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梁振英何去何從]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振英何去何從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梁振英何去何從

   果然不出所料,在特權法一役上,亞爺透過中聯辦,赤膊上陣挽救梁振英,不讓該案在立法會通過。但是勝得很險,特別在郭榮鏗的修訂案上,更只是一票之微不獲通過。

   這更反證行政會議在這次有關免費電視發牌的審議和決定上,有許多見不得光的事情。若有關文件,特別是會議記錄被露光,我敢保證必然奇臭無比,會涉及好些爆炸性的醜聞。此所以梁振英和中聯辦一定要阻止立法會使用特權法查閱有關文件。

   此事也顯出梁振英風雨飄搖、內外交困、進退失據、不知所措。他放了火,卻不識怎樣救火。現在赤裸裸地拖了中聯辦落水,使後者觸犯了天條。這天條便是基本法第二十二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這又使香港市民多一個上街遊行,指責中共破壞一國兩制的理由。在中共正要推行法治的今天,又要它背上黑鍋。

   其實,與其冒干涉香港一國兩制之名迫使中聯辦出手,不如兩害相權取其輕,順乎自然讓特權法案在立法會碰運氣。因為第一,中立的議員未必與泛民聯成一氣﹔第二,即使法案過了,梁振英仍然握有最後的手段,拒絕合作。根據基本法第四十八條第十一款,特首有權﹕「根據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的考慮,決定政府官員或其他負責政府公務的人員是否向立法會或其屬下的委員會作證和提供證據。」這樣,雖然依理仍然不合,卻仍然可以頂下去。

   發牌事件發展到現在,我覺得我沒有修改我的看法的需要。便是發牌三變二、踢王維基出局是梁振英個人的主張和決定,並非中央的命令﹔而梁振英之所以有這主張和決定,是因為他 (一) 要顯示特首權力﹔(二) 抑制媒介發展以符自己和中央的意願﹔及 (三) 王維基沒有政治後台,不斬他斬誰。還要補充一下,是王維基說過不辦中央臺,意即不會依從中共的意思行事。因此,梁振英是先有結論,然後才找理由支持。但因為結論太違反民意,民間來勢洶洶,要求解釋。梁振英嘗試以保密、程序、顧問報告為理由,不予解釋,這又違反了更多的民意。到後來發覺梁振英的決定竟然與顧問報告的建議大相徑庭,輿論嘩然,梁振英的傳話人唯有被迫解說行政會議不一定要接受顧問的建議,還有其他因素考慮。梁振英一幫可稱已被迫到牆角,已經沒有還手之力,再說下去,只能使人覺得他們粗暴無理。

   梁振英這一舖,因為太過窩囊,累人累己,我覺得他已輸去他九成的政治本錢。行政會內部和政府內部的人,仍然願意站出來替他解釋和維護他的,已經沒有幾個了。民建聯和工聯會,沒有辦法,一定要頂他,但此舉會失去民意。以這次免費電視發牌事件而論,這兩個政黨這麼多年在民間經營的地區勢力,恐怕已失去了兩成至三成。最近京士柏的區議員補選,左派大員出面支持的候選人,竟然大敗給民協的候選人,可稱是一個信號和警告。

   現在,我有興趣知道的是﹕梁振英何去何從﹖就梁振英本人而言,在政治上說,他已經是光棍一名。我的意思是說,他已經沒有什麼政治本錢和利益可以分出去,換取他人的支持。不止此也,他還是政治上的負資產,意思是說如果你靠著他,你要付出成本。前者的情況,是沒有人再靠近他﹔後者的情況,則是避之唯恐不及。眾叛親離,將是梁振英快要面對的局面。

   那麼,梁振英會否辭職呢﹖我認為這已經不是他的問題,而是中南海,甚而是習近平要想的問題了。不保梁振英,面子過不去,也會動搖權威。要頂著他,則會愈輸愈多。在民意上,梁振英已經沒有機會翻身了,特首職位再幹下去,只有再積累更多的負分數,累死要爭取民間選票的民建聯、工聯會和在緊張關頭幫「西環」腔的謝偉俊等所謂中立議員。

   2016年立法會選舉並非很遙遠的事。若梁振英繼續做特首,將讓民主派和中立反梁人士輕易取得選票,而港共左派則要付出雙倍的努力去箍票。到時可能出現董建華晚期的情況,就是長毛只憑一句話的政綱﹕「老董落臺!」便可贏得立法會的席位。

(2013/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