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笔会的意义]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笔会的意义

   笔会的意义
   槟郎
   
   笔会一晃有十多年的历史了,这是个什么样的团体?它仅仅是一群作家的结合吗?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我想,笔会绝不只是一群普通的写作者的一般的结合而成的普通的团体,它的出身和纲领都说明它有特别的担当。
   
   我们知道笔会是八十年代末因为国内政治的变化而移居国外的一群作家创办的,它应该是与那场政治变化有关,因而就是中国现代化运动的一部分,是这场运动在写作领域的表现。中国社会的发展使既有的社会结构必须改变,而新与旧的冲突在当时特别的环境下演变成激进的现代派流亡国外,中国的进步发生挫折,因而社会多方面被撕裂。所以,国内的保守派拥有自己既定的政权,也有与它相关的文学组织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而激进的自由派在国外的特殊环境下也出现了自己的政治组织和相关的文学组织,独立中文笔会便是中国流亡的追求更激进的现代化的自由运动的一部分。
   
   因此,不能把笔会看成是普通的团体,也不能把笔会看成仅仅是国际华人写作者的联合体,它应该以中国大陆为目标,是大陆的社会现代化的一部分。虽然笔会成立于国外,但并不表示它的重心就在国外。当初的成立者的主体是国内运动挫折后移居国外的,也有原在国外的作家关注和支持国内运动而加入笔会。由于特殊的国情,笔会在国外立脚,向国内发展,现在国外和国内会员都是重要组成部分,但笔会的思想和目标仍然只以国内为重心。
   
   这样,独立中文笔会与现有的大陆的半官方的作家组织的关系就耐人寻味。现在的中国大陆有半官方的文联和和作协,并且它也有笔会参加国际笔会。半官方的笔会一度停止了在国际笔会的活动,但现在有恢复活动的迹象。我们的笔会与主流的作协是因为现代化运动挫折而分化出来的,既是并存,又是竞争,以后还可能合二为一。
   
   只要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出现分裂,作协和笔会就同时并存。前者在朝,是主体,是保守和稳定的力量在写作上的表现;后者在野,是边缘体,是激进和变动的力量在写作上的表现。两者代表不同的社会写作力量,共存是必然的,也是有意义的。但正如保守和激进的社会力量有冲突,笔会与作协也存在冲突,后者的双方力量之相消长与前者双方竞争的态势是相一致的。因此笔会必须有自己的竞争实力,不输于作协,才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国内的保守社会势力不能整合中国的总体力量,不能使中国顺利现代化,中国的自由民主化力量就必然存在,而相应的笔会组织的意义也因此而定:笔会是中国激进的自由民主化运动的一部分,它是因为自由民主化运动而应运而生的,它既是独立的文学运动,又是整体的现代化思潮的一部分。因此笔会就不能安心地做侨民,它放眼大陆,介入大陆社会,“介入性”是它的本质特征。如果鼓吹笔会只是一部分作家的普通联合体,或者说为艺术而艺术而与国内的现代化运动无关,那笔会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随着民主化运动的深入发展,流亡国外的笔会不但在国内发展会员,而且笔会总部也将会迁回国内。到时随着中国社会政治结构的变化,社会分裂力量重新整合,多元化的存在成为可能,笔会和作协在竞争中共存,也可能一方包容了另一方而合并为一,可能是一方吃掉另一方。而笔会必须发展壮大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笔会同仁都是时代俊杰,因为参与一个共同的激进民主化运动而走到一起了,发挥自己在创作上的聪明才智,既是中国文学现代化发展的实践者,也是中国自由民主化思潮的促进者,我们的组织是光荣的,我们的意义是重大的。
   2013-9-28
(2013/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