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38)]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38)

談 話
   
   中華民國十六年
   
   ——————————————————————————–

   
   國民革命軍確保外僑生命財產
   討論中、日將來之關係
   
   國民革命軍確保外僑生命財產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頁,第2頁,第3頁
   
   〔第1頁〕
   
   ——中華民國十六年南京事件後於三月三十一日在上
   
   海外交大樓接見英美日法等國記者發表談話——
   
   此次南京事件發生,各西報及通訊社,因宣傳過甚,致多發生誤會,雖此案真相,尚待調查,茲姑述其大略情形,俾明梗概,南京事件發生後之第二日,本人即到南京,當國民革命軍攻到南京城外,直魯軍尚未退卻時,城內發生排教行為,英美兩國軍艦開砲攻城,曾囑南京衛戍司令程潛,對於無論中國軍隊或流氓,損害外僑生命財產,均須負責查明其確實情形,予外僑以滿意之解決,如查明係國民革命軍所為,自有相當辦法。但英美軍艦開砲前,並無提出何項警告,當向南京外人當局提出抗議,要求賠償損失。國民革命軍自出發北伐以後,所過各處,各國僑民,均表示好感,國民革命軍甚為感謝,但到南京以後,因發生英美兩國兵艦開砲事件,以致民眾方面,甚為詫異,國民革命軍認此為最恥辱之事,國民革命軍之官長與兵士,自悉南京事件之後,非常憤慨,現在南京各官長及交涉員,竭力設法,使此〔第2頁〕案不致擴大。本人抵滬後,閱各西報之紀載,諸多失實,如言某國領事已死,某國領事已傷,外僑死傷數百數十之紀載,使各友邦對於國民革命軍以前所得之信仰與好感,完全喪失,至為遺憾。須知國民政府之外交政策,對於各國僑民均表示好感,當可諒解,自南京事件發生以後,有奸人從中挑撥,希圖慫恿各友邦聯合一致對付國民革命軍,考其原因,實亦西報宣傳過甚所致,嗣後關於此種事件,須調查確實。譬如南京事件,至少須自信可以負責後,方能發電及紀載。國民革命軍之主張,望各西報勿發過甚其辭之消息,使人發生懷疑。本人到滬時,由吳淞口經過黃埔江到高昌廟登岸,目擊各國軍艦及兵士甚多,租界以內,有外國兵士及各種障礙物防守,一若有備戰之形勢,因此即一變本人未到以前對上海之感想。租界乃係我國之領土,故本人不禁發生種種之刺激。當直魯軍在上海時,租界方面並無外兵及障礙物,而國民革命軍到上海以後,即有外兵及障礙物,觀察租界當局之意,以為我國民革命軍似無保護外僑生命財產之能力,本人對於此點,認為莫大之恥辱。關於租界問題一節,本擬早日提出各項意見,以便彼此討論,惟因中央政府之外交人員,尚未到滬,故未提出,一俟外交人員到後,即當提出討論,且租界之形勢日緊,我華人之憤激,勢必日高,故本人對租界當局,不得不提出警告,甚望租界當局,改變以前之主張,使彼此感情漸可增進,此為租界當局應注意者。諸君對於中國情形,諒必明瞭,若各國仍用十九世紀之政策,採用軍艦兵隊之武力,對付中國,不但不能有益於租界及僑民之生命財產,而反有害,因現在之中國,與十九世紀時之中國不同之故也。我國民革命軍所過之地,各友邦均可不必派兵,因我國民革命軍對於外僑生命財產,負完全保護責任,如有傷害外僑生命財產,決當賠償,必不失〔第3頁〕信。我國民革命軍對於各種武力及示威行動,毫不恐懼,現下本人對於租界問題及各項外交問題,尚未奉到中央政府命令,此時不能表示。但今日可作非正式之談話,亦即本人到上海以後,對於外交問題所得之結論:一、取消不平等條約及收回租界,決不用武力及暴動,當由中央政府採用外交正當手續辦理,希望諸君轉告各國僑民,不必恐懼。二、國民革命軍之革命目的,祇求國際地位之平等, 孫總理之遺囑主張,亦復如此,各國如能諒解此點,自動取消不平等條約,歸還租界,自當認為友邦,即以前以不平等待我者,祇求其能變更以前之主張,亦可和好親善,試問現在租界當局所採用之手段,能使中國國民發生好感否。本人為國民革命軍之首領,對此不能不發生遺憾,且認為國民革命軍極大之恥辱。是以本人到上海以後,即警告上海民眾,勸令勿入租界,滋生事端,現在罷工工人,大部份已經復工,據總工會報告,有外人工廠之工人,願意到廠復工,而廠主拒絕,使工人甚為憤激,長此以往,如租界當局,不改變方針,將來發生暴動,應由租界當局負責,與國民革命軍無關,租界以內,外人之治安,有外兵保護,而租界內之華人,應由何人保護,國民革命軍有保護華人之責,然又不能通過租界,試問一方有保護華人之責任,一方又不能行使其職權,各國亦有此情理乎,總之,外兵外艦一日不撤退,國民革命軍對於外僑之生命財產,一日不擔保,甚望各友邦從速改變方針,俾得彼此早日修好,共謀人類之幸福。
   
   討論中、日將來之關係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4頁,第5頁
   
   〔第4頁〕
   
   ——中華民國十六年十一月五日於
   
   東京與日本首相田中義一談話——
   
   今日往訪日首相田中義一,在其私邸會談三小時, 公以中日將來之關係,可為決定東亞前途之禍福。謂田中以為如何,田中即問 公以此次來日之抱負, 公乃侃然以三事告之曰:余之意第一、中日必須精誠合作,以真正平等為基點,方能共存共榮,此則胥視日本以後對華政策之改善,不可再以腐敗軍閥為對象,應以求自由平等之國民黨為對象,換言之,不可在中國製造奴隸,應擇有志愛國者為朋友,如此,中日乃能真正攜手合作。第二、中國國民革命軍,以後必將繼續北伐,完成其革命統一之使命,希望日本政府,不加干涉,且有以助之。第三、日本對中國之政策,必須放棄武力,而以經濟為合作之張本,余此次來貴國,對於中日兩國之政策,甚願與閣下交換意見,且期獲得一結果也,希有以明教之。田中則曰:閣下盍不以南京為目標,統一長江為宗旨,何以急急北伐為。 公曰,中國革命,志在統一全國,太平天國失敗之覆轍,詎可再蹈乎?故非從速完成北伐不可,且中國如不能統一,則東亞不能安定,此固為中國之大患,而亦非日本之福利也。田中每當 公談及統一中國之語,輒為之色變。後談蘇俄問題,則詳詢中蘇外交之經過,而不涉論斷, 公乃辭出。曰,綜核今日與田中談話之結果,可斷言其毫無誠意,中日亦決無合作之可能,且知其必不許我革命成功,而其後必將妨礙我革命軍北伐之〔第5頁〕行動,以阻中國之統一,更灼然可見矣。又曰,日本嘗以中國北洋軍閥為對象,自滿清甲午以來,凡與日人交涉者,類皆腐敗卑劣,暴棄自私之徒,故使日人視我中國人為可輕侮,亦積漸之勢然也,余此行之結果,可於此決其為失敗,然彼田中,仍以往日之軍閥官僚相視,一意敷衍籠絡,而相見不以厥誠,則余雖不能轉移日本侵華之傳統政策,然固已窺見其政策之一般,此於余不特無所損,實亦未始無所得矣。
   
   中華民國十七年
   
   ——————————————————————————–
   
   國民革命之成功實為世界之幸
   論黨國時局之意見
   
   國民革命之成功實為世界之幸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6頁,第7頁
   
   〔第6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三月六日於南京對日本新聞記者談話——
   
   今日得與日本輿論界諸君,聚會一堂,殊覺歡慰,為此貢獻一言,希以轉達諸日本國民。「夫我中國國民革命之成功與否,不特為中國四億民眾之禍福所關,小而言之,關於東亞之安危,大而言之,係乎世界之治亂。」昔日我 孫總理之所以決定聯俄政策者,以彼時俄國首倡廢除不平等條約,表示積極助我國民革命。故我認彼為友邦,而與之提攜,乃自我北伐以來,迄於去歲,俄人之謀慮行動,無一不與其初言背馳。甚至千方百計,必欲破壞我國民革命之根基,而後始快其心。是彼俄國者,實為我國革命之敵。故吾人乃不得不毅然決然與之絕交。苟俄人能痛悟前非,一改今之所為,自當仍與繼續交誼。「不念舊惡」「以直報怨」,昔者孔子所言,是我民族本性。要之,我國民革命黨對各國之政策,全在革命立場上,以國家利益為主,苟有利於我國民革命,不妨害我國家主權,無論何國,其經濟上及其民族國家之利益,吾人必尊重之承認之。吾人之所以反對帝國主義者,以其對我中國施行壓迫及侵略故耳。日本與我中國關係最深,與我國民黨交誼最久,故吾人確信日本在友邦中,必最能諒解我中國國民革命之意義;而不願加以妨害,且必唯願其早日完成也。茲者我國民革命軍,業已決定實行第二次北伐,以完成革命大業。蓋我之國民革命,有炳若日星之三民主義,軍隊之後有黨,黨之後有四萬萬民眾,〔第7頁〕縱或此次北伐,歸於失敗,中正個人,從而犧牲,革命全軍,因而覆沒,吾敢斷言,我國民革命軍之精神,在百年以內,決不歸於湮滅,本黨之三民主義,無論至何時代,斷不失其光輝。若退一步言,即使革命軍歸於消滅,國民黨終於渙散,中國全土,亦盡被淪陷,我敢斷言,有五千年文化歷史之中國,若四萬萬民眾,苟不死亡盡絕,則三民主義必終有實現之時,而中國之國民革命,必終有完成之一日。此理彰明,不待詳說,尚望我友邦人士,平心靜氣,一思此義,共同促成我國民革命之完成,以造成友邦親善提攜之基礎。況古語有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此一格言,在個人交誼,及國際道德上,等為不磨之規律。我國民革命軍此次繼續北伐,實為我中華民族爭生死存亡之舉,所望於各友邦者,對我進行,勿加妨礙,若日本尤與我國唇齒相依,休戚與共,故我敢信日本國民,對於我之北伐,不特不加阻害,且必進而樂觀我之成功,而不吝為我聲援。我更確信日本政府,今後亦必不為此損人不利己之事,於是乎東亞之幸福可保,世界之和平有望,此乃我私衷所最慶慰者,今日得晤諸君,有感於中,故不惜坦白傾吐,尚望諸君為我轉達於日本國民與政府,且幸有以見教。
   
   論黨國時局之意見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8頁,第9頁,第10頁,第11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