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您好,槟郎先生 ]
槟郎文集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您好,槟郎先生

   您好,槟郎先生
     11涉外文秘 陆思宇
   
     在这个秋天,夏日的阳光还未将那一道林荫树染黄的季节,我又一次遇见了槟郎先生。
     您好,槟郎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依稀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初秋吧。机缘巧合,他成为了我们临时的代课老师。万分荣幸,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先生。其实,在此之前就已从其他班的同学听闻槟郎的大名。那时候,仅仅是知道他是一位在我们隔壁班上课的幽默的老师。
     就这样,这位传闻中隔壁的老师在几周之后,就成为了我们眼前的这位老师:人到中年,衣着朴素,个头不高,长相一般。先生还戴着一副松松垮垮的眼镜,他也不爱将眼镜摆摆正,随它怎样架在鼻梁上。所以,我总觉得先生的眼神是一半一半的。一半是透过镜片的明白,一半又是被岁月浸染的浑浊。
     那次第一堂课,他让我们读了他的诗,我们已听说了他的一些故事。原来,这个以前只是听说的隔壁班的老师是一位诗人,还是一个有故事的诗人呢。
     对先生初次的印象就是这样了。总之,在那个秋天,先生成为了我们的先生,我们成为了先生的听众。
     您好,槟郎先生。再次见面,您可安好。
     一年,未遇到槟郎先生。也有可能校园有些大,时间有些匆忙,遇见了也是擦肩而过吧。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一次选课,看见先生的名字,就毫不犹豫选了他的课“新诗赏析”,诗人讲诗,应该有听头。
     那天晚上的第一堂课,再次见到槟郎,他还是老样子。那样的朴素,那样的实在。先生是一个爱唠叨的先生。他抛砖引玉地让同学们欣赏了他的几首诗作,里面有他年轻时候的故事,又用文字带我们遨游了那些名胜古迹。然后又让我们品读着文学史上的的经典诗歌。可能我是第二次上先生的课了,所以对于新同学偷笑的地方,我倒有了不一样的感悟,这些感悟让我看到了先生的另一面。最爱看他的《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讲到他年少轻狂为爱出家的那段故事。这段经历是显得先生很有勇气,很潇洒。也许,是因为一百个读者的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的原因吧,我心目中那时候的槟郎先生是带着些许悲哀的。即使是最后觉得尘缘未了回了尘世。最终,也就是因为放不下吧。
     从先生的作品,想到先生的做狱警(《狱墙下的青春》《劳改工地的女郎》),还有在韩国外教的特殊经历(《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不寐人的乡思》《访问韩国大田的华侨小学》)。先生崇拜的超级偶像是李白,为此独自跑到当涂的青山,写了《拜谒李白墓》。这些种种,都说明了先生是一个爱自由,愿潇洒的人呐。
     您好,槟郎先生。今日可回故乡,那巢湖似伊甸般平静。
     在我心目中,似乎每一个诗人都有一个非凡的经历,好像连出生都带有某种传奇色彩。槟郎先生也曾在文字里讲过他的故乡,他来自一个叫巢湖的地方,出生在那儿的小山村,那里有着他的童年少年时期最纯真的记忆。喜欢先生的这首《乡村医院》,他的母亲是农民,父亲是赤脚医生:“母亲忙碌在生产队,父亲兼职做我的看护,出诊时候便将我锁在室内。却有附近的商店阿姨,诱我拿出抽屉里的钱换糖吃,通过窗档间交易”。第一次见到这么真实简单,却又不失动人可爱的诗歌。原来,先生的童年也同类似,感觉又进了先生一步。不过,先生的童年乐园既在乡村,又有乡村医院,倒是有些与众不同,让我读着新奇。读到“如果没有考上大学进了城,那我更能优先做父亲的徒弟?”时,心里有些小失落,转而又是欣喜。为先生离开巢湖进了城,身在外省而失落。又为先生成为一位诗人而欣喜。因为,诗人的生活,诗人的心态,诗人的追求,才最适合槟郎。 只愿先生在年老之时能够不忘埋藏在那片故乡的爱,以纯真回忆,以自由生活。
     您好,槟郎先生。谢谢您给我们带来这些诗歌。您是一位不一样的诗人。您是一个能生活的诗人。
     或许因为我比较喜欢简单,所以对先生这种叙事抒情性的诗由衷地偏爱。我对诗的结构分析尤为头疼,只愿意看内容,探感情。而渐渐也发现先生是一个随性的人,他的诗更多的是讲述一个故事,或者是一个人。比如这首《谁杀死了夏俊峰》,就以锋利的语言,象征的手法,婉转又直接地反应了社会一事实,讽刺地修辞手法,令人深省。先生最近写了不少表达隐逸志趣的诗歌,如《青龙山的野柿子》《唐木山人》《幕府山天池》等,但对夏俊峰的关注正说明他并没有放下现实世界的苦难。一直都疑惑先生为何放不下,现在想想是一种叫责任感的东西在作怪吧。
     其实,先生这人也是一半一半的。一半在这里,为了生活而生活,茶米油盐酱醋茶,满满的责任。可惜,先生是匹野马,这里没有草原。先生还有一半在那里,诗歌诗歌诗歌,满满的爱意,深深的憧憬,就算是反应世界坏现象的作品,也是另一种爱,也是对安详自在生活的向往。
     最近,很喜欢先生的一首名为《深秋的枫林》这首诗。又是我爱的叙事抒情诗。诗中写着先生带着病体,漫游枫林,看着烈焰熊熊般的山岭,先生内心的情感似乎与之燃烧。若我是火红的枫叶,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诗人,我定会在微凉的秋风下,瑟瑟作响,告诉他:“您好,您很好,愿您安好。”
     若几年之后,街头相遇。不管,他是否还记得我这个普通的学生,我都不会选择擦肩而过,我定会给予一个大大的微笑,道一声:“您好,槟郎先生。”
     2013-11-6
(2013/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