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独往独来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十二中全会
   
   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在北京召开了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全会的一个重要
   议题是批准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全会批准了《审查报告》,并作出了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议。

    ……
    刘少奇本人是在1968年11月24日听到十二中全会决议的。江青一伙之所以选择这一天,是因为那日是刘少奇七十寿辰。
    听罢决议,刘少奇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呼吁急促,频频呕吐,血压陡然升到260—130毫米水银柱,体温骤升到40度。
    从此,刘少奇完全明白了,任何辩驳都是徒劳的。他什么话都不说,用无言表示抗议。然而,刘少奇的身体却从此更趋衰弱,……。
    !
    发配开封
   
   1969年10月17日,河南省古城开封,秋雨绵绵,天气阴沉而寒冷。晚上九时许,一
   架由北京来的飞机,降落在开封军用机场上。从飞机里抬出一副架,担架上的人用棉被包裹着,被迅速地送进了一辆黑绿色的救护车,绝尘而去。十多分钟后,车队驰进了市中心的原开封市人民政府的大院。
   担架上的人就是刘少奇。他是以“战备疏散”的名义,送到这里来的。
   ……患着重病的刘少奇,就被囚禁在一个堡垒似的小院南屋的一间套房里。室内只有
   一张小木板床,一张桌子和一张茶几。
    ……
   (编者注:接着作者介绍了刘少奇到达后头两天的遭遇。其中引入了一位姓刘的医生所写的“监护日记”,转录于后。)
   “到今天我才算明白,原来是这么一个病人——一个过去最高层而今处于因低层的人物!他几乎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啦。他的病真多,除了器质性的病,更多的则是精神和心理的病症。他的植物神经已经紊乱,出现全身痉挛,手足抽搐。可是他有时又是清醒的。今天他刚开始睁眼睛的一刹那,我感觉到了他目光中射出的清醒神态和力量……。”
   
    “旗手”惨死在古都
   
    正当刘医生写监护日记的时候,刘少奇正在发高烧,并且剧烈地咳嗽。那是从北京来开封时,他被剥光衣服,用棉被盖着,一路上又照料不善,着了凉。……呕吐物中还有血块。(编者注:接着作者逐日记下了刘少奇到开封后的病情变化,从略,见该书第610—611页)
    第二十七天——1969年11月12日,凌晨6点40分发出病危通知,五分钟后刘少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两分钟后刘医生和护士才赶到。刘少奇是在没有得到抢救的情况下死亡的。
    当日深夜两点,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刚回到北京的刘少奇的卫士李太和。汪东兴通知他立即赶回开封去。
    第二天上午,李太和又来到开封市政府大院,他一眼便看到了走廊上停放着一副担架,一张白床单严严实实地覆盖着。李太和揭开白床单,下面正是刘少奇!
    只见刘少奇僵直地躺着,蓬乱的头发有一尺多长,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下颌有一片瘀血……
    (编者插话:“头发有一尺多长”,仅凭这一情节,我们就可以想象刘少奇在关押期间过的是什么日子!在“文革”期间,笔者因反对毛、林、江曾在监狱里呆了九年有余,也受过一言难尽的肉体摧残,但从来还没有让头发长到一尺多长的遭遇,即使在入狱初期,在被长达一年有余的“背铐”日子里,每隔一定时间,还有让你洗澡、理发。这样看来,与刘少奇相比,还算是幸运的。像刘少奇那样的情况,恐怕在古今中外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如果能够把人当作“人”来对待,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现象的。)
    李太和掏出随身带来的刀剪,细心地为刘少奇修剪头发、胡子,而后替他换上带来的衣服、鞋子。
    ……
    没有亲人,没有鲜花,没有哀乐,也没有悼词,有的只是凄风苦雨。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遗体就这样秘密地被推进火化炉。
   刘少奇不得好死,毛泽东也没有好活。毛泽东的胜利只是短暂的。为了打倒刘少奇,毛泽东自己也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而且报应很快就出现了。
   就在刘少奇魂断开封的时候,毛泽东与他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之间的危机也在酝酿之中。越明年,在“国家主席”问题上,毛泽东便与他的“接班人”爆发了尖锐而严重的冲突,斗争是激烈的、你死我活的。再过一年,当毛泽东要召开九届三中全会,准备拿掉林彪这位第二个“接班人”的时候,林彪政变未遂,仓皇外逃,在蒙古的温都尔汗机毁人亡。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三林彪事件”。
   毛泽东与毛泽东时代终结的丧钟敲响了!
   刘少奇在临终前说的:“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这也应验了毛泽东死后还不到四年,中共中央就在1980年2月召开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为刘少奇平反。并在5月15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刘少奇没有下地狱,而毛泽东也没有上天堂。刘少奇“盖棺论定”了;但历史与人民对毛泽东的审判,则还没有结束……
    * * * *
   编者的话:
    “刘少奇没有好死,毛泽东也没有好活。”
    “毛泽东与毛泽东时代终结的丧钟敲响了!”
    “刘少奇没有入地狱,而毛泽东也没有上天堂!”
    “刘少奇‘盖棺论定’了,但历史与人民对毛泽东的审判,则还没有结束。”
    我想:以上摘取的四句话,也许可以代表作者本人对毛、刘两位的最终评定。至少是反应了他的一种政治观点。从笔者本人讲,是完全认同作者的这些评定。但是,从现实的政治局面看,似乎还不容乐观。
    比如:“毛泽东与毛泽东时代终结的丧钟敲响了!”这一评定,就很难说。虽然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我们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滞后,也是公认的。这说明什么呢?至少说明我国目前的政治体制基本上还是保留在“人治”体制的框架内,人民还没有享受实实在在的“人权”。迄今为止,我们在一些“敏感”的领域,时时、处处可以看到毛泽东时代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阴影。毛泽东的阴魂还笼罩着神州大地。怎么能说“毛泽东时代终结的丧钟敲响”呢?
    又比如:“毛泽东也没有上天堂”。对作者的本意,人们可以理解的。但现实又是怎么样呢?毛泽东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是在“天堂”上。要不然,毛泽东的“标准像”怎么还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的尸体还阵列在“纪念堂”里。
   再比如:“历史与人民对毛泽东的审判,还没有结束。”这句话就不够贴切。应该说:“历史与人民对毛泽东的审判还没有开始。”邓小平当年曾向他的“接班人”交代过:再过15或20年对毛泽东作出重新评定(见本书第十八章《关于重新评价毛泽东》),20年已经过去了,这方面没有任何动作。非不能耶,是不敢耶!究竟为什么?一言难尽。
    我们坚信:历史的发展总是“法治社会”取代“人治社会”,到那时没有“禁区”,老百姓就能真正享受“人权”。而这一发展趋势决不是靠权力所能转移的!迟早有一天,作者所企盼的审判毛泽东的日子就会到来!这是绝对没有疑问的!
   
   
   
   附4: 从刘少奇平反一事谈起
    本文的标题《从刘少奇平反一事谈起》,是在最近读了丁弘写的《在花明楼——访刘少奇同志的家乡》一文后由感而发想到的。他写得很幽默、很风趣,也很含蓄,点到为止。尽管如此,它还是让人们能够理解其中的内涵。这是作者高明之处。
   但是,在拜读之后,不免引起人们的愤慨与不平,总想说些什么,一吐为快,于是就接着写这一篇短文。
   改革开放到今天也有三十年了,为什么还不能说些内心里想说的真话呢?丁弘的这篇文章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写成的。为此,转录原文的有关内容于后,供后人欣赏。
    * * * *
    在丁弘同志参观过程中,听到其他参观人群的一些议论,他在文中先摘录几段他们的闲话,并由此用“曲笔”写下了他的感想。
   在人群中谈到少奇同志的婚姻问题时,也谈及毛泽东的婚事。
    “‘一个说,婚姻是个人的私事、小事。……如果婚姻和封建专制的权力结合,那可不得了: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国也可给你‘倾’了。……(指江青的祸国殃民的罪行)
    ‘不能只怪女人不好,说女人是祸水!前几年,公审江青,法国妇女组织发表声明说:她是罪有应得,可是也不应叫妇女代她的丈夫受过。这是女权问题,法律应人人平等!’
   丁弘说:“对这个质询不知如何解释才好。在法庭上江青自认不讳地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工具而已!”
    上文是讲江青与毛泽东之间的政治关系,作者巧妙地借用国外的舆论,来点明这个问题的实质。下面丁弘接着再引述人群的议论:
    ‘我看少奇同志这个最大的冤案,虽是平反了,这展览厅里的材料还没有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接着丁弘就说:“不过这件事叫人笑不起来。游人的闲扯,反映了社情民意。启发我在展览厅里找一找,看对少奇同志亡故的原因是个什么说法。”
   丁弘找到了两段“说法”,都是《历史决议》上的,(从略)。接着他说:
    “二十年前这些最高权威的文件,一致斩钉截铁地说,始作俑者是林彪、江青。当时,能够推倒‘两个凡是’,给少奇同志平反已经谢天谢地,已经叫人感激涕零!至于究竟是怎么回事,上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余悸犹存,不作追究。另一种说法是‘顾全大局’,即照顾面子。鲁迅先生生前说过:‘面子是中国人的纲领!’他好深刻!今日视之,他真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照顾‘面子’,就要牺牲‘里子’,即付出讲真话、讲人格、讲法制、讲理性思考的代价。几十年间,左的路线对‘国民性’的塑造是最大的‘成绩’。要求人们在心灵上走出左的阴影,不是一代人可以做到的。”
   “不过,进行理性思考,被扭曲的人格的归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一点办法也没有!有人感到不便讲的话,就用‘曲笔’。这是从鲁迅先生那儿学来的吗?”
    “我想到杂文家乐朋先生的文章《白铁虽无辜,犹当铸赵构》,他说‘岳坟前只跪秦桧等四个奸佞,独缺赵构,于史不符,于理不通,于法不公!但自明朝以来,这种历史的怪现象,一直延续至今!究其原因,概在‘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传统文化定式。皇帝部是圣明的,他杀错了人,做了坏事,都是奸臣不好,受了奸臣的迷惑和蒙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