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共党喜欢搞运动,其实就是折腾老百姓,挑动一部分老百姓释放出人性中恶的一面,用畜生的思维和手段去帮助共党整肃全国的老百姓,造成了中国人之间的相互不信任、猜忌,甚至是仇恨。共党们从来就是一帮机会主义分子,惯于乱中取利、乘人之危,以达到残喘政权的目的。翻开共党的党史使人不难明白,人民是共党玩弄的对象,国家民族的危亡是从来不在共党的意识里。

   

   共党喜乱不喜静。乱中夺权、乱中保政权、乱中得利,所以共党永远不会给国家和人民休养生息的机会。共党自称会打运动战,其实在三年半的内战中,运动战中死亡了两千多万的都是老百姓们。共党窃取了政权,于是运动老百姓就成了共党骑在人民头上的一个法宝。

   

   前三十年,共党运动了人民二十多次,是为了巩固政权,结果把国家的经济运动的给破了产。为了自救,共党不得不停止了政治运动,搞起了经济运动。这次运动的时间长,一运动就运动了三十多年。满以为能取得巨大的成就,没想到的是把经济运动的崩溃了,还把国家运动出了八大危机,得利的又是共党们。钻山沟出身的土匪们各个都变成了千万亿万的大富翁,而含冤受苦受穷的还是中国的老百姓们。

   

   上台不久的习、李们都是党的忠诚党棍们,牢记党的运动的传统,面对着胡、温留下的这个烂摊子,显然是黔驴技穷了。但是哪怕国家沦丧,人民成亿的丧生,在他们的意识当中都不认为是件什么事情,他们的任务就是苟延这个政权。既然经济运动失败了,那就再把三十多年前的政治运动的手段拾回来,搞上一场名为新三反的政治运动。

   

   当知道了这次的新三反的内容以后,确实是吓人:反党、反国家、反民族。这就是说共党把自己和国家、民族的三位捆绑为一体。反党的人就等于是连国家带民族一块都反;爱国家、爱民族的人,就必须连共党一块都爱。虽说这纯粹是流氓的逻辑,但是把国家、民族这两面大旗举了起来,一旦定了罪,按照历朝历代的法律,那是要灭九族的。

   

   习近平当上了党老板,于是就认为自己代表了党,并且是中国的皇帝。因为只有皇帝,才代表国家和民族。但是习近平这皇帝不是那皇帝。过去的皇帝打出的旗号是天意,自称是天之子,所有诏书上的第一句话是奉天承运。老皇帝死了,新皇帝继位,那是因为血统的承传。这两条出自于民族文化的理由,是当政的皇帝多少存有一些合法性。

   

   共党的合法性又在哪里呢?首先,共党当政不是天意。共党不但不给老天当儿子,反而整天喊叫要战天斗地;第二,历届的党老板之间并无任何的血统关系。在既无天意、又无血统的承传的情况下,共党想得到政权的合法性,唯一的办法那就是通过全民的普选。胜选后当政,这就是合法性。民意就是天意。

   

   但是也不必自称为天子,因为没有人相信,只要在法律的框架下运作也就很不错了。或者共党认识到自己做恶太多,一旦全民普选,毫无胜算的可能。那就在党内,由党徒们人手一票进行普选,胜出者做党老板。这个做法虽然难平全民的愤恨,但是多少或许能使党徒们顺顺气,顺便也多少维护一下党老板的威信。

   

   既然取得合法性的任何程序全然没有,那么共党这个政权就只能是个伪政权。对于所有的党徒们来说,共党这个团伙就是个非法的组织。实际上,习近平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社会局去注册登记,领到社会局发给的共党组党的许可执照,取得共党存在的合法性。这是不需要任何专门学问的。一个小摊贩都知道,在摆摊之前先要领到许可执照。一贯正确的共党,不应该连这个常识都没有。

   

   习近平要做的第二件事,是取得共党当政的合法性。这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但却是必须要做的工作,否则国民们就始终认为非法组织共党是窃国篡政。两个合法性都不存在,共党又凭什么要以反党去治人们的罪呢?自从人类出现了传统法和习惯法以后,各个国家,各民族的人民拥护的都是合法性,反对和抵制的是非法性。共党治下却是反其道而行之,非法的是伟光正,合法的反而成了罪人。这就是这次新三反运动的实质。

   

   现在四、五十岁的中国人,大概都还能回忆起在文革的中期有过一次血腥的严打三反分子的运动,内容是严厉打击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思想的三反人士。当时被定为三反分子的人,不但被批斗、被抄家、被判刑,甚至不少人还被处决了。记得当时的反革命分子是被分成了两种,一种是由于家庭的背景和社会关系,被定为是历史反革命分子;另一种就是称为现行反革命分子。

   

   1950年的镇反运动中,一大批的所谓历史反革命们被枪毙了,活下来的不多,家属们则是终身背着历史反革命的黑锅。所谓的地、富、反、坏、右这黑五类分子,其中的反就是指历史反革命。文革中才出现了现行反革命,指的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思想的三反分子。

   

   其实仔细想想反党是很正常的事情。一个党永远代表不了所有的人的利益,即便是一个好的政党,也时时处于被反对之中,反对一个主义那就更是平常的事。低收入,低待遇、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社会主义,反它是应该的,不反是对自身的不尊重。

   

   至于反毛思想的人,应该被称为是英雄。毛泽东当时狂妄到了妄图作神,去统治全世界;狂妄地以为他的所想可以代表所有人的思想,能成为普世的价值。殊不想一想,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疯狂的权欲,当政二十七年,整死、饿死上亿条中国人的生命。所以说当时的三反分子们,个个都是抱有救国、救民之心的勇士和英雄。

   

   从现在的新三反内容上看,显然毛泽东不如习近平狠。现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为了挽救国家民族的危亡,拯救人民和自己就必须反党。反党就是爱国、爱民族、爱同胞的最具体的表现。习近平却把党与国、与民族的三位合成一体。没有人反对自己的祖国,但是监督、批评、反对当政者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没有人反对自己所出身的民族,但是却坚决反对任何人、或团伙破坏民族的文化和传统习俗。

   

   国家、民族、人民、文化是永恒的存在着,而共党不过就是农田中的一棵杂草。或许是自生自灭,或许就被勤劳的农民铲除掉。又怎么敢把自己排在了国家民族之前,妄图与国家民族平起平坐?中国大陆的股市是炒出来的,黄金价格和房地产价格也是炒作出来的。部分老百姓们是一窝蜂买高不买低,于是才炒出了泡沫,泡沫越大,破裂后的残像就是越严重。共党打从在山沟里的时候就开始炒作自己,部分中国人一窝蜂跟着炒作,把共党炒作起来。

   

   六十多年,共党这个泡沫已经炒作得太大了。可是中国人也逐渐地看清楚了,泡沫之内其实是空无一物。共党是无理论、无政纲、无理念,无德、无能、无才干,政绩是零,罪恶却是罄竹难书。泡沫就一定要破裂,自我膨胀惯了的共党当然希望自己这个泡沫是越大越好。

   

   既得利益分子们在拼命的拖延这个泡沫破裂的时间,受罪、受穷、受苦的中国民众,又凭什么要生活在这个虚无的泡沫之中呢?等待泡沫破裂和捅破这个泡沫是中国人的选择。其实万众一心去捅破这个泡沫,不过是举手之劳,苦难还是越结束的早越好。悲剧爱好者们其实并不愿意身历苦难的奇境,否则那就是受虐型的奴隶心态。

   

   共党的宣传部为了新三反运动,发布了五条规定:第一,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应当是党的喉舌和人民的喉舌,今后不允许党管媒体发出与党和人民利益相违背的声音,否则就收回经营权。第二,今后不能允许反马列毛言论公开地堂而皇之地在媒体上出现。第三,坚持反党、反国家、反民族立场的新三反人员,不能继续留在媒体,不能从事舆论宣传工作,不换立场就换人。第四,要加强党对媒体的管理和引导,不能总报道负面东西,却对正面视而不见。第五,不能让有新三反倾向的人在大学从事新闻人才培养工作,同时要派出党政干部,到各大学新闻科系与教师们换岗。

   

   从这五项规定上看,倒也没有造成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政治恐怖气氛,不过就是共党加大了监管舆论和媒体的力度而已。显然共党的统治能力,也仅仅是限制在对体制内的公务员们了。当初的毛泽东挥挥手,能造成全国的疯狂;习近平挥挥手不过是对体制内的人上了一道紧箍咒而已,民间的一片谩骂声反而更激烈了。现在我们所要看的就是媒体们是否都心甘情愿的作共党的喉舌。

   

   本人不太相信,当黄浦江上漂着一万多头死猪的时候,党的喉舌们会报道说,黄浦江上漂着一万多块金砖;吉林省的煤矿并没有发生瓦斯爆炸,矿工们反而从煤矿里开发出了钻石和黄金;卫生部的专家们治愈了江浙两省所有的禽流感患者,获得了诺贝尔的医学奖。不排除有的喉舌会是如此报道,否则党就白花钱养着那群犬儒五毛们了。至于帮闲篾片们历朝历代的都有,唯有现在最多,这也难怪。

   

   两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在结束了对中国大陆五年的调查以后,发布了调查的结果。其中提到,有超过一亿七千万中国人的心理和精神不正常,估计这批人应该是党所依靠和利用的基本力量。口口声声要反腐败,又要苍蝇、老虎一起打的习近平,显然不具备反腐败的能力。口号必须继续喊。但是面对党内盘根错接众多的帮伙,每只贪腐的大老虎,都在张牙舞爪的保卫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利益,又岂是习、李们惹得起的呢?

   

   深深懂得运动群众是保党的法宝的习、李们,在反腐败上也是不敢发动全民运动的。一旦全民反腐,共党的黑幕就揭开了,种种的脏事丑事下三滥的事有悖人伦的事就都会被揭发出来。在国民们面前所显现出的那就是一个原本就没有任何合法性的共党,原来是一个犯罪的团伙。

   

   腐败亡党,反腐败也亡党。习、李们知道共党已经处在了必亡的死地上,于是才提出了新三反运动,目的是加强对舆论媒体的控制,只许报喜不许报忧。尤其对共党,只许破口大赞,不许破口大骂;只许说廉洁,不许说腐败;只许说为人民服务,不许说卷款外逃。把媒体和舆论牵制一段时间以后,再由统计局发布个报告,说司法部门共查出了多少宗腐败案件,惩处了多少腐败干部,全国人民又是多么的拥护。于是反腐败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反腐败这件事情也就结束了。

   

   共党怕亡党,但是真正在亡党上起实际作用的,正是在共党的体制内。当习近平发出了搞新三反运动的伟大号召以后,共党的检察机关就发布了一项统计,揭发出2012年中央财政拨款27.7亿元,是对农民的救济贫困款,结果被层层的共党们贪污掉了。

   

   看来检察机关也是新三反分子们,只报负面消息不报正面消息也该换人了。现在的习、李们不但可以弹冠相庆,更可以喘上一口舒心的气了。喉舌们被管住了,舆论也牵制住了,于是共党们就清廉了,下一步就是搞经济大发展了。

   

   经济这个东西虽然不服从党的领导,但是党是完全可以领导各种经济数字的。尤其在创造GDP上,共党们更是有它们独特的特长。一位经济学家对中国大陆的GDP打了一个比喻:他说在地面上挖个坑,计入GDP;觉得这个坑碍事,又用土填平了它,于是就又计入了GDP。当然说这种话的人是新三反分子。但是三十多年的重复施工,一窝蜂式的开发,空置的各种建筑物,商品的严重的库存挤压,还不都是为了GDP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