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槟郎文集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12小教数科 魏婵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上苍让我这个最平凡的地球人遇上了最不平凡的“外星人”——槟郎。现在,我就来谈谈这莽撞的误入地球后,只能“以寂寞作茧”的“外星人”槟郎。
     我称他为“外星人”,当然是因为他和我们地球人是不同的。他生活在他的“槟郎”星上,虽孤独,却怡然自乐。


     第一次见到这位“外星人”,是在一个星期二晚上“新诗赏析”跨专业选修的一堂课上,我记得,当时走进班级,看见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头低着站在讲台上,正认真的看着什么东西。上课的时间还没到,班级里十分吵闹,可那位中年男人对周围的环境毫不在意,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中。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一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别人走不进去,他也从未想走出来。
     上课铃声响了,中年男人才抬起头,我竟和他对视了,一点也不夸张的说,我差点惊呼出来,那是多么纯净的眼神啊,真挚如孩童。透过镜片传递给我,丝毫没有世俗上中年男人眼中的浑浊,单看那双明亮而灵动的眼神,还以为是位正值青春的热血男儿。细看外貌,我不禁笑出声来,但这笑绝不是嘲笑,相貌有点古怪的可爱了,脑袋轮廓分明,有棱有角,尖尖的头有点秃顶了,脸型扁扁的,整个是从漫画中走出的人啊!
     接下来,他开始介绍自己,常常用自嘲的口吻,非常的风趣幽默,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我们才知道他已经写了两千首诗,却一直是诗坛的门外汉,甚至还了解到上大学时因某种打击,出家未遂的事儿。听完这些事后,我哈哈大笑,只纳闷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人,真像是从外星上来的,于是,默默地在心里,给他起了“外星人”的雅号。却不知,随着我对槟郎老师的了解,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我充分体会到了这位“外星人”在地球上生活,一路走来的不易与心酸。随着课程的进展,我们不但学习到了中国现当代诗歌的经典名篇,也在他的偶尔“抛砖引玉”时赏读了他的一些好诗,网上也搜读了他的诗作,如《不寐人的乡思》、《狐仙》、《巢湖与澎湖的恋曲》、《W星球的木桶》、《法师的彩巾》,《拜谒李白墓》、《唐木山人》、《深秋的枫林》等,感受到老师孤独的又是多情的诗意世界。
     “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公开身份是一位大学中文教师,可他还有一个神秘的,更为他自己所珍视的身份——诗人!可他的神秘身份被我发现啦,深深地觉得诗人才应该是他真正的身份,是我们地球,我们这个时代辜负了他!
     “外星人”虽说已人到中年,却仍是“愤青”啊,去年在发生“钓鱼岛事件”之后,槟郎老师愤慨不已,一口气写下了《情系钓鱼岛》、《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钓鱼岛之恋》。老师将自己手中的笔杆化作枪杆,充分表达他外争国权内争民权的满腔热血!在这些诗歌中,槟郎老师用了反问,排比的手法强烈直接的表达了对日本妄想侵占钓鱼岛的不满,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介书生对国家不够强大,内乱积弱,自己不能保家卫国的无可奈何。“我在将你热切地眺望,钓鱼岛,我的第二故乡”,则直抒胸臆,表达对保卫国土的无限热忱!
     最近在读槟郎老师的《登青龙山瞭望台》,非常喜欢。南京青龙山是江宁大学城附近的一座野山,平时很少人去,他却经常进去探险,还写了系列诗歌。诗中写到“当我远眺,如怒涛翻腾的群山,便突然不约而同,俯拜在脚下,祥云在四周弥漫”,读到这,一股豪迈之气向我逼来,槟郎老师的志向是如此的高远啊,那样俯视群雄的胆魄让我拜服。接下来,他写的“在人间丢了魂,我偏在青龙山区找寻,麻风病村没有,精神病院也没有,缘在瞭望台最高层”。一个“偏”字准确的体现了找寻自己的魂的痴狂与执着,那是只有诗人才有的执着啊!槟郎老师要告诉世人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自己的灵魂在瞭望台最高层,是俗人的魂不能够到达的高度。在这首诗中,我最喜欢的这一句“以寂寞作茧”,寂寞像茧般牢牢的困住了诗人,而“我是最适当的主人”,体现了诗人甘愿孤寂的情怀。读完这首诗,我不知不觉的已成为了槟郎老师的小粉丝啦,我将这首诗工工整整的抄录下来,当我决定孤独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谢谢槟郎老师,给了最好的孤独时最好的伙伴。
     这位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有着不被常人理解的孤寂,他享受着这份孤寂,永怀一颗炙热的赤子之心,将自己不断燃烧,释放出光与热,驱逐这世界的黑暗,执着地保护着他“槟郎”星球——一个纯净的诗歌世界!
     也许若干年后,当我的孩子朗诵他人生中的第一首诗,我会给他讲起一位来自“外星”的诗人“槟郎”的传奇故事。
     2013-11-10
(2013/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