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时评
·这是电脑的后门吗?
·直到真相大白,一切无愧于心
·我的简介
·天理何在?人性何在? Where is the human heart?
·亮剑
·十二月党人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我生平最喜欢的两首苏词
·不要给贪官污吏利用来做国有资产流失谋利的借口
·我回来了
·也许是时间为相关单位唱挽歌了
·我的儿子病了
·最卑劣的人类-所谓相关单位
·我们平时称之为"贱狗"
·我的心态的转变
·我的策略
·贱狗们的电脑入侵技术
·他们的另一种利器-声音
·致各位网友
·来自网友的鼓励
·更多关于“贱狗”的观感
·好久没有上来了
·与贱狗的控制与反控制 Control and anti-control activities between me and
·我的博客的统计 The statistics of the visitors to my blog
·实在无法明白 I can never understand this
·我还是上来了,还是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I can still go up here and do whate
·实在无法明白 I can never understand this
·来吧,我也红了眼了 Come on, you guys. I am ready.
·这两天的工作 What I am doning for these two days.
·效泼皮所为 Acting as rascals.
·今天我大获全胜 I win today
·I am still alive to this blog. 对于这个博客来说,我还活着
·Did I break the law? 我犯法了吗?
·Still the struglling on internet 仍然在互联网上纠缠
·生活仍然在继续 Life is just going on
·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一件奇怪的事情 Something very strange
·It is quite funny 挺滑稽的
·The interactive is almost open 互动几乎公开化了
·ACPI-compliance added to the PC in netbar 网吧的电脑被装上了ACPI-complia
·They turn back to old strategy again 他们又回到老路上去了
·Brief introduction to myself. 我的简介
·Letter to Dell 给戴尔的信
·Although facing great pressure from cheap beasts, I feel it just another
·It seems a long march to go, but it had been started.路漫漫其修远兮
·一副对子
·My choice maybe
·岁寒三友
·梁启超谈佛
·可以自动翻译的网页 The translation can be done automatically in this add
·My little son had to go to the hospital last night. 昨晚我儿子被迫去医院
·I have been blocked from two of my blogs for a month.
·民主决定品质
·This is a funny morning.
·佛偈一首
·我从被屏蔽的博客里面抢救回来的旧文章--我从中找到了许多的乐趣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降低我的效率
·抢救回来的文章-这几天没有跟贴了
·抢救回来的文章-交手的不断进行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主文章
·用Google来翻译的原因
·This is just another day again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It is funny that the pc in the the netbar are reinstalled twice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又见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面对逆境,我坦然
·一个网友的说辞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39)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
   
   解決中、日兩國問題之途徑

   中、日非親善不可
   中、日兩國應以精誠相見
   
   解決中、日兩國問題之途徑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33頁,第34頁,第35頁,第36頁,第37頁,第38頁,第39頁
   
   〔第33頁〕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一月十三日
   
   於南京與中野正剛談話——
   
   時 開——二十五年一月十三日
   地 點——南京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官邸
   列席者——戴季陶先生
   翻 譯——高司長宗武
   記 錄——蕭乃華
   中野:鄙人此次來華,並無若何使命。唯一之目的在拜訪中國方面一般故友,及負責當局,藉以聆悉中國方面對於中日兩國前途之意見,以研究解決現下中日問題之適當方法。關於此點,想院長必有高明之意見。
   院 長:余以為解決中日問題,必先袪除兩國相互間現存兩種不應有之心理。即日本人怕中國人,中國人疑日本人。此兩種心理不打破,則此猜彼忌,種種不幸之事端均將發生,而兩國之嫌隙,勢將永結不解。故凡中日兩國有志之士,及一切關心於東亞大局與世界和平者,均應以設法袪除中日間互相疑懼之心理為當務之急。
   
   〔第34頁〕
   
   夫中國為亞洲之中國,日本亦為亞洲之日本;無論日本人中國人,皆為東亞人,此為固定不變之事實。基於此種固定之事實,可知欲解決中日兩國間之一切問題,必須依據東亞人固有之哲學道德思想。今日中日間之問題雖甚複雜繁難,且已至此嚴重之關頭;但兩國國民苟能以東方人之哲學道德思想為依歸,各輸誠意,則以極平庸單簡之通常合理的方法,即可解決,非難事也。先生對於中國之哲學思想與歷史均有研究,必知中國人向來崇信義而薄功利,重文德而輕武力,愛和平而反戰爭,此種思想與特質,乃幾千年來民族特性之所寄。在歷史上凡成功事業或建設國家者,必崇信義,尚和平。即或因時勢之需要而一時的發動武力,但武力之唯一作用亦只在於維護國家鞏固和平,決無黷武而好戰者。惟其崇信義尚和平之道德哲學思想,已經數千年來無數賢哲闡傳教化,而成為中國民族性之不變之素質,故凡無信義好戰爭者,必不能立足於中國,更不能革命!總之,無論就哲學思想與歷史事實以及民族習性觀察,均可認識中國人實為世界上最能崇信義尚和平之民族。故一部分日本人謂中國人現在因武力不競一時鼓吹和平,將來對日本仍必乘機報復云云,實為極無理由之誤解,余相信日本人果能認識中國人自來崇尚信義和平之事實,必能袪除其恐懼中國之錯誤心理,而毅然放棄以武力解決中國問題之主張。
   至於中國方面,現在一般人皆懷疑日本將吞滅中國,我則不疑;一般人皆怨恨日本以武力侵略中國,我則不怨!蓋日本明達之人士,斷無以武力侵略中國為然者,且日本如欲始終以武力侵滅中國,其事實為根本不可能;事既不能,何疑之有!故疑日本將以武力吞滅中國,實無理由。〔第35頁〕惟有無常識之中國人,方有此懷疑,莫能自釋。
   
   由上所述,可知真正認識中國之日本人,必不因恐懼中國而主張必以武力制服中國;真正認識日本之中國人,亦必不因懷疑日本之必將以武力獨吞中國,而主張惟有武力可以救亡圖存。兩國此疑彼懼之心理既除,則兩國真正之是非得失利害,昭然若揭,而兩國間之一切問題不難以平庸單簡之通常辦法解決之。
   中野:對 院長之遠見,實所欽佩。但解決中日問題,必須兩國實際有力之政治家有決心,能負責。
   
   院 長:中日問題之解決,必須有確能負責之人;此意余極表同情。在中國方面,本人即可負責。一般人以為如由本人負責,日本必特別壓迫中國。無論此言之不足信,即或可信,余亦無所畏懼。蓋余已決心解決中日問題,余實有此抱負,個人任何犧牲,非所顧惜!且本人認定當前實為解決中日一切問題,建立兩國永久和平關係之良好時機。先生此次歸國,盼即寄語貴國一般朋友與老同志;中國人決計不疑日本,亦盼日本能瞭解中國人崇信義尚和平之一貫精神。彼此袪除一切疑懼之心理,並為兩國與東亞前途作遠大之打算。如此,本人相信必能依據我東方人之哲學思想與道德,以極平易通常之方法解決中日間一切問題,實現本人生平之抱負。
   最後尚有應補充說明者,即余所謂平易通常之方法,係指外交上經濟上信義和平之方法。此種方法之運用,必以放棄武力與戰爭為前提。蓋非放棄武力與戰爭,無信義和平之可言也。余作此語,並非怕戰爭,余即在戰爭中生活者,決不怕戰爭!特以為日本如欲謀中日問題之解決,必〔第36頁〕須放棄武力與戰爭!否則如治絲益棼,殊非兩國前途之福也。
   中野:尚有數語,擬向 院長陳述。
   院 長:願聞尊意。
   中野:茲將日本之真意奉告 院長。究竟是否真意,將來事實可以判明。
   
   以武力解決中國,只有局部可能,全部決不可能。關於此點,日本全國人皆與 院長有同一之認識。
   
   世界各國假定不以武力而能有所作為,當然最好不用武力。近百年來,日本幸而略備武力。日本之武力或許對中國有所妨礙,但中國至今未曾為他人所侵滅,或許即由於日本有此武力之關係,今日日本之武力充足,足使歐美之武力不敢伸張於東亞,此院長之所深知。今中國方面有人主張極力引入歐美之力量,此誠中日邦交最大之障礙。
   至 院長所示信義和平之說,日本國民亦甚拜服。但蘇俄拊日本之側背,邇來極力增強武力,準備戰爭,單就充實遠東邊境軍備一項而論,即已費十萬萬金盧布之多,其加強武力威脅日本之情形,可以概見。日本處此環境,恐一旦日俄有事,望中國態度,早有所決。
   日本陸軍,決心對付蘇俄;海軍亦可對付英美,此次倫敦海軍會議中,日本完全以理論對抗英美,今已準備會議決裂;決裂之後,對日本毫無關係。蓋英美造艦現在尚未滿足海約所許可之限度,而日本則已經滿足,故以日本現有海軍對抗英美,實無多大問題。 院長為軍事家,對此〔第37頁〕類軍事問題,必較鄙人更為明悉。且在海約失效以後,日本海軍不受任何限制,更可利用其特殊之研究,加緊造艦。論者以為與英美作造艦競爭,其財力恐非日本之財力所堪,但日本確有建造保守東亞最大限度海軍之決心與能力。再則日本遠在東亞,地位特殊,與英美作海軍競爭,另有許多便利。例如因五萬噸之兵艦,即不能通過巴拿馬運河,故日本添造一艘,美國即須添造兩艘。故日本無論何時,可以依東亞特殊之地位,建造東亞之特殊海軍。
   日本之武力雖甚充備,但以日本之武力用於中國,未必可以奏效。以中國之地大物博,歷史悠久,當然無所畏懼!但日本之武力,乃為守護東亞而用,非為吞滅中國者也。日本之外交官常說「希望中國多多相信他」,其實此皆無聊之說法。鄙人以為決定國際關係者,一為信義,一為實力。故不宜說希望相信,要說「至此形勢,非武力合作不可」!
   現在世界各國,皆實行封鎖,惟中國依然開放。今日本之武力實可守護東亞,封鎖中國!將歐美勢力由東亞排除而去。此事於中日兩國利害,有連帶關係,中國封鎖以後,中日可以在種種方面,從事合作,兩國均有莫大之利益。如中國各種原料如棉花之類,可以大量供給日本;日本之重工業化學工業近日突飛猛進,可以為中國之助。日本之實業界皆有比渴望也。
   院 長:中日之經濟合作,乃必然之趨勢。
   中 野:買賣之事,非所熟悉。大概今後日本可以利用中國之原料,中國可以購買日本之好貨。但中日一切問題,決非外交辭令所能解決,必須注重實事,與實力關係。
   
   〔第38頁〕
   
   院 長:今日中日兩國關係,實系特殊情形;此種特殊情形何時過去,一切合作辦法,皆為必然之趨勢。
   中 野:私話可老實說:現在希望日本有負責人可與中國作政治、經濟與軍事之種種提攜。必要時締結軍事同盟,以日本武力守護整個東亞。
   院 長:此事須俟日本放棄以武力侵略中國之政策以後,使中國人不疑日本時,方可作。
   
   中 野:日本人之希望為先實現經濟提攜,進而關稅同盟,使歐美人自覺,不再向東亞侵略,以維持世界和平。
   此次到中國各地遊歷,見一般國民進步甚大。尤其新生活運動之表現甚好,中國之前途希望甚大,望中日國交調整儘早成功。
   院 長:今日聞先生之議論,甚為欽佩!尤其第一段話,先生以為許多中國人口講親日者,均不可信,最有見地;故余甚盼日本政府與朝野人士,不可聽信中國一般口講親日之政客漢奸流氓。蓋聽信彼輩所說,於日本不但無益而且有害!日本如利用漢奸,則中日大事,必日益敗壞。正所謂害人終必害己!今日中日問題,必須依據東方之哲學思想道德從中日兩國遠大之前程作根本打算,方能謀得解決。
   中 野:此次回國,必將在中國方面所聽高明之意見,忠實轉告一般有地位者。總望今後中日兩國能以道義之精神合作協進。
   院 長:願能如此。回國時晤見頭山先生等,請便為致意。
   〔第39頁〕
   
   中 野:現在「義大利有墨沙裡尼,德國有希特拉,蘇俄有斯塔林」,中國有 貴院長,均能確實代表整個國家,可惜日本尚無此代表人物。
   院 長:實不敢比擬何人。惟盼中日問題能早得解決,使東亞為東亞人之東亞,以完成我生平之抱負耳。
   
   中 野:院長真世界之大政治家。大概國家大則所出之人物亦大。
   院 長:不敢當。以後請時常通訊。
   附註:初段談話,因不在座,未記錄。
   
   中、日非親善不可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40頁,第41頁,第42頁,第43頁,第44頁
   
   〔第40頁〕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三月四日於南京陵園孔公館與佃勝福談話——
   
   時間——二十五年三月四日
   地點——陵園孔公館
   列席——張部長群
   記錄——蕭乃華
   院 長:老先生身體康健?
   佃:謝謝,先生甚好。
   院 長:好。頭山先生近況如何?
   佃:近已脫離政友會,深居簡出,此次只得四十五票,未當選。身體尚好。
   院 長:此次由北平來?
   佃:是。
   院 長:先生看情形如何?有何感想?
   佃:在原則上中日非親善不可,兩國朝野皆有此認識。但現在局勢是否趨於親善,可說是兩國國民極〔第41頁〕憂惶之事。現在華北與西南與日本交涉密切,中央與日本之關係反日益疏隔,殊非真正親善之道。日方一般老同志,皆望于先生剿匪以後。以先生為中心,進行親善工作。一般老同志意見,始終如此。但由華北與西南傳入日本之情形,總使老同志主張失敗。廣田外相亦主張中日非親善不可,去年與汪院長之意見,頗為一致,日方以為親善之工作,可以入題,不料因最近華北事件發生,又復中挫,誠出意外。尤其廣東方面對中央嘖有繁言,如說:「藍衣社」如何如何,又說「九一八」以來喪權失土之責,南方必問,非 先生下野解決責任問題,不能說到其他。此類說法,亦實為中日親善之障礙。更有反中央分子,謂南京政府與蘇俄有密約至少默契,故對剿匪工作放鬆,反追逐使由贛而川而陝,但使不侵擾中原,聽其望陝北而出蒙古,與外蒙聯合一氣以反抗日本。此話日本方面亦有人說,但與其指為日方所傳,不如謂為反中央者所說,更為確切。在日方更有人懷疑,中國現在因時機未至,故說與日本妥協;儘是拖延時間;一俟英美俄與日本發生衝突,即可乘機報復。故中日關係如再拖延,日本必為中國所騙,而遭更重大之打擊。日本軍部方面因負國防之重責,即使中蘇並無任何密約,亦不能不特別注意此種問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