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苏明张健评论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做个共党的党老板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又确实的不容易。面对着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经济崩溃、债台高筑、环境污染、传染病流行、民生艰难等等实际问题,做党老板就很容易,完全可以视而不见,一言不发,于是事情就不存在了,形势就仍然一片大好。党老板也就一会儿正确了,一会儿英明了,自己的感觉也是既轻松又愉快,这是容易的一方面。

   

   不容易的是,共党的党老板们始终在做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件最不容易的工作,那就是为民洗脑。这件艰苦卓绝的工作要时常伴随着对国民们的屠杀、镇压、监禁、拘捕,使国人们性命不保、身家遭难等等为主要手段而进行的。目的就是要全体的公民想党老板之想,说党老板之所说的话,以党老板的意愿为每一位公民的意愿。这是一件没有人可以办到的事情,而且注定是永远办不到的事。

   

   唯有共党矢志不渝,明知办不到,也始终一意孤行地在做着这件毫无希望的工作。这个工作做的时间越长,共党欠下的血债就越多;这个工作开展的越深入,国人民众们就觉醒的越多。时至今日,中国大陆的这个板块已经断裂了,共党这个政权龟缩在孤岛上,无时无刻都在受着国人民众这块巨大的板块的冲击。

   

   由于党内众多团伙的内讧,这个孤岛也在分崩离析之中。此时此刻的习近平仍然奉行着马、列、毛、邓、江、胡的东西为圣旨。作为习近平个人有三个、或者是三百个自信,但是如何说服全国民众去信奉这些东西,恐怕习近平就连半点自信也没有了。

   

   首先,就要请习近平解释什么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理论是什么?什么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理论又是什么?前赵紫阳提出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说法,后来的江、胡们又喊叫着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特色是什么关系?如何从理论上去理解它?初级阶段和特色究竟是孰优孰劣?这之间演变的关系又是什么?这些问题,习近平是根本无法自圆其说的,于是民众也就无法去信服。

   

   究其根本,马克思的所谓主义,其实不过是哲学范畴中的一个未经实践证实过的观点而已。未经实践证实的东西,不能称其为理论。所以共党们的所谓理论,从根子上就漂浮不定、糊里糊涂。于是任何人打出马克思的旗号,完全可以按照个人的随意性去解释马主义。

   

   所以共产阵营到了中后期,阵营内部也打得鸡飞狗跳:一会是修正主义,一会是社会帝国主义,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的马列主义。社会主义思潮不是起源于马克思,而是起源于基督教。其理论是既简单又明了:社会的一切贫穷现象的根源,不在于穷人,而在于社会;社会造成了贫穷,社会就要去解决贫穷。

   

   马克思把社会主义从基督教那里拿了过来,安放在他认为的人类社会必然经历的五种社会形态的规律之中。可是共党不但从来不解决贫穷,反而是制造社会贫穷的根源。这就是说,中国大陆始终不是社会主义的形态。

   

   本人始终认为,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出现过奴隶社会。是共党把西方曾经经历过的奴隶社会,和在西方曾经出现过的政教极权统治,在中国大陆全面的复辟了。所以说,在大陆的中华民族,是世界上苦难最深重的民族。这个民族饱受了两千多年专制主义统治之苦,接着,就又一头栽进了共党的极权主义和奴隶主义之苦的深渊达六十多年。

   

   当一些同胞们高喊骄傲、自豪和幸福的时候,不客气的说,他们不仅仅是在自轻、自贱,其实也是在羞辱着整个的中华民族。人性被扭曲了,人的独立自主和自由被扼杀了。做为人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反而骄傲;失去了做人的权利,又感觉到自豪。连做人的理性都不存在了,又认为这是幸福。这个曾经创造出了灿烂文化的民族究竟怎么了?60多年,这个人口最庞大的民族,创造出了什么?对人类的贡献又是什么?

   

   第一夫人出趟国,就被推崇为是中国的软实力。难道中国大陆真的成为了文化沙漠?党老板的老婆在国际上搔首弄姿,出卖色相,竟然就把中华文化给替代了,甚至还有人把她捧为是母仪天下的国母。可是中国大陆上的婴儿们却在喝着毒奶粉。母亲喂自己的孩子吃毒奶,粉难道这就是中国大陆的软实力吗?

   

   软实力就是价值理念,难道这种价值理念能成为普世的价值吗?不能输出被普世接受的价值理念,就不可能成为强国。中国人似乎也没有人做过强国的梦。老百姓的要求从来都不高,只要求过上个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日子。

   

   我们有自己的伦理道德观,我们也不在乎国际社会接受与否。既然世界上出现了个普世价值,想必是比我们的软实力要更好一些。中国人从来包容,那我们也可以接受。倒也不是为了要成为强国,不过就是想要生活在一个轻松的社会,去过一种舒心遐意的生活。

   

   攀比,其实就是恨人有笑人无的小人心态。一会超越了哪个国家,一会又把哪个国家给比了下去;对凡是比自己强的国家,就恨他们、骂他们,这是共党天生就具有的鼠辈心理。

   

   中国人当中有这种心态的人实在不多,于是共党的艰难工作就开始了,要给中国人洗脑。也就是要搅乱中国人安命乐天、淡泊宁镜的心理;用狗眼看人低的立场,去毒化中国人。在五毛、帮闲、篾片们的大力帮助之下,强势的宣传不能说对中国人毫无影响。因骄傲、自豪,有些神志不清的同胞们,也时常被现实所难堪,甚至是无言答对。

   

   中国大陆的犯罪率高,责任是在共党,共党本身就是个惯犯团伙,罪犯当政,犯罪率当然就高,一个惯犯团伙的软实力,或者是价值观竟然被说成是国家的软实力,中国人的价值观,这是对国家民族和中国人的侮辱。

   

   前不久,一位26岁的温州人,杀害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被多伦多警方抓捕。这种灭绝人性的罪行,在历朝历代是要被判处剐刑的。中国大陆的犯罪率高,责任在共党。共党本身就是个犯罪集团。罪犯当政,民间的犯罪就高。一个惯犯团伙的软实力或价值观,竟然被说成是国家的软实力、中国人的价值观。这是对国家、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污辱。

   

   共党的就是共党的,国家、民族、人民是共党的受害者。共党无人性,共党犯罪,造成人民整体的道德滑坡,犯罪率高。多读古人书,道德可以提升。而犯了罪的人,就只好一边憎恨共党的毒害,一边对自己的罪行付出了。

   

   今年的4月7日,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说,“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不少人解读这句话是冲着美国、朝鲜、越南、日本、菲律宾而说的。既然这句话的意思不清,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它解读为是共党一贯的为一己之私,不但搞乱了中国大陆,还把地区乃至世界也搞乱了呢?

   

   且不提具有三个自信的习近平究竟想说什么。中国人绝对没有责任,更没有这个义务,站在共党的立场上去解释习近平的话。说实话,习近平的这句话很没用水平,语嫣不详。这是共党在自说自话,不必理他。

   

   作为中国人,我们是公民,是中华民族的成员,是人民中的一个独立的个体。从公民、成员和个体这三个立场上去分析国家、民族和人民被共党摧残和残害的一系列事实,然后再去分析共党六十多年一贯的所作所为就不难明白,共党实际上是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敌人。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对事物的分析和思考上,把共党这个团伙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范畴中剔除出去。因为共党只是一个为一己之私无恶不作的团伙而已。

   

   近日来,习、李两个人分头到处游说什么“要牢牢把握、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条主线”的话。这话就让人民大惑不解了。难道习、李们提出过经济发展方式的规划和细节了吗?究竟他们打算如何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到什么方式上?估计党内和民众们都是一头雾水。但是话说出来了,是做为口号式的号召?还是再次拿国家的经济作实验?或者就是说上几句云山雾罩的话继续欺骗国民们呢?

   

   首先,经济的形态称为是经济形式,或者是僵死的计划经济形式,或者是自由市场经济形式。经济方式的说法是极罕见的。当然,有了共党这个特色,无奇不有也是见怪不怪的。所谓的经济改革,正是因为经济走进了死胡同。改革是被迫的,并不是共党英明。

   

   那么往何处走?转变为哪一种经济形式?或者按照共党的术语,走哪一条路线?就应该是当务之急的问题了。可是三十多年了,共党始终在这个问题上含含糊糊、吞吞吐吐。近几年在国际社会的一再追问之下,宣称自己是在搞市场经济,但是国际社会似乎并不相信。

   

   原因无非是两点。第一,承认并且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可是共党始终反对私有制。从任意的扒房、圈地、抄家,就足以证明了共党的这个立场。第二,实行市场经济的先决条件是,必须要在法制的框架下才可以运作。共党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就足够证明了中国大陆决非法治国家。

   

   那么,中国大陆这三十多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经济形式呢?其实,依旧是共党极权下的计划经济形式。原因的根本,就在于共党必须领导一切的这个特色上。再加上共党从官倒贪污、与时俱进,到了腐败贪污的特色上,中国大陆的经济形式,在计划经济为主的情形下,转变为钱权经济、腐败经济、抢劫经济、杀鸡取卵经济、灭绝后代生存的经济,不少同胞认为这是还有土匪经济和强盗经济。

   

   这些说法都是有证有据可以成立的,于是经济方式的这个说法也就可以成立了。具体的说法,应该是在特色计划经济形式下的钱权经济方式,腐败经济方式,抢劫经济方式,杀鸡取卵经济方式,灭绝后代生存的经济方式,等等。这些经济方式,都是被民众们深恶痛绝的方式。

   

   习、李们显然是知道的,于是要转变另一种方式来取代这些方式。至于这新的方式是什么?看来,习、李们的心里也没有底儿,也只好是仍旧摸着石头过河了。共党们即便是不腐败也要贪污,这是绝对不能变的铁律。只要是发明了一种新方式,或许多少能避开一些民众的耳目,或者多少能减少一些民众的愤怒。

   

   一条已经被证实为是光明之路的自由市场经济,共党是坚决不走的。充其量是转变一下手法和方式,去满足共党们的贪腐,因为党的干部们是党的宝贵财富。在他们的贪欲没有满足之前,或多或少还能站在保党的立场上,为党说两句话。但是一旦为了保党,要他们付出行动的时候,不难预料,他们跑的会比兔子还快。

   

   正当习、李们自信地宣传经济方式时,4月10号,国际社会下调了中国大陆的信用评级。尽管习、李们自拉自唱得热闹,但是吃够了共党的欺骗、无信誉和不负责任的亏的国际社会,却在一步一步地提高对共党的警惕。从来注重信誉和名声的中国人再一次的遭受到了羞辱。不是国际社会在羞辱中国人,而是共党的所作所为,带给了国家和人民的羞辱。

   

   任何败坏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信用和名望的个人或者是团伙,就是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敌对势力。中国人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志气。过穷日子不可怕,怕的是丧失了人格和人品,甚至丧失了廉耻心。

   

   犹太人被驱赶到了世界各地,屈辱的生活了近两千年。一旦得到了土地,可以建国,立即从世界的四面八方聚集在了一起。六十多年的时间,把以色列建成了发达国家。这里有两点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是民族文化的承传,使得两千年后,犹太人仍然有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和归属感;二是自强不息的个人志气和民族志气,使他们可以在一片沙漠上建成发达的国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