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闲谈槟郎其人]
槟郎文集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谈槟郎其人

   闲谈槟郎其人
     11中文 方荧
   
     若不是那轻轻的一点,我想我不会选择这门课,若不是好奇的那一瞥,我想我也就是众多普通选这门课的学生,也许,与李槟老师的相识就是一种注定的缘分。我曾莞尔过“黑白双煞”的“威名”,未曾想到我在大学能与这两人都能相遇。
     在课前大家都低着头玩着手机,而我却鬼使神差的抬头,当时心中暗想:我心目中上新诗赏析的老师绝对不是这样的,若没有徐志摩那样的潇洒,至少近的看也要有文学院宋刚老师那样的风度(得承认,宋刚老师是我大学最为欣赏的老师,心中永远最具风度奖),但没想到是一个气质缺乏的有点像老家楼下卖煎饼的矮个男子。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也许那一刻去打量老师绝非我一人,但是我却很不幸的被老师逮个正着,老师让我每节课前帮他开多媒体还许诺我说要请我吃饭,虽然我很骄傲的告诉了一干朋友这件事,但是心中无比清楚这种客套话也就是说说而已,但是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二老师会发出共进晚餐的邀请。现在想来心中还是无比的激动啊,我想这也是以后回想大学的一件骄傲的事了。


     老师是个十分有趣的人,给自己取的笔名竟然叫“槟郎”。他调侃过自己诗歌大多流传在网上而不能出版,说着也许死后自己诗歌有望被人收集整理,语气中不免有些落寞。每当听到这些,我心中也不免有些感触。与老师不同的是,我在填词,与老师相同的是我的作品不少但是被采用的很少,有点英雄相惜之感,不过我没有老师的那种坚持,老师坚持了这么多年,但我已渐渐淡出了填词,有点赌气地放弃了这个曾经的深爱。
     从老师以前的学生笔下,我了解到老师当年曾有过放弃红尘遁入空门的行动,倒留下了一些诗作,如《栖霞问佛》《重游栖霞寺》等。可叹最终没有去实现,我想也不会实现,这个可爱的人笔下饱含着对生活的热爱、对凡世的留恋,又怎会真心灰意冷的去常伴“青灯古佛”了呢?想想自己也曾经有过这个想法,想想这凡世充斥着行尸走肉的躯体,不如眼不见为净遁入空门算了,但一想到要放弃视如生命的肉类,觉得自己什么也能忍受唯有无肉不能长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有时联想一下,老师是否也有这个顾虑。
     老师曾经说羡慕海子,他写过《怀念诗人海子》,学生写过《诗人槟郎与海子》。他浪漫地设想了死后在方山上有一座衣冠冢,有一位美丽的少女粉丝哭倒在他的坟前,见诗歌《诗人槟郎之墓》《初冬的方山》等。我想不大可能,但是若是有那一天,我倒愿意坐于老师坟前与老师小酌几杯,但世事无常,也许我会走在众多人的前面,但是希望老师不要忘记我,也不用到我坟前去哭诉我的不幸,但愿拿起笔为我这可怜的学生记录两句,玩笑玩笑而已。他也曾想过死后骨灰撒进扬子江,灵魂便随着江水飘荡,但是老师的夫人颇为可爱,竟逗笑地扬言要将老师骨灰倒进门前臭水沟去。我不禁脑补下老师与其夫人讨论这件事的场景,老师该是何等委屈的望着打击自己的夫人啊。
     老师从美丽的巢湖边来,深深地落根在南京,无法忽视的是老师很爱他的家乡,他的众多诗文字里行间都流淌着一种浓浓的爱,从那个《巢湖与澎湖的恋曲》其实可以看出,里面的主人公何尝不是老师自己的一种内化。我不免对巢湖产生了向往,那个养育了老师的地方,那个可以产生这样美丽爱情故事的地方。对于第二故乡南京,其实不用我多说,老师的诗歌俨然能说明一切。在这片岁月沉积的地方,老师师专毕业后经历了一段时间工作又回归了校园,我一直觉得这是件很传奇的事,不过幸好老师留在了南京,才有了后面的相遇,让我无聊至极的大学生活有了一丝难得的有趣。
     老师近几年似乎很喜欢出去玩,特别是考察南京附近的许多大山,如幕府山、栖霞山、紫金山、方山、将军山、牛首山、祖堂山、吉山、赤山等。有些山老实说以前都没有听过,比如在老师笔下多次被提及的青龙山,他写有《登青龙山瞭望台》《青龙山的野柿子》《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等,后来我对此山产生了无限的遐想,真希望有一日能够亲自去山上看看,一次偶然,我才发现原来青龙山离我的家乡如近,与司机攀谈中了解到青龙山只是一座未被开发完全的荒山,司机还瞄瞄我介意我千万别在雨后去玩,我有种深深的受伤害感。也许在如同老师这般感情细腻的诗人眼中,这无限自然未被人类过度干涉的地方,便如同心中的圣地了吧。有时候,有种冲动,想让老师帮我写一份南京游玩的攻略,我是个心中郁闷就呆不住的人,总想着出去多看看,但想到这般那般的原因总是将这份希望埋于心底,罢了罢了。
     最让我羡慕的是老师曾经在韩国客居了一年半。我想我这一辈子除非出去旅游要不很难有机会出国去了,为何,当然不是我这个人没有志向,单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没有出息,离家太远容易伤感会活不下去。那时在韩国的老师应该内心也是想家的吧,要不然不会半夜思念师母而无法入睡,我想师母是幸福的,因为那时在异国还有一个爱人想她,为她写诗《不寐人的乡思》《祖国的爱人最美》呢。
     我曾经听说老师是个很贴近学生的人,他可以和学生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我从来没有遇到一个愿意请学生吃饭的老师,倒不是说老师普遍较扣,而是估计老师也了解到若是他们坐于我们身旁我们将食难下咽。但是和槟郎老师一起,你倒不必去考虑这些,老师是个愿意放下身段与威严的可爱的人,侃天侃地都是可以的,而且发现老师的思想可以和我们保持一个进度,也许是因为他走出去的时间多,也许是他浪迹在网络的时间多,更也许他有一颗年轻的心。我倒是很愿意与老师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可惜的是这个学期一直比较忙,于是也没了第二次机会。老师在与同学生交往上很是坦荡,无所顾忌的发表对女学生的喜爱,于是有些嫉妒他《将军山池林栈道》《重游将军山》诗中那个美好的系着豹纹丝巾的女孩,也嫉妒那些能有机会和他一起出游的同学,奈何不是个行动派,所以这些事情还是放于心中想想罢了。
     老师是个量产派,他的诗歌很多。好吧,在很多人心中,他的诗歌并不能称为他们心目中的诗歌,更像是个孩童的记事,有时也像个青龙山跑下的人,根本不知所云。我曾与几位同道好友共享过老师的诗,有人调侃说尚不如我。有些人对在上课前他的“抛砖引玉”感到烦,还有那首据说是他填词的歌曲《南京欢迎你》也真的不咋样。但是有一天,一个前辈把百度槟郎贴吧的诗歌全看完后对我说:“你老师是个真性情的人,是个合格的诗人。”后来回头去看看,去品读,去思考,前辈的话非常有道理,一定要有深奥晦涩的词和句构成的才是诗吗?诗的精髓是直观表达人的情感啊!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老师诗中所具有的那种真性情真胆识吗?我不免为自己的浅薄而惭愧。
     我不想去深入剖析老师的诗,也不想去写老师诗歌的读后感或者欣赏或者批判。诗是由人写的,有些人本身就是一首诗,李槟老师其实是个很有内涵的老师。要想去了解他,可以听他的课,可以与他交往,更可以细细去看一些他的作品。
     2013-11-24
(2013/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