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陈泱潮文集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就若干问题答友人
·关于组党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与匿名者争论宗教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和匿名者就政治问题争战答友人
·陈泱潮究竟是为了出名得利,还是为了干事救世救心?
●天易网争鸣
·争取中共变化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
·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为什么说今日中共骤然垮台后中国必然分崩离析?
·致力于救世,还是致力于谋私?
·关于公有制问题的一点意见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對中共18大的代表性反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隨筆雜論
·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夕不政改势将爆发革命?
·不應當將黑社会流氓化的官僚特权阶级美化稱權貴階層
·公共權力家丁化归根到底是各级党魁土皇帝化
·釣魚島這個名字叫得很玄乎
·必須正視日本現實,看清日本的真實情況
·春節將臨,向外國朋友簡介中國春聯
·中國民運何以會散沙一盤?
·我為什么要反復強調《特權論》?
·中共切勿採取兩面政策支持朝鮮擁有核武
·当代中国最需要的是宗教正信與自由精神的结合
·要正確對待清朝和與自己觀點不一致的同道
·在線與民運朋友談包容和殊途同歸
·中國民主革命必須確立救世與救心并舉的方針
·從馬克思恩格斯原著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路
·值得習近平訪蘇參考(1张图)
·試問一口一聲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掛在嘴上的左棍們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後生不敢正視前輩血寫的真理,且橫加抵牾之,尤為可恥!
·10多
·和美利堅合眾國結盟就是和希望結盟!
·天津大爆炸的双重意义(附文2/组图)
·专制独裁暴政的丧钟已经敲响!
·2017住棚节前夕新生命咏叹调
◇◇◇◇◇
▲《大變革與新文明》及《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卷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2013年11月5日19时
   
    2013年11月4日凌晨3点,我接到弟弟的电话,弟弟只叫了一声哥哥,就痛哭失声,他哭了几分钟,说不出一句话。除了弟弟的哭声,我还能听到一片哭声,有男音,那是我的弟弟、妹夫、侄子、外甥们,也有女声,那是我的妹妹、弟媳、侄女、外甥女们。我知道,父亲走了。我无言,除了满眼热泪,只有满腹愧疚。
   
    我是一个罪人,无论怎么说,我都是一个罪人。我的最大的罪过,就是不孝父母。


   
    我离开中国13年了。十三个365天,十三个365夜,我都没有再踏上中共统治的领土。而我的父母,也没有离开中共统治的地区。十三年,我没有再见到我的父母。
   
    一年前,父亲心脏病发,住进医院。我多想看望他老人家。可是,我没有中国护照,被禁止回国。我曾经想偷渡回去,那怕看父母一眼,就被抓进监狱。和几个朋友商量过几次,他们都认为我那样做太冒险。如果被中共发现,坐牢是一定的,不但见不到父母,很可能,还会给父母弟弟妹妹带来麻烦,甚至永远回不来美国了。
   
    父亲已经知道了我在海外做的一些事情,也一定知道我的思念。每次打电话给他,讲到思念之情,父亲总是说,我和你娘都很好,都不想你,你不用想我,你别回来,回来见个面,有什么用?在电话上听听声音,在视屏上见见面,我就很知足了。
   
    每当听到父亲这样说,我就特别难过。我有儿子、女儿,我知道父母对儿女的思念之情。哪有父亲不想儿子的?他说不想我,那是让我的心里好受点。我知道,他在说这句话时,心里会是多么的苦痛。
   
    我父亲深爱我们,为了我们,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有一次,他还很年轻,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把他的生命献给了我们。
   
    那是在1976年,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共准备开展“第二次镇反”运动,先选择一些地区进行试点,我们村不幸被选上。潍坊市委工作组一行10余人,在一位叫鞠昆仁的科级干部带领下,到我们村蹲点。他们进村后,立即召开全体社员【那时,村民都叫公社社员】大会,鞠昆仁给大家讲解这次运动的必要性,动员大家揭发阶级敌人。可以公开揭发,也可以秘密揭发。秘密揭发的,可以到工作组的办公室--大队部谈,也可以写匿名信,投到匿名信箱中。揭发者有功,揭错者也无过。他讲到最后,声嘶力竭喊道:这场第二次镇反运动,比第一次镇反更重要,要杀一批,关一批,管一批。在石龙河大队,不揪出一大批阶级敌人,他们决不收兵。
   
    动员大会不过一个星期,第一批嫌疑分子就被叫到大队部坦白交代罪行。不出所料,我的父亲成为首批嫌疑人之一。每天早上,他就被叫到大队部交代罪行,直到晚上很晚才回家。我父亲实在想不起他有什么问题,鞠昆仁却告诉他说,他的问题非常严重。他的父亲是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村长,他是投机倒把份子,妄图走资本主义道路。他是个历史、现行都有问题的双料,这一次,一定从重打击。
   
    怎样从重?怎样打击?鞠昆仁不明说,却暗示他,他完了,他的全家也完了。我父亲反复说明,他想不起有什么问题,请鞠昆仁提示一下。鞠昆仁便讲出了两件罪行。一件是私自杀猪,一件是低价买的青岛铁路局处理的废弃木材。我父亲听后,大呼冤枉。他向鞠昆仁讲明真相,鞠昆仁不但不采纳,反而说他狡辩、抗拒,要“抗拒从严”,严惩不贷。
   
    这哪里是两条罪状啊。所谓私自杀猪,那其实是我的“罪行”。我们几个弟兄姊妹捡了几篮子杏核、桃核。利用晚上砸开,取出杏仁、桃仁,春节前,用锅煮熟准备腌制当下酒菜。煮出的水,我用盆子倒在猪圈里。冬天猪圈结冰,水渗不下去,谁知道,杏仁水是有毒的,一头大肥猪喝了杏仁水,竟被毒倒了。父亲看到口吐白沫的肥猪,心痛不已,赶快请来本村外号叫“三飈”的长者,请教办法。“三飈”看后急急说,猪中了杏仁毒必死无疑,趁猪还没死完,赶快捅上一刀,放出血,清干净肠胃,猪肉还是可以吃的。如果等猪被毒死了,那么,毒素就进入肉中,血液也放不出来了,这肉就不能吃了。我父亲情急之下,请三飈杀了那猪,卖了那肉。
   
    所谓贱买木料,纯属巧合。我父亲到青岛,顺道看望了我大姑母的小叔子。他在青岛铁路局工作,他问我父亲,买不买木料?我父亲问:什么木料?他说,是建房的支架,现在房子建好了,没用了,堆在那里占地方,领导让卖掉。我父亲问明价格,感到比市场价便宜,便答应买,他随那位表亲到办公室交了钱,雇车将木头拉回家。木头是不少,足可以盖十几间房。父亲想以后将旧房翻新,给我和弟弟娶媳妇。
   
    鞠昆仁说,不经批准,私自杀猪,就是投机倒把。所谓杏仁水药昏了猪,纯属胡编。买了那么多木头,不可能自己用,是想以后卖高价,这是贱买贵卖,投机倒把。更重要的是,我父亲态度不好,拒不交代罪行,又是历史反革命的儿子,当然要新帐旧账一起算,从重打击。他下令,将木料没收到大队部,将杀猪卖肉的钱交给工作组。赃款、赃物俱在,就等收网了。
   
    父亲眼看就要被专政了。鞠昆仁将我叫到办公室,和我谈话,要我和父亲划清界限,主动揭发父亲的罪行,争取当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晚上,父亲和我做了一次长谈。他说,他不能活了,他从今天开始,就不吃饭了,他准备饿死。他求我,在他死后,顶起这个家,将弟弟妹妹拉扯大。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别说你没有罪,就是有罪,也罪不至死啊?你何必自杀?他说:儿子,你不知道共产党的厉害。我一定会被判刑,那样,你们弟兄姊妹五个,就是反革命子女,你们怎么活?谁敢嫁给你们?如果我在被判刑以前,就死了,就不会连累你们。我不吃饭,饿死,他们以为是病死的,不算畏罪自杀。我想好了,你就不要劝我了。我哭着劝他,他怎么也不答应。从那时起,父亲真的不吃不喝了。眼看父亲一天天瘦弱下去,我快急死了,但急又有什么用啊?
   
    就在我父亲眼看就不行了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和我父亲一起被整的第一生产队保管员周文成,被人诬告为监守自盗,不堪折磨,上吊自杀了。第二天,他的儿子周登起,当时的大队团支部书记,披麻戴孝,手执铁锨,嚎啕大哭着向大队部冲来。几个人小伙子抬着周文成的遗体,紧随其后。周文成的妻子、女儿大哭随行。看到的老少爷们无不落泪,有几个热血青年,也拿起铁锨、禾杈、扁担,跟随周登起,冲向大队部。鞠昆仁见状,慌忙命令关起大队部的大门,打电话给派出所求救。但周登起等人在门外大哭大喊,敲打大门。眼看大门就要被撞碎,鞠昆仁慌忙爬墙,带领他的工作组逃跑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到石龙河村。鞠昆仁跑了,我父亲也从鬼门关回来了。他的罪行,也随着形势的变化而不了了之了。
   
    想起这一幕,我除了感激周文成、周登起父子,也由衷敬佩我的父亲。他,真是一位伟大的父亲啊。
   
    我父亲更伟大之处,是他的孝心。
   
    我父亲十三岁时,我爷爷就死在中共监狱中。我奶奶,一个小脚女人,我小姑,一个10岁的孩子,一家三口艰难度日。十三岁的父亲,就顶起了这个破败的家。那时的石龙河村人,都以为老刘家完蛋了。可我父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硬将这个家撑持起来,成为石龙河村首屈一指的人家。而他对我奶奶、我大爷爷的孝道,到今天,还是石龙河人的美谈。
   
    对我奶奶的孝道,我三天三夜讲不完,讲了也会羞死我。仅讲讲对我大爷爷的孝道,就能羞我半死。
   
    我爷爷的哥哥,给过我父亲一些帮助。为此,我父亲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几乎搭上了自己和全家的前途。
   
    1958年,我们老家也飘起了三面红旗,不久,就吃不上饭了。眼看要被饿死了,父亲便带着全家到了吉林市,投靠到我的小姑母家。靠姑夫亲戚的帮助,父亲在砖厂找到了工作,由于他的勤恳工作,不久便转了正式工,成了骨干,全家也有了吉林市的城市户口。1961年和62年,大爷爷的妻子和儿子先后饿死了,他也病了,他写信给我父亲,希望我父亲回老家,给他养老送终。我父亲回信,请大爷爷到吉林市,他愿意为他养老。可大爷爷表示,他不愿意死在他乡。1963年,大爷爷说,他病重,请我父亲一定回来,否则,就见不上他的面了。父亲看到这些,竟然辞去了工作,带着全家老小,回到了给他无数痛苦的石龙河村。经过我父亲的调养,大爷爷恢复了健康,又活了8年,才安然寿终。这八年,大爷爷和我们吃住在一起,我们的好饭,先给大爷爷和奶奶吃。大爷爷逢人就说,书朋比我的亲儿子还孝顺。
   
    想起这些,我真得惭愧啊。我与父亲比,他是巍峨的泰山,我只是泰山脚下的一座荒丘。我不禁对自己说:刘因全,我呸你。
   
    再过6个小时,父亲的遗体,就要火化了。我想象不出,父亲的灵魂看到自己遗体进火化炉时,自己的儿子、女儿、儿媳、女婿、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还有外甥子侄辈都来为自己送行,独缺自己最喜欢的长子,会怎样想?
   
    我的心在绞痛,我的手在拍打我的心。人啊人,怎么就这么难?
   
    我知道,随着火葬场工人按下焚烧父亲遗体的按钮,我的心,也随着父亲的遗体一起,被烧成灰烬了。
   
    哀莫大于心死。
   
    父亲的肉体死了,我的心死了。
   
    父亲的灵魂会永生,我的灵魂会怎样?
   
    我哀嚎,向着天空,只能向着天空!
   
    我的天啊!
   
   
    刘因全
    2013年11月5日19时
    于洛杉矶父亲牌位前
(2013/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