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生命禅院是宗教组织吗/雪峰]
生命禅院
·送别家园/雪峰
·让心灵诗意地栖居在宁静美丽的后花园
·格萨尔撤离完毕
·浅谈“稳定压倒一切”
·为天下百分之七十五的罪犯一辩
·法治中国路途遥远
·我为公安唱赞歌
·质问政府大小官员们的十八个问题
·格萨尔家园从初建到逼出情景
·重建人类价值观和生产生活秩序遐想
【新的征程】
·两情久长朝朝暮暮——情人节献礼
·不在中国大陆建出理想家园决不罢休
·生命探索:量子纠缠与人的另一半
·如何与“另一半”相遇
·重上清凉界
·孕育点仙风道骨
·孕育出仙风道骨的64个细节/雪峰
·如何攀登人生和生命的巅峰/雪峰
·攀登人生和生命巅峰的18个细节/雪峰
·人类理想生活模式创建七周年纪念/雪峰
·成仙与条件/雪峰
·只管创造奉献 不管得失成功/雪峰
·第二家园的优势/雪峰
·第二家园有无限的生机与活力/雪峰
·激情 重点 高潮/雪峰
·学会耐心等待/雪峰
·鬼情 人情 仙情/雪峰
·这不会是清水煮青蛙吧/雪峰
·再次向新时代共产主义实践家理论家雪峰同志敬礼!/长庆
·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人类/雪峰
·共产主义不再遥远!/秋实
·人类新生活模式——第二家园的血泪辉煌史/雪峰
·禅宗七祖谈禅(一)/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二)/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三)/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四)/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五)/雪  峰
·让我们来读无字天书/雪峰
·让我们来读无字天书(2)
·做不到牺牲自己 就不要走生命禅院之路/雪峰
·得了雨衣别要伞!
·夫妻老死也不会放过对方
·生命禅院第二段历程禅院草启程词
·让我们活在精神心灵世界里/雪峰
·奉旨召集活的灵魂/浑沌元初
·国际大家庭致全球公民的信/雪峰
·做人要有一点宗教情怀/雪峰
【生命绿洲纪实】
·第二家园对孩子的培养战略和具体方案/雪峰
·绿洲里的孩子1
·生命绿洲纪实(1)
·绿洲生活点滴(2)
·生命绿洲之格萨尔篇
·生命绿洲之南华篇(1)
·生命绿洲之南华歌舞
·生命绿洲的老年生活
·生命绿洲隐逸之九门台
·生命绿洲隐逸之九门台(续)
·生命绿洲小家碧玉
·拥抱第二家园新生活
·秋实随笔
·这里有一个温馨家园
·天下最勤劳最能干的一群人/雪峰
·创造一个美丽神话——纪念生命禅院生命绿洲创建八周年/
·生命绿洲里的外国友人
【英文版文集】
·Live for Yourself, Never for Others/Xuefeng
·Out of the Egypt of the Spirit/Xuefeng
·The most selfish are those who live for others/Xuefeng
·Genetic Engineering: All the Devils are Coming Out of Caves/XueFeng
·Strategic Life XueFeng
·Life Needs a Track! XueFeng
·The Eight Meanings of the Way of the Greatest Creator(I) XueFeng
·The Eight Meanings of the Way of the Greatest Creator(II) XueFeng
·Life Unfolds from These Two Purposes Xuefeng
·Looking for Your Own Garden of Eden
·The Values and Meaning of Life
·The Values and Meanings of Life and LIFE
·How to Realize the Value of Life
·Infants Who Never Grow Up
·Navigating for Life and LIFE
·The Three Great Treasures of Life
·Priorities: The Order of Importance and The Emergence of Life
·Escape from Despair
·The Survival of Mankind is in Great Danger The Production and Life Mo
·Eight Criteria for Individual Freedom
·The Crisis of Being Eliminated Lurks in Passivity
·Gratitude: The First Element of LIFE’s Sublimation
·The Poor Can not Enter into Heaven
·Knowledge Is Not Power
·The Dialectical Relationship between Reality and Illusion
【天启篇】
·《天启篇》前言
·难破难解的三十六道八卦阵--《天启篇》之一
·我奶奶到底是谁?我又是谁?--《天启篇》之二
·小变渐渐发,大变瞬间生--《天启篇》之三
·意识能听到上帝的声音--《天启篇》之四
·万物皆有声--《天启篇》之五
·贵者不轻显--《天启篇》之六
·静处无灾殃,闹处有祸患--《天启篇》之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命禅院是宗教组织吗/雪峰

    生命禅院是不是一种宗教性质的组织,这有待于社会宗教学家们研究规范,我只是在这里提供生命禅院理论和实践的事实。

    生命禅院敬畏上帝,坚信上帝,走上帝之道,把生命交给上帝,把人生交给道安排,这是因为,我们相信宇宙、生命和人是由上帝创造的,而不是自然产生或进化而来的。我们所说的上帝,不是西方《圣经》中的上帝,而是指创造宇宙万物且具有唯一、无定形、中性、无明、公正、仁慈、超能、智慧八大特征的上帝,在实际生活中,我们把大自然看作上帝,敬畏和热爱大自然及其所有生命就是敬畏和热爱上帝,我们所说的上帝之道即自然之道,一切顺应自然原理进行,顺应客观规律办事。

    人是要有一点宗教情感的,有所敬畏才不至于随意妄为,有所信仰才不至于突破道德和良心底线,有所寄托才不至于绝望和精神崩溃;有所顾忌才不至于胡作非为。所以,要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之道。

    生命禅院相信有天堂和地狱,相信因果轮回,有了天堂,人活着就有希望,就有动力,就有热情,就有目标,就会珍惜人生和生命,因为害怕下地狱,所以不敢做任何假恶丑的事,尤其是不敢做伤害生命的事,不敢做伤害他人、伤害社会、伤害人类、伤害大自然的事。

    在各种末世灾难论面前,生命禅院始终坚信人类有一个美好未来,决不放弃对未来美好社会的希望和努力,即使在2012年所谓的12月21日终结之日前一天,我们始终坚持每日正常的生产和劳动,没有惊慌,没有绝望,因为我们不相信地球会毁灭,不相信人类会被毁灭。

    但是,我们重视所有的预言,我们借着各种预言来积极地完善完美化我们的心灵,提升我们的道德水平和境界,而不是消极地去传播和散布恐慌论调。

    我们自始至终相信和支持政府,认为生命禅院与政府的关系是鱼水关系,没有政府就没有生命禅院,所以,生命禅院诞生以来,不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从不反对政府,从不搞任何形式的反对政府的活动,生命禅院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无政府主义,联合国的宪章和一切决议我们坚决遵守,中央政府一声令下,我们坚决遵照执行,从不违抗。

    我们把基督耶稣、佛陀释迦牟尼、仙人老子、先圣穆罕默德及人类历史上的所有贤哲作为生命禅院的导师,神佛仙圣和历代贤哲的教导教诲是对的,我们需要学习,需要尊重,需要汲取人类智慧的所有精华,继承先人们的遗志去创造人类最美好的未来。

    我们坚信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最理想的社会形态,英国人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思想,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的《理想国》思想,中国圣人孔子的大同思想,17世纪培根的《新大西岛》、康帕内拉的《太阳城》和哈林顿的《大洋国》,18世纪欧文、圣西门、傅立叶等的社会主义思想,19世纪赫茨卡的《自由之乡》,20世纪威尔斯的《现代乌托邦》,尤其是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共产主义学说等等都是值得学习研究的。十九世纪初伟大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之一,杰出的思想家,同时又是具有杰出才干的实业家罗伯特·欧文在美国创立的“新和谐村”是人类史上一次伟大的创举,虽然失败了,但其精神应该继承下来,这也就是生命禅院创立第二家园的缘由。我们就是要继续大胆创新,大胆实践,吸取前人失败的教训,争取把共产主义社会呈现给世人,让所有人知道,共产党人们前赴后继忘我奋斗的共产主义不是空想,而是可以变为现实的理想。

    在生命禅院创建的第二家园四年半的生活中,我们把居住生活的环境建造成了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但是,我们没有建教堂、寺院、道观、讲经堂,我们把大自然当作神圣的殿堂,通过热爱大自然表达我们对上帝的虔诚和对生命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第二家园里没有举行过任何形式的宗教仪式,没有悬挂任何有形者的画像当作崇拜的对象,我们每周星期一和星期三傍晚举行两个小时的学习,学习的重点就是《新时代人类八百理念》,最近中国的第二家园分院加进了学习习近平主席的最新思想和指示,星期五傍晚是家园生活会,主要商讨解决一周内家园生产和生活上出现的问题和下一周生产和生活的安排。除此之外,我们从不开会,不论是大型集会还是小型商讨会,我们从不举行。

    我雪峰是生命禅院创始人,也是第二家园的缔造者,但我从没有要求禅院草们崇拜我,而是要求大家把我当作上帝和大家的仆人,一切的荣耀和功劳归功于上帝,而不是我雪峰。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所以我也会犯错误,我的话语来自于事实、科学、逻辑和灵觉,而不是凭空想象,我的话语中没有神神道道的东西,都是大白话,是浅显易懂的道理。在日常的生活中,我没有享受超过禅院草应享受的份,住的吃的穿的与大家一样,同样到食堂排队吃饭。同时,我是家园里睡得最少的人,是最勤劳的人之一,每一所分院的建筑设计和规划及具体指导都几乎是我一个人所做。

    关于家园的经济,第二家园的起始资金大都是我和我爱人十几年在国外做生意省吃俭用积攒的,我把国外的所有家产全都变卖投入到家园建设中,在家园里,资金全部由兄弟姐妹们掌管,我个人没有任何银行的账号,兄弟姐妹们的奉献金全部汇集到了禅院草掌管的银行账号里,没有进入我的腰包。截至目前,除了禅院草自愿奉献的资金外,我们从没有收过任何国外个人或组织的一分钱资金,也没有在社会上募集过一分钱资金。

    关于我雪峰个人的私生活,有些人认为雪峰骗色,实际上,几年来,我爱人始终在我身边,就住在我隔壁,我善于谈情说爱打情骂俏,但这不能证明我生活上荒淫无道,我没有控制或占有任何一位女性,我深爱我的母亲,母亲是女性,所以我特别尊重女性,至于我爱人,她是一位非常传统且坚贞如一的女性,我对她非常地尊敬,这些有目共睹。

    至于家园的组织形式,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组织形式,家园实行的是浑沌管理,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不管理,所以浑沌管理没有管理,虽然家园里有总院长、总院长助理和分院长,但所有的院长和分院长都没有权力对任何人发号施令,院长和分院长的职责是统筹安排生产和生活,身份是大家的仆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没有任何特殊享受。

    第二家园立足于自给自足,在物质上我们目前对社会没有贡献,但我们创造的心灵财富和精神财富是巨大的,我们通过无私奉献为人类创新了新生活模式样板,这会为整个人类带来巨大的福祉。因为家园仅仅才创立四年多,所以我们对社会没有贡献,但这不意味着将来我们对社会没有物质上的奉献,任何一项投资,起初大都不会带来收益,总不能指望今天播种明天就收获吧?何况这是一项造福人类的巨大工程?其实,今年我们已经为社会有了贡献,我们卖出的红梨就收获了八万多元人民币,以后会更多,去年我们种植了一万多株罗汉果,虽然由于云南气候导致收成不好,但我们在努力为社会造福,今年我们从广西引进了两千株百香果,长势良好,待有收成,会贡献给社会的。

    最近由于三分院事件加上政府实施遣散措施,所以许多兄弟姐妹表达了想死的意愿,但这不能证明我们不敬畏和爱惜生命,更不能证明生命禅院具有宗教邪教性质,请想一想,我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一个家园没有给予合理补偿无偿霸占,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断路、断电、断电话线,推倒大门围墙,拆走大门,却无人问津无人管理,活生生地把一个分院的四十位兄弟姐妹逼离自己的家园,还说其他两个分院的兄弟姐妹都要在三四个月的时间全部遣散回家,当我们计划向西部沙漠戈壁去建设家园的意向时,公安人员聊天时说“哼!还想到人迹罕至的沙漠戈壁去,不管到哪里去,也有派出所和公安人员。”言下之意是说,禅院草到哪里去都不行,即使到戈壁沙漠中去建设家园也不行。

    这是要把我们往死里逼!

    我们还有活路吗?绝大多数禅院草来到家园,变卖了所有家产,辞掉了原先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了创建共产主义人类新生活模式的事业中,现在要把我们赶出家园,且不让在其他地方建设家园,我们还有活路吗?

    没有了活路,只能走死亡一条路了。

    难道不让我们活,还不让我们死吗?

    是的,我们还可以去找工作做,找地种,但是,我们几年来如此辛勤劳作靠自己的勤劳创造自己的生活都行不通,那么,再回去苟活,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吗?

    我们要的是有尊严的人的生活,而不是动物意义上的简单生存。

    还有一个事实要交代,我雪峰自封为上帝的使者,神佛仙圣的化身,这不是胡言乱语随意乱说,首先,在人类史上,能够用十多万字撰写出认识、理解、介绍上帝知识的,我雪峰当属第一人,我撰写的《上帝篇》足以证明我就是上帝的使者。

    我的所言所行,与基督耶稣、佛陀释迦牟尼、仙人老子、先圣穆罕默德的教导教诲毫无二致,作为神佛仙圣的化身,当之无愧吧?

    第二家园铁的事实可以告诉大家,生命禅院是一种什么性质的群众团体,大家来看看就知道。如果不来看,那么就想一想,去年一年公安干警来家园调查了解的人次不下350人次,都翻箱倒柜了,都一个一个地审查询问了,没有违法乱纪和犯罪事实吧?来自法国、西班牙、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马来西亚、比利时、日本、加拿大、瑞士、瑞典、意大利十五个国家的外宾来过家园,他们对家园的生态文明建设和干净纯洁井然有序的生活方式都赞不绝口,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至于生命禅院的有些理念与现行的意识形态和传统价值观和模式不同,这是人类应该理解的,人类需要创新,创新就需要有新思想新文化新理念,新的东西与旧的东西有冲突是必然的,我们需要解放思想,不能扼杀新思想、新文化、新观念、新模式,至于新的东西到底是否正确,应当交给历史去验证,去评判,而不是当代人下结论。

    2013/11/22

(2013/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