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槟郎文集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12小教数科 魏婵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上苍让我这个最平凡的地球人遇上了最不平凡的“外星人”——槟郎。现在,我就来谈谈这莽撞的误入地球后,只能“以寂寞作茧”的“外星人”槟郎。
     我称他为“外星人”,当然是因为他和我们地球人是不同的。他生活在他的“槟郎”星上,虽孤独,却怡然自乐。


     第一次见到这位“外星人”,是在一个星期二晚上“新诗赏析”跨专业选修的一堂课上,我记得,当时走进班级,看见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头低着站在讲台上,正认真的看着什么东西。上课的时间还没到,班级里十分吵闹,可那位中年男人对周围的环境毫不在意,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中。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一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别人走不进去,他也从未想走出来。
     上课铃声响了,中年男人才抬起头,我竟和他对视了,一点也不夸张的说,我差点惊呼出来,那是多么纯净的眼神啊,真挚如孩童。透过镜片传递给我,丝毫没有世俗上中年男人眼中的浑浊,单看那双明亮而灵动的眼神,还以为是位正值青春的热血男儿。细看外貌,我不禁笑出声来,但这笑绝不是嘲笑,相貌有点古怪的可爱了,脑袋轮廓分明,有棱有角,尖尖的头有点秃顶了,脸型扁扁的,整个是从漫画中走出的人啊!
     接下来,他开始介绍自己,常常用自嘲的口吻,非常的风趣幽默,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我们才知道他已经写了两千首诗,却一直是诗坛的门外汉,甚至还了解到上大学时因某种打击,出家未遂的事儿。听完这些事后,我哈哈大笑,只纳闷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人,真像是从外星上来的,于是,默默地在心里,给他起了“外星人”的雅号。却不知,随着我对槟郎老师的了解,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我充分体会到了这位“外星人”在地球上生活,一路走来的不易与心酸。随着课程的进展,我们不但学习到了中国现当代诗歌的经典名篇,也在他的偶尔“抛砖引玉”时赏读了他的一些好诗,网上也搜读了他的诗作,如《不寐人的乡思》、《狐仙》、《巢湖与澎湖的恋曲》、《W星球的木桶》、《法师的彩巾》,《拜谒李白墓》、《唐木山人》、《深秋的枫林》等,感受到老师孤独的又是多情的诗意世界。
     “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公开身份是一位大学中文教师,可他还有一个神秘的,更为他自己所珍视的身份——诗人!可他的神秘身份被我发现啦,深深地觉得诗人才应该是他真正的身份,是我们地球,我们这个时代辜负了他!
     “外星人”虽说已人到中年,却仍是“愤青”啊,去年在发生“钓鱼岛事件”之后,槟郎老师愤慨不已,一口气写下了《情系钓鱼岛》、《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钓鱼岛之恋》。老师将自己手中的笔杆化作枪杆,充分表达他外争国权内争民权的满腔热血!在这些诗歌中,槟郎老师用了反问,排比的手法强烈直接的表达了对日本妄想侵占钓鱼岛的不满,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介书生对国家不够强大,内乱积弱,自己不能保家卫国的无可奈何。“我在将你热切地眺望,钓鱼岛,我的第二故乡”,则直抒胸臆,表达对保卫国土的无限热忱!
     最近在读槟郎老师的《登青龙山瞭望台》,非常喜欢。南京青龙山是江宁大学城附近的一座野山,平时很少人去,他却经常进去探险,还写了系列诗歌。诗中写到“当我远眺,如怒涛翻腾的群山,便突然不约而同,俯拜在脚下,祥云在四周弥漫”,读到这,一股豪迈之气向我逼来,槟郎老师的志向是如此的高远啊,那样俯视群雄的胆魄让我拜服。接下来,他写的“在人间丢了魂,我偏在青龙山区找寻,麻风病村没有,精神病院也没有,缘在瞭望台最高层”。一个“偏”字准确的体现了找寻自己的魂的痴狂与执着,那是只有诗人才有的执着啊!槟郎老师要告诉世人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自己的灵魂在瞭望台最高层,是俗人的魂不能够到达的高度。在这首诗中,我最喜欢的这一句“以寂寞作茧”,寂寞像茧般牢牢的困住了诗人,而“我是最适当的主人”,体现了诗人甘愿孤寂的情怀。读完这首诗,我不知不觉的已成为了槟郎老师的小粉丝啦,我将这首诗工工整整的抄录下来,当我决定孤独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谢谢槟郎老师,给了最好的孤独时最好的伙伴。
     这位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有着不被常人理解的孤寂,他享受着这份孤寂,永怀一颗炙热的赤子之心,将自己不断燃烧,释放出光与热,驱逐这世界的黑暗,执着地保护着他“槟郎”星球——一个纯净的诗歌世界!
     也许若干年后,当我的孩子朗诵他人生中的第一首诗,我会给他讲起一位来自“外星”的诗人“槟郎”的传奇故事。
     2013-11-10
(2013/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