰成敌对势力了。沙尘瀑也反党,也敌对政府呀!那是政府官员乱摊乱派乱发展把植被与环境破坏到反社会主义的阵营里来了!大气空间也反党也反中国特色,可它们都是静态的、完全被动的。还不是伟、光、正的党把大气、空间逼到了敌对势力的阵营里的吗?既然中国的山山水水,地理地貌、植被环境、大气空间都联合起来反党反社会主义了,共产党还有哪怕一条理由来责怪敌对势力?敌对势力再阴再谋,再能妖魔化,他们也没有阴谋了自然环境的本事呀。
   
   
   不是敌对势力在妖魔共产党,倒是共产党在妖魔化中国。
   
   
   如果习近平不在心底承认了共产党自作孽,作到了就要被掀片舟覆的悬崖上,他又何须喊两个不能否定呢?他若不是意识到否定的不可避免性他能这样喊的吗?其实他的“两个不可否定”不是别的,就是眼看要沉进海底的挣扎者喊的快来救命啊!要不大家都得死!
   
   
   不否定什么呢?不否定残酷野蛮的统治方式,不否定用大兵来对付秀才的统治方式!不否定用恐怖的方法来对待理性。
(2013/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