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陈破空文集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被定义爲“改革开放”的起点,自那以后,逢“三中全会”,主政者几乎都要谈“改革”或“深化改革”,如果不谈,主政者就摊不上“改革派”的名,甚或忧惧自身难保,因爲,邓小平早有警告:“谁不改革谁下台。”


   
   
   
   然而,曆届三中全会,也充满权力斗争。谈改革,是明线;权力斗争,是暗线。作爲始作俑者,十一届三中全会,就上演了邓小平从华国锋手中抢夺权力的大戏。邓结党,对华发动突然袭击,临时改变会议议程,首先从华那里夺走改革的话语权(华实际上已经开啓改革开放进程,只是尚未形成明确的话语表述),然后以改革爲名,夺走华的政治实权,当时仅有副主席名号的邓,竟从此大权独揽。
   
   
   
   35年后,今年11月,中共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意图效法邓小平的习近平,同样上演了以改革爲名的权力斗争大戏。这集中体现于两个超级机构的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而显然,习近平将直接掌控这两个机构。
   
   
   
   据称,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统筹军队、政法、公安、情报、外交等部门;然而,在现有的政治局常委会中,七人各管一摊,已经廊尽上述部门、职能、功能,并由习近平总负责,爲何另起炉灶?习近平名下还有书记处,爲何弃之不用?习近平本身集党政军三大权于一身,爲何犹嫌不足?
   
   
   
   推理只能是,习近平要逾越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凌驾于所有这些部门之上;习近平大权独揽,搞的是个人集权,而非中央集权。联想到文革时期,毛泽东以“中央文革小组”,架空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习的套路,莫过于此。
   
   
   
   问题是,习近平如何可以做到这一点?大权独揽,应源于个人威信、权威。纵观中共党内,毛泽东作爲开国之君,自有威信、权威;周恩来久经风雨而不倒,自有威信、权威;邓小平创下三落三起的政治传奇,自有威信、权威。而习近平何德何能?何来威信、权威?
   
   
   
   逻辑只能是,在习近平大权独揽的表象下,深藏着权力斗争的幕后故事。习近平接班,由江泽民和曾庆红推举;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七人中,除习之外,另有四名江系铁杆(张德江、刘云山、俞正声、张高丽),形成压倒性多数;而习近平,又成爲太子党名义上的共主;江系与太子党合流,形成主流派,习近平从中取便。
   
   
   
   其前任胡锦涛,并非不想大权独揽,但他做不到,因爲有江泽民从中作梗;说到计划生育、劳教等题,在胡任内,几乎年年提起,却议而不决,除了胡本人优柔寡断的性格使然,更关键的,是江系人马从旁牵制,让他做不成事。作爲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虽如期接班,却彷如邓留下的孤儿,在江的强势干政下,受尽江的摆布,形同稻草人。
   
   
   
   习近平境况迥异,不仅自有大权独揽的强烈主观欲望(访问俄罗斯期间,曾自比普京,想做政治强人),而且,还拥有实现大权独揽的客观条件:本身受江推举,江不构成障碍;胡裸退,也不构成障碍;兼有江系与太子党左右抬轿,能如意集权。
   
   
   
   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等于取代“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后者隶属国务院,此举,分明是要让身爲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靠边站。事实上,由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改革文件),其起草小组组长是习近平,两名副组长是刘云山和张高丽,都是江系人马,已经将原本主管经济与改革的李克强排除在外。而曆史上,这类经济与改革文件,通常由国务院总理负责起草。
   
   
   
   作爲胡锦涛的亲信,李克强是十八大唯一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团派人物,如今,就连这个硕果仅存的胡系弟子,也遭到空前压制。九月,由李克强首倡的上海自贸区,在开放功能遭不断压缩的低调下勉强挂牌,预示李权限的压缩;如今,李主管经济与改革的大权也被抢夺,显示李在中南海处境艰难。
   
   
   
   李克强的挫败,就是团派的挫败。这是团派遭遇的三连败。十七大上,由江系推出习近平,越过李克强,成爲最高权力接班人,是团派的一大败;十八大上,胡锦涛裸退,团派的李源潮、汪洋遭政治老人阻断入常路,而江系人马攻下政治局常委多数席位,是团派的二大败;十八届三中全会,李克强遭全面削权,是团派的三大败。
   
   
   
   如果说,胡锦涛是邓小平留下的孤儿,李克强就是胡锦涛留下的孤儿,双双受尽欺负。中国宫廷政治法则,就是这般残酷:以人论事,而非以事论事。如果你不是我的人,我就对你另眼相看,当你是后娘养的;你想建功立业?我给你使绊子,让你干不顺、干不成;你想改革?我不给你机会。改革派这顶光环,岂能让你戴?要戴,也得让我自己人来戴。
   
   
   
   以“改革”爲名、并争得“改革派”光环的习近平,大权独揽之后,究竟意欲何爲?举两个人物,供其参考:崇祯皇帝与蒋经国。曆史上,这两个人,都是政治强人,大权独揽。
   
   
   
   崇祯皇帝,意欲整顿吏治、遏制腐败、强化中央集权,但其目的,仅仅是王朝中兴,虽殚精竭虑、励精图治,明王朝偏偏败亡在他手上,盖因不识时务,独缺审时度势;蒋经国,继承父亲专制衣钵,也曾厉行独裁,但晚年良心发现,要让给台湾一个选择、让给台湾人民一个空间,抛却杀机,放下屠刀,顺应潮流时事,转行民主改革,因是政治强人,其一念之差,一言九鼎,得以让台湾和平步上民主转型之路。
   
   
(2013/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