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时评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文摘并评论-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 反腐不过逢场作戏
·无我之境界-梁启超
·文摘并评论:当官员立志要成为千万富翁之后
·文摘:论舆论与自由
·永远都是肮脏的政治
·无耻之尤,网络真相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受执法人员教育后这些人怎么都死于心脏病
·总理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文摘并评论:希望小学483名学生全部存活 愿创出更多此类奇迹
·文摘并评论:汉龙小学无人死亡背后
·看都江堰当地领导如何向家宝总理撒谎
·茅于轼: 纳粹都不如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网友帖的文章-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再反思再问责] 严惩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的官们!-摘自571工程的博客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绵竹死难孩子家长讨说法引发冲突
·引用并评论:北京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对中国股市的精辟分析
·先富起来的wen氏家族-转帖自“生命在于运动”博客
·狗官欺人太甚,民众愤而起义
·执政党是伟大的吗?
·时事拉杂谈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绝对牛逼)!!!
·“冷处理”与谎言-执政当局玩的政治手法
·依靠,故放纵-论执政当局对待公务员
·孙中山《走向共和》演讲全文
·前赴后继裸死在汽车内的现象-没日没夜地工作,真是党的好干部啊,建议追认为烈士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下)
·"裸官”何其多
·中央党校周天勇博士: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我的政治主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39)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
   
   解決中、日兩國問題之途徑

   中、日非親善不可
   中、日兩國應以精誠相見
   
   解決中、日兩國問題之途徑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33頁,第34頁,第35頁,第36頁,第37頁,第38頁,第39頁
   
   〔第33頁〕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一月十三日
   
   於南京與中野正剛談話——
   
   時 開——二十五年一月十三日
   地 點——南京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官邸
   列席者——戴季陶先生
   翻 譯——高司長宗武
   記 錄——蕭乃華
   中野:鄙人此次來華,並無若何使命。唯一之目的在拜訪中國方面一般故友,及負責當局,藉以聆悉中國方面對於中日兩國前途之意見,以研究解決現下中日問題之適當方法。關於此點,想院長必有高明之意見。
   院 長:余以為解決中日問題,必先袪除兩國相互間現存兩種不應有之心理。即日本人怕中國人,中國人疑日本人。此兩種心理不打破,則此猜彼忌,種種不幸之事端均將發生,而兩國之嫌隙,勢將永結不解。故凡中日兩國有志之士,及一切關心於東亞大局與世界和平者,均應以設法袪除中日間互相疑懼之心理為當務之急。
   
   〔第34頁〕
   
   夫中國為亞洲之中國,日本亦為亞洲之日本;無論日本人中國人,皆為東亞人,此為固定不變之事實。基於此種固定之事實,可知欲解決中日兩國間之一切問題,必須依據東亞人固有之哲學道德思想。今日中日間之問題雖甚複雜繁難,且已至此嚴重之關頭;但兩國國民苟能以東方人之哲學道德思想為依歸,各輸誠意,則以極平庸單簡之通常合理的方法,即可解決,非難事也。先生對於中國之哲學思想與歷史均有研究,必知中國人向來崇信義而薄功利,重文德而輕武力,愛和平而反戰爭,此種思想與特質,乃幾千年來民族特性之所寄。在歷史上凡成功事業或建設國家者,必崇信義,尚和平。即或因時勢之需要而一時的發動武力,但武力之唯一作用亦只在於維護國家鞏固和平,決無黷武而好戰者。惟其崇信義尚和平之道德哲學思想,已經數千年來無數賢哲闡傳教化,而成為中國民族性之不變之素質,故凡無信義好戰爭者,必不能立足於中國,更不能革命!總之,無論就哲學思想與歷史事實以及民族習性觀察,均可認識中國人實為世界上最能崇信義尚和平之民族。故一部分日本人謂中國人現在因武力不競一時鼓吹和平,將來對日本仍必乘機報復云云,實為極無理由之誤解,余相信日本人果能認識中國人自來崇尚信義和平之事實,必能袪除其恐懼中國之錯誤心理,而毅然放棄以武力解決中國問題之主張。
   至於中國方面,現在一般人皆懷疑日本將吞滅中國,我則不疑;一般人皆怨恨日本以武力侵略中國,我則不怨!蓋日本明達之人士,斷無以武力侵略中國為然者,且日本如欲始終以武力侵滅中國,其事實為根本不可能;事既不能,何疑之有!故疑日本將以武力吞滅中國,實無理由。〔第35頁〕惟有無常識之中國人,方有此懷疑,莫能自釋。
   
   由上所述,可知真正認識中國之日本人,必不因恐懼中國而主張必以武力制服中國;真正認識日本之中國人,亦必不因懷疑日本之必將以武力獨吞中國,而主張惟有武力可以救亡圖存。兩國此疑彼懼之心理既除,則兩國真正之是非得失利害,昭然若揭,而兩國間之一切問題不難以平庸單簡之通常辦法解決之。
   中野:對 院長之遠見,實所欽佩。但解決中日問題,必須兩國實際有力之政治家有決心,能負責。
   
   院 長:中日問題之解決,必須有確能負責之人;此意余極表同情。在中國方面,本人即可負責。一般人以為如由本人負責,日本必特別壓迫中國。無論此言之不足信,即或可信,余亦無所畏懼。蓋余已決心解決中日問題,余實有此抱負,個人任何犧牲,非所顧惜!且本人認定當前實為解決中日一切問題,建立兩國永久和平關係之良好時機。先生此次歸國,盼即寄語貴國一般朋友與老同志;中國人決計不疑日本,亦盼日本能瞭解中國人崇信義尚和平之一貫精神。彼此袪除一切疑懼之心理,並為兩國與東亞前途作遠大之打算。如此,本人相信必能依據我東方人之哲學思想與道德,以極平易通常之方法解決中日間一切問題,實現本人生平之抱負。
   最後尚有應補充說明者,即余所謂平易通常之方法,係指外交上經濟上信義和平之方法。此種方法之運用,必以放棄武力與戰爭為前提。蓋非放棄武力與戰爭,無信義和平之可言也。余作此語,並非怕戰爭,余即在戰爭中生活者,決不怕戰爭!特以為日本如欲謀中日問題之解決,必〔第36頁〕須放棄武力與戰爭!否則如治絲益棼,殊非兩國前途之福也。
   中野:尚有數語,擬向 院長陳述。
   院 長:願聞尊意。
   中野:茲將日本之真意奉告 院長。究竟是否真意,將來事實可以判明。
   
   以武力解決中國,只有局部可能,全部決不可能。關於此點,日本全國人皆與 院長有同一之認識。
   
   世界各國假定不以武力而能有所作為,當然最好不用武力。近百年來,日本幸而略備武力。日本之武力或許對中國有所妨礙,但中國至今未曾為他人所侵滅,或許即由於日本有此武力之關係,今日日本之武力充足,足使歐美之武力不敢伸張於東亞,此院長之所深知。今中國方面有人主張極力引入歐美之力量,此誠中日邦交最大之障礙。
   至 院長所示信義和平之說,日本國民亦甚拜服。但蘇俄拊日本之側背,邇來極力增強武力,準備戰爭,單就充實遠東邊境軍備一項而論,即已費十萬萬金盧布之多,其加強武力威脅日本之情形,可以概見。日本處此環境,恐一旦日俄有事,望中國態度,早有所決。
   日本陸軍,決心對付蘇俄;海軍亦可對付英美,此次倫敦海軍會議中,日本完全以理論對抗英美,今已準備會議決裂;決裂之後,對日本毫無關係。蓋英美造艦現在尚未滿足海約所許可之限度,而日本則已經滿足,故以日本現有海軍對抗英美,實無多大問題。 院長為軍事家,對此〔第37頁〕類軍事問題,必較鄙人更為明悉。且在海約失效以後,日本海軍不受任何限制,更可利用其特殊之研究,加緊造艦。論者以為與英美作造艦競爭,其財力恐非日本之財力所堪,但日本確有建造保守東亞最大限度海軍之決心與能力。再則日本遠在東亞,地位特殊,與英美作海軍競爭,另有許多便利。例如因五萬噸之兵艦,即不能通過巴拿馬運河,故日本添造一艘,美國即須添造兩艘。故日本無論何時,可以依東亞特殊之地位,建造東亞之特殊海軍。
   日本之武力雖甚充備,但以日本之武力用於中國,未必可以奏效。以中國之地大物博,歷史悠久,當然無所畏懼!但日本之武力,乃為守護東亞而用,非為吞滅中國者也。日本之外交官常說「希望中國多多相信他」,其實此皆無聊之說法。鄙人以為決定國際關係者,一為信義,一為實力。故不宜說希望相信,要說「至此形勢,非武力合作不可」!
   現在世界各國,皆實行封鎖,惟中國依然開放。今日本之武力實可守護東亞,封鎖中國!將歐美勢力由東亞排除而去。此事於中日兩國利害,有連帶關係,中國封鎖以後,中日可以在種種方面,從事合作,兩國均有莫大之利益。如中國各種原料如棉花之類,可以大量供給日本;日本之重工業化學工業近日突飛猛進,可以為中國之助。日本之實業界皆有比渴望也。
   院 長:中日之經濟合作,乃必然之趨勢。
   中 野:買賣之事,非所熟悉。大概今後日本可以利用中國之原料,中國可以購買日本之好貨。但中日一切問題,決非外交辭令所能解決,必須注重實事,與實力關係。
   
   〔第38頁〕
   
   院 長:今日中日兩國關係,實系特殊情形;此種特殊情形何時過去,一切合作辦法,皆為必然之趨勢。
   中 野:私話可老實說:現在希望日本有負責人可與中國作政治、經濟與軍事之種種提攜。必要時締結軍事同盟,以日本武力守護整個東亞。
   院 長:此事須俟日本放棄以武力侵略中國之政策以後,使中國人不疑日本時,方可作。
   
   中 野:日本人之希望為先實現經濟提攜,進而關稅同盟,使歐美人自覺,不再向東亞侵略,以維持世界和平。
   此次到中國各地遊歷,見一般國民進步甚大。尤其新生活運動之表現甚好,中國之前途希望甚大,望中日國交調整儘早成功。
   院 長:今日聞先生之議論,甚為欽佩!尤其第一段話,先生以為許多中國人口講親日者,均不可信,最有見地;故余甚盼日本政府與朝野人士,不可聽信中國一般口講親日之政客漢奸流氓。蓋聽信彼輩所說,於日本不但無益而且有害!日本如利用漢奸,則中日大事,必日益敗壞。正所謂害人終必害己!今日中日問題,必須依據東方之哲學思想道德從中日兩國遠大之前程作根本打算,方能謀得解決。
   中 野:此次回國,必將在中國方面所聽高明之意見,忠實轉告一般有地位者。總望今後中日兩國能以道義之精神合作協進。
   院 長:願能如此。回國時晤見頭山先生等,請便為致意。
   〔第39頁〕
   
   中 野:現在「義大利有墨沙裡尼,德國有希特拉,蘇俄有斯塔林」,中國有 貴院長,均能確實代表整個國家,可惜日本尚無此代表人物。
   院 長:實不敢比擬何人。惟盼中日問題能早得解決,使東亞為東亞人之東亞,以完成我生平之抱負耳。
   
   中 野:院長真世界之大政治家。大概國家大則所出之人物亦大。
   院 長:不敢當。以後請時常通訊。
   附註:初段談話,因不在座,未記錄。
   
   中、日非親善不可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40頁,第41頁,第42頁,第43頁,第44頁
   
   〔第40頁〕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三月四日於南京陵園孔公館與佃勝福談話——
   
   時間——二十五年三月四日
   地點——陵園孔公館
   列席——張部長群
   記錄——蕭乃華
   院 長:老先生身體康健?
   佃:謝謝,先生甚好。
   院 長:好。頭山先生近況如何?
   佃:近已脫離政友會,深居簡出,此次只得四十五票,未當選。身體尚好。
   院 長:此次由北平來?
   佃:是。
   院 長:先生看情形如何?有何感想?
   佃:在原則上中日非親善不可,兩國朝野皆有此認識。但現在局勢是否趨於親善,可說是兩國國民極〔第41頁〕憂惶之事。現在華北與西南與日本交涉密切,中央與日本之關係反日益疏隔,殊非真正親善之道。日方一般老同志,皆望于先生剿匪以後。以先生為中心,進行親善工作。一般老同志意見,始終如此。但由華北與西南傳入日本之情形,總使老同志主張失敗。廣田外相亦主張中日非親善不可,去年與汪院長之意見,頗為一致,日方以為親善之工作,可以入題,不料因最近華北事件發生,又復中挫,誠出意外。尤其廣東方面對中央嘖有繁言,如說:「藍衣社」如何如何,又說「九一八」以來喪權失土之責,南方必問,非 先生下野解決責任問題,不能說到其他。此類說法,亦實為中日親善之障礙。更有反中央分子,謂南京政府與蘇俄有密約至少默契,故對剿匪工作放鬆,反追逐使由贛而川而陝,但使不侵擾中原,聽其望陝北而出蒙古,與外蒙聯合一氣以反抗日本。此話日本方面亦有人說,但與其指為日方所傳,不如謂為反中央者所說,更為確切。在日方更有人懷疑,中國現在因時機未至,故說與日本妥協;儘是拖延時間;一俟英美俄與日本發生衝突,即可乘機報復。故中日關係如再拖延,日本必為中國所騙,而遭更重大之打擊。日本軍部方面因負國防之重責,即使中蘇並無任何密約,亦不能不特別注意此種問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