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笔会的意义]
槟郎文集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笔会的意义

   笔会的意义
   槟郎
   
   笔会一晃有十多年的历史了,这是个什么样的团体?它仅仅是一群作家的结合吗?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我想,笔会绝不只是一群普通的写作者的一般的结合而成的普通的团体,它的出身和纲领都说明它有特别的担当。
   
   我们知道笔会是八十年代末因为国内政治的变化而移居国外的一群作家创办的,它应该是与那场政治变化有关,因而就是中国现代化运动的一部分,是这场运动在写作领域的表现。中国社会的发展使既有的社会结构必须改变,而新与旧的冲突在当时特别的环境下演变成激进的现代派流亡国外,中国的进步发生挫折,因而社会多方面被撕裂。所以,国内的保守派拥有自己既定的政权,也有与它相关的文学组织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而激进的自由派在国外的特殊环境下也出现了自己的政治组织和相关的文学组织,独立中文笔会便是中国流亡的追求更激进的现代化的自由运动的一部分。
   
   因此,不能把笔会看成是普通的团体,也不能把笔会看成仅仅是国际华人写作者的联合体,它应该以中国大陆为目标,是大陆的社会现代化的一部分。虽然笔会成立于国外,但并不表示它的重心就在国外。当初的成立者的主体是国内运动挫折后移居国外的,也有原在国外的作家关注和支持国内运动而加入笔会。由于特殊的国情,笔会在国外立脚,向国内发展,现在国外和国内会员都是重要组成部分,但笔会的思想和目标仍然只以国内为重心。
   
   这样,独立中文笔会与现有的大陆的半官方的作家组织的关系就耐人寻味。现在的中国大陆有半官方的文联和和作协,并且它也有笔会参加国际笔会。半官方的笔会一度停止了在国际笔会的活动,但现在有恢复活动的迹象。我们的笔会与主流的作协是因为现代化运动挫折而分化出来的,既是并存,又是竞争,以后还可能合二为一。
   
   只要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出现分裂,作协和笔会就同时并存。前者在朝,是主体,是保守和稳定的力量在写作上的表现;后者在野,是边缘体,是激进和变动的力量在写作上的表现。两者代表不同的社会写作力量,共存是必然的,也是有意义的。但正如保守和激进的社会力量有冲突,笔会与作协也存在冲突,后者的双方力量之相消长与前者双方竞争的态势是相一致的。因此笔会必须有自己的竞争实力,不输于作协,才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国内的保守社会势力不能整合中国的总体力量,不能使中国顺利现代化,中国的自由民主化力量就必然存在,而相应的笔会组织的意义也因此而定:笔会是中国激进的自由民主化运动的一部分,它是因为自由民主化运动而应运而生的,它既是独立的文学运动,又是整体的现代化思潮的一部分。因此笔会就不能安心地做侨民,它放眼大陆,介入大陆社会,“介入性”是它的本质特征。如果鼓吹笔会只是一部分作家的普通联合体,或者说为艺术而艺术而与国内的现代化运动无关,那笔会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随着民主化运动的深入发展,流亡国外的笔会不但在国内发展会员,而且笔会总部也将会迁回国内。到时随着中国社会政治结构的变化,社会分裂力量重新整合,多元化的存在成为可能,笔会和作协在竞争中共存,也可能一方包容了另一方而合并为一,可能是一方吃掉另一方。而笔会必须发展壮大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笔会同仁都是时代俊杰,因为参与一个共同的激进民主化运动而走到一起了,发挥自己在创作上的聪明才智,既是中国文学现代化发展的实践者,也是中国自由民主化思潮的促进者,我们的组织是光荣的,我们的意义是重大的。
   2013-9-28
(2013/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