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姜维平文集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姜维平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近日,扬名海内外的重庆俊峰企业,因为薄王倒台而绝处逢生,但李俊还在逃亡,冤案未获平反,11月17开始至今,又遭到一些购买“香格里拉”楼盘的业主的围攻,表面看是维权抗议,实际上是薄熙来余党,沙坪坝区公安局“091专案组”人员在背后操控的一次猖狂的反扑,从现场拍摄的一组照片看出,他们是在借延期交房产生的经济纠纷,制造事端,大造声势,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翻案,其中一张照片显示“政府”与此事有关,在三辆并排摆放的小汽车上,有人挂上了横幅,写着:“感谢政府打击土豪恶霸”,显然,这里的“政府”指得是薄熙来当权时的官僚,并非孙政才领导下的重庆市委市政府,因为不久前,李俊企业被没收的部分资产已返还,一度被“091”抢去的公章已退回,部分被“取保侯审”的李俊亲友已获释,俊峰走上了自主经营的发展道路。


   
   但是,由于薄熙来的余党黄奇帆,李剑铭等人还掌握大权,架空了市委书记孙政才,沙坪坝区公安局的副局长刘克勤等人还在四处活动,他们抵制李俊企业的申诉,重庆法院对所有的蒙受不白之冤的民企态度暧昧,薄王“黑打”罪行未受到清算,其干将王浦等人还未抓捕判刑,故他们依然在背后,鼓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不断搞事,近日在网上串联的所谓“香格里拉”一百多名业主,就成了薄熙来余党的马前卒,他们云集到重庆沙坪坝区的石井坡216号,即俊峰置业公司售楼处附近,故意堵住交通要道,拉出横幅,高喊口号,阻拦购买房子的客户,恐吓企业工作人员,已使正常生意受到影响,双方矛盾加剧,大有“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之势,重庆消息人士说,以前如发生类似情况,公安人员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厉声制止,但这次却特别奇怪,沙坪坝区公安在长达近一周的时间里,先后派出50多名干警现场观战,却貌似中立,不仅允许他们鼓噪抗议,而且下令不许俊峰售楼处的保安员抢夺他们的横幅。
   
   显然,按照中国的法律条文,业主们有和平抗议的权利,政府应当批准,并设置方便的区域,规定时间和地点,更不能阻碍交通和干扰企业生意,但有证据显示,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没有提出申请,也未获得沙坪坝区公安局的书面许可,以前这种情况,绝对在他们严厉镇压的范围之内,但这回却得到了默许和暗中支持,重庆消息人士说,示威人员情绪激动,站在离售楼处50米左右的地方狂呼乱叫,却没有冲击办公室,这与薄王刚倒台时另一处楼盘“龙凤云州”承建商的做法不同,其表明,它是一次精心组织和策划,并吸取以前教训的,有业内人士指点的非法集会,他们知道,已完工的俊峰置业公司另一楼盘“香格里拉”的销售工作是企业生存的“命门”,现在,即然薄王“黑打”已遭上级制止,他们无法继续公开地整肃李俊的企业,只有用这种“借刀杀人”的办法,阻断民企的财源,搞臭他的名声,让他们自消自灭。
   
   以前,笔者曾写过多篇有关俊峰企业的文章,李俊曾表示,由于薄王“黑打”,他们没有按期交房,造成一些业主的抱怨和不满,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遗留问题,应当走法律程序解决,即,业主起诉到法院,法院该怎么判,俊峰都接受,实际上已赔偿了上千万,同时,李俊也请求政府,依据薄王作恶的实际情况,加以协调,类似“龙凤云州”的经济纠纷,就树立了很好的样板,沙坪坝区建委领导功不可没,而“香格里拉”再起风波,实在不合时宜。据称,“香格里拉”是重庆“钻石地带”的精品楼,现已入住20多户,另有100多户正在装修,如果延期交房都要赔偿,需要2700万,俊峰刚从“死尸堆”里爬出来,经济上十分困难,哪里有这么多钱?何况还要养500多名员工,再说,薄王“黑打”造成的损失,为什么要由民企代人受过?政府应当通过可行的途径,召集业主们开会劝解,让他们知道延期交房违约的原因,而不应当以此为理由,拒交物业费和小区停车费,更不应当鼓动他们闹事和激化矛盾。
   
   重庆消息人士说,出现公安暗助业主抗议的主要原因,在于薄王判刑后的遗留问题太多,至今“黑打”不算罪恶,没有得到清算,使一些当年参与抢钱的公检法人员深受鼓舞,他们戴着有色眼镜看李俊,把他的企业还当成“黑社会”,对他们的正常生意经营活动,千方百计地干扰和破坏,一是银行不给贷款,二是当地官媒不正面报道他们,甚至也不转发《中国经营报》的文章,三是不接受他们的正常申诉和控告,四是不邀请他们参加有关民企的一些重要会议,五是不把真相如实地上传下达。总之,沙坪坝区公安局,依然在薄熙来余党的操控下,正在观望业主围困俊峰,让他们之间内斗,等斗出了流血事件,再嫁祸李俊,说是海外敌对势力搞事,这一阴谋家策划的闹剧,正在重庆上演,恰好说明了,中共18届3中全会公报中有关民企的安抚和肯定,已成一纸空文。
   
   在笔者看来,薄王死罪却在秦城颐养天年,重庆“黑打”冤狱成灾却久拖不翻,这都是历史的失误,它不仅留下了“二次文革”死灰复燃的“灵魂”,而且还留下了社会动荡的组织基础,官媒又封锁真相消息,而使重庆與论云山雾罩,老百姓找不到北,之所以有人怀念薄熙来,王立军,“女薄粉”王铮还成立了“至宪党”,公开为其涂粉抹脂,是因为薄熙来的“骗局”远未揭开,当年跟随他“黑打抢钱”的干将大有人在,眼下,不断制造不和谐声音的沙坪坝区公安局,就是其中的一个“窝点”,近日的围攻民企事件,也许还会闹出更大的事端,但是,以往5年重庆事变历经波澜,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已充分说明了,权势者不论多么疯狂而绞尽脑汁,都改变不了社会前进的正确方向,我坚信李俊一定会有尊严地返回家乡,俊峰不是“黑社会”,“薄王黑社会组织”成员黄奇帆,李剑铭,刘克勤等人必将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2013年11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读者网》11月24日首发
   转发请注明出处,所有的平面媒体,包括书籍,杂志等转发和引用需经作者书面授权。更多文章请看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3/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