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曾經納罕很久,張教授為什麼這樣自卑(又或這樣自高)呢? 他母親生前是億萬富婆,(我小時曾和她談過話,一個很低調、儉朴的人) 他一生不愁衣食,而且還有資本做他喜愛、但不一定賺到大錢的生意。如果說他有什麼不足的地方,便是他是一個超齡的學生。以香港的標準來說,讀大學的時候他大概超齡四五年。這其實不是什麼問題,筆者也是超齡學生。但這裡可能有一個影響許多人是不知道的,只有「同病相憐」的人如我才可覺察到,便是這對數學的學習和掌握不利。大概有一些學科,其學習有一個時間的關卡,過了這關卡,便很難學得好了。數學便是這樣一種學科。筆者年少失學,到恢復上學的時候,最難搞的一科,便是數學。儘管筆者中英文班上第一,(對不起,學了張教授老子第一的口氣) 數學卻不及格。後來窮追了一年,才達水準,到中學會考時,成績也只能是比及格好一點。但終一生數學都不是我的強項。數學是很特別的學問,我知道好些天縱英才,數學都不好,錢鐘書便是。另一個「天才」毛澤東,數學也是差勁。

   我的數學不好,我是有自知之明,只怪自己。我不輕視和否定數學。相反,我是頗為欣賞這學科的,因為數學思考簡潔、深邃、不容模糊。不說其他,只以應用方面來說,沒有數學,人類根本無法上太空。我認識一位弄音響的富豪,他每個暑假都來夏威夷渡暑兼作研究。有一次我問他,你在夏威夷也有實驗室嗎﹖他指一指他的腦袋,說實驗室在這裡。原來他的實驗設備只需一支筆一張紙,他研究怎樣改良音響質素,只需數學演算。這是我這個數學和音學的外行人所不明白的。

   可是張教授卻不自覺自己不了解數學,只一味譏諷經濟學的方程式和數學模型,認為這是脫離實際的玩意兒。他的書經常提到他的關於經濟現象的社會調查。一個學者能夠離開大學的象牙塔腳踏實地到社會基層作調查,自然是值得鼓勵的事,但個別的調查不能達致通則,必須有大量的觀察和調查才能導致通則和定理的確立。張教授的個別實地考察,我覺得並沒有動搖那些成熟的經濟學定理的分毫。

   他經常沾沾自喜、到處宣揚的《賣桔者言》便是上述的一個例子。這篇二千五百字的文章,(刪成「潔本」之後,約只是二千字),給沒有零售經驗的經濟學者來讀,可能被嚇倒﹔但對那些真是賣年花的人來說,卻可能會捧腹大笑。不說其他,一盆桔成本四十元,平均只以五十五元賣出,賣了二百盆,實賺三千元。出動了七八個人的人力,賣了一個晚上,還需要運輸成本和場地成本,這實在是蝕本了,而且蝕得很厲害。這真是教那些真正在年宵市場賣桔、並靠此賺取經費的人笑痛肚皮。

   張教授自己所創立的賣桔市場,是一個虛假的市場,不是真正的市場。從這個市場所得出的任何結論,在學術上都沒有什麼參考價值,遑論挑戰或推翻已經廣為學界接受的原則或理論了。張教授的賣桔市場,可稱是一個痴人說夢的市場。

   接著談熊十力。這是我首次接觸熊十力的文字,以前則間接、透過他人的闡釋略知他的思想。坦白說,我讀不懂。那些什麼「氣」呀、「理」呀、「性」呀、「心」呀,究竟是什麼,我真是如墮五里霧中。熊十力的書,是要救人,要純化人,「出凡入聖」。但人是具體的,究竟他用「氣」呀、「理」呀、「性」呀、「心」呀要化育出什麼的人呢﹖他的書似乎沒有怎樣說明。許多時候到了一個關節點,他又說這十分複雜,難以言明﹔又或這十分深奧,普通根器的人不會明白。有時他甚至索性說,改日有空才詳論﹔到最後又說,年老身弱,已無精力闡述這個問題了。

   熊十力曾這樣自述﹕「吾胸之所主與其所趨向,要在明先聖之道,救族類之亡,亦即以此道拯全人類。」口氣之大,不同凡響,比張教授還厲害。張教授最多只是自誇是經濟學開山辟石的人,但也不敢說「拯全人類」。然而,我雖然不是絕頂聰明的人,但也是有中上之資,書也讀過不少,學歷亦大學以上,如果我也讀不明、因而不能接受熊的義理,養不成熊的理想人格,那麼其他很多很多人更不用說了。他又怎樣教化人倫以「拯全人類」呢﹖

   以我模糊所得的印象,他說來說去,似乎是要滅人慾,即破除各種慾念,特別是物慾和名位之慾。一切的修為目的是為此。這無可厚非,但云云眾生、古往今來難以做到。因此是不實際的、徒費唇舌的。我以為一個理想、清明的社會,不是要禁慾,而是要規範慾念,讓各種慾念有正常的、不影響人不害人的途徑表達和宣泄。當然,有人自我壓制慾念,我不反對,亦覺有其可取之處,但要個個人都這樣以「拯全人類」,大可不必,亦必不能成功。(中)

(2013/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