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蒙不過三代 ——紀念柏林牆倒塌24週年]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蒙不過三代 ——紀念柏林牆倒塌24週年

中國憲政主義的日出

   據報載,今天,“有深度改革的歷史意義”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始在北京舉行;同時,今天又是柏林牆倒塌24週年,不知何故,聯系這二者以及此前的憲政辯論風波,筆者的思路竟竄回到了一個世紀前的京城,浮現出了當年國會請願憲政運動如火如荼的場景……

   今天的中國,恐怕已沒有多少人知道103年以前的中國那場驚天動地的風雲湧動了。

   1910年,正處於清廷自1906年肇始的預備立憲階段, 光緒慈禧相繼於前年去世。立憲的熱望如火山一樣在國民中爆發了出來,人心沸沸,血脈贲張。當年的基本態勢是,向清廷要求立憲的,不僅有民眾,還有各省諮議局、地方督撫乃至中央資政院;而海外梁啟超和國內張謇,則是引領風潮的核心人物。

   先是,十六省咨議局代表齊集上海開會並組成請願代表團,于1910年1月抵達北京上書,要求速開國會,建立責任內閣。清廷以“憲政必立,議院必開,所慎籌者,緩急先後之序也” 為由搪塞。

   1910年2月,梁啟超創辦《國風報》於上海,發表《憲政淺說》、《中國國會制度私議》等百餘篇文章,遂成立憲派輿論重鎮。

   1910年6月,各省議員和代表二度進京請願上書,簽名者達三十多萬人,言辭激烈,意態堅決。面對此形勢,攝政王於5月21日發佈上諭,指目前財政困難,地方遭災,匪徒滋擾,沒有條件提早召開國會,仍以九年為期,屆時召開國會,不准再請願。

   緊接著,梁啓超發表《論政府阻撓國會之非》,駁斥攝政王的上諭,斷言“全國之兵變與全國之民變必起于此—二年之間,……今日政府專制制度不迅速改變,不及三年,國必人亂,以至於亡,而宣統八年召開國會,爲將來歷史必無之事”。

   請願代表得知第二次請願再遭拒絕後,立即決定擴大請願規模.北京請願同志會要求各省、廳、州、縣成立分會,准備號召官農工商各界人士兩千五百萬人簽名上書。

   1910年農曆九月初一,資政院召開第一次開院禮,議員二百名,欽選、民選各半。開幕之後,第三次請願運動蜂擁而起,直隸、山西、河南、四川、福建、湖北、湖南、江西貴州等省先後出現數千人集會,而東北三省,尤為熾烈。奉天各地集會均超越萬人,簽名達30萬。10月7日,奉天在北京的學生牛廣生、趙振清趁請願代表不備,竟各自從自己的腿上與胳臂上割肉一塊,塗抹於請願書上,高呼“中國萬歲”而忍痛趔趄離去,眾代表皆動容流淚。此次動員之廣,規模之大,來勢之猛,均前所未見。湖北集會倡議“不開國會﹐不承認新捐”。在聲勢浩大的請願運動壓力下,十八個督撫、將軍、都統由東三省總督錫良領銜聯名奏請立即組織內閣、翌年開設國會。

   清廷在國民運動聲勢及實力派官員合力震懾之下,作出讓步,于11月14日(十月初三)宣布縮短預備立憲期限爲五年,國會開設之前先設責任內閣。

   梁啟超得知,立即發表《讀宣統二年十月初三上諭感言》,堅持立即召開國會。農曆十一月,以奉天、直隸青年學生為主體罷課遊行,第四次立憲請願興起。群情激憤,發動剪辮子,推舉代表進京請願,數百萬民衆蜂擁簽名。有人當場割指寫血書,要求朝廷還權於民,召開國會,實施憲政;倘能如願,民眾願替朝廷還債。

   十一月廿三,第四次請願運動被清廷彈壓下去。但是,經過這場狂飆突進式的精神日出,憲政主張,已經廣被士林;中國這艘古老巨船,一波三折,開始向世界文明的主航道緩緩地靠近了。一年之後中華民國的誕生,這場運動是精神上的重要助產士之一。

   這就是一個世紀前中國立憲派發動的四次國會請願運動。其時國人無與倫比的熱情及其可歌可泣的態勢,堪比之前695年的英國大憲章運動,堪比之後79年的中國天安門運動。

歷史的迴流

   有鑑於此,103年之後,突聞今天憲政在中國大陸竟成禁忌,權力中樞竟然不自量力組織反憲政文章,頓有時光倒流,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一個世紀的時光白白度過?

   很明顯,這一錯位來自共產主義入主中國。那是全世界被捲入的歷史魔咒,是人類的劫運。在中國融入全球主流的歷程中,共產主義使中國步入了一段歧途,進入了一個巨大的迴流圈。

   就歷史的眼光看,1949年共産黨君臨中國,是中國自十九世紀邁向現代國際社會歷史進程中的最大一次斷裂,一段倒退;特別是毛澤東統治中國的27年的斷裂與倒退,使中國人付出了極其慘烈的代價。

   人們普遍關切的是,在歷史長河中,當下中國處于什麽位置?毛去世後的三十七年,是中國磕磕碰碰緩慢地從毛的歧路回頭,放棄部分共產教條而重向國際主流秩序靠近的歷史過程。這一在極低的經濟水準基地上經由國際秩序及遊戲規則獲得經濟發展的過程,引發全球矚目。但由於共產統治遺產之反作用,目前正處於進退躊躇的最後糾結階段。 由共産國家內部的政治遞嬗角度觀察,大體上相當于極權體制因改革而松弛之後再次回光返照而重新“擰緊螺絲”的階段;而由國際政治歷史角度觀察,則是“冷戰殘局”的最後收官階段。

   在應對這一局面時,新上任的北京當局開了哪幾付藥?

   一曰加緊左轉,乞靈于毛魂,發動意識形態戰爭;

   二曰強化封網,鉗民之口,重提“反動知識分子”,重走“反智主義”的毛氏歧途,殺雞儆猴;

   三曰爲平民怨,抛出“替罪羊”,黑打民營企業家;

   四曰炮艦外交,玩戰爭邊緣政策,在南海與釣魚島等問題上,以好戰姿態邀結國內民意,轉移內政危機。

   第一條已經失敗。紅色權貴面臨危機時亂了方寸,八方出擊,不是尋求移近國際主流,而是慌不擇路,退回毛氏死胡同。他們居然挂起鄧早已明智地收捲起來的共産血旗,發“九號文件”,搞“七不講”,竟冒天下之大不韙,挑起反憲政論戰。然不到兩回合,就遭全面抵制。學者以寫遵命反憲政文爲恥,深知公然反憲政無異于職業“自殺”,故反憲文章多以匿名發表,仍引來網絡罵聲一片,飽受奚落,道路以目,千夫唾棄,敗陣收兵,落荒而逃。網民有言:過去是毛在愚弄我們,如今是我們嘲弄五毛們。他們如此假裝不知道該意識形態的大失敗,就只好像那位奉命反憲政打前鋒的楊曉青教授一樣,遭民意解聘,灰溜溜無人理會了。

    第二條,中南海面對無遠弗屆的互聯網,其言論封鎖已經千瘡百孔,捉襟見肘。吃過智慧果的人,不可能再次返回蒙昧混沌的狀況;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萬物就收不回來了。簡言之:啓蒙是不可逆的。鋪天蓋地的網絡留言和民調預示了這場當局挑起的“意識形態鬥爭”的結局。正像1976年毛江張姚鎮壓了“四五”運動,對“謠言”實施輿論鬥爭,泡製“反右傾翻案風”文章的命運一樣,那些反人類的垃圾文字很快變成了歷史上的笑料。

   第三條,民營企業家成爲首當其衝的替罪羊之一。如企業家曾成杰就以“非法集資”罪被湖南中院秘密處死,而素行公義有口皆碑的企業家王功權的被捕,企業家王瑛對委屈求全的所謂“在商言商”的抗議……,諸事種種,在企業界內部引發了劇烈地震。危機逼近而忍無可忍的民營企業家和學者們,聚集在北京的“天則研究所”,從長期下跪的姿態下昂然站起來,面對目前人身財産安全沒有保障的惡劣情勢,發聲抗議,表現了中國企業家的政治醒覺與血性,表現了他們捍衛自己權利的悲壯努力。他們已經做了和正在做的兩種選擇,其一,是用腳投票,近年來富豪海外置産的財富流亡潮就是其觸目驚心的表現。其二,是奮起發聲,留下來改造制度。正如著名企業家孫大午在天則會議上所說, 民營企業家就是待宰的羔羊,需要聯合起來改造制度,爭取自己的利益。一般而言,企業家的直覺是超精准的,他們的商業成功有賴于此。他們的判斷,某種意義上是社會轉向的風向標。

   第四條,炮艦外交。軍頭八方煽火,以好戰言論干政,惡化了外交環境,強化了美日以及美國與東南亞國家的盟約關系,自陷孤立。

冷戰殘局:5 vs. 120

   基本的大勢已經毋庸置疑。上述毛氏藥方只是自取其辱,而前景,則已昭然天下了。用他們老祖宗馬克思的句法:第一次以悲劇收場,第二次則應是以鬧劇喜劇掃尾了。

   冷戰在主戰場已經結束,共產主義已經失敗。現在國際社會與中國面臨的是冷戰殘局,是最後“收官”階段——給冷戰失敗畫上句號,載入歷史。

   這一殘局最清晰的數字標識是——“5 vs. 120” 。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數據顯示, 21世紀初,在全球192個得到國際承認的國家中,有120個屬于選舉制民主國家,全球有60%的人生活在經民選上台的領導人的管理之下。而共產黨國家,經1989-1991蘇東波共產主義大潰敗之後,目前僅殘存5個:中國、北朝鮮、越南、老撾、古巴。其中,北朝鮮已經在其“憲法”中剔除了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詞句,成為一個金氏世襲的家天下專制王朝。越南除經濟改革外,目前在最高政治權力更替中引入了選舉競爭機制,並在外交上向美國靠攏。老撾則與越南亦步亦趨。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兄弟,一位病入膏肓,一位年事已高,權力繼承深陷黑幕之中,風雨飄搖,充滿了不確定性。

   這就是說,共產國家,命懸一線,其存亡完全系於中共政權這一孤家寡人身上了。煢煢孑立,八面風來,百國“圍觀”,能不顫乎?

   5 個共産黨國家與120個民主國家對峙。結局如何?恐怕不再需要勞駕肯尼迪和里根總統去柏林牆發話了吧?

   把全球120個民主國家所走的普世大道稱之爲“邪路”,把民怨沸騰日暮途窮的光杆所走的獨木橋“特色道路”稱爲“正路”,這正是真理部頒布的“宇宙真理”,也是其獨家使用的“特色漢語”。不能說中宣部一點創造性也沒有的。

   與北京當局夜行吹口哨壯膽的“三個自信”不同,中共中央黨校的一位教授(由于這位教授未獲接受國外媒體采訪的授權,因此他要求記者不要透露他的姓名。)曾表示:“我們剛與一大批極具影響力的黨員舉行了一次研討會。他們問我們,在我們看來,黨能執政多久,當黨垮台時我們有什麽應對計劃。老實說,每一個中國人都在問這個問題,但這恐怕很難回答。”(引自BBC)

   其實,已經有人在用行動回答了。中國裸官家眷們、富豪們和歐美銀行的資金一起,就“像能預知大地震的動物一般”逃離中國。這就是他們的應對計劃。甚至香港的東亞首富李嘉誠也攜帶財産“脫亞入歐”了,其最新動向則是放棄了唯一在中國大陸上市的公司股權。

   據日本《産經新聞》的報道,中國2012 年非法外流的資金突破1萬億美元,大約是中國外匯余額的28%,比2011年的6000億美元增長近一倍。2013年預計可能會達到一點五萬億美元。美國投資銀行高盛今年以15億美元出售了所持的中國工商銀行的股票。瑞士信貸銀行和英國蘇格蘭皇家銀行也分別抛售了手中持有的所有中國銀行股。而美國美洲銀行也決定全面出售持有的中國建設銀行的股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