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郑恩宠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来源﹕参与首发
    视频专访夏业良之二:谁抹黑北大? 不排除被迫出走异乡
   [日期:2013-10-31]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东方
    视频专访夏业良之二:谁抹黑北大? 不排除被迫出走异乡
   • 视频专访:夏业良怒斥官媒泼污 称校方解聘理由荒唐

   多媒体文档
   
   视频
   视频专访夏业良之二:谁抹黑北大? 不排除被迫出走异乡
   
   东方
   10.30.2013
   
   北京 — 夏业良教授在北京大学的讲台上因为在宏观经济学时,被学生揭发出曾在课堂上“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由34名委员组成的北大经济学院人事代理考核续聘委员会,最近以30比4的压倒票数,决定不再续聘夏业良为北大教授。美国之音VOA北京分社近日在夏业良教授的寓所中专访了夏教授,谈到他被解聘的经过以及北大的名声。接下来请看专访的第二部分。
   
   *谁败坏了北大的名声?*
   
   VOA卫视驻北京记者东方:夏业良教授,感谢你接受美国之音VOA卫视的采访。北大是中国的最高学府,在海内外享有盛誉。最近我们看到美国卫斯理学院有130教授联名写信,称如果北大解除您的教职,他们将要求卫斯理学院断绝和北大的关系。北大的另一个姊妹学校台湾大学,最近也有教授对您表示声援,称没有学术自由的大学就不是大学,并欢迎您去台大做教授。您不被北大续聘的新闻,也上了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主流媒体。这件事让北大的名声在国际上蒙污。您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国际影响?到底是谁败坏了北大的名声呢?
   
   夏业良教授:恰恰是这个问题,我们经济学院的院长说,你败坏了北大的名声,破坏了经济学院的声誉。他说,你在海外媒体,互联网上,为了达到你个人的目的,有意将学校的名誉搞坏。如果不是你这样做的话,你今天不会有这样的结果。这话等于露馅了。他前面说这纯粹是委员会学校投票的结果,纯粹是学术性的,与政治毫无关联。但他跟我谈话的时候露底了。他这样说,你以为卫斯理学院这些教师声援你,就能够给你帮大忙,你以为我们就得听美国教授的,美国教授就牛,是不是? 他的话带有一种现在的所谓‘三自信’。中国现在强大了,中国可以不对西方低头了,就是这种心理在里面。难道我们要听他们的吗? 他们不但没有帮你的忙,还帮了你的倒忙。这话说得就很清楚了。他还警告我说,你不要对外国媒体说这事件是一个政治事件,你的情况会更加糟糕。
   
   我觉得很奇怪,我已经被解雇了,我的处境怎么更加糟糕?难道还要逮捕我吗?已经被解雇了,更加糟糕会怎样?难道还会对我进行什么样的迫害?
   
   (注:美国之音获悉夏教授的妻子也在北大工作。)
   
   VOA:是的,从海外媒体的报道情况来看,破坏北大名声的恰恰是校方,而您却被称为北大的骄傲。记得当年北大教授郭罗基因为在讲台上被指控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中央责令要把他赶出北京大学。当时的北大校领导顶住不办,最后一直发展到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动气。北大素有保护教授的传统,没想到今天在处理本校教授去留的问题上竟至如此。您怎么看待这场风波?
   
   夏业良接受美国之音视频专访x
   
   夏业良接受美国之音视频专访
   
   
   夏: 我没有觉得自己做错。我现在感到非常坦然。我坚持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这一点是不会放弃。
   
   *压倒性投票结果*
   
   VOA:我们在您家里看到了一些感谢信,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挂历上有您代表北大参加节目的照片。您一度是这所大学的骄傲,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最差的教授,落差为什么会这么大?
   
   夏业良:反差是很大。我在2008年以前,在中央电视台出镜率非常高。可能正因为过去我出镜率太高,让我的同事感到不舒服。在经济学院,我认为我没有得罪过谁。别人不喜欢你,可能有这些因素在里面。
   
   我过去在国内主要的媒体,报刊都有专栏,也经常上电视。我想同事们会有自己的看法,这是一方面。但我还是没有想到这次投票结果会是绝对压倒性。因为上一次投票是去年的10月26号,分两轮投。第一轮对我的科研和教学评估,结果是合格通过。第二轮投票是要不要续聘我,这个问题上是11票对11票,有一票弃权。一共23人参加。但今年投票的人扩大了,比去年人多。这个对比票数也出现了明显的反差。去年是十一票对十一票,悬而未决,等于是个平局,不好评判。
   
   *昧着良心 *
   
   今年他们开会说,我们要做个确切的结论,要不要续聘夏业良。他们没有说今年对夏业良再进行一个科研教学的评估。他们说,我们要对去年的事做一个了断,要确认一下要不要续聘夏业良。投票结果像今天这个情况。但我感到很意外。我虽然平时不是跟每个人都很亲密,但也不至于是这样一个情况啊?现在很多朋友,还有社会上一些人说,这些教授也是昧着良心,怎么会投这样的票?这次投票组成人员里面除了教授以外,还有党政班子的成员,还有各系的系主任,他们有的不是正教授,但他们有一定的职称。
   
   VOA:你觉得会不会有人拉票,拉反对票?
   
   夏业良: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在一周前,也就是11月11号投的票,11月18号下午通知我去谈话时才告知我。我在这之前一点都不知道。这个消息最先是从网络上爆出来的。17号晚上,我就接到一些朋友从美国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被北大解雇了?我说,没有,我不知道。他们说网上已经说了,委员会已经投票了,30票对4票。我说,我不知道啊。
   
   第二天,我3点钟去了学院,跟院长,党委书记,聘任委员会的主任三个人在一起谈,他们说的票数结果跟网上传说的一样。所以,他们可能提前放了风。我问了他们,他们说不是他们说的,可能是其他哪个老师透露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高校还是党校*
   
   VOA:最近我们看到报道说,美国有大学邀请你去做教授。北大的姊妹学校台大也有邀请您的呼声。我们一方面为你感到高兴,一方面为你感到悲哀,一个北大竟然容不得一个发出不同声音的教授。从一个又一个优秀的人才外流来看,北大,以至中国的高教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
   
   夏业良向美国之音记者展示 0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聘请他为经济宣传顾问x
   
   夏业良向美国之音记者展示 0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聘请他为经济宣传顾问
   
   
   夏业良:现在中国所有的高校可以都称为党化教育。有人说,全国都是党校。在历史上,北大是一个思想的发源地,是一个可以自由思想,兼容并包的地方。各种观点都可以激烈的交锋。甚至包括很荒谬的,看起来很另类的观点都可以得以存在。但现在北大是不容的。
   
   大家知道,在整个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必须有一个官方规定的原则。就是要保持跟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相一致的思想理念。如果你的研究,你的表达中出现了跟这个不一致的,你的科研成果就没有办法发表和出版,你也得不到科研的资助。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经费主要是来自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 重大课题的发布都是由国家科学社会规划办公室。这个规划办公室就设在中共中央宣传部。换句话说,全国关于人文思想的研究都需要在中宣部的把控下进行。如果你的理念跟他们不一致,就没办法获得研究经费。
   
   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自由主义经济学在中国的积极倡导者。人家把我称作自由派知识分子。我要推进的是自由经济市场、法制,以及经济学方面的,像芝加哥学派的自由主义经济学理念,以及弥尔顿、弗里德曼、哈耶克的一些理念。但是这一点在中国是被批判的。尤其是在最近,批的越来越激烈了。比如说七不讲,以及最近在《求是》杂志 ,都公开的提出要批判自由主义。而我是倡导自由主义,我可能被他们看成自由主义在中国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知识分子之一, 作为打压的对象。实际上,他们要打压的不是我个人,而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压制这样的声音。如果对我这样做了,其他人可能在一段时间里面也不敢向前走。
   
   记者: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您如何看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否有潜在的危机?
   
   夏:中国经济已经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在哪个节点爆发不知道,但一定会爆发,如果不改变这种统治方式,还是继续这样走下去的话。大家知道,中国金融体系现在非常的脆弱,如果不是国家在用纳税人的钱对它(中国金融体系)进行重新注入来保它的脆弱的生命外,那恐怕这种体系已经崩溃了。 前段时间不是已经出现过钱荒。
   
   *夏业良:批判,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VOA:北京大学领导称,有同学举报您在课堂上,“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 嘲笑和歪曲中国梦”,您愿意回应一下吗?
   
   夏业良:我在思想理念上,对共产党的这样一种专制的统治,对社会主义制度持质疑和批判的态度,这个事实是存在的。他们愿意说我是反党反社会也可以。我相信,这不止我一个人。我首先要问,作为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一出生到死,都必须信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如果我不信仰怎么办?我有没有其他的选择?从一出生就得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如果我不想让共产党领导,我有没有其他的选择?这个党,这个主义,这么多年来有没有缺陷?如果有缺陷能不能批评?作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批判,批判社会,批判执政党,批判政府,传播先进的知识和理念,引导推动社会进步。我觉得我在履行一个知识分子的天职。
   
   刚才还问到的中国梦,是吧?关于中国梦,我曾用一些调侃的口吻在微博上说过一些。在我们经济学院,当时在北大作为典型推广地。北大从上到下都要宣传中国梦,每个人都要写文章,每个人都要表态,就像搞政治运动一样。我们经济学院开大会的时候说,让大家谈谈对中国梦的看法。首先是党委书记,院长和一位资深教授做主题发言。学校党委宣传部和很多其他宣传部门的人都来了,带了摄像机,就是做一个重点的宣介。他们讲完了以后,主持人说,现在还有点时间,请大家自由发言。这个时候其实大家都没有准备,我也没有。但那天很巧,我包里面带了一个U盘,那个U盘里面有我前不久给一个大庆的党政领导干部做演讲的时候用的讲稿,主要是讲美国梦与中国梦的比较。于是我就上去说,用五分钟讲一下美国梦和中国梦的比较。这是报告的PPT,可以讲整整一个下午。当时我没那么多时间,就给大家大略地翻一翻,讲一讲。后来很多人都被吸引了,都觉得讲得好。
   
   其实我没有给多少结论,就是作比较,中国梦是什么,习近平是如何描述的。美国梦是什么?我引用的都不是我的话,都是引用的,然后我进行了对比。大家都非常感兴趣。结束了以后,我们的经济系和经济学院的党组织负责人还来找我复制了一份我刚讲的PPT。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想作为典型学习材料,可以上报。他们想表功嘛。后来我就笑了。我说,如果给你们的话,可能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可能你们没有看懂这里面的内涵。他说没关系啊,我还是没给他们。如果真给他们,可能还让他们犯错误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