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
雷声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让多少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
   
      摘自《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张紫葛/文 张紫葛,生于湖北松滋,193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1939年初到重庆,入《大公报》工作,偶遇宋美龄,被留在宋身边任机要秘书,与宋过从9年。1994年3月完稿《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现由团结出版社推出简体字版,本版文字即选自该书),次年繁体字版面世,宋美龄问携本书面见者:〝这个人现在是不是还活着?现在在哪里?〞
   


     1939年8月8日,宋美龄说来劝降的德国人一定要见蒋介石,他们今天准备见他一下。她决定叫我去担任记录员。
     9点半,我们前往蒋介石的黄山官邸。10点50分,桂永清、韩香梅陪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德国人来了。11时半,桂永清、韩香梅陪同德国人进入会见厅。韩香梅作了介绍之后,蒋氏夫妇才缓缓站起。蒋介石和德国人握手后,宋美龄才微微伸出手来,却并不脱下手套。
   
     德国人双手呈上希特勒的亲笔信,蒋介石伸右手接了过来。韩香梅上去展开信,小声陈述了一遍,又折好信,递给蒋介石。蒋把信放在左边的小桌上,朝客人说:〝冯?戈宁先生的来意,阁下的谈话,我都知道了,我也指定我的部下向阁下说明我的意见。但阁下却坚持要见我,且言要面交贵国元首的亲笔信。为了尊重贵国元首之雅意,且念及两国之友好邦交,我在此高兴地与阁下见面了。阁下既是贵国元首的私人代表,我就派我的夫人宋美龄做我的私人代表,与阁下作一次简短的非正式会谈。我特郑重通知阁下,凡我夫人的谈话,一概就是我的谈话。〞韩香梅译述完毕后,蒋介石徐徐站起说:〝请代我郑重转达,我对贵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阁下,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良好的祝愿。〞他和冯?戈宁握了握手,慢步进去了。
   
     宋美龄雍容静坐,头微杨,目半张,望着戈宁。戈宁望着她,踌躇等待。冷场近两分钟,德国人终于先开口了:〝能与尊贵美丽的蒋夫人会谈,我感到非常荣幸。不过,我本来很希望能够向贵国元首蒋元帅面陈一切。〞
   
     宋美龄:〝阁下的希望我很难理解。按照外交对等原则,阁下既是希特勒元首的私人代表,敝国简派了桂永清将军作为领袖的私人代表,接待洽谈,已是十分恰当的了。今天,敝国领袖亲自接见阁下,并再派我为他的私人代表,听取阁下的意见,这是优待而又尊重,阁下不应感到遗憾。"戈宁表示,夫人的这番话,使他的遗憾完全消失了。宋美龄没有接话。又如前冷场了一阵,戈宁终于直接询问:他代表希特勒前来斡旋中日之战,到底有无希望。
   
     宋美龄:〝敝国领袖已经指示他的私人代表,做了明确的答覆。桂将军,你如实转达了吗?〞
   
     桂永清:〝冯?戈宁先生,我不是亲自对您说过,敝国领袖蒋委员长明确表示:我们和日本侵略者之间,不存在任何讲和之可能性吗?〞
   
     宋美龄:〝这还不明确吗?〞〝明确的。〞戈宁说,"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多多考虑考虑敝国元首斡旋的好意和理由。〞
   
     宋美龄:〝假如您有这打算,我愿意听您再说一遍。〞于是戈宁拿出底稿,一字一句地念。说的是:目前,中国已经丢掉了平汉、粤汉两铁路以东的全部地盘,后方贫瘠,物力不继,通海口的孔道即将完全丧失。败局已定。灭亡在即。希特勒念及长期的德中友谊,不希望蒋元帅遭灭顶之灾,将出面斡旋,中日缔和,结束战争......他念完后,收起稿子,望着宋美龄。她却毫无表情。冷了许久,才问:〝你们取得了日本方面的同意吗?〞〝那当然!〞戈宁说。
   
     宋美龄:〝那么,日本和贵国的一致意见是怎么个和法呢?〞戈宁说了好几条。概括起来,就是恢复到七七事变之前的状况,〝中日亲善",实际是中国成为日本的附庸国,儿皇帝。宋美龄毫无表情地淡笑了一下,又问:〝我们的东北三省呢?〞
   
     〝满洲吗?那,不是早已解决了吗?还讨论它干什么呢?〞
   
     宋美龄轻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头,再微微上扬,眼睛睁大了一些,视线毫不客气地直逼戈宁。他有点局促。约莫过了3分钟,宋美龄才说:〝你说完了吗?〞〝是,我等待聆听夫人高论。〞
   
     宋美龄站起身,小步转到蒋介石刚才坐的那弹簧椅子前,坐了下来,这全部动作都出奇地缓慢,仪态万千。〝我首先申明,我不是外交官,不会,也不惯于使用外交辞令。一切实话直说。倘有失礼,请勿见怪。但我并不希望你在向希特勒元首回禀时,把我的话加以修饰、美化。〞对方恳表尊重。她便节奏铿锵地说:〝敝国领袖蒋中正,我本人,敝国的全体政府官员,全体将军、军官、士兵,以及全国国民,万众一心,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一定要把侵略者全部赶出中国国土。现在、将来,都绝不和侵略者-----日本强盗讲和。如果日本打不下去了,要求结束战争,则必须全部撤退他们的侵略军,将汪精卫、伪满洲国的皇帝、大小汉奸,一齐引渡给我们,以接受国民政府之审判......〞
   
     〝恕我冒昧,〞戈宁说,〝你们靠什么打赢这场战争?比如说,武器,靠英美?不一定靠得住吧!"〞
   
     宋美龄:〝我们靠自己,靠全国上下精诚团结,同仇敌忾!是的,我们需要武器,但是我们并不完全指望英美......〞
   
     〝那么,指望谁呢?"她稍稍提高嗓门:〝如果必要,我们随时可以接受俄国的军事订货!〞
   
     戈宁:〝夫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能不想起,在贵国,还有共产党夺取政权的问题。你们不是同中共打过好几年吗?中日战争以来,中共发展迅速。你们不考虑这个心腹之患吗?"宋美龄眼睛睁得更大了:〝我们中国有一句奉行了几千年的成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说的是,两弟兄在家院里斗殴得很厉害,可是外面来了强盗,弟兄立刻停止斗殴,同心协力,去抵御强盗。今天,日本侵略者乃江洋大盗、要亡吾人之国家,灭吾人之种族,我中华之全体国民,包括本党与中共,除了弘扬弟兄手足之情,同心同德,共御日寇之外,别无选择!〞戈宁说,他很惊讶,似乎中国当局已经忘记了前此与德国合作,学习德国,要求德国帮助"剿共"等等事实。
   
     宋美龄作了个轻微的手势,打断了戈宁的话,说:〝提到贵国的帮助,我得坦率告诉阁下,吾人确曾热忱欢迎贵国之援助。然而,也许贵国元首确有友好敦睦之好意,无奈贵国执事之实际行动,甚不符合敦睦邦交之初衷。高价卖与吾人之枪、炮、飞机,甚多陈旧之品,不堪使用,甚至夹有已属废弃钢铁之物。贵国所派为吾人做顾问之专家,固有高等可信之士,却混有不少心怀叵测之徒,甚至将敝国之重要军事机密,窃去交与日本侵略者。凡此等等,业已明白证实,究竟贵国与日本为轴心三国之伙伴,而敝国乃壁垒分明之敌对阵营。至此,吾入再不敢对贵国抱不切实际之幻想矣......尽管如此,吾人对于一二确系诚实君子之贵国公民,例如阁下在敝国做客之东道主---席乃尔,吾人仍然暂时留聘为陆军大学之教官。〞
   
     戈宁迟疑久之,再次鼓足勇气说:〝敝国元首很想知道,处今日之贵国,对于曾经全力进行之‘剿共'战争作何回顾?是否考虑到,中共夺取政权之野心......〞
   
     宋美龄又一次打断戈宁的话,语气坚决:〝此乃吾人骨肉同胞之间的事情!"说到这,宋美龄急速收场:〝阁下还是扮做英国商人,经昆明转越南回国吗?〞
   
     戈宁讪讪然:〝大概,也许,唔,只能这样吧!〞
   
     宋美龄对戈宁说:〝我们还是考虑贵国元首的盛情,给你准备一架直飞昆明的军用运输机,准下午4点,在机场等候阁下。阁下既非正式外交使节,格于国际惯例,本人、敝国领袖都不便设宴款待,还请谅察。本人还该致以口头之备忘:吾人并未明文宣布先生为不受欢迎之人!〞
   
     戈宁憋着气,力求语气缓和地答:〝是,夫人!我保证将贵国此一口头备忘转呈敝国元首。我想,我们伟大的元首将会非常惊讶:想不到贵国处今日之困境,仍有如此强硬之态度!......〞
   
     宋美龄不等他说完:〝希特勒元首有此惊讶,毫不足怪。因为轴心三国之当政者,一概对于中华民族坚韧不拔之伟大气概毫无所知。〞
(2013/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