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藏人主张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中共下达通知要求孤立自焚家,庭严惩同情藏人
·藏人自焚引起汉人震撼
·自焚剧增学生镇压
·青海藏区上千师生示威抗议遭镇压
·张朴:论藏人自焚
·藏人自焚抗议进入新阶段
·北京出台对藏政策的雏形
·蒙维藏汉共促国际干预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赤风呼啸》代序
·澄清事实,减少民族矛盾
·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阳光下无间谍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袁紅冰赠给藏历新年的精神礼物
·悉尼中领馆前举行援藏抗议(图)
·聲援藏人自焚抗暴運動口號
·燃燒的西藏在拷問人類的良知
· 华人声援澳大利亚“西藏宣传日”
·深析藏人连续不断自焚的根本原因
·四省藏區紀行
·甲玛金矿事故
·悉尼大学取消达赖喇嘛演讲引发争议
·中共枉法炮製藏人自焚罪責
·圖伯特議題從國際消失,為什麼?
·中國擴張,圖伯特古都遭殃
·民族主义思潮下的中国民族问题
·民族主义与西藏问题
·习近平是坏蛋还是英雄?
·拉薩「網格化」
·中共废劳教仍续压迫
·日本作家出书描述藏人自焚
·中國在西藏自治區全面緊迫盯人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东赛按语:标题为本博主所为,如有不妥之处,敬请谅解!
   
   ————
   
   


   [西藏:另一种真实] 四十五年后的重逢——心灵与生命研讨会第四天
   
   李江淋
   
   上午的主讲人是洋喇嘛马修•理卡德(Matthieu Ricard)。马修是尼泊尔加德满都一所藏传佛教寺院的喇嘛,他经常出现在达兰萨拉,因为他从1989年起就兼任达赖喇嘛尊者的法文翻译。他出生于1946年,父亲是已故当代著名法国思想家Jean-Francois Revel,母亲是当代法国抽象主义画家Yahne Le Toumelin,是一位佛教比丘尼。马修本人曾经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Francois Jacob,1972年在著名的巴斯德研究所获得细胞遗传学的博士学位。照他自己的说法,取得博士学位以后,他就开始了毕生的“博士后研究”,研究的却是东方佛教。或许是“顺理成章”,抑或是“因缘成熟”,总之,马修削发为僧,成了一位藏传佛教僧侣。他拜两位著名仁波切为上师,而他的最高上师就是达赖喇嘛尊者。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洋喇嘛马修是藏传佛教历史上第一位法国格西
   
   
   
   马修高大健壮,一身绛红袈裟,剃着光头,走在达兰萨拉街上,所有的人都认识他,他也似乎认识所有的人。他说着一口带法语口音的英语,精通藏文,也精通佛教经典。他兴趣广泛,研究佛经、修练打坐之余,还研究地球上动物的迁徙,并出版过专著。他爱好摄影,出版过多部影集,摄影作品被很多西方杂志采用过。他和他的父亲一起出版过一本哲学著作,书名就叫《和尚与哲学家》;他与一位宇宙学家一同出版过一部有关量子力学和东方哲学的书,还撰写和翻译过其他著作。他把他得到的版税全部用于120多个人道主义项目。他的朋友们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上一次在南印度召开的第26届心灵与生命科学对话会上,我就看到他作为主讲人出席。他是西方人,却是代表东方佛教的一方,讲的全是藏传佛教方面的内容。那一次对话会上,他也有过一次主讲的机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讲完以后,达赖喇嘛尊者称赞了他,说他讲得不错,这位洋喇嘛顿时就像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样,激动得满脸通红,握着达赖喇嘛伸出的手,连连低头触额,顶礼致谢。这一次,我注意到,他坐在达赖喇嘛旁边的主讲席上,仍然显得激动而紧张。不过,今天他讲得实在是精彩。
   
   今天马修•理卡德主讲佛教对“欲望”的看法。他首先指出,从佛教角度来看,“欲望”产生于“无知”(ignorance)。“无知”有两方面,一是不了解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二是对实在(reality)扭曲的认知。 由无知产生分别心、仇恨、渴望、傲慢、嫉妒等负面情感,这些都是痛苦(suffering)的来源。以佛教观点,“成瘾”是丧失了心灵自由。那么,当人们处于“渴望”这样一种强烈的精神状态时,应当如何应对呢?马修指出3种方式:1. 满足;2. 压制;3. 采用一些更高明的方法。很明显,对欲望的满足或者压制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么,什么是更高明的办法?
   
   作为资深佛教僧侣,马修指出,“渴望”(craving)是一个心理过程,这个过程有三个阶段,即“之前”、“期间”和“之后”,也就是“渴望”产生之前、处于“渴望”这种心理状态之中、“渴望”过去之后。从佛教修练的经验来看,这三种状态都有对治的方法。马修大致介绍了一些佛教里对治负面情绪的办法。这些方法都与观想和分析有关,其中最重要的是“觉察”(awareness)。觉察不仅仅是觉察情感的产生、发展、强化的过程,还包括觉察自己对事物的错误认知,而觉察力是可以通过训练来提高和加强的。不过,他说,应当根据各人的具体情况来选择训练方法,有些方法比较精深,不适合初学者。
   
   马修讲完后,有人问他,这些佛教中的心理训练方法是否有可能从佛教中“剥离”出来,应用于非佛教信仰者?在紧张繁忙的现代生活中,绝大多数人不可能像佛教僧侣们那样,花很多时间来打坐冥想,这些训练方法是否能让成瘾者受益?科学家们就这些问题进行了一番讨论,尊者和有冥想经验的科学家们都认为,佛教中针对各种负面情感的对治方法完全可以从宗教中剥离,用于大众,这也与达赖喇嘛尊者近年来提倡的世俗伦理观念相符。
   
   下午,西方文化传统出场,讲的是基督教传统中的冥想和修行,这一传统是怎样应对欲望和渴望。主讲人是美国艾莫瑞大学的宗教学教授温迪•法雷博士。
   
   温迪•法雷教授的研究重点是西方早期基督教的女神学家,宗教对话,神学经典文本,当代伦理问题,以及基督教中的冥想修行实践。她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学者。在她的著作中,她不把上帝作为一个人格神,而将上帝作为一种慈悲的象征。她从人间的“苦难”(suffering)而不是从人的“原罪”(sin)来解释善恶问题。她的著作还涉及了宗教中的伦理和哲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冥想修行问题,民间传统,宗教间对话问题等等。
   
   
   今天下午的演讲一开始,温迪•法雷教授引用公元四世纪到七世纪基督教沙漠修行派,以及十二世纪贝干诺派世俗修行者留下的诗句和格言,介绍早期基督教对人类欲望的诠释。早期基督教的冥想修行者认识到,人类欲望可以区分出健康的欲望和扭曲、病态的欲望。当欲望呈现出不健康的形式时,就成为一种“渴求”,这是一种类似成瘾的精神状态。“自我”(Ego)在焦虑与渴望的驱使下,把世界看成是一种能够得救的承诺。利用外部世界来满足欲望,将导致自我毁灭。负面的情绪,比如愤怒、虚荣、焦虑、色欲等,其根源在于人的心灵。早期基督教传统提出,人们可以通过反观自心、打坐冥想、慈悲善行等方式来医治病态的欲望。
   
   在她讲述过程中,达赖喇嘛尊者数次插言,指出佛教传统与基督教传统在理解“欲望”和应对负面情感的相近之处。
   
    温迪•法雷教授的演讲内容丰富,清晰严谨而富有激情。她一边用诗一般的话语解说,一边在大屏幕上打出一张张照片。在场的人,无论是欧美来的科学家、旁听客人,还是穿着袈裟的西藏喇嘛,全都沉浸在温迪•法雷教授所呈现的基督教传统的宏大心怀和智慧之中。最后,温迪教授说到,在现实世界里,我们都很善于区分人和人之间的不同之处,诸如种族的不同、贫富的不同、社会地位的不同。相比之下,在这方面耶稣却是一个“弱智者”,他看不出人类的这些区别,他只看到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们有一样的心灵,肩负着一样的神圣。她说,当我们心怀慈悲的时候,我们心里就都有一个耶稣基督,我们就是基督。最后,她面对达赖喇嘛,神情庄重地说,“我想说一声感谢,感谢我们传统中的所有修行者,感谢基督教和东方佛教今天的这次谈话!”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达赖喇嘛尊者和著名天主教灵修士托马斯•梅顿合影的黑白照片。
   
   这是一张1968年的照片。45年前,来自美国肯塔基州天主教修道院的修士托马斯•梅顿来到达兰萨拉,和流亡中的年轻达赖喇嘛谈了三天。这是西方天主教传统和东方藏传佛教传统的第一次对话。遗憾的是,这次谈话后不久,梅顿在泰国不幸触电身亡,但是他和达赖喇嘛一起开始的对话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延续到今天的会场上。
   
   达赖喇嘛看着这张照片,久久不语。可以看出,尊者看到这张照片时,深深地感动了。我想起今年一月,我在新德里采访尊者时,他详细地告诉我他与托马斯•梅顿的谈话。他告诉我,托马斯•梅顿是将他引入天主教的第一人。
   
   最后,尊者说:“从这张照片看,我那时候可比现在年轻多了。”全场顿时爆发出一片笑声。尊者又说:“这是提醒我们世事无常。”他的话又引起一片笑声。此刻,我相信在场所有人心里都会感受到一种庄重的历史感。今天,在尊者居所的会场上,我们正在见证着东西方两大文明之间的对话,见证着历史。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四十五年后,达赖喇嘛尊者与托马斯•梅顿在达兰萨拉以这种独特的方式重逢了。
(2013/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