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三中全会透视中共将走什么路?/夏明(美国)]
郑恩宠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香港罢课与反罢课的对立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香港和平占中人士中秋剃发表抗争决心
·香港占领中环日期已定
·宗教:社会转型不可少/新作
·香港学生罢课准备一周回顾
·香港举行黑衣游行中学生26日罢课!
·我是225名人权律师团光荣团队一员
·香港黑衣游行抗议特首普选方案
·人权律师英雄集体光荣团队名单
·谁将律师逼上梁山?
·香港七教会支持民主政改!
·香港80学者参与罢课义教!
·胡佳被行政传唤!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海内外29个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联署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香港大学生会举行罢课誓师大会
·基督徒百位律师百日禁食祈祷行动结束
·从“信仰缺失”谈起(鲍彤)
·参加“百名律师百日禁食活动”名单
·香港25所高校学生今起罢课!
·奥巴马代表见中国律师良心犯女儿家属
·胡佳再次遭到人身安全威胁
·香港高校学生罢课启动!
·香港罢课学生致梁振英公开信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大块人心!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二)
·王岐山到上海逼韩正交出11'老虎"
·香港罢课学生举行4000人集会
·我和胡佳互报平安
·香港基督教界支援占领中环团成立
·美法学教授孔杰荣谈伊力哈木案
·香港基督徒发起“背起十架,守卫我城”行动
·巡视组态度大变我妻再度告韩正
·到巡视组二告韩正全过程
·香港不眠夜六万人包围政府总部
·戴耀廷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香港警方放催泪弹无限罢课、罢工和罢市
·7万港人逼爆抗议现场警方放催泪弹!
·杨建利:和平香港行动通报(3)
·香港防爆警察撤离民众占领大街
·香港抗议激发内地抗争
·香港局势等候北京发话
·香港学生围堵梁振英切断上班路
·北京十拆迁访民撑港知恩图报被拘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声援香港人士被抓!
·香港四大影帝撑占中谴责梁振英
·孙文广教授八十大寿各地人士前来庆贺!
·香港十万人集会抗议黑帮袭击民众
·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中全会透视中共将走什么路?/夏明(美国)

    转载来源﹕2013年11月香港《动向》
    三中全會透視中共將走什麼路?
   
   
    作者﹕(美國)夏 明


      中共最高層深度神經分裂症
   
   
   
     革命後時代的中國政治基本上還處於宮廷政治的層面,所以,權力繼承的最後贏家都有一個共同點:忍而不露,或者說都是能否定自我的忍功大師和機會主義的權術家。在民主的選舉制下,權力繼承前,參與較量的各方都已經拿出了系統的政綱來動員和贏得選民。在中國寡頭選拔制下,新的領導人只能在大權在握的情況下才能露出真本性,拿出系統的政綱和未來藍圖。由此,每一屆中共黨代會的三中全會往往成為新一代領導人集體政治亮相(新當選後有第一次形體亮相)的重要場合。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習近平扮演普京式政治強人,親任「國安會」主任,進一步集大權於一身。
   
   
   
     中國正在經歷一場意識形態上的大論戰。中國的政治生態被「左」、「右」兩股力量拉扯。這種社會和政治的兩極化趨勢,一方面,是由當今的執政集團及其施行的各種政策造成的;另一方面,在全面接班後的八個月時間裡,習、李試圖左右逢源,給左右之爭火上加油,更加劇了社會矛盾衝突。在中國面臨大變革的關鍵時刻,習、李吹響的是不定的號角。面對中間地帶的急劇流失,習、李試圖走的維持現狀的所謂「中道」,必然帶來英國前首相撒切爾所描述的情形:你試圖在路中間行走,結果你冒著被左、右兩道快速奔馳的車流撞上的風險。
   
   
   
     習、李令人捉摸不定的執政路徑反映出了中共最高層深度的神經分裂症。我們知道,人們的行為是受意識支配的;而產生意志的意識是由生命經歷的重大事件來塑造的。可以說,在習、李和他們的同事中,他們的意識和分析框架立足於兩大支點:「文革十年」和「改革十年」。前者讓中國人經歷了煉獄般的磨難,促成從領導到百姓上上下下形成了「改革、開放」共識。不可否認,「改革十年」是對「文革十年」的否定和對文革後中國集體受傷的診療。但習近平和他領導的黨中央不這樣看。無論是所謂的「六十年一條紅線」,還是「不能用一個三十年否認另一個三十年」,反映出的都是一個意識形態分裂症病人的深度問題。
   
   
   
     找到習李班子施政的坐標系
   
   
   
     習近平和他的班底對文革並無刻骨的仇恨,其實很容易理解。當今的領導人基本上都是在文革中練出了兔子般的敏感、狐狸般的狡猾和毒蛇般的殘忍。他們善於察言觀色、隱忍克制、投人所好、逢場作戲,時刻帶著假面具,永遠用雙重思維來看待分析問題。不為行動、思想中自我矛盾而臉紅是他們為人為官的最大本事。「文革」對他們來說,永遠是塑造他們人生和世界觀的大課堂。與此相比,至少鄧小平、朱鎔基等領導人還能從「文革」中回憶起親身經歷的痛楚,痛下決心不讓它再來。而習、李一代,留在他們記憶中的恐怕更多的是青春騷動叛逆期的瘋狂,從而養成了施虐─被施虐的雙重快感。
   
   
   
     習、李都經歷過、甚至參與過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思想啟蒙、經濟開放和政治改革的黃金十年。據說,在習近平還遠在福建任地方官員時,他總會在周末搭乘福州軍區飛往北京的軍用機,溜回北京,與京城的改革青年們混跡一起,吸收變動時期的新思想,領略大變革時期的激動。習近平還得到去「西天取經」的機會,在美國的愛荷華州住訪過一段時間。很難想像這些經歷不給他帶來深度的思考。舉一個小小的例子,王滬寧在八十年代中期也在愛荷華遊學半年。習、王關係非同一般,王滬寧成為習的替身,陪同彭麗媛外出參加重要活動,不能不說與這些相同的「洋插隊」經歷有關。
   
   
   
     中國八十年代的改革十年,在十三大政治報告中達到了頂點。李克強在北大的老師龔祥瑞和在復旦大學任教的王滬寧都不同程度地捲入到十三大報告的起草工作。從他們的著述可以看出,李克強和王滬寧的思想模式都打上了八十年代的烙印。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可能都從趙紫陽的失勢中得出了更多的負面教訓,那就是:寧左勿右。據此,我們可以找到習、李班子施政的坐標系:「文革」是X軸,確定了他們可以走多低,「十三大政治報告」是Y軸,決定了他們的政策可能走多高。
   
   
   
     「邪途老路」VS十三大基點
   
   
   
     從目前中國的政治形勢來看,意識形態領域思想妖孽盛行,專制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大漢族主義、民粹主義、軍國主義、階級鬥爭觀念、仇外心理都很有市場,甚至大行其道。與「改革」的前奏「真理標準討論」相比較,上層建築領域已經墜落到一九七九年以前的水平。對十八屆三中全會來說,這是不祥之兆。在思想觀念大倒退的情況下,我們很難期盼政治和經濟改革能有所突破。
   
   
   
     但另一方面,中共能夠找到的最具有合法性的政治經濟改革的藍圖非十三大政治報告莫屬。這是「文革十年」和「改革十年」正反兩方面經驗教訓、通過黨內外上下討論在黨內產生的思想結晶。即便在「八九」屠殺後,鄧小平也堅持,「十三大政治報告一個字也不能改」。如果說鄧小平有什麼政治遺產或鄧小平理論,其核心內容當屬趙紫陽代表中共在十三大上做的政治報告。中外的學者和評論家一致認為,該報告體現的主題思想是「新權威主義」,亦即專制權力下的市場經濟,或者叫「硬國家、軟經濟」。但它也提出了「黨政分開」、「權力下放」、「建立社會協商對話機制」、完善若干民主制度和加強人大建設等多項政治改革目標,試圖為未來中國民主化發展做出鋪墊。
   
   
   
     民間曾經流傳,在經過「頂層設計」後,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推出全面的政治、經濟改革方案,結果卻令人失望。
   
   
   
     中共建政後走過兩條路徑:以「文革」為典型的左傾階級鬥爭之路和八十年代以「改革」為主體的自由化道路。前者已被證明是一條走不通的邪路,後者卻是被保守勢力堵塞而導致半途而廢的希望之路。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我們可以細心觀察,看中共是會走上「邪途老路」,還是會重新踏上十三大的基點,更上一層台階,讓中國有機會邁上通向民主轉型的大路。
   
   
(2013/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