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孙丰文集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对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一文的批评
·“革命”做为概念其涵义就是一概而论的!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下)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5)
·科学社会主义“科”在哪里?
·严家祺也应保证自己的话有边有沿
·邓玉娇案证明----政权非法
·邓玉娇案的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上)
·邓玉娇弃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下)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试想:这位叫习近平的人,他以习近平的身份所拥有的智慧与能力,还能与他以共产党身份拥有的有什么不同吗?还真能如《沙家滨》的阿庆嫂,在紧急危难的关头,在走头无路的时刻,低头一想“毛主席”,立马就红光一闪,计从心来?使那芦苇荡里的伤员有了出路?那岂不比孙大圣的七十二变还要灵光?要真能这样,还开什么三中全会?还商的什么对策?
   


   
   须知:做为党的领导的毛泽东思想,是湖南韶山冲一个叫毛泽东的人的思想。没有党照样有毛泽东,这个毛泽东照样能龙飞凤舞地写字,照样能潇洒浪漫地作诗填词。必须清醒的是:有智慧的是那个叫毛泽东的人,不是叫共产党的人。是毛泽东披了共产党这张皮,借了共产这个名,那实际在领导的还是自然界的毛泽东。因而可以斩钉载铁地肯定: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以党的名义实施的领导依然是人的统治。
   
   
   正像一只狗,你给他起名与不起名它都是这只狗,它原来是公狗起了名还是公狗,它原来是什么色的毛起了名还是什么色的毛。它的性质不因起名而改变。社会也一样,社会是由人的理性能力的应用而形成,所以需要社会并必然的以社会来实现其存在的只能是人,决不是党。为什么会形成出党呢?这就是理性的公共性与存在方式的个别性所决定。公共性说的是人的存在环境是公共的,理性的载体与所表达的思想也是公共的,如没有公共性,既无从交流,也无从传播,从而也就没有历史。个人是处在公共环境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狭窄空间里,其理性是在这个狭窄空间里形成,是偶然的、个别的。正是这种差别性决定了见解上的相同与不同,见解上的相同与不同决定了政党的形成。政党不过就是这帮人或那一帮人。请千万牢记,“帮”所指是主观见解,帮与帮虽不同,但并不改变构成不同的“帮”的人依然相同。因而“帮”的性质只体现在见解或利害上,并不体现在人性构成上----从而“党”这个概念说的就不是人,而是不同见解。由政党的竞争所选出的领导者仍是人而非党。是人而不是党在领导,即使是穿了党皮,用了党名来领导的其实还是人而不是党。因自然物种里没有党,自然里不存在的东西又怎么能在自然界里充当领导呢?
   
   
   要进一步阐明的是:政党是自然形成而非有目的的建立。这一点对认识党的性质非常重要。
   
   
   “党”做为名称早就有了,在甲骨文、金文中都有“党”字。但实际政党的出现却是近代。
   
   
   党做为名词早已有之,这事实已证明具有党的性质的事实早就出现了。因而又证明----政党是先有实而后有名。近代政党的正式形成就更清楚的表明党是自然而然的,自发地形成,不是主观创建。1679英国会在讨论詹姆士是否有资格继承王位时,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赞成继位的一派把不赞成的称为“托利”(不法之徒),反对继位的一派则反称他们为“辉格”(马贼)。他们都不是有目标有计划的建党,而是相互攻击咒诅。即使因攻击而有了名字以后,它们也不是有主观组织意义的政党,而是逐步地丰满了很久,才成熟到有实际组织意义的即有纲领的政党。又经历了两次更名才是今天的保守党和工党。这段历史告诉我们:
   
   
   政党是人类理性存在方式的个别性的一种自然表现,是先有实后有命名,而后才过渡成熟到有目的有纲领地去组建。因目的、纲领总是处在组建之前,成为出发点,就受不到理性的检验,往往因目的纲领的先在性而使人工组建的政党天然不具合法性。共产党正是如此。
   
   
   凡自然而然自发形成的政党,都没想要用党来干什么。只知自已是人,没有“我是××党的人”这个自觉,所以其活动是原来意义的人的活动,活动可能失当,也可能犯错误,但这些错误是人犯的当然可以被人所纠正,因为这里只有人格,没有党格。或说党格就是人格,因党不是有目的地组建的,它只能附在人格上,形不成人格之外之上的党格,构不成特别于人的党意识,就不发生对人性的重新塑造。
   
   
   但是在自然而然自发形成的政党开创政党政治的先河之后,党的价值被证明,有目的有纲领地的建党就成为习常。可是人们忽略了。建党者是先有了用党来达到一定的目的才想建党的,从而这样的党本身就成了实现目的的工具。组建中只能涉及到对成败的考虑,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对目的发生论证,想用党来达到的那个目的可不可靠,存不存在,无从被理性所证明。因为建党都是从目的为起点,只能去认识起点之后的,却无法认识起点。这就是常言说的:没有回头的箭。因为建党者是从一个明确的目标为出发,这个目标可能合于与人性,也可能不合,但都得不到理性的证明,只有经过持久的实践,才能一点一滴地从经验开始有所发现。但观念一经形成就具有很强的惰性,其清除需很长久的努力。
   
   
   自发形或的政党只知有人性没意识有党性。有目的组建的政党从创立上就可能是背离人性的,就超越在人上,使党成了社会的本。共产党就是如此。即便宪法上补充上“以人为本”又有何用?所以不是写上“以人为本”而是用人本主义来创立宪法,宪法出自人文主义。
   
   
   世界存在中就没有党这个物种,它连自然事实都不是,又领导的啥呢?空虚能领了导?
   
   
   是用了共产党的名的那些人在领导,不是共产党在领导。世界上只有人,没有党,又哪来的党的领导?领导也是行为,所以行为都必须以存在为前提。世上根本就没有的东西又怎么能有行为?又怎么能在世上发生领导?任何不存在的东西都根本不可能来领导。
   
   
   但一经穿了党皮,戴了堂帽,如同披了虎皮,它便不再是人对人的联系,而是组织对人的关系。人用了党的名义叫你去巫告,叫你去做线人,叫你去害别人,你明明不想干,可它有组织的名义,他说党在考验你,有一个共产党领袖(好像是彭湃)就把他老爸打死了。不久前一住律师忏悔文革中告发母亲,结果害死了母亲。镇反时一位师政委被叫到军部军政委对他做思想工作,叫他经得老考验,原来他父亲是县镇反办公室负责人,在镇反后期也当及革命枪斃了。
   
   
   组织的名义,何等的神圣,又何等的沉重!有了组织的名义迫害了别人也不必惭愧。江西镇反共党杀共党,自己杀自已比与国军作战死的还多,这就是用党的名义来领导的奧妙之所在。
   
   
   在党的领导的名义下所掩盖的依然是人的统治!
   
   
   “党”并不是客观世界中的,像鸡、狗、免、猪,乃至人一样的实际存在物,党只是一个名,因而只是一个空壳。既不实际存在,又哪来的实际的能力和智慧呢?所以“党的领导”是一个骗局,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局。欧美国家也都有党,但却不是党的领导。因为只有人在活动,而且只要人在了就必须活动,只有人才有能力才有智慧,而所谓“领导”直接就是智慧与能力的使用。党是一名,一空壳,又那来的能力?纯是扯淡。欧美国家有政党,却没有党的领导。哪它们是什么在领导?是人!是赤裸裸的人来领导。因为无论被领导的还是在领导的,还原到客观世界都是自然物种的人,只有在同属的物种里,分子才是无差别的,分子在性质上的无差别就是资格上的平等。
   
   只有赤裸裸的人的领导,所犯错误才能为人所克服。用了党的名义,既可丧心病狂地攻击,又可无理办八分地狡辫。横竖都有理。所以必须解决段是政权合法性问题。政权全法必须党归私,政为公。
(2013/1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