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瞧!——普京还在狡辩]
匣子说话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GT:勿忘毛共匪帮丧权辱国的历史
· GT:当心习无赖狗急跳墙
·GT:习无赖妄图继续其“国际悲剧”
· GT:习无赖的讲话根本毫无意义
· GT:习无赖根本没有思想
·习无赖所谓的“新时代”究竟始于何时?源自何处?旨向何方?
·GT:习无赖的“革命”实乃“反革命”是也!
·欢呼川普《国家安全战略》出台!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二)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三)
·GT:习无赖贼胆包天,公然与联合国对着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黑匣子主义认为,普京告美国人民书,其实是在为苏共魔党、也为他自己一以贯之地、昏头昏脑地凭借联合国“一票否决制”反对民主自由、维护独裁专制的倒行逆施行为而进行狡辩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普京告美国人民书(全文)

    2013年9月11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刊登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文章《A Plea for Caution From Russia》。普京阐释了自己对叙利亚局势的看法,呼吁奥巴马遵守国际法,并批评了“美国例外论”。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普京说:当前局势敦促我必须与美国人民展开直接对话。美国对外国采取军事干预的行为已经屡屡发生。这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吗?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逐渐开始怀疑美国的民主典范形象。以下为文章译文:
   
   叙利亚当前局势敦促我必须与美国人民、政治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俄美两国社会缺乏沟通,直接对话尤为重要。
   
   俄美两国关系历经若干阶段。冷战期间,我们互为敌手。但我们也曾结为盟友,联手击败德国纳粹。联合国的建立宗旨便是为了防止此类惨剧重演。
   
   联合国各个创始国均主张,战争与和平的决策只能通过共识达成,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是联合国宪章所授予的。关于这一点,美国也没有异议。这一架构的大智慧支撑了数十年来大体稳定的国际秩序。
   
   没人希望联合国重蹈国联的覆辙。国联因缺乏实际力量而垮台。如果一些大国绕过联合国,未经安理会授权便采取军事行动,国联的悲剧或将重演。
   
   美国意欲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不顾众多国家和政治、宗教领袖们(包括教皇在内)的强烈反对。这将导致更多无辜平民牺牲、战事升级,战火甚至可能越过叙利亚边境。军事打击将加剧暴力,释放新一波的恐怖主义势力。这也将破坏解决伊朗核危机、巴以冲突的多边政治斡旋,进一步破坏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稳定,甚至可能全盘颠覆国际法和国际社会的秩序。
   
   叙利亚战争不是民主之争,而是多宗教国家内部的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叙利亚国内不存在民主卫士。更多的是基地组织武装分子,以及各式各样的极端分子在与叙政府作战。美国国务院已经把反对派中的“努斯拉阵线”、“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反对派接受了外国武器的援助,而这场内战已成为世界上最惨烈的战斗之一。
   
   来自阿拉伯国家的雇佣兵,以及来自西方国家(甚至包括俄罗斯)的雇佣兵值得我们深切关注。他们在叙利亚积累军事经验以后,会不会潜伏回国?要知道,一些极端分子经历利比亚战争后,涌向了马里。这对我们都是威胁。
   
   俄罗斯从一开始就倡导和平对话,帮助叙利亚人达成妥协方案。我们不是在维护叙利亚政府当局,而是在维护国际法。我们要利用联合国安理会这一机制,并坚信在这复杂而动荡的世界,维护法治与秩序是防止国际秩序陷入混乱的必要途径。法律终归是法律,不论好恶,我们都应该遵守。根据现行国际法,只有在安理会授权之下,或者出于自卫,才可能使用武力。其他任何情况下使用武力都将违反联合国宪章,并构成侵略。
   
   毋庸置疑,叙利亚有人使用了化学武器。但每一条线索都指向以下事实:化学武器不是叙利亚政府军使用的,而是反对派武装使用的,其目的是招引外国主子出面干预。那些外国保护人将与极端分子站在一边。有消息称武装分子正酝酿发起新一轮袭击——这次是针对以色列——国际社会对此不可不察。
   
   我们应当警觉的是,美国对外国采取军事干预的行为已经屡屡发生。这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吗?我很怀疑。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逐渐开始怀疑美国的民主典范形象,而是视为单纯依靠武力、扯着“非敌即友”的大旗拉帮结派的国家。
   
   事实已经证明,武力并不奏效。阿富汗国内动荡不安,而国际部队撤退以后会发生什么,没人敢打包票。利比亚已经分裂为若干部族和阵营。伊拉克的内战还在继续,每天都有数十人遇害。在美国国内,许多人拿伊拉克和叙利亚作比较,质问政府为何要犯第二次错。
   
   无论“定点清除”如何精准,平民伤亡不可避免。炸弹杀害的老弱妇孺,恰恰是策动军事打击的人想要保护的对象。
   
   世界各国必然心生疑问:国际法都保不了你,那你只能自寻出路了。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符合逻辑推理:一旦你手上有炸药,没人敢碰你。我们一方面大谈特谈武器不扩散的必要性,另一方面,谈判的现实基础却在逐渐崩溃。
   
   我们必须抛弃用武力说话的方式,回到文明的外交和政治磋商的道路上来。
   
   最近几天出现了避免军事行动的契机。叙利亚当局表示愿意将其化学武器移交国际社会控制,美国、俄罗斯和其他各国必须利用这个机会。根据奥巴马总统的发言判断,美国将其视为军事打击以外的另一条道路。
   
   我欢迎奥巴马总统与俄罗斯一道,继续在叙利亚问题上展开对话。我们必须携手合作,保证政治解决的希望,回到谈判桌,这也是6月份八国峰会所达成的共识。
   
   如果我们避免军事干预叙利亚,这将改善国际事务的气氛、增进国际互信,不论哪国都不会是输家,在其他重要事务上合作大门也将顺利开启。
   
   我与奥巴马总统的工作、私人关系正在逐渐积累信任。我对此表示赞赏。我还仔细研究过本周二他发表的讲话。其中有一点我不敢苟同。他提到美国例外论,说美国的政策是“美国的独特之处。这是我们之所以‘例外’的原因”。鼓励国民自视“例外”,这是极端危险的行为,不论动机如何美好。有大国,有小国;有穷国,有富国;有的国家民主历史悠久,有的国家还没获得民主。各国有各国的政策。我们都有各自的特点,但祈神赐福之时,毋忘上帝造化,众人生而平等。
   
   (译文来源:观察者网)
   

此文于2013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