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孙丰文集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习近平说:“苏联解体是因为理想与信念的动摇” ----此乃无稽之谈!就象“宇宙真理”一样的可笑,像说试罗斯古典名著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样的荒唐,像说‘青年兴’一样的愚昧!
   
   


   《纽约时报》引述习近平去年12月南下广东视察时,对党内人士的讲话总结,习近平在这份总稿中表示,“苏联解体是因为因理想与信念动摇” ----此乃无稽之谈!理想与信念动摇”。他还不可一世地嘲弄苏联“没有一人是男儿”。
   
   若习近平是“真男儿”!就站出来讲讲,这“远大理想与信念”到底是什么东东?
   
   别只顾顺嘴瞎咧咧,要说话就得懂得所说是什么,就有义务将所说还原到可加直观、可以经验的水平,让人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既说是“因为理想与信念的动摇”,就得证明“理想与信念”是什么东西?既然是动摇,那被动摇的东西就先已存在在人脑中,你就得说清,它在什么背景下通过什么机理进入人脑,又是在什么背景下通过什么机理才必然被动摇?道理是由证明建立的,你说了它就必须伴以证明,你不以证明来支持,那就是瞎放空炮、臭炮。就是二B。
   
   不错人是能够理想的,但理想总是对着目标才能发生,这个目标又必须对主体具有实质满足性:中国上访族人士的理想只能是希望碰上包青天,冤案得以昭雪:无业者的理想就是希望能有业可就,其身可立;中学生希望能考上大学,大学毕了业的人希望能碰上就业机会;光棍汉希望能碰上个七仙女……再是有的人想成为作家,有的人想成为演员,有的人想成为明星……共产党里的人呢,想的是更上一层楼,如何跑官,买官,如何挤进中央,中央委员想着进政治局,政治局的人想着做常委……这是人所可能的理想。人不可能产生出无边无沿的,不具有实际满足性的理想。因为“想”是人的能力,“想”的能力只能被具体的事或物所激活。我们必须让自已清醒:空虚不能对人发生刺激。所以,凡理想就不可能是空的,虚的。又所以,无论是中国人还是苏联人,从来就没有人能把“共产主义”做为理想。因为共产主义只是一个概念,作为文字它可以刺激视觉,做为说的话,它可以刺激听觉。但视与听可能引发思考,可以造成记忆,但不能造成理想。因为共产主义不是实物,不具有对人的实质满足性。共产主义没有任何实际的性质与形状,既不能被触也不能被摸,它不能发生物理实验那样刺激。而人的“想”必须依赖实际的刺激。
   
   
   对于“远大理想”,江、胡、习都谈过,且是一个腔调,都是空洞无物,味同嚼蜡。证明他们的智力都未达到思辩的水平。实际上不可能发生把共产主义当理想这回事。至于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们的“革命”活动,也不是以共产主义为理想,他们是以夺权、掌权为目标,在共产主义思潮进入中国前,十六岁的毛泽东与其玩伴们的私交中,早就留下了把控制他人当为理想的记录。他们不是为共产主义而活动,而是拿共产主义做为他们窃夺政权活动的师出之名。
   
   
   理想只有个体性,没有共同性。共产主义不可能成为个人的理想,却可以成为公共的信念。理想是个体才可能,只有信念才可能成为公共的。因为凡需要用“相信”来对待的事情,都必先天地潜含着一个条件----
   
   至少是对不能被立即直观(即亲经)的事或物,凡可被直观的也从来没人用信不信来对待。所以信念可以是空的、假的,凡需用信念来对待的问题,在人的潜意识里已经有了不能被直观这个预设,人们就不自觉地不用直观来对待它,这就是宗教、数术所以可能的原因。其实,共产主义就是宗教。而信念之对于人,多是青年时期的事,青年人有朝气,有活力,可以在具体的、狭窄的、单项的事情上做出惊人成就,但不能从全面的整体的立场上来看待思考问题,所以就容易接受信念。随着阅历的丰富,在接近天命之年时就较少受信念鼓惑,并往往发出今是而昨非的感叹。
   
   从列宁取得了政权,到苏共垮台,经历了六十多年。共产主义之初起,靠着被灌输的模糊的信念来支持,信念之所以能造成支持,就因它做为价值不是建立在经验直观上,而是一种善心的盲从。但在社会主义成为实际制度后,它的每一实践都是人的经验能力所无从逃避的。无论人自觉到没有,它就处在了经验的检验之中。它已经实践了六十多年,也就是对人发生了六十多年的真实刺激,人们就不会再用模糊的信念而是用亲身对它的体验(相当于物理学的实验)来看待它、评价它,取舍它。它的垮台是它被人民亲身经验后所做出的必然的决择。
   
   
   根本就不存在理想与信念的动摇这回事。习近平此说是因他的个人智慧就没成熟到懂得:一旦提出对一类事态的解释,就必须保证解释原则在全类有效。解释问题是因实践所逼迫,但如何解释却是个科学学术问题。用于解释的原则就必须有效于所有同类事实。“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这个定义就规定了道理的成立标准必须基于普遍有效性。“苏共垮台”是一个事态,东欧所有共产党都垮台属于这类事实之陷于同一结果。但这并没有穷尽同类事实,还有1679年创立的辉格党与托利党,人类中这对最古老的政党也是党,却没有垮台,即未陷于同一变化,习近平提出的解释原则就必须不与这一事态相抵触。否则就不能算作是必然有效性原则。辉格党与托利党也是党,却经了三百多年的风雨而未垮台。照习近平的解释,没垮台就是理想与信念没发生动摇。那你就得回答辉格与托利党的理想与信念是什么呢?为什么他们的理想与信念就不发生动摇?而共产党的理想信念却陷于动摇?否则,习近平对苏共垮台的解释就不是解释,而是信口开河。我们的理由是:人类是理性存在物,理性原则是建立在普遍解释上的。习近平的说法不能穷尽同类事实,判其无效。
   
   从一般意义上讲,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这对政党其实谈不上理想与信念,因为它们就是议会里的不同政见,本就相抵相斥,针锋相对。正是它们的针锋相对才构成社会舞台的平衡,社会舞台也正好就需要它们用针锋相对来提供平衡。社会在前进,因前进而随时出现需要解决的问题,它们就围绕着随时出现的待解决的问题来互抠互克,来针锋相对,其结果是限制或克服了不合普遍性的那些元素,却保留了合于普遍有效性的元素。因为,对立的双方是无差别的人,是人就只有人性。所以所克服的就是不合于人性的要素,留下的就是出自人性并服从人性的要素。它们怎么会垮台呢?虽是两个党之间的互抠互克,它抠的和克的却是人性共同性里的消极的元素,保留下积极元素。
   
   即便从具体方面承认辉格党也有信念,即“自由--开明”,托利党也有信念即“保守--统一”,但因它们是互为攻防,就互为存在的条件,攻防的后果就只剩下赤裸裸的人性原则,一个只座落在人性支点上的社会平台怎么会不稳固,不健康呢?
   
   从习近平关于“苏共垮台的教训说”来看,他的意识还只处在经验的水平,几乎是个理盲,理盲来治国就是光腚娃娃玩尿泥了。
   
   在全人类,从来就没有过把共产主义充做理想这回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潮流里的共产主义只是信念,即少数骗子来欺骗愚弄大众。因为信念是不可经验的,他们才用信念来动员、组织,从而达到对人的控制。但那不可经验的信念在进入到实践运转后也逃避不了被人所经验,苏共六十多年的统治一点一滴都被国民所经验,所记忆。经验的积累必构成或沉淀为证明,所以作为信念的共产主义就被真实的经验证明为不符合人类的生存。头脑里的信念便被理智的经验所抛弃。所以苏共与东欧共产党的完蛋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极有说服力的证明。它证明的就是:
   
   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生是因信念的鼓动,而共产主义运动的烟消云散则是实践对信念不是真理的证明。这一叙述只是点评了习近平说的,“苏联解体是因理想与信念动摇”命题中的“理想与信念”,其实是因灌输而淀化的一句空话,并不表达实际意义,习娃娃是生吞活剥,或囫囵吞枣式地传声筒,实际上“理想与信念”这两个概念并没从他的个人智慧里通过。他的这个命题还爆露出一个更为深邃的错误,即社会历史如何发展是个不移现律问题,人只应循律以求迹,因历史是自行造成的。但习娃子的话说的却是人的意志能造就历史。是非常无知的一个说法。
   
   所以接下来的一节是:历史如何发展是规律,习近平的解释所引却是意志。用意志来诠释规律,痴呆呀!
(2013/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