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瞧!——普京还在狡辩]
匣子说话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黑匣子主义认为,普京告美国人民书,其实是在为苏共魔党、也为他自己一以贯之地、昏头昏脑地凭借联合国“一票否决制”反对民主自由、维护独裁专制的倒行逆施行为而进行狡辩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普京告美国人民书(全文)

    2013年9月11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刊登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文章《A Plea for Caution From Russia》。普京阐释了自己对叙利亚局势的看法,呼吁奥巴马遵守国际法,并批评了“美国例外论”。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普京说:当前局势敦促我必须与美国人民展开直接对话。美国对外国采取军事干预的行为已经屡屡发生。这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吗?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逐渐开始怀疑美国的民主典范形象。以下为文章译文:
   
   叙利亚当前局势敦促我必须与美国人民、政治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俄美两国社会缺乏沟通,直接对话尤为重要。
   
   俄美两国关系历经若干阶段。冷战期间,我们互为敌手。但我们也曾结为盟友,联手击败德国纳粹。联合国的建立宗旨便是为了防止此类惨剧重演。
   
   联合国各个创始国均主张,战争与和平的决策只能通过共识达成,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是联合国宪章所授予的。关于这一点,美国也没有异议。这一架构的大智慧支撑了数十年来大体稳定的国际秩序。
   
   没人希望联合国重蹈国联的覆辙。国联因缺乏实际力量而垮台。如果一些大国绕过联合国,未经安理会授权便采取军事行动,国联的悲剧或将重演。
   
   美国意欲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不顾众多国家和政治、宗教领袖们(包括教皇在内)的强烈反对。这将导致更多无辜平民牺牲、战事升级,战火甚至可能越过叙利亚边境。军事打击将加剧暴力,释放新一波的恐怖主义势力。这也将破坏解决伊朗核危机、巴以冲突的多边政治斡旋,进一步破坏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稳定,甚至可能全盘颠覆国际法和国际社会的秩序。
   
   叙利亚战争不是民主之争,而是多宗教国家内部的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叙利亚国内不存在民主卫士。更多的是基地组织武装分子,以及各式各样的极端分子在与叙政府作战。美国国务院已经把反对派中的“努斯拉阵线”、“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反对派接受了外国武器的援助,而这场内战已成为世界上最惨烈的战斗之一。
   
   来自阿拉伯国家的雇佣兵,以及来自西方国家(甚至包括俄罗斯)的雇佣兵值得我们深切关注。他们在叙利亚积累军事经验以后,会不会潜伏回国?要知道,一些极端分子经历利比亚战争后,涌向了马里。这对我们都是威胁。
   
   俄罗斯从一开始就倡导和平对话,帮助叙利亚人达成妥协方案。我们不是在维护叙利亚政府当局,而是在维护国际法。我们要利用联合国安理会这一机制,并坚信在这复杂而动荡的世界,维护法治与秩序是防止国际秩序陷入混乱的必要途径。法律终归是法律,不论好恶,我们都应该遵守。根据现行国际法,只有在安理会授权之下,或者出于自卫,才可能使用武力。其他任何情况下使用武力都将违反联合国宪章,并构成侵略。
   
   毋庸置疑,叙利亚有人使用了化学武器。但每一条线索都指向以下事实:化学武器不是叙利亚政府军使用的,而是反对派武装使用的,其目的是招引外国主子出面干预。那些外国保护人将与极端分子站在一边。有消息称武装分子正酝酿发起新一轮袭击——这次是针对以色列——国际社会对此不可不察。
   
   我们应当警觉的是,美国对外国采取军事干预的行为已经屡屡发生。这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吗?我很怀疑。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逐渐开始怀疑美国的民主典范形象,而是视为单纯依靠武力、扯着“非敌即友”的大旗拉帮结派的国家。
   
   事实已经证明,武力并不奏效。阿富汗国内动荡不安,而国际部队撤退以后会发生什么,没人敢打包票。利比亚已经分裂为若干部族和阵营。伊拉克的内战还在继续,每天都有数十人遇害。在美国国内,许多人拿伊拉克和叙利亚作比较,质问政府为何要犯第二次错。
   
   无论“定点清除”如何精准,平民伤亡不可避免。炸弹杀害的老弱妇孺,恰恰是策动军事打击的人想要保护的对象。
   
   世界各国必然心生疑问:国际法都保不了你,那你只能自寻出路了。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符合逻辑推理:一旦你手上有炸药,没人敢碰你。我们一方面大谈特谈武器不扩散的必要性,另一方面,谈判的现实基础却在逐渐崩溃。
   
   我们必须抛弃用武力说话的方式,回到文明的外交和政治磋商的道路上来。
   
   最近几天出现了避免军事行动的契机。叙利亚当局表示愿意将其化学武器移交国际社会控制,美国、俄罗斯和其他各国必须利用这个机会。根据奥巴马总统的发言判断,美国将其视为军事打击以外的另一条道路。
   
   我欢迎奥巴马总统与俄罗斯一道,继续在叙利亚问题上展开对话。我们必须携手合作,保证政治解决的希望,回到谈判桌,这也是6月份八国峰会所达成的共识。
   
   如果我们避免军事干预叙利亚,这将改善国际事务的气氛、增进国际互信,不论哪国都不会是输家,在其他重要事务上合作大门也将顺利开启。
   
   我与奥巴马总统的工作、私人关系正在逐渐积累信任。我对此表示赞赏。我还仔细研究过本周二他发表的讲话。其中有一点我不敢苟同。他提到美国例外论,说美国的政策是“美国的独特之处。这是我们之所以‘例外’的原因”。鼓励国民自视“例外”,这是极端危险的行为,不论动机如何美好。有大国,有小国;有穷国,有富国;有的国家民主历史悠久,有的国家还没获得民主。各国有各国的政策。我们都有各自的特点,但祈神赐福之时,毋忘上帝造化,众人生而平等。
   
   (译文来源:观察者网)
   

此文于2013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