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25)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
   
   致閻錫山主任進剿匪軍電

   頒發中華民國陸海空軍軍人讀訓十條
   
   致閻錫山主任進剿匪軍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140頁
   
   〔第140頁〕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三月二十四日於溪口——
   
   晉西有力部隊應先以封鎖黃河東岸,截斷匪與陝北之聯繫,其餘部隊應會合第三十二軍與第二十五師向同蒲線南段進擊,與運城之湯(恩伯)軍雙方兜剿,先打通同蒲路交通,鞏固路線,使匪不得任意東西竄擾。此時如同蒲路尚未打通,則務設法令第三十二軍部隊與第二十五師先行集中向南進剿。而鐵路線以西之匪,由晉南部隊清剿,則我可立於主動地位。並已派陳誠參謀長赴晉,望與之商談,或令彼暫時指揮同蒲線各部,先期恢復南北交通。如不先圖交通恢復,則處處受制,不能成立進剿方案也。
   
   頒發中華民國陸海空軍軍人讀訓十條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141頁,第142頁
   
   〔第141頁〕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三月三十日於南京——
   
   我中華民族,雄踞東亞,建國迄今,已歷五千年。以四萬萬和平優秀之民族,聚居於一千一百餘萬平方公里之土地,復具有攸久光榮之歷史,此其間先聖先賢,慘澹經營,奮鬥創造,固已歷盡險阻艱辛,自今以後,尤賴我忠勇軍人保護維持之,乃克使我國家日益發揚光大。願我全體將士,矢勤矢勇,一心一德,發揚民族固有之德性,砥礪獻身殉國之精神,唸唸為救國而犧牲,時時作衛國之準備。如何而後可以保我祖先遺留之廣大土地?如何而後可以保我繁衍綿延生生不息後代之子孫?如何而後可以保我國家獨立自主之國權?凡此皆為我全體將士無可旁貸之職責,而一時一刻不可或忘者。蓋我國家民族永續無窮之生命,實惟我全體將士是賴也!列舉十條俾供勗勉:
   第一條實行三民主義,捍衛國家,不容有違背怠忽之行為。
   第二條擁護國民政府,服從長官,不容有虛偽背離之行為。
   第三條敬愛袍澤,保護人民,不容有倨傲粗暴之行為。
   第四條盡忠職守,奉行命令,不容有延誤怯懦之行為。
   第五條嚴守紀律,勇敢果決,不容有廢弛敷衍之行為。
   〔第142頁〕
   第六條 團結精神,協同一致,不容有散漫推諉之行為。
   第七條 負責知恥,崇尚武德,不容有污辱貪鄙之行為。
   第八條 刻苦耐勞,節儉樸實,不容有奢侈浮滑之行為。
   第九條 注重禮節,整肅儀容,不容有褻蕩浪漫之行為。
   第十條 誠心修身,篤守信義,不容有卑劣詐偽之行為。
   以上所揭,不過略舉大端,此外國家一切法令規章,以及連坐法等所規定,為我軍人必須遵守者,凡我全體將士,均應視為典範,共同遵守。人人以此自勉,並以勉勵同袍,朝夕警惕,拳拳服膺;俾得發揚奮勵無前之士氣,造成精粹勁練之國軍,共同擔負救國家救民族之重大責任。我全體將士勉乎哉!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
   
   呈請國民政府特赦張學良文
   致張學良關於陝甘軍事善後辦法函
   復楊虎城函說明張學良此時無回陝之理
   忠告楊虎城迅使西北規復函
   報告西安事變始末
   呈請辭本兼各職文
   致倫敦孔祥熙特使關於中英經濟合作電
   致葉楚傖秘書長黨部組織與預算應同時注意改正電
   致劉湘主席勸以川事由中央負責整理電
   致余漢謀主任望協助整頓粵政電
   電勉宋哲元主任決心抗戰
   通令各戰區全軍將士指示抗戰戰術
   通令抗戰期間地方行政官應負守土責任
   為國軍退出南京發表通電
   
   呈請國民政府特赦張學良文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43頁
   
   〔第143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一月四日於溪口——
   
   竊以西安之變,西北剿匪副總司令張學良,惑於人言,輕干國紀,躬蹈妄行,事後感懍德威,頓萌悔悟,親詣國門,上書待罪。業蒙 鈞府飭交軍事委員會依照陸海空軍刑法,酌情審斷,處以十年有期徒刑,大法所繩,情罪俱當,從輕減處,已見寬宏。中正負疚在假,本不敢有所陳瀆。惟念論事當究其所極,執法不害於施行。國家設刑典所以儆凶頑,立赦條所以待悛悔。此次該員中於熒惑,大觸刑章,變訊播傳,舉國駭憤,若其遂過怙惡,竟復逆施冥行,在國家固不難制裁,然元氣必更以耗竭。尚幸迷途迅復,悔禍及時,觀其親向中正涕泣自白,良知激發,尚以國家為重。因一念轉移之故,捩全局禍福之機,酌理原情,似宜上邀寬赦。當今國事多艱,扶危定傾,需材孔亟。該員年力富強,久經行陣,經此大錯,宜生澈悟,倘復加之銜勒,猶冀能有補裨,似又未可遽令廢棄,不為開遷善向上之路。昔我總理懲亂嫉惡,執法必嚴,而宥過施仁,涵容益大。中央矜恤有辜,當更使天下感動。為此不避罪嫌,貢其愚謬。敬懇 鈞府俯念該員勇於改悔,並恪遵國法,自投請罪各情形,依據約法,更沛仁施。將該員應得之罪刑予以特赦,並責令戴罪圖功,努力自贖,藉瞻後效,而示逾格之寬仁,是否可行?理合備文呈請,仰祈鑒核施行。
   
   致張學良關於陝甘軍事善後辦法函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44頁
   
   〔第144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一月七日於溪口——
   
   中在鄉醫囑靜養,山居極簡,略癒當約兄來此同遊。關於陝甘軍事善後辦法,中意(一)東北軍應集中甘肅,其統率人選,可由兄推薦一人,前往率領,免使分散,以備為國效命。(二)(楊)虎城可酌留若幹部隊在西安,使其能行使綏靖職務,可囑其與墨三(顧祝同)切商辦法,應照已發電令辦理。請由兄手翰告虎城及各將領,勉以切實服從中央命令,不可再錯到底,如是不但部隊與地方得以保全,亦即所以救國自救也。尤須使虎城知全國公論,此次中央只令虎城撤職留任,而對部隊又妥為處置,備極寬大,若再不遵中央處置,則即為抗命,國家對於抗命者之制裁,決不能比附於內戰,而且中央此次處置,全在於政治,而不用軍事,亦已表示於國人,故彼等必須立即決心接受,不可有絲毫猶豫,方為自救救國之道。知兄近日關懷時局,必極望早得妥善之解決,以利國家,務望即以此意剴切函告虎城及各將領,使之安心遵從命令,兄如有所見,並請酌為補充。
   
   復楊虎城函說明此時張學良無回陝之理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45頁
   
   〔第145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一月十四日於溪口——
   
   米主任來奉,詳誦來書,藉悉一是,漢卿兄問題,中已於志剛同志帶奉函中詳述之,此時為國為友為公為私計,皆無回陝之理,明達如兄者當能瞭然,望勿再以此為言,須知中與彼同一境地,中雖在鄉休假待罪,要知陝甘事變未了,與漢兄為國家計,皆不能置身事外,否則國不成國,人亦非人,復何革命抗日之可言。茲為陝甘袍澤與革命前途計,漢兄特提二案,對兄等之意見,決不抹煞,望兄以國事為重,應知革命創業之艱難,歷史養成之不易,耿耿此心,惟冀覽察,餘託米主任轉達。
   
   忠告楊虎城迅使西北規復函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46頁,第147頁,第148頁,第149頁
   
   〔第146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一月十九日於溪口——
   
   迭接來電,方幸陝甘局勢漸有轉機,兄等既願接受明令通電就職,復稱取消十二月十二日以後一切臨時組織,私意以為兄等已認識國家危機,急謀結束變態,以求精誠團結矣。今觀鮑米李三君攜來之辦法,乃知兄等依然固執己見,不察國家之需要與事實,有出於尋常意想之外者,由兄等所提之要求,測兄等近來之心理,一方面以表示就職,掩蓋國人之耳目,一方面則欲更進一步的割裂軍政,破壞統一,以造成西北為特殊區域,表面雖宣稱就職,較之未表示就職以前,其為患於國家者將更大,而自身之表裏不誠,將何以逃國人嚴正之責備,綜合兄等要求之意,一則為西北之軍事善後與人事分配,須一以兄等之意為可否,二則限制中央軍隊之駐地,使不得越潼華以西,三則部隊之人事行政與訓練,均須一任各部之自由。質言之,即不許中央過問西北之一切,亦無異使陝甘不為國家軍令政令所及之陝甘,直欲使西北淪亡為東北之續,而一方面則以要求漢卿回陝主持為解決一切之關鍵,兄等此舉,如或尚有愛護國家擁護統一以禦侮救亡之誠意,如兄等通電所云云,則三尺童子有以知其南轅北轍也。不辭@縷,再為兄等質直言之:其一、兄等應知中央無論如何決不能放棄西北,中央數年以來,確認西北尤其陝西為北方國防之根據,關於開發西北與建設西北之事業,無不本於國防之見地,按照計畫,盡力進行,不特〔第147頁〕國家資本,對於開發西北經濟交通水利鐵道等建設,不遺餘力,尤獎勵全國企業界大量投資,綜計三年以來,合政府人民之資力,總數當在一萬萬元以上。而隴海線之向西延展,及其連絡各線之增築,尤為國防上既定計畫,無論如何困難,斷不中止進行,財政困絀如此,而不惜竭全力以圖之者,誠欲使後方交通與國防要地,得有相當之規模,以為禦侮復興之根據也。兄等前電屢以中央軍向西進迫為言,而今則更欲限制中央軍之駐地與兵額,此無論在國家紀綱與統一意義上,兄等不得為此要求,且以中央軍隊入陝為意在威脅屈服,更屬誤會曲解之至。誠以去歲西安事變,既已引起內外之憂疑,如中央軍隊不進駐陝省,國內外經濟界即不能確信其投資之安全,信用一有動搖,一切建設將無法繼續。更就國防軍事而言,亦何能坐令此根據重地與後方交通無確實之保障,此均為事理所必然,不待隱諱,亦無可否認,中央如放棄西北,即無異放棄國防,亦即無異於自棄其職責,故無論任何困難犧牲,勢不能不確實掌握此重要之國防根據,兄等既以積極對外為標榜,以領導救亡望中央,而今所要求乃欲擯中央軍力於陝西以外,使其放棄國防基礎,且不得過問西北,誠不料兄等之昧於事實,一至於此!事變發生以來,國內輿論之痛心疾首於兄等者,皆以干犯紀綱,劫持統帥,為兄等咎,若就國家生存大計而言,則劫持統帥之咎猶小,而破壞國防之罪實大,如不迅謀補救,舉國同胞皆將不能為兄等恕,千秋萬世,無所逃於歷史之譴責,此兄等所萬不可不察者也。其二、關於漢卿回陝問題,兄等以友誼袍澤關係,一再請求漢卿回陝,在私人感情上,容或不能不有此表示,但如為國家整個打算,稍明愛人以德之義,則應知漢卿在陝甘變局未定之前,即令國府許可而遽回西北,其自身在責任觀念上,亦無以對陝人與國人,無以對軍〔第148頁〕中之袍澤,不獨漢卿如此,郎中正以數年來力主建設西北為國防重要根據之人,而託付無方,處理未善,以肇此空前之事變,使國家蒙受損失,反躬自省,實亦無以對國家,無以對國人,更無面目以再論國事。故陝甘之統一一日未復,即中與漢卿之罪責不得一日而卸除,漢卿深知此意,故並無回陝之請求而惟望問題之速了,日前彼託瑞峰攜回之函,即可知其耿耿西望於兄等者為何如?兄等誠以國家為重,即應體漢卿之心為心,克除成見,迅下決斷,確實接受中央之處置,使陝甘之事大定,中得稍減神明之咎戾,屆時自當續請政府,俾漢卿仍有以自效於國家,前函已詳晰言之,願兄等勿再作此不可能之要求,以增漢卿與中之罪戾也。其三、兄等當知集中國力,應無害於國家之統一,而不能假此以遂其把持割裂之私圖,此次西安事變,中央不惜枉法以求全,固為國難當前,凡屬國家力量,均應踰格愛惜,然國家之統一,則不能任其有絲毫之毀傷,今日一般國民,均知非統一不足以禦侮,而意志之統一,與軍事政治之統一,尤為對外必要之條件,為求得意志之統一,即不能有危害國本之主張,與離間煽惑之宣傳,為保持軍事與政治之統一,即不容自劃區域而形成割據獨立之形態,過去二旬間,陝省之宣傳與行動,其為分散國力,抑集中國力,固不必多所追述,今日兄等之要求,則何異將陝甘一切,悉令特殊化,何異於要求中央放棄其國防建設與後方根據地,試問如此情形,能達抗敵救國之目的乎?西北為我中華民族發祥之地,全國人民方將不惜全力以之為基礎,斷不能任其有赤化惡化之情勢,淪為危害國本之根據地,兄等誠明此意,應勿使其造成複雜特殊之情形,否則兄等以愛國救國為名,而竟不惜危害國家,妨及民族生存,甘與全國為敵,試問將何以自存?自事變迄今,中央愛惜國力,多方委曲之苦心,昭然予〔第149頁〕天下以共見,兄等同是炎黃冑裔,果有自謀之志與謀國之忠,即應簡單坦白,放棄錯誤,昭示誠悃,表裏一致,接受命令,確實服從國家之處置,而迅使西北規復統一之常態,則中央祗求國防之基礎不受影響,統一之政令得以保持,必使兄等及所有部隊,均得其所,亦必無負於兄等救國之初志,不然則是兄等必欲以國事為兒戲,不惜自誤以誤國,此即非中正之所忍言,亦不願再向兄等有所辭費矣。中正負疚之身,休假山居,本無任何之職責,兄等若必孤行到底,此後不獨西北問題非中所欲置喙,即漢卿今後之行止如何,亦非中之所願過問,追念多年患難與共之情,及國家不堪再誤之危況,輒不禁質陳所見,而致其最後之忠告,何去何擇,惟兄及東北諸將領共察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