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苏明张健评论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这些年来,钱这个东西的威力似乎是越来越大。不但能够使事实黑白颠倒,还能够收买一个人的人格、灵魂,把一个原本是独立的人,活生生地变成了政权的棍子、棒子和狂吠的看门狗。就连秉持着实事求是、公正、独立原则的媒体们,也可以被钱收买得对着污泥浊水大唱美丽的赞歌,抛弃了人性、良知、道义的底线;为了得到政权的资助,不惜胡说八道,帮助政权粉饰太平。

   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中文媒体,虽然身处江湖之远,也都是伸长了脖子去踹摸政权的喜好。一旦居庙堂之高,却绝不忧民。先天带来的自然属性和精神,在共党的毒化、奴化和妖魔化的洗脑下,后天就逐渐的泯灭了,并且异化了。异化得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了。

   明明中国大陆的经济已经崩溃了,但就是有媒体一口咬定中国大陆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殊不去想一想,3万亿美元不过折合18万亿人民币。相对于110万亿元的国债,也不过是抵消了16%的国债而已。更何况这3万亿美元,究竟是有,还是子虚乌有,谁也搞不清楚。

   搞不清楚也要说,什么到了2018年,2026年,就超越美国当老大了;到了2014年,2015年,黄金储备量就超越美国了。一厢情愿的梦想总是美好的,但事实却是残酷的。共党这个政权能否挺过今年的问题?假如挺过了今年,那么明年能否挺过去呢?后年呢?一个在垂死挣扎中的政权,不要说根本就不会有3万亿美元和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量,就让我们假设是有,也不够外逃赃官们卷逃的。

   共党垮台,是不会给国家和人民留下任何家当的,中国人所面对的是满目疮痍的景象,其实对任何一位心态平静的人来说,随意走到任何地点,满目疮痍的景象已是随处可见了。

   香港的《经济日报》近日报导说,中国大陆面临着五大风险。这五大风险是:就业的压力、地方债务、影子银行、楼市泡沫和利益集团。其实这五项内容,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出现了,只是越演越烈。到了今天,已经不是可以解决的风险问题了,而是成为了结症、死症和危机。

   就连共党体制内的经济学家们,也已经预测到,中国大陆的经济将再次探底。经济前景黯淡,热钱大举外逃,随时可以引发整个金融体系的危机大爆发。更有专家说,目前的经济状况,已经不是再用大规模的投资可以拉动得了的,只能坐等泡沫的破裂。

   还有体制内经济学者说得更是直接了当:“中国的经济问题是个老问题,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想要跳出来,几乎是不可能了。崩溃是必然的。”看来,就连共党这个体制内也有敢于实事求是说实话的人,这就很不容易了。

   共党给了他们优越的待遇,并没有使他们泯灭独立的人格和理性的独立思考,实事求是地向社会和大众发出了经济崩溃的预言。前三十年,共党是以马恩列斯的所谓理论,做为当政的合法性。

   政治破产了,显然这个合法性不存在了,于是提出了改革开放,打算以经济的增长和成就维持当政的合法性。现在看起来,所谓的经济增长和成就,是靠着借债、造假和宣传泡沫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大小泡沫,正在破裂中,那么经济的真实面目就逐渐地显现出来。

   早在十年前,就有独立学者预测出八个字去形容,就是“哀鸿遍野,满目疮痍”。还有学者说,共党倒台后,留给中国大陆的是:一个破碎的国家,一个庞大的贫穷群体,一笔巨额的债务和遍地的豆腐渣工程,就再无其他了。这些学者是根据实际情形,做了深入的研究后,得出了崩溃的结论,但却一直遭受着捂毛、愤青、愤老们的谩骂攻击。

   本人在2009年初,曾测算出中国大陆的国债接近48万亿,遭到了一片谩骂。两个月后,美国西北大学的一个专家小组,发表了对全球53个国家债务调查报告。报告中不但证实了这48万亿的国债,同时还证实了地方债务的总和为6万多亿元。这是本人当初疏忽没有想到的。

   现在,仅是中央的债务,已高达110万亿了,这是许多学者们研究出来的大致数字。再加上地方债务,总数接近130万亿。在这笔债务下,无论是被骂的,还是骂人的,反正每个人身上都背上了8万多块钱的债务,谁也逃不掉还债的痛苦。

   胡适先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说过:“少谈点主义,多研究点问题。”共党一进城,就大批胡适。因为共党只会空谈主义,从来不懂得研究问题。管理国家事务的人是政治家,因为每个国家都是政治国家。而政治又起源于家政,所以政治的定义是管理众人之事。

   政治家就是管理者,就如同一个家长,一个村长,一个经理,一个厂长,是一样的。政治家不必成为理论家,而理论家未必能成为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家。英联邦国家的女王,美国的历届总统,都只是政治家。唯有共党们是个例外,不但不懂得管理众人之事,反而糟害国人百姓。祸国殃民之余,还要搜肠刮肚的编出几句话,作为是它们发明的理论,为的是在政治家的头衔上,再加上个理论家的头衔。

   虽然民众们把它们发明的理论,时常的讽刺谩骂,但共党却是认认真真地写进了它们的党章,煞有介事地供奉上神位。毛邓江胡们发明了理论,习近平显然还没有来得及,但犬儒捂毛们已经把共党的所谓理论定性为宇宙真理。这种吹捧,如果是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确实能吓住一批中国人。但是时至今日,国民们对共党性质的认识程度,已经从共党提高到共匪了。那么宇宙真理的吹捧,就不是幽默,而是在冲击共党骂大街了。

   没有人会相信,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得势之后杀人如麻,又要特权,又要贪腐,又要抢劫民财,还要卖国的匪类们,竟然发明出了宇宙的真理。做这种吹捧的人,可以肯定地说,他连绝对的和相对的关系都没有闹明白,更是不知道宇宙为何物了。

   宇宙不是静止不变的。宇宙也发生大爆炸,由此产生新的细胞和化学元素,再去与其他的细胞和元素相结合和衍生出新的物种,结合、分裂、重新组合。这应该是认识事物的一个基本概念,写三国演义的罗贯中就懂得这个逻辑。所以在书的开端,他就写道: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还只是说人间社会上的事。

   即使是现在科学昌明,但是科学家对宇宙的了解又能有多少?就连对地球上的、海洋里的了解,科学家们说,只不过千分之七不到。把马恩列斯、毛邓江胡所说的话,吹捧成了宇宙真理,这不仅反映出了吹捧者们的狂妄,更显示出了它们的无知。

   它们的无知之处,就在于企图以它们所知甚少的自然科学作为手段去解决社会问题。殊不知自然科学是源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又是源于人本主义。避开了人本和人文科学的理论,打算直接用社会科学的理论解决自然科学的问题,或者用自然科学的理论去解决社会科学的问题,都是徒劳的。

   近日,李克强说:“在存量货币较大的情况下,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较高,要实现今年发展的预期目标,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了。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李克强在谈话中,三次强调要盘活存量货币。

   这里的所谓存量货币大,并不是指财政结余,或者是财政储备,而是指印刷出了数倍于年均GDP的新钞票。正是这一百多万亿的新钞票,造成了钱不值钱,物价暴涨,同时也成为了中国大陆金融和经济大崩溃的原因之一。此时此刻,再去依靠市场机制去解决崩溃问题,已是太晚了。况且李克强的市场机制,并不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体制,而是共党们提出的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的机制。

   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件好东西,被共党拿了过去,打上了社会主义和特色的印记以后,就一定变成了不是东西的东西了。据说,共党的央行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行和邮储银行,要它们出借资金,向市场注入流动资金。而央行却是一不宽松,二不放水,使银行间的市场立时变成了高利贷市场。银行之间的借贷利率,高达每年30%,相当于一年期的贷款基准利率的五倍之多。

   银行的钱是来自于民间百姓的储蓄,央行不拨款,各银行又要借资金,又要注入流动资金,那么钱从哪儿来?只好打老百姓的主意。有的分行,支行许愿给予最高的利息,外加40斤大米,号召人们存10万块钱,为期一年;有的是存5万块钱,半年期,额外送礼物;有的是只要存钱,当时就返还现金的;更有的是,只要你是来存钱的,当时就报销你的来回出租车费用。

   金融界的专业人士,用了“空前惨烈”四个字,来形容当前的金融形势。他们披露,到今年6月底,有超过1.5万亿的理财产品陆续到期。有报道说,6月20日当天,各银行间市场的股市,延迟了半个多小时。转天的6月21日,一天期的回购利率大跌了380点,降幅达7.9%,创下了2007年10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据说,目前只有邮政储蓄银行拒绝央行的要求,已被央行约谈了三次,又被银监会约谈了一次。至于李克强三次强调的要盘活存量货币的意思,不过是想要巨量的新钞票,可以赚回些利润来。但是在全球经济不景气,内需又拉不动的现状下,这不过是李克强做的一个中国梦而已。

   中国大陆的全面大崩溃已经到来了,这是共党近十年来拼命要捂住的盖子,终于捂不住了。早在七、八年前,就有独立的学者多次的劝告中国人,第一要远离股市;第二要远离房市;第三要把在银行存的保命钱、防急钱取出来,放在家里;第四,在家里储备些食品和生活必需品。这就是说,乱世当前,人民应当有自我保护的想法和措施。

   看看这十几年共党的一切所作所为,不都是在拼命地自保吗?共党要保的是政权,保住了政权,就保住了它们的特权利益,保住了它们可以骑在人民的头上肆意妄为。但是气数尽了。北京奥运大阅兵,上海世博,不过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现在该是断气的时候了。

   至于中国人要自保的是,尽可能地保护自己的一家人渡过大崩溃的混乱期间,和大崩溃后的长期的萧条时期。为了后代的安康和不再受共祸的涂炭,尽量地对共党们该出手时就出手。早日结束这个祸害,不仅是为国、为民、为自己、为后代,更是为了全人类。

   六十多年了,中国人虽多,但却是对人类没有任何的贡献。在科学、学术、理论、艺术、思想、价值理念、哲学等等方面,不但没有任何的发明创造贡献给人类,反而造成了华夏文化的全面大倒退,甚至沦亡。除掉共党这个祸害,就是中国人六十多年来,对世界和人类做的第一个贡献。

   就在当前的大变革之际,6月19日《人民日报》出了一篇社论,题目是:“始终保持与人民的血肉联系”。社论中第一次说出了“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最大危险就是脱离群众”。六十多年了,从来听不到共党们说出一句实话,但是这句话却是实话。口口声声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又自以为高高在上,脱离群众。所以,为人民服务就是一句假话。

   党国的干部们喜欢到处去检阅民众,检查工作,但却拒绝人民去检查它们,检查它们的工作,知道它们的家产。不知道是习近平的意图,还是报社的意图,这篇社论中没有提到马列毛邓江胡的所谓理论。共党自称是以马列主义理论立党的,如果不提这些理论,那么共党又凭什么立党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