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刘军宁文集
[主页]->[大家]->[刘军宁文集]->[王朝之船为什么会沉?(1998)]
刘军宁文集
·一所大学与一个国家
·公民才是反对腐败的主角
·党员的归党员,公民的归公民
·晶报访谈:我视北大为源头
·自由短缺导致人口过剩
·宪法是防范谁的?
·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互不相干吗?
·从纳税人的立场看审计风暴
·国人,会因奥运而变吗?
·修墓,还是裸奔?探寻奥运背后的人文精神
·从地权看政权(2003)
2009年文章
·节制资本,还是节制权力?
·从“倾茶党”到“家具党”
·征税不是拔毛 不当税赋的道德后果
·重税将加剧官民冲突
·从巴士底狱到柏林墙
·目前的国进民退 是在用权力取代道德
·国进民退的宪法基础
·警惕权力哲学的知识保镖
·保守主义的发生学
·行业标准缘何刻舟求剑?
·国进民退侵犯私有财产权
2010年文章
·古代政治与现代政治的分野
·从宪政看听证
·国进民退实质是官进民退---为什么国企办好办坏都是错?
·无高于有 为什么国家机器不能见阵地就占领?
·世界不是恺撒的!
·只要有监狱,就有自由传统
·精神危机才是当前的根本危机
·对话:如何对待孔子?传统演化与中国文艺复兴
·审慎之光 为什么审慎是政治的首要美德?
·为什么政府的职责是保障个体追求幸福的自由?
·女神在哪里? 从政治哲学的视角看
·中国改革的道德诊断
·孔子思想中的自由与专制
·天堂茶话:朝不保夕 为什么僭主政治不能持久?
·自由才是关键!反思五四的“民主与科学”口号
·天堂茶话:为什么不能以智治国?
·天堂茶话:为什么政府官员不是民众的父母官?
·最近南方发生的事(2002)
·有为无为 政府如何才能做到无为而无不为?
·土地要私有 建房要自由
·无心之心 政治家应该如何对待民意?
·安邦三宝 为什么政府不应该为天下先?
·文武之道 为什么不能以暴治国?
·为什么政治事业不能靠杀身成仁?
·道贯古今 为什么政府应建立在天道秩序之上?
·企业家们,道德赤字“还账期”已经到来!
·破舟共济? 为什么专制者总是抗拒天道?
·危险的善举
·无知之德 为什么当局者迷?
·帝师困境 为什么政府的权力越小越好?
·天道之威 为什么民威大于君威?
·勇于不敢 为什么天道恢恢疏而不失?
·重税治国时代的来临--公平的分配离不开议税
·天堂茶话第七十四章 谁在夺命?二十世纪的两大成就
·政府为客 为什么政府不应任意闯入民众的生活?
·保守价值的投资智慧:谈谈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财富的秘密配方
2011年文章
·忠奸之辩 为什么忠臣的危害往往大于奸臣?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金钱的精神本质
·历史,作为自由的故事!读《流氓与贵族》
·强权不是答案:百年中国的政治迷途
·得道多助 不战而屈人之兵何以可能?
·谁在劫掠?当朝廷就是坐寇
·企者不立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不要做大的公司,要长大的公司
·政治之善 为什么权力是恶的?
·“我们是上帝的乌托邦!”----从人性论看投资者的能力圈
·北大传统与现代中国自由主义
·为什么法律不应是统治者的意志?
·道本消极 为什么政治不是善业?
·道本中立 为什么治理国家要一碗水端平?
·霸道无道 为什么强权是万恶之源?
·不祥之器 凯旋门的政治学
·知足者富 说说投资者的人生观
·神器之道 为什么天下不属于执政者?
·自由主义与当代中国——共识网专访刘军宁
·为什么政府无权发号施令?
·刘军宁谈中国语境下的保守主义
·我与我们 为什么个体是社会的本位?
2012年文章
·宪法天道 为什么宪法是防范政府的?
·改革向何处去?说说顶层设计
·访谈:中东为什么出现民主化浪潮?
·民主课堂:怎样超越治乱循环的周期律?
·天堂茶话 以德治国错在哪里?
·从君臣主仆到伙伴共和:搭档在投资中的地位
·民企入铁:三问铁道部
·少即是多 说说集中投资与分散投资
·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
·神圣的惊喜:威权统治的转型是如何发生的?
·替天行道 为什么降龙是人类永恒的任务?
·贪婪与恐惧之间 说说贪婪在投资中的地位
·作为物的“有”与作为道的“无” 综览中国思想文化传统中的“有无”观念
2013年文章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逆向在价值投资中的地位
·中国自由主义的今天与明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朝之船为什么会沉?(1998)

   
   
   2007-01-20
   
    在中国古代,皇帝的权力是最大的,最不受约束的,因为皇帝没有上级。皇帝之下的各级官员只受上一级的约束,而不受其统治对象的约束。所以,皇帝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随心所欲地行使自己的权力。当天高皇帝远的时候,各级官僚就按自己的意志行使权力。当县官不在的时候,现管就按照自己的意志独立地行使权力。这样的政府在政治学被称作无限政府。


    无限政府有不可遏制的扩张冲动:官员越来越多,税费越来越多且重。政府的膨胀必然给社会的经济发展造成沉重的负担,使正常的经济活动受到严重的妨碍。这时,只有干政府官员的行业才是社会中永不亏损且一本万利的行业。于是,人们为了谋生存,想尽办法从前门或后门挤入官员的队伍。而政府的规模越庞大,社会的负担越重。政府规模越大,就越要从社会中提取大量的钱财,以用民间有限的膏脂来养活无限膨胀的政府。而普通的官员则游行于利禄之中。
    在政府的膨胀过程中,官僚的腐败起着重大的作用,这是政府从自我膨胀到自我覆灭的重要原因。官僚们通常所关心的不是公益,而是如何去保护他们的工作及其机构的重要性。任何预算的消减,对他们都是威胁,预算的不断增加才是权力的源泉。这是他们个人的荣耀和权力的基础。任何官僚都有潜在腐败的倾向,他们总是倾向于在执行公务中满足自己的私利。所有的政治领袖和官僚都是在对某种人负责。在许多情况下,只是对那些能够最大限度地保障他们个人利益的人负责。
    若是官员人数太多,就无法做到高薪养廉,这样中央和各级政府机构实际上就是官员的俱乐部。他们工资微薄,又人浮于事,就不择手段地设法增加额外的收入。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利用职权寻租设租,甚至卖官鬻爵;机构谋求预算外收入,个人谋求工资外收入;利用职权设立关卡,索贿受贿。这样,中央政府就陷入了下面的税收困境:税率低,则税款不足,税率高则无法负担,结果造成税率越高,收税效率越低的两难。中央征税的力度越大,地方社会税务负担越重,而中央的税收则无明显增加。在低税率与高税率的两难中,政府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只能义无反顾地选择后者。不仅如此,在开动脑筋之后,还发明了名目繁多的税外收费项目。由于存在着巨大的财政和税收的漏洞,中央政府为了不断加强自身的财政能力,不得不加大从民间提取的力度。这又为地方政府和官员搭车收费提供了良机。于是就形成以下的恶性循环:政府从民间提取资源的力度越来越大,而国库本身却越来越空。制度的漏洞却越来越大,而官员的私囊却越来越饱。最后,只好竭泽而渔。
    无限政府的主要并发症之一,就是经费饥渴,食税胃口大增。因此,也每每有御用“学者”上述建议让财政收入向中央倾斜以帮助穷人的名义挽救将倾之船。这样做似不仅与事无补,反而是饮鸩止渴。财政紧张的真正原因,不是政府的提取能力太弱,而是政府的摊子太大,各级官员的胃口太大,政府的扩展趋势蔓无节制。历代王朝在行将崩溃前,总是表现出以下的症候:在财政上,民众不能监督政府,政府不能监督自己。虽然提取的手段多,力度大,但政府得财有限,却伤民无穷,导致下面的民众不堪重负。无限政府对民间的征敛必然趋向漫无节制,使财富向中央政府倾斜,但其后果政府也难以担负。
    中国历史上每一个王朝的终结无不与政府无限膨胀、普遍的贪污腐败和严重的财政危机联系在一起。每一个王朝的政府就像气球一样不断膨胀,一直到炸掉才划上句号。这时,取而代之的新政权从其建立之初的小规模、小权力、小职能开始,不断地向大处膨胀,最后重蹈上一个王朝的覆辙。每一次爆炸都伴随着巨大的社会动荡,是所谓“乱”;新政府的重现由于其最初的小规模,给社会造成的负担和压力不大,从而为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是所谓“治”。这种从小政府到因无限膨胀而崩溃、再到新的小政府出现的过程被视为治乱循环。有一些王朝的统治者比较明智,在政府膨胀到一定规模时,感到事情不妙,于是锐意改革,主动延缓或局部扭转政府膨胀的趋势,是谓“中兴”。当然,与每个王朝一样,在结局上并无二致。
    无限的政府所导致的治乱的循环其受害者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统治者自身。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末代皇帝不尝尽无限政府给他们酿成的苦果。从秦二世,到明崇祯,到清溥仪,无有例外者。若用《贞观政要》里的比喻来分析:如果政权与民众是舟与水的关系,无限政府的做法是通过经年累月的努力把船制作得与水域面积一样大,并把船外的水都设法抽到船里面来,其后果可想而知。有限政府的做法是,在“水域”面积固定的情况下,尽可能把船制作得小些,这样船驰骋的余地就大些,尽量把水留在船外,这样船搁浅与倾覆的可能性就低一些。可见,有限政府于水无损,于舟有益。
    一部中国的政权循环史,就是一部造船沉船循环史。船为什么会沉?因为的人和货太多。人就是用各种办法挤上船的官员,这个货就是以各种名义从民脂民膏抽取来的税和费和(罚)款。超载船沉,此乃千古不易之理。解决的办法就是用有限政府来替代无限政府,严格限制船上的人,严格限制船上的“货”!
   
   选编自《学问中国》,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8年。
   
(2013/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