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苏明张健评论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胡温上台伊始,就感觉到了共党政权的危在旦夕。显然马列毛的书里,没有挽救自身危机的办法,于是就向日本和希特勒学习,打出了民族主义的这张牌,大肆鼓吹五千年文化。但是,什么是中华文化,中华文化的精神是什么,却是绝口不提。于是,民族主义也由于共党这个特色,变质成为民粹主义了。
   
   孔夫子的雕像摆在天安门广场,不到一百天就被搬走了,只能说明孔夫子的学说是共党的天敌。民族精神是埋葬共党政权的利器。欧洲人民在四、五百年前,就是使用了两千五百年前古希腊的自由主义思潮,推翻了近千年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赢来了文艺复兴时代。这就是说,年代久远的文化,人们仍然可以时常反思过来。孔夫子说,“吾日三省吾身”,其实就是要人们时常反思。由于身处的政治制度不同,所以反思的方法也不同。
   
   孔夫子身处分封建制的自由环境中,也就是今天的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联邦制。所以孔夫子的反思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学养和道德,鼓励人们做社会的楷模和典范。共党当政的前三十年,也鼓励人们反思,把忆旧社会的苦作为给人民洗脑的一个重要内容。


   
   由于共党没有给过人民甜头,所以忆苦思甜的做法,反而时时在提醒着人民以1949年为界,去比较之前和之后的生活。于是忆苦思甜就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话。可是共党却认为很成功,不但想在人间建设天堂,毛泽东还想不做人而去做神。
   
   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是经过反思的中国人自动地聚集在一起,对着不过一公里之外的中南海高呼“打倒现代秦始皇”。毛泽东从自己搭建的神坛上立时跌了下来,还原了它的魔头的本质。
   37年后的今天,天安门响起了爆炸声,中国人把口号变成了行动。暴力的手段是最后的手段,是被逼出来的。翻开72年前的1941年10月28日,共党的《解放日报》上的一篇社论,有一段话是:“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1944年5月6日的《新华日报》上有一篇文章,其中写道:“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力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要求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1945年8月25日,《群众》周刊第十六期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现在既需要经济民主,又需要政治民主,那是没有人能否认的事。因为没有一定形态的政治民主,就不可能建立一定形态的经济民主。而没有一定形态的经济民主,也将无从保障一定形态的政治民主。”
   
   1946年11月17日,《新华日报》的社论中又说:“衡量民主的尺度,在于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它权利得到切实的保障。保证一切抗日人民,包括: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的人权、财权、政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徒的自由。”
   
   看看这些普世的理论,美好的许愿。假如本人当时是个热血青年的话,也会被卷入共党的骗局去流血牺牲。幸亏老天眷顾,让我做了个晚生。共党进城了,宪政、人权民主、自由就都成为犯了共党大忌的重罪。共党的许诺通通变成了野田泄气。
   
   三中全会后的所谓六十条重大决议,几乎包括了方方面面的许诺。但是懂得了反思的中国人,却是越来越多。共党喜欢领导一切,也领导了64年了。至于领导得怎么样,世人自有评说。共党又喜欢自我标榜是一贯正确,这就迫使得世人们要打折扣了。
   
   自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民间就已经流行着一句话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至今仍对共党心存幻想的人,只能是一厢情愿,或者干脆就是在响应了习近平的做中国梦的号召。做为一个人,未必聪明。本人就公开承认,自己是下愚不移,但却要求活得明白,不被政权或骗子愚弄。做个明白人或许可以难得糊涂一下,可是,如果连个明白人都做不了的话,那么糊涂也就不是难得或偶尔的糊涂了。
   
   近日看到了一则报道,题为“骆家辉对中国人的评价”。评价包括了五点:“第一,中国人在大事上能忍气吞声,但在小事上却斤斤计较;第二,能通过关系办成的事,绝不通过正当途径去解决;第三,动辄批评外界,却很少反思自己;第四,不愿为朋友的成功欢呼,却愿意为陌生人的悲惨捐助;第五,不为长远未来谋幸福,却愿为眼前小利冒险。”
   
   骆家辉在中国大陆做大使仅两年多。中国人留给他的却是如此的印象和评价,这就使我们不得不做更加深刻的反思了。
   
   共党当政的前三十年,整死了亿万的中国人。难道随着后三十年的所谓的改革开放,就把那亿万的冤魂淡化了?或者忘了吗?这后三十年,国民们面对的是上涨了几十倍、甚至百倍的高物价。面对着六亿多生活在贫困线下的同胞们,我们可以说,每位中国人都是改革开放的受害者。
   
   中华民族的男儿何在?难道不该站出来做点什么吗?佛家说,“人人可以成佛。”儒家说,“人人可以成圣贤。”现时,有佛心的中国人在哪里?中国的圣贤们又在哪里?难道就任由中华民族的人性缺失,道德泯灭吗?
   
   几年前,遇到了一位从共党体制内已退休了十年的干部对我说:“你说的话有道理,但是我不信。我只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对他说:“这个为字,有两个发音。一个是读上声,一个是读下声。你不妨试试读出上声,然后再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得到的回答是:“没听说过。”
   
   我不得不为共党破坏中华文化的手段叫好,同时更为我的同胞悲哀。共党可以一个字也不改变,仅仅把一个字从上声改成下声,于是就轻而易举地愚化、毒化了16亿中国人。但却没有人去想一想,孔夫子是伟大的教育家,儒家学说是组成中华文化的三大支柱之一。但是对中国人的教导,却是极端的自私自利。有这种可能吗?问题出在了哪里?
   
   来到了海外的中国大陆人时常把找不到工作或不能发展事业的原因,归咎于受到了东西方两种文化的冲击所致。这种自以为高明的解释,确实是令人发笑。首先,凡是经历了数百数千年仍能承传下来的文化,就都是人性的文化。无论东西南北,人性既没有矛盾,也不会产生冲击;
   
   第二,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个多元文化的民族。因为这个民族不但包括了56个民族,更是在三、四百年前,又宽容地接受了来自西方的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各种文化共存。除了共党对文化的全面破坏以外,在中国的三千多年的历史中,从来没有发生过因文化而引起的矛盾、冲突或战争。
   
   来自于多元文化的中国,去到了多元文化的美国和加拿大,又从哪里感到的文化冲突呢?共党的暴力统治,引发了民间呼唤陈胜、吴广的声音已有十年了。既然人人可以成佛,人人可以成圣贤;面对暴政,当然人人都可以成为陈胜、吴广了。为国捐躯,为民舍生,人人都可以成为仁人志士。纵容共党胡作非为64年,难道中国人没有责任吗?不应该去承担驱逐共党的义务吗?
   
   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1978年,在北京的两院和几所大学里,人们自发地组织了许多沙龙,讨论的内容包罗万象。其中一个最尖锐的题目是: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共党也承认了那是一场浩劫。但是,中国人民有没有责任?最后的结论是一致的:中国人当然要对那场活动负责。中国人完全可以说“不”。不理睬,不参与,更不去推波助澜。
   
   反思一下1949年以前,共党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援,就不可能篡政成功。但共党却是许了愿又不还愿。对人民欺骗一次就足够了。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可是,中国人民又跟着共党去土改、镇反、反右、四清、阶级斗争、建共产天堂。一场饿死五、六千万人的大饥荒,本该使中国人清醒了。但是,中国人仍然没有清醒。直到1976年4月5日,几十万民众在天安门广场上喊出了“打倒现代秦始皇”的那一刻起,是中国人觉醒、挑战共党政权的伟大时刻,是中国人理性反思的伟大成果和开端。
   
   从1976年到1989年时间,被松了绑中国人民发挥出了创造力。可共党们却是从原来的多吃多占、贪小便宜,一步飞跃到官倒和贪污。六、四大屠杀后,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了的共党,使出了最卑鄙下流的手段,鼓动全民向钱看,花钱收买地痞、流氓、篾片们为党保驾护航、唱赞歌。不少失去家园的中国人上当了。
   
   二十多年间,也确实出现了一些人,为了钱而不惜出卖自己的人格和灵魂。俗话说:“一只苍蝇坏了一锅粥”。骆家辉先生对中国人的五点评价应该是由此而得出来的。他即将卸任,回到多元文化的美国,而16亿中国人仍然生活在灰霾的空气中。
   
   共党水利部前不久发表的公告中说:“流域面积在一百平方公里的河流有2.3万条。但与20年前比,减少了2.8万条,而且水污染比率高达70%以上。”社科院受李克强的委托,对660个城市的空置房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闲置的空房共有6,540万套,同时正在建筑的住宅房是1,250万套。李克强对此的批示是:“不予发布,可以公开。”
   
   但是,李克强的经济发展的方针仍然是加快城镇化建设。习近平就更荒唐了,设立了一个航空识别区。结果是几天后的11月26日,两架美国的B-52轰炸机飞跃过识别区,习近平却是毫无作为。既如此,又为什么要设立这个识别区呢?
   
   中国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是由于多年来对共党所为的观察和反思。国际社会耍弄共党,同样也是多年来对共党所为的观察和反思的结果。
   
   三中全会的唯一的宗旨,仍然是共党坚决与人民为敌的老套路。行将灭亡的共党在向中国人挑战,中国人的选择是什么?中国大陆深陷在三大崩溃中。无论是为国、为民、为自己,还是为后代,尽早铲除共党团伙,则是人民幸甚,天下幸甚。
   
    11-30-2013 完稿
   
   
   
   

此文于2013年12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