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曾节明文集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许多中国人忽略了,在西方国家中,德国给予中国的实在帮助最多,可以说,历史上对中国帮助最大的西方国家,是德国而不是美国——美国对中国反对派的帮助固然很大,但客观上对中共的帮助更大。
     1895年,满清在“甲午战争”中惨败,已经占领了辽东的日本欲割占辽东半岛不还,德国即与法国、俄国一到出面强烈反对,迫使日本放弃辽东半岛,转而割占了战略属性次要的台湾岛;1900年满清统治者纵容义和拳戕害华北,德国挑头出兵,组成了以德军为主的八国联军,一举攻占满清伪京北平,一时间满清殖民伪朝作鸟兽散,德军在肃清拳匪的同时、严惩满清权贵,大批平日里纵容拳匪、盲目排外、骑在汉人头上作威作福惯了的满洲贵族被抄家、处决。。。导致这罪恶弥天的满人伪政权遭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垮台大大加速;德国并于列强中施加最强大压力,迫使清廷处决了一批顽固派高官贵胄,在德国的要求下,挑动拳乱的满妖慈禧,差点被作为战犯绳之以法,顽固派势力遭到巨创,此加速了中国近代化步伐;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日本视新生的蒋介石国民政府为大敌、西方各国对真诚复兴中国的蒋介石无不吝伸援手,只有德国热忱慷慨相助:整个三十年代,德国帮助国民政府装备和训练了六十个师,培训出数以千计的军官,德国的援华顾问团,有被誉为“德意志国防军之父”的汉斯·冯·塞克特等德国著名将领。。。中国国民政府后来的持久抗日战略蓝本,就是德国名将、援华军事总顾问法肯豪森制定的。德国的援助,令日军1937年进攻中国长江流域时,遭遇前所未有的强韧抵抗;如果没有德国的援助,1937年日中全面开战后,中华民国是根本拖不住日军的,必如满清攻势下的南明那样迅速崩溃。


   
     德国对中华民国帮助之大,于一个细节中充分反映出来,直至1944年,中国国民党抗日军队大多数仍穿着日本的盟国军服——德式军服——赴缅甸配合美英作战的中国远征军,依然衣着德式军服、头戴德式钢盔;这对于中国的盟国美、英,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讽刺!
   
     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期间,德国工厂主昆德挺身而出,给予了中国难民最大的援助:昆德和他的同事——丹麦人辛德贝格利用他们经营的江南水泥厂、利用与德国大使馆的关系,在日军屠刀下救了两万多中国难民的性命。南京大屠杀期间,驻南京的西方国家外交官普遍事不关己,唯有德国外交官给予了中国人大力援助,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暗中援救中国人,并有计划地收集了日军屠杀、掳掠、强奸的证据,驻南京的德国外交官拉贝,更是直接参与援救中国人的行动。。。由于日本事后有计划地销毁了大量南京大屠杀的证据,德国外交官收集和保存的证据,成为南京大屠杀的铁证。
   
     在对抗苏联赤化、镇压中共匪党叛国武装集团事宜上,德国对中国更是功不可没。第五次进剿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堡垒合围战术”,就是德国军事顾问佛采尔帮蒋介石设计的,结果大获成功,一举端掉了中共叛匪集团在江西的老窝,把红军打成流寇,并几乎把中共逼至穷途末路——如果不是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愚蠢地守信、以及稍后日本的全面侵华,按照德国军事顾问的计划,剿灭陕北中共叛匪集团是指日可待的。
   
     今天,在欧洲国家中,德国也是对中国最友好的一个:不为人注目的是,一直以来,德国在环保治污上给予了中共国很大援助;一直以来,德国不仅希望扩大中德贸易,更真诚地希望中国能够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德国对中国人权事务的关注、并对推进中国民主化的热情,明显要超过法国、更远远超过英国。欧洲国家中,中国反对派最活跃的国家就是德国;德国多次给予中国异议人士奖励、并庇护诸多民运异议名人——异议作家高行健当年在柏林举办画展、并最终移居巴黎,就是德国人出的钱、引的路;遇罗克妹妹遇罗锦获得德国政府庇护、异议作家廖亦武迄今荣获十一个国际奖项,其中德国奖项就占四个,廖亦武本人也获得了德国的政治庇护;2006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上任之后首次访华,期间公开会见中国禁书《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和他的妻子吴春桃,这种举动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中是鲜见的;德国还长期设立德——中人权论坛,这在西方国家中也是不多见的。德国对中国民主化的热情,与日本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德国对中国为何这样友好?是不是因为德国人喜欢中国人?非也,德国交好中国之心,决不是因为因为德国人喜欢中国人,德国人对中国人非但没有好感,很可能还有相当的反感。首先就是中国对德国一贯忘恩负义、以怨报德。扪心自问,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能不承认,中国人对德国人是有太多亏欠的:
     “甲午战争”清国惨败,德国帮清国向日本讨还辽东半岛出了大力,但清国人很快就恩将仇报:满妖慈禧因为对列强禁止她废黜光绪帝窝了一肚子邪火,竟假义和拳邪教匪民之手对洋人厉行报复,纵容拳匪打砸抢烧杀,视国际法为无物;驻京清军中小军官——满洲族兵痞恩海,平时欺压汉人惯了,仗着上有慈禧撑腰、下有拳匪垫背,一时间对洋人气焰万丈,竟因为一次清军马车与德国公使克林德的擦撞小事,向公使马车开枪射击,将克林德打死在马车内,之后又从德国大使的尸体上摸走了名贵怀表;事发后,清政府竟蛮不讲理,非但拒绝交出凶手,还纵容拳匪袭击洋人、纵兵围攻各国使领馆。。。一手引来了八国联军的惩创;
     其后的段祺瑞北洋政府,比满清还要忘恩负义:1917年段祺瑞眼见美国参战协约国势大,迅即白眼狼旧病复发,不顾自己的皖系部队由德国人训练之恩,操纵北洋政府莫名其妙地对德宣战,同时大肆没收德国人在华财产、把数以万计的在华德国侨民驱逐出中国,以致不少老幼病弱德国人病死在漫长而疫病丛生的海上归途中,中国人的无情无义,德国人充分领教了一回。
   
     但是战后德国对中国的帮助却是有增无减:如果没有三十年代德国装备和训练的六十个师,中国继满清入关后再次亡国亡定了。但是德国对中国的大力援助,却换得蒋介石政府的对德宣战!当然,蒋介石改投靠美国未尝不可,但为什么要对德国宣战呢?就因为德国是日本的盟国?苏联与德国开战的同时,不是可以长期对德国的盟国日本保持中立吗?
     从历史的角度看,德国人对一再以怨报德的中国人,是不可能有什么好感的。以我在桂林、在美国接触的多位德国、德裔人士的经历来看,德国人对中国人轻视,纵使不比英国人更大,也比英国人更加直露。
   
     德国对中国的一贯友好,首先是因为地缘政治的需要。
     中德都属大陆国家,有共同的敌人和竞争对手。中、德两国有共同战略宿敌大陆国——俄国,中、德都有大片领土被俄国窃据;中、德两国都有相似的岛国敌手:中国长期饱受日本侵害,迄今与日本剑拔弩张;德国历史上饱受英帝国的势力均衡政策压制,英帝国崩溃后,英王国与德国表面上关系良好,但英国作为美国制衡欧陆的战略棋子,破坏和阻挠欧盟的动作不减——矛头当然主要指向欧盟的轴心——德国,英、德的内在敌对关系,从英国撒切尔政府两德统一的恶意阻挠可见一斑。而英国和日本身后,都站着世界霸主美国。因此,对中、德两国来说,美国都是地缘政治的竞争对手。美国乐见德、中民主化,但又不希望德、中过于强大。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中德相互需要的程度最深,中、德相互需要对方抗衡俄国,中国需要德国的技术和工业管理,德国需要中国制衡竞争对手美国、和同为制造业出口大国的日本。
   
     德国对中国一贯友好还在于两国互补性最强:
    中德两国经济互补性极强,德国的工业体系世界顶尖,中国的工业体系缺乏技术且积弊深重,中国需要德国帮助发展工业;因为气候和地理条件不适合农业,德国的农产品严重依赖进口,中国却是幅员辽阔的农业大国,农产品同美国一样丰富;德国是重工业制造大国,但国内严重缺乏稀土(制作发动机及耐热机械的重要原料)、铝(制造飞机必须金属)、钨、锰、锑等战略金属,中国却是稀土头号大国,钨、锰、锑、铝的蕴藏量也很丰富。
     中、德两国民族的互补性也很强,德意志民族擅长思辨和抽象思维、科技原创能力和哲学成就在世界上均首屈一指,古典音乐素养也居世界一流,这是英国人所不能比拟的地方;多项精神领域的高度发达,是天才的特征,所以德意志民族是天才的民族;中国民族则相反,长于感性而拙于理性,缺乏思辨的传统,哲学匮乏,音乐上也是乏善可陈,科技上中国人模仿能力不及日、韩,原创能力更是捉襟见肘。
     但是中国人也有中国人的优势,那就是感性和经验应用的无比发达(此种发达的经验主义有点象英国人),此种优势集中体现于中医、以针灸、火罐、刮痧、按摩、气功为代表的中国传统保健术上,迄今中医和中国传统保健术仍然据有对西医的另类优势,它能够治疗多种西医束手无措的慢性病。
     德国历史上的腓特烈大帝(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就深谙中国人的此种优势,并于欧洲各国君主中率先引进中国的针灸、火罐疗法,因为弗里德里希二世在尝试了之后,觉得中国疗法比欧洲当时流行的放血等疗法有用得多,遂终身取用,依靠中国保健术,腓特烈大帝活到七十四岁,这在当时欧洲君主中算相当长寿了。
   
     德国的现行政治体制模式,对中国最具有借鉴的意义,是中国政治变革最好的导师。因为中国的国情和历史,与英、美、日的差别迥异,而与德国就接近得多:
     中、德两国的历史有相通之处,在上个世纪双双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输家:
     上世纪初,德国挟超越英国的工业能力挑战英帝国的霸权,但因为德国领导人威廉二世战略大错,在海军羽翼未丰时与英国开战,而致“一战”完败,遭《凡尔赛条约》严惩,德国不仅丧尽海外殖民地、还丢掉了东普鲁士大片本土;希特勒纳粹党上台后废除《凡尔赛条约》,企图收复失土卷土重来,遭英国宣战相向,欧战初期德国虽大胜,但希特勒犯下侵苏的战略大错,日本对苏错误中立的同时,却把美国拖进战争,导致德国在“二战”中惨败,国家遭五马分尸,痛失了三分之一的本土,东普鲁士整个被苏联和波兰瓜分——极具讽刺的是,德国大哲学家康德的出生地——东普鲁士的柯尼斯堡,今天竟然成了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这不可能不是是德国人刻骨铭心的悲哀,和挥之不去的耻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