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人學不同於物學]
张三一言
·从贾甲叛党说到不维护坏人权利的民主等同专制
·谁在选择性地忘却、抹煞文革的记忆问题?
·政治精英的共和契约就是“最完善的民主”?
·黎阳“吃透”后吐出来的“美国民主”
·当派别道理遇上道德良心的时候
·不可以只要这点自由不要那些自由
·李泽楷为什么会提真民主?
·恶魔论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民主?──寄希望于中国基督教徒
·胡锦涛和曾庆红到底谁掌权更有利中国的发展转型?
·陈佐洱,请你对香港人讲道理
·中国今天就可以实现民主
·共产党垮台了,怎么办?
·搞政治 保香港
·假民主比无民主更可恶吗?
·打高事件评析
·共产党民主改革绝不可能?!
·胡温“解决香港双普选”,信者上当!
·不与权力魔鬼结盟,要与思想魔鬼互动
·为什么民主亡党文章通行无阻?
·现代赵高吴邦国践踏基本法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包装的奴隶国和赤裸的奴隶窑
·窥视中共的脸色,护主心切,曲笔行文
·贴上画皮,作伥永远有理?!
·第一篇: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一
·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第三篇:精英贵族打压草根的道德分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三
·第四篇:草根不应反精英──《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四
·第五篇:“思想对决”的效果估测──《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五
·共党民主减量,民间民主增量
·中新社兜售十七大“民主”广告
·望明君恩赐:十七大民主增量
·胡锦涛的“民主”坦白陈词
·胡共胡施阻延术
·汪兆钧现象
·汪兆钧现象的阴暗角
·张鹤慈恶意曲解和诬陷汪兆钧“否定游行权利”
·中国没有改良派,只有改良鼓吹派?[评吕洪来的改良论]
·看清并欢迎新华社演民主假戏
·自由先于民主──给中国民主的一剂毒药
·中国发展的一条绝路──先自由后民主
·先自由后民主”──一种幻想共产党恩赐民主梦呓
·需要,是民运维权合作的大理由
·是帮派分裂和毁坏中国维权
·胡锦涛为什么敢强化镇压?
·说真话要抗拒假话和另类真话
·说真话运动所指向的目标
·清算波共,要不要清算中共?
·政治维权是中国必由之路
·谈谈台湾的正面民主经验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
·未必没有取代共产党的势力
·论中国民主门槛
·是民主令马英九狂胜
·我为什么要支持民进党
·对王光泽先生在香港演讲的点滴评议
·命中注定:周群永远是“边缘派”
·共产党能进步吗?--读邓焕武“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一文有感
·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如果邓玉娇杀的邓贵大是民工…
·从邓玉娇是什么派说开去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告别革命是什么思维?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中国两个掌权党
·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民意为什么会从无到有,由弱趋强呢?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
·回应mzxtd(穆正新)的“硬骨头”
·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
·施化,你说什么啦?
·“逢共必反”三解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统一思想,对还是错?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
·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校正版)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粗略构想
·有造謠的自由!對嗎?
·有造謠的權利!對嗎?
·這就是官民關係!
·對王希哲“60黨慶”觀後感想的感想
·顛覆你的思想:言論自由‧造謠自由
·這就是官民關係!
·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至今無人能駁倒: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無人敢直面“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造反本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學不同於物學

   
   張三一言
   
   洪哲勝博士寫了一篇題為《舉例短議政論文風》(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80470)的文章。我這篇是對洪文的評議。
   


   洪博士說,政論的主要功能在於議論,以理服人。
   
   我說,此說是常識也是至理。但是前提是所持的理是理,最低限度應該是得到眾人認同的理、與事實不相悖的理。與此相反的理,說服力越強勁作用就越壞。共產黨真理部所提的真理不是理,但是,他壓制、取消了所有與它們相反或不一致的理,所以它仍然起到以“理”“服”人的作用(實際上是用謊言騙人與暴力壓服人);因而也是極壞的作用。所以,是否能以理服人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這個理是不是理。
   
    洪博士說:“避免把“自己對於對方發言之動機的揣測”當作根據、去論斷對方的結論。”
   
   我說,若你我之間爭論此說相對地有道理;若拿來規限評論黨、國大事、世界大事,差矣。人們常說共產黨核心利益是一黨專政,此說不可能是查盡所有黨官財產來源之後的結論,多數是人們的普遍感受作出的結論,更主要的是推斷出來的結論。請問,此結論可否當作根據、去評論共產黨?你對這種評論貶作“誅心”;不管有理無理,共產黨會真心感謝你從“核心”處給它理論解圍。
   
    洪博士說:“有100%絕對有效的證據和推論,你的結論是否“合乎真實”或者“是否正確”──請注意:人們有時也可以通過無效的證據 and/or 錯誤的推論獲得“合乎真實”或“正確”的答案)──卻是“無效”的。在政論中,這樣的言說,即使給出“合乎真實”或“正確”的答案,它仍然是篇政論廢物。”
   
   我說,按照你的標準,陸共黨官無官不貪的結論是“無效”的,是“廢物”。因為沒有人能查證所有陸共官財產來源、查到所有貪汙腐敗的有效證據。這類理論對共產黨利益是大大的有。
   
   想提醒洪博士注意,有思想會活動的“人學”與死的“物學”是不同的。後者你可以重做億萬次實驗得出相同結論;前者鑊鑊新鮮。事實上很難拿人來作物理學式的實驗尋求結論,多會作調查找出人文式的答案。你拿百個到澳門被賭場清袋的賭徒實驗一下,有人從此戒賭,有人滅少賭意,有人有賭未為輸;你拿十粒豆放在斜面上,粒粒往下滾。研究人的是社會學,不是像研究一粒沙從水面沉到水底的物理學。理科人研究人,首先要把自己視覺從物點移到人點,然後從人的角度看人論人。這樣,你說的才是人理上的人學,不然的話,你說的還是物理上的物學。你現在毛病是人物不分,把物當人、把人當物。
   
   一個理論是否“合乎真實”或“正確”?有兩個判定標準。一個是符合不符合事實,合者是真實、正確,反之則謬誤。人們可以用大量事實或切身感受作證明。一個是用邏輯推定。例如,沒有監督的權力必定腐敗,共產黨政權是沒有監督的權力,所以共產黨權力必定是腐敗的權力。邏輯推定要靠一些規則、定理、常識、常理作工具。
   
   洪博士說:“並不表示你不可以生氣,但是生氣要證明你的生氣有理,你給出的言說是否值得你因生氣而拋出的話語。”
   
   我說,我每逢七一、八一、十一我就見到甚麼都不順意、都生氣;我不管我的生氣有沒有理由,也不管是否值得生氣;我就是要生氣。有時,我氣得說不出話來;有時我氣得大罵二十七。請教洪博士,我可以不可以這麼做?
   
   我之所以這麼做,因為我是人。人不是物,人是以感情而不是以理智驅使行事的,更不是以甚麼定律規則行事的。理智定律規則沒有能力完全控制感情。請注意:強行用理智控制或驅動感情本身就是反理智,也是反理性的。
   
     你要求別人放棄不好的文風,我倒看到或多或少是你要求拋棄別人的文風,接受你的文風;或者說是拋棄論人的文風,改為論物的文風。
   
   20131012 HK
   寄上小文一篇。請批評教指教和交流;謝謝。不接受寄文請告知一聲。E-mail: [email protected]
   【張三一言近期全部文章】網址:
   博訊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zsyy
   天易博客:http://home.wolfax.com/home-space-uid-123-do-blog-view-me.html
   
(2013/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