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共党喉舌新华社报道说,参加全国人大会的每一位人大代表平均都代表着67万个民众。这就是说每一位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比一个县的人口还要多,因此就不难想象代表们平日的工作是多么的辛苦:一天去接触十位民众,倾听他们的意愿、要求和呼声,一年也不过才能接触3,000多民众,仅仅是他所代表的67万民众的两百分之一。

   

   也就是说,他们向大会提出的提案,根本就代表不了67万民众的要求。更何况他们都不是由67万民众选出来的代表,所以他们也代表不了67万民众。甚至还可以说,他们连自己都代表不了。凡是被党指定做代表的而又愿意去参加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就必须抛弃他们的人格、灵魂和独立的见解,去帮助共党强奸他们所代表的67万民众的民意,否则他们就做不了人大代表。

   

   对于这一层的意思,每个代表都懂得太清楚了。不过就是鼓掌、举手,去换来两个星期的风光,又何乐而不为呢?再者这些代表中国人民的代表们又有多少已经加入了外国籍的呢?这是新华社所没有报道的。一位人大常委会的官在向记者们训话的时候,说出了全大陆各级的人大代表的总数是260万。

   

   让我们以16亿人口计算,那就是平均每615个人中就有一位人大代表。按照这个比例,每个代表不过是代表了几百个人的一个村庄、或者是一个单位、部门。这就是说,他们完全可以把最基层的普通百姓们的现状、意愿和要求,详细的收集起来,形成文字的报告、上交。

   

   让我们试想一下,如果这260万代表们都是民选出来的道义良知之士,每位代表上交一份实事求是的民意调查报告,中央政府以此来调整国策,那么中国大陆就会在1968年的时候与亚洲的四小龙同步起飞了。

   

   历史是不可以假设的。同样,共党的本质也不可以假设。共党一贯正确惯了,只能听歌功颂德的假话,听不得一点不同的声音,所以才走到了今天的国破民愤的地步上。在一片假话的颂扬声中制定的国策,不仅严重的脱离现实,更是把国与民拖向了深渊。

   

   消减了几个部委,这并不是改革。体制内的人员没有减少,就连精简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再花钱买工作,花钱买兵当,花钱买官做,花钱买提拔的腐败的体制里,个个都是为了利益。花了钱却得不到预期的利益,当然那就又是一场鸡飞狗跳的内斗。

   

   据说王岐山把反腐败提升到了党内路线斗争的高度,这种话连三岁的孩子也骗不了。腐败那是罪恶,是刑事罪,其结果必将是身家性命难保。而共党的政治路线斗争,是对不同的团伙的打击和清洗,而斗败的团伙同样是身家性命难保,结果都是相同的,只是说法上不同。

   

   路线斗争的失败者比腐败的罪犯,听上去多少体面一些。但是把腐败说成是政治路线斗争,无论如何使人感到了共党的不知耻。一个团伙出现了腐败,那就是这个团伙已经要不得了,且不要提是政治组织。即便是一个民间的团体,也从来没有过内部发生了清廉派和腐败派的两条政治路线的斗争。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由法律把贪污和腐败者们绳之以法。把如此简单明了的事情,抬高到了政治路线斗争上去,就等于是在告诉人们,第一,腐败已经不是个人和个别的团伙的问题了,而是整个体制的腐败问题;第二,这场反腐败的所谓政治路线斗争未必能取得胜利。假如取得胜利,中国大陆就会由一个清廉的共党极权政权继续统治,否则就只好由一个腐败的共党极权政权统治了。

   

   可是事实又证实了,共党这个团伙就从来没有清廉过。所以由特权、利益与时俱进,发展到了贪腐,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也是所有的共党干部们拒绝申报个人家产的根本原因。因此,我们也就不难得出,共党里面已经没有一个清廉的人的结论了。

   

   同是腐败犯罪,却在搞反腐败的政治路线斗争,其实质就是内部的分赃不均,而爆发的内斗和内讧。在这次的人大会上,共党承认了经济大国不是经济强国,等于是否定了胡锦涛的强大辉煌的说法。听上去像是多少接近了一点点现实,但是让共党承认现实是几乎不可能的。

   

   中国大陆人口众多,土地面积大,是个人口大国,但是和经济大国仍然有着遥远的距离。以人均的GDP人年均的收入等等,都是在世界排名榜上的一百位以外的。至于人均的国有资产,恐怕是排名是更低。但是说到了人均的国有债务的方面,倒是名列前茅。所以说中国大陆至今仍然是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崩溃了的经济更是没有了后续发展的能力。

   

   上台仅仅四个月的习近平,在人大会上已经是第二次提到了“贫穷就要挨打”这句话了。人们始终不明白的是这是出自于哪一家的理论,为什么穷人或者穷国就要挨打?

   

   北朝鲜始终穷,穷的连饭都吃不饱。六十多年没有人去打它,金日成反而去打南韩。金正日和金正恩整天口口声声的喊打喊杀。共党占领中国大陆六十多年。前三十多年,中国人连饭都是要凭票限量吃的,但是也没有人来打中国大陆;反而是共党派军队去入侵朝鲜,又与印度、苏联和越南开战,结果是都打败了。

   

   翻开中国的历史,明朝的中后期,GDP占到了全球的一半,但是却被沙俄、日、荷兰入侵和骚扰;清朝的后期的GDP占到了全球的五分之一,但却在不少的丧权辱国的协议上签了字;当中国的GDP占到了只占全球的八分之一的时候,日本入侵中国,贫穷落后的中国人民是照样打败了日本,恢复了中国的全部的主权。

   

   而共党却是在没有战争的情形下,向周边十来个国家出卖了4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换来的利益是什么?又在哪里?中国人民是并不知道。从这种种的事实去分析,贫穷就要挨打的根据又是什么呢?既然贫穷就要挨打,那么富裕了以后又将如何呢?是不挨打了,还是去打人呢?

   

   从共党的种种作为去看,从历史到现在,共党从来是杀富不济贫,而是共党们自己私分。这六十多年又是杀贫,共党们是享受特权;继而又发展到了杀贫,----共党们致富了。中国人被共党是榨穷了,抢穷了,可是共党却又拿着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向美国,向欧洲各个发达国家去送大礼。

   

   2012年习近平去美国,就送了一份270亿美元的大礼。究竟贫与富、挨打和抢劫、出卖国家领土和崇洋媚外等等的之间是个什么样的关系呢?马克思的主义里并没有提到。列宁和毛泽东给发扬了,于是邓江胡习们就都这么做了。他们都是党的宝贵的财富,特点就是分不清青红皂白,更无所谓是非对错。有样学样,而且还是一贯正确。

   

   国家和民族,人性和道德,政治和经济,文化和传统,就是毁在了这样的一群东西们的手里。没有了道德和正义的弘扬,就无法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国。前苏联是由22个不同种族的国家加盟而成的大国,但也仅仅是个饿死人的大国。既不是经济大国,更提不到经济强国,但却是个共党极权统治下的大国。正是因为共党政权没有道德和正义可言,所以才最终解体,各个加盟国重新成为了主权独立的国家。

   

   近百年来,美国是始终不渝的在推行着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的价值观,而且逐渐的被普世所接受。这就决定了美国成为世界大国的地位。也正是由于这个软实力,使美国成为了政治强国、经济强国、科技强国和军事强国。人所共知,共党从来恨美国。但是历届的党老板们不是拼命的与美国拉关系,就是一趟一趟的跑去美国。又是送大礼,又是巴望着在白宫吃顿饭,于是就感觉自己有面子了。

   

   美国是个有道的国家,不仅朋友遍天下,而且还有五十多个洲牢固地加入了美国的联邦。在美国240多年的历史中,没有一个洲的人民要求脱离美国联邦,成立独立的国家的。强国之所以强,就是因为他是以人本立国,尊重并保护人的自然属性和自主的意识,鼓励人们的自由精神,自由思想和自由创造。共党无道,所以是敌人遍及国内和全世界。

   

   3月10日,全球的藏人们在几十个城市里同步举行了声讨共党暴政的游行和集会。所提出的诉求只有两点,一是西藏要自由;二是要达赖喇嘛回西藏。六十多年共党对藏人的种族灭绝的残暴统治,尤其是2008年3月14日对藏人的第三次的大屠杀以后,虔诚信奉佛教的藏人们也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上了。近两年多,共有一百多位藏人和僧尼以公开自焚的方式,表达藏人的愿望和诉求,以及对共党的抗议。

   

   多伦多有近千名藏民们参加了这一活动,。尤其令人震惊的是,他们抬着一百多口棺材游行,然后把棺材摆放着会场的主席台前,每一具棺材就是一位自焚的涅磐者。棺材是用雪山狮子旗覆盖着,两头有涅磐者的照片、姓名和生平的简介。与会者和过路人们向这些抗争牺牲的英灵们默哀致敬,然后由僧尼们为他们举行了佛教的悼念仪式,整个过程令人感动悲愤。

   

   且无论什么东西方的文化,或者是民族文化、宗教文化,共同点就都是认为生命是神圣的,人的价值是珍贵的,人的权利是至上的,人的尊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唯有共党这种团伙视人命如草芥,把人民看作是任由他们屠杀、抢劫和欺骗的奴隶。这种与人民对立和为敌的价值观,当然不可能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还要受到谴责和制裁。

   

   中国大陆被这样的一个无人性的政权霸占着,虽说人口多,地方大是个大国,但却永远排不上大国的地位,更是得不到大国该应有的尊重。国际上如此,那么在国内的共党的同盟者是谁呢?八个花瓶党是要由共党派个常委去做主席。八个花瓶党从共党的驯服者变成了共党的走卒和喽啰,进而又成为了共党的帮凶。至于国内的民众们不骂共党的少,拥护共党的没有。

   

    两会还在开着,新疆的维吾尔人就冲击派出所、袭击汉人的干部、炸毁建筑物。共党按照惯例把这称做是恐怖分子的攻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恐怖攻击,是针对着共党机构和干部而去的。这就不是恐怖袭击,而是针对共党的种族灭绝的自卫还击。

   

   共党明白,有压迫就有反抗。但是在做法上却是只许共党压迫,不许人民反抗。可是,在这个世界上,目前还没有发现愿意受压迫,而决不反抗的人或者是族群。共党喜欢说马克思主义是哲学的理论,但是共党们却是从来没能明白,压迫与反抗就是哲学中的必然规律。

   

   共党以为调动军队对各族人民进行大屠杀,就可以一劳永逸的压服人民。共党想到了,但是却不愿意承认的是,随着共党镇压人民的行动升级,人民反抗共党的行动也会升级。民间的一句俗话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共党宣传仇恨的时候,常常说的一句话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那么维吾尔人现在的做法就是在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难道不应该吗?

   

   在灰霾和沙尘暴笼罩下的北京,共党们开着两会。看起来对于灰霾和沙尘暴,委员和代表们是习以为常了,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所以也就没有设立专项进行研究讨论和如何解决。对两会的报道实际也并不多,所以可以断定,两会的内容也没有多少,不过就是权力的再分配。这是好听的说法,其实是继十八大之后的又一场权力之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