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郑恩宠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评论 | 鲍彤特约评论
   
   
   RFA独家:


    价值•矛盾•出路 — 初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2013-11-19
   
   
   资料图片:鲍彤先生(法新社)
   
   Photo: RFA 三中全会的《决定》是中国共产党当前的纲领。它有内容,有份量,不是泛泛之作。它的价值在於全面反映了现领导对中国当前局势的判断。
   
   “不改革,死路一条。”那是邓小平表态支持八十年代经济改革的理由——尽管胡乔木当时发明了似乎完全不同的说法,“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秀才的本领在修辞,不外乎冠冕堂皇。军委主席作为统帅,必须挑担子,不能不说实话。
   
   这一次同样是形势逼人。别把《决定》中那些豪言壮语当真。中国要是万事大吉,领导真能高枕无忧,何必谈“改革”,何必谈“深化改革”,何必谈“全面深化改革”!路人皆知,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就反映了击鼓传花者对本党的一种责任感——不让此花在此时此手坠地。
   
   全面危机呼唤全面改革。重点何在?《决定》说,重点在经济领域。这反映了现领导对GDP所寄讬的最高期待。不是说“发展是硬道理”吗?但愿能靠GDP治愈痼疾,平息民怨,改善形象,重振雄风,为一党专政的制度争光。
   
   为了GDP,不能不呼唤市场。不能再自欺欺人地宣佈中国已经“具备完全市场资格”。《决定》正确地提出,“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这是《决定》的亮点。没有自由竞争的市场,没有相应的规则,市场不可能有生命和创新的活力。
   
   中国现存市场体系之所以处在半死不活状态,不是由於它幼稚,而是由於它被侵凌。幼稚并不可怕。和幼稚相伴的,往往是生机勃勃,前途无量。真正可怕的是被强大的异物所佔领。现在比比皆是的企业无法自主经营,不能公平竞争,消费者难以自由选择和自主消费,商品和土地、资金、劳力、技术、信息等要素不得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等等各种与市场本质背道而驰的怪现象,无一不是超经济权力干预的恶果。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因此,当中共提出“改革”之初,与人为善的有识之士无不指出了政治改革在整个改革中的关键地位。唯有政治改革才能救治中国不死不活的市场,也唯有主动的政治改革才有可能使中共获得新生。可惜良言善意,被疑忌为“反共阴谋”。现在《决定》中有关政治、文化、社会各章节的论述,除了那些关於“人民”的空话以外,处处呈现出强化高度集权的雄姿。
   
   致病之由是一党专政在不断恶性膨胀,治疗之方却是叫它继续升温发高烧。靠一党专政来谱写自由,用高度集权来完善市场。我不知道这种“改革”(即使是其中本来可能起相当积极作用的举措)最后会走到什么地步。
   
   “那么现在还有没有救?”肯定有的。我现在能够想到的,是习仲勋老人去世以前的遗言:中国需要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3/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