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姜维平文集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姜维平
   关于邓亚萍的消息沉寂一段时间,近日又多了起来,以前她是中国的体坛明星,乒乓球比赛的高手,后来忽然与人民网联系在一起,夺碎了读者的眼球,有报道说,邓亚萍在2010年9月被官方“人民网”延聘出任旗下“即刻搜索”(Jike)总经理时,中国媒体曾寄予厚望,称她将带领“即刻搜索”取代刚被挤出中国市场的“谷歌”(Google)。但三年过去,“即刻搜索”烧钱达20亿元人民币(合3亿2800万美元),在中国的市占率却低于万分之一,未进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前十位,可能与官方新华社旗下的盘古搜索(Panguso)合并。邓亚萍也将下台。不论和并与否,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不是干这件事的料。从一开始,人民网起用她,就是一个骚主意。
   以前在国内官媒做记者,生活中交往了杂七杂八的各种人物,我也会巧遇一些不同行业和领域的风云人物,邓亚萍是其中的一个,所幸笔者搞过几年的文体报道,在80年代后期,曾在辽宁省的抚顺市邂逅邓家兄妹,那时的邓是“丑小鸭”,刚从河南队脱颖而出,没多少知名度,她是乒乓队的“种子选手”,她哥哥是副领队,他们长得矮矮的,土气得很,真是乡下来的“体育棒子”,为了早日成名,对记者是非常热情的,记得全运会的乒乓球锦标赛在抚顺举办,时间一周,我有很多机会与邓家兄妹交谈,至今故事细节大都已淡忘,总之,大致的印象是深刻的,她就是一个打乒乓球的料,从初中开始就跟着其兄玩球,什么都荒废了,除了打球,干别的不行,如果那时有人能预测她日后出任今天的职务,一定会被了解她的记者们说成“神经病”。
   但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官员选拔和使用的体制的原因,患上“神经病”的人事官员不少,什么荒唐的怪事都可能发生,我们的国家与人民也得承受用错某个人而造成的损失。凭心而论,邓是一个体坛的奇人和功臣,也是一个比较纯朴善良的好人,但绝非一个媒体和网络方面的经营人材,她象闯进磁器店的母牛一样,如何攀上人民网“即刻搜索”的总经理宝座的?是谁提名使用她的,是基于什么原因?至今是一个秘密。显然,这件事有很深的政治背景,中国之大,人材之多,选择面之广,对人事部门来说,真的可以海阔天空,惟才是举的,无疑的,按照笔者的想象,一定要找一个即懂媒体又懂网络的精力充沛的人,未必非是女名人不可,八竿子打不到的乒乓球领域却杀出一个“悬弧球”,竟是邓亚萍,这提议和大胆使用她的领导是谁呢?想必级别不低,他准是脑子灌水,出了毛病,怎么会如此选材用人呢,这不是胡闹吗?但她的确胡闹了三年,闹出了大笑话。


   媒体11月12日爆料说,邓亚萍之所以三年烧掉20亿元却一事无成,是因为不懂IT的她,对“网路名人”李开复推荐的研发负责人刘俊和王江的“商业无间道”言听计从所致。报导说,为做好搜索,邓亚萍向李开复求助要人,李开复给她推荐了刘俊及他从Google带出来的技术核心人员创建的云壤公司,邓亚萍求才心切,“如获至宝”。她对刘俊千依百顺,想让他加入“即刻搜索”。刘俊则利用邓总的迫切心理,开始疯狂计划,与邓签署协议,写明云壤获得上亿元现金外加“即刻搜索”15%的股票(国家占大股,刘俊团队用技术占小股,15%已是极限),并免费使用该搜索的服务器。
   笔者木纳而愚笨,至今对电脑人材崇拜不已,自知外行,也不了解“人民网”,不好评价李开复,刘俊和王江,但对邓亚萍还有点最初的判断,可能经营过程中,有很多故事,可以忽略不计,根子还在上级主管和用人体制上,即然,上级用错了邓,把那么大的一个摊子交给她,以为搞媒体和网络,就像打乒乓球那么顺手,就彻底地错了,国家投入那么多的钱和人力,设备,时间,媒体把邓包装的五彩斑斓的,都有名无实。在我的印象里,她土得掉渣,为了通过玩球而改变乡下人的命运,她全部精力都放在打球和打通体育界的关系上,连初中都没毕业,后来成名后进修点专业,也是皮毛和表象,她对媒体一窍不通,对经营和用人都外行,对网络更是门外汉,又自认为有名有势的,善于交际,手眼通天,但盛名之下,其事难副。她会认真地干事业吗?正如她自己是某一个高官拍脑门,凭裙带关系,用屁股思考选拔的,如何能成大事?她是一个经营方面的庸材,怎能不使用刘俊和王江这样的人呢?
   媒体披露内情说,刘俊推荐一个玩政治的高手王江加入。刘俊花大价钱购买最高配置的服务器,建立数据中心,总共花费了几亿元人民币。随著时间推移,“即刻搜索”的同事们都已感觉到王江只是一个“傀儡总监”,实权都在云壤公司和刘俊手里。王江也渐不满足而酝酿夺权。其导火索为刘俊未兑现答应给王江的股权,于是王江大闹董事会,并散发“邓亚萍做搜索引擎两年花20亿被指不懂行”的新闻,令“人民日报”高层震怒,邓亚萍挨批,王江获信任。今年2月27日,“即刻搜索”管理层调整:“人民网”副总编辑张善菊空降出任常务副总经理处理日常工作,副总经理王江接管首席科学家刘俊负责的研发,刘俊从“即刻搜索”出局。但王江掌管搜索研发后,“即刻搜索”亦无任何起色,困境重重,被兼并是迟早的事。而兼任“人民日报”副秘书长的邓亚萍则仍可留在该报一段时间。
   对此,笔者认为,关键在上面的用人机制,选拔和任用官员的体制上出漏事大,而这些人事和利益纠葛是小,各级官员的权力表面上说是人民给的,实际是上级恩赐的,邓可能出了大名后,不停地在中南海的官场上行走,得到李长春之类的负责媒体的高官的青睐,正好恰逢其时,人民网要搞“即刻搜索”,而邓的知名度高,这个官员也是个“大傻子”,近水楼台地想起了她,就像挥拍打球似的,突发奇想,一拍子把“丑小鸭”打到“人民网”去了,好在官员会操控的媒体,不缺吹喇叭抬轿子的家伙,立刻把邓亚萍的真实本领遮盖了,而今露出真相,也一切都晚了。
   
   当初推荐他的傻子官员心想,反正“人民网”不缺人民币,用错了人,浪费点钱财,也无所谓,钱是国家的,邓是世界的,报纸是政治的,谎言是需要的,與论界不需要思想家,最需要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似邓亚萍这样的人,她来之河南乡下,对提拔他的官员感恩戴德,她最知道当年做为乡下人进城找生路的艰难,要不是“小球”转动了命运,就她这个长相和能力,能讨口饭就不错了,谁能看上她呢?初出茅庐之时,她接受“老记”采访时,激动得手脚都颤抖啊,话都讲不全,中共的宣传机器,当然就需要这样的人,至于损失个10亿,20亿的,官员不在乎,反正钱也不掏李长春的腰包,而邓和上级绝对是一条心。
   
   我想,也可能邓亚萍后来变了,也利用权力谋私或行贿受贿,也可能有“潜规则”,在经营中也有问题,所以,“即刻搜索”才出现亏损,但80年代后期的她,真得是纯朴而真诚,她那时也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如何,更不敢和《人民日报》连在一起,但僵化而落后的官员管理体制,创造了世界奇迹,一个打乒乓球的运动员打出了笑话,但问题是,国家有多少个20亿,这里丢一点,那里浪费一点,而积累起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窟窿”,等到达到极限时,就是整个社会溃败之际,我又想起与邓交谈的细节:在与南京队的一场比赛中,邓挥拍即狠又准,即踱脚又喊叫,终于把一个白球击碎了,它重重地撞在台子上,又飞到墙上,最后落地,发出撕裂而沉闷的声响。这事过去了很多年,但余音还在绕梁。是的,由于用人不当,即浪费了民脂民膏,也埋没了许多人材,但“球”总有打破的时候。这样的可怕光景可能临近了。
   
   2013年11月1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1月14日首发。
   转发请注明出处,所有的平面媒体,包括书籍,杂志等转发和引用需经作者书面授权。更多文章请看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647-763--6898
(2013/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