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曾节明文集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兼谈日本对中国反对派可能的态度
   
     拙作《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是帮助中国民主化》和《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揭示了日本的真实对华战略——搞垮、削弱中国,而不是帮助中国民主化,我在文中结合中西方的历史,立体地剖析了日本对华战略背后的原因——岛国对毗邻大陆必要采取的“势力均衡”政策,也就是说:日本的国家利益,决定了日本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因为民主化会令中国真正强大起来。
   

     拙作发出以后,雪山村网友前天回以《与秀才共舞》一文,文中试图以日本民族现今的文明素质,来论证日本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雪山村网友仍然在以童话的眼光,看待纯现实利益范畴的国际关系问题。其实,民族素质是一回事,国家利益又是另一回事。因为无可争议的事实是:迄今这地球上的绝大多数国家(梵蒂冈这样的特殊国家除外),都是民族国家,而国家利益,就是民族国家产生的原因和存在的目的;因此,民族国家之间的关系,必取决于国家利益,否则,民族国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因此,在国际事务中,一个民族的文明素质,充其量只能影响该民族对外谋取国家利益的手段,而决不会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的准则。文明素质较高的民族,在国际竞争中较有底线,不会采用恐怖袭击、印假钞、投毒、扣押、危害他国外交人员等下三滥手段——不会象朝鲜、中共国那样越境绑架、监禁他国公民;在战争中,文明素质较高的民族不会虐杀战俘、不会谋杀和平居民——决不会象满清和侵华日军那样屠城、不会使用化学武器、不会轻易使用核武器。。。。。。
     换句话说:民族的文明素质较高的国家,对外谋取国家利益时会较为“绅士”,但决不会“绅士”到放弃国家利益谋取的地步。
   
     的确,在被美国彻底击败和改造近七十年的今天,日本民族的文明素质大有提高——但是是否已高到与美国和西欧、北欧媲美的程度?看看日本一贯以来对中共淡化人权、对政庇申请者极端冷漠吝啬的态度,即一目了然,但文明素质的这种提高,是否就高到令它放下国家利益的程度呢?用一个参照的例子,能够最好地说明这个问题:
     日本民族现在的文明素质再高,是否高过了英国民族?恐怕除了日本人之外,没有国家会同意这一点吧。无论是宪政民主素养还是绅士作风、抑或军队风纪,英国一直走在世界前列,但这改变了英国对欧洲大陆的“势力均衡”政策了吗?从来没有!为了维系欧洲大陆势力均衡,十九世纪英国阻止饥荒的奥地利加入德意志联邦、多次对法国、德国宣战。。。为之不惜长期阻挠和破坏欧洲一体化进程(欧盟),一直延续到今天;1990年两德走向统一时,英国撒切尔政府强烈反对宪政民主的西德兼并共产极权的东德,极尽阻挠之能事,为了阻止德国的统一,英国竟企图让三千万东德人民继续生活在共产极权奴役下!
     试问:文明素质更高的英国做得出来,文明素质相对较低的日本,又有什么做不出来呢?
   
     有被共产党搞乱脑子、思维习惯于“两极跳”的异议人士见此跳出来大骂:你曾节明在鼓吹国际关系“丛林法则”!
     什么是“丛林法则?”“丛林法则”就是不择手段弱肉强食。而国家利益决定国际关系,是当今世界的规律,也是当今世界的现实,但“国家利益至上”就等于无底线、不择手段吗?让事实来说话吧:当今所有的国家对外都奉行国家利益至上,其中,大多数国家对国家利益的谋取是有底线、择手段的。请问,当今世界的国际关系是不是“丛林法则”的国际关系?
   
     言归正传,既然日本民族文明素质的提高,并不能改变日本搞垮中国、削弱中国的对华战略,那么日本会对中国反对派做什么呢?
     因为一个国家的民族性和传统很难改变,因此,一国的行为自有其习惯性的轨道,即使行为改变,也有其惯性轨迹;因此,要预判一个国家今后会做什么,必要看这个国家以前做了什么、现在做了什么。
   
     对中(清)国的反对派,日本历史上做了什么呢?
     1894年清日战争爆发,日本帝国政府对清国发布中文版的讨满檄文,进军途中向中国民众散发,文中透彻揭露了满清化外蛮族殖民征服的伪政权性质,唤醒汉人的亡国意识,号召汉人起来推翻满清,日本政府还向中国人大量散发满清禁书《扬州十日记》,以激发汉人对满人的民族仇恨。1895年后,日本政府让满清通缉的“大逆”孙中山入境,给予孙中山武器粮饷,让孙文等人在日本境内组建反清武装组织。
     但是,日本对清国反对派的支持,不久就因为满清对日本的割地赔款、屈膝称孙,而热情下降。在吃下了台湾、捞得了巨额庚子赔款后,日本转而配合满清政府压制日本国内的中国反清组织、甚至打压中国反清留学生聚会。。。对孙中山一伙的支持,从此只限于小额资金、少量武器弹药,仅够同盟会在南方发动小规模暴动和炸弹恐怖袭击。
     在这里,日本政府支持清国反对派目的太明显了:就是只支持“孙文乱党”搞乱满清帝国,而决不支持孙文一伙上台。原因明摆着:奉行“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满清统治中国,要比孙中山一伙民族主义者上台,更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
     但是“孙文乱党”的存在,也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所需,因为日本害怕满清消除内患之后,会强大起来(比如成功地立宪或者“洋务”),因此,日本政府继续有限度地扶持孙文革命党人。
     后来导致满清覆灭的辛亥革命,是清帝国自己的军队哗变,以及清廷中的汉族官僚集体反正,与日本几乎毫无关系,也是日本始料未及的。
   
     辛亥革命后,直至蒋介石形式统一中国之前,日本政府对中国各派军阀竭尽拉拢和挑拨分化之能事,以维持中国的军阀割据局面,力阻中国走向统一。这时候的日本,完全抛弃了民族主义的孙中山一伙,即便孙中山暗中讨好巴结,承诺上台后出让满蒙利益以酬,日本也全不信任,以致于孙中山国民党,病急乱投医寻求苏俄的帮助。为了阻挠蒋介石形式上的统一,日本不惜于1928年五月三日出兵占领济南,屠杀济南居民六千多人,制造“济南惨案”,企图提前挑起中日战争分裂中国,但因蒋介石的隐忍而未能得逞。
     蒋介石形式上统一后,在南京国民政府治下,中国发展迅速;日本如坐针毡,连忙制造“918”事件,侵占满洲,日本政府还一反满清时期反满的态度,大力扶持民国的反对派——满清废帝溥仪在长春成立伪“满洲国”。
     得了满洲之后,日本积极策动“华北五省自织”,大力扶持殷汝耕出来主持局面。日本关东军还与当时在南方的中共割据叛乱伪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签订合攻中华民国的“八尺协定”,日军与共匪红军北侵南叛、遥相呼应:三十年代日军对长城一线的咄咄攻势,不止一次打断了国民党军队对江西共匪集团的围剿,救了“中央红军”的急。
     这一时期,日本转而以孙中山的继承者——蒋介石国民政府为死敌,大力扶持满奸、汉奸、共匪等民国反对派,目的再明显也不过,就是搞乱、分裂中国、逼迫中国政府对日宣战,以阻止中国在孙中山民族主义继承者领导下获得的快速成长。
     当这些招数均未奏效的时候,日本索性赤膊上阵,借“七七事变”,关东军倾巢入关,大举进攻中国华北。。。由此挑起的中日战争,令穷途末路困守陕北的毛共匪帮翻身坐大。
     中日战争期间,日军对国民党军队穷追猛打,而对距日占太原近在咫尺的毛共匪穴延安,从未作一次象样的进攻;日本非但不打中共,还与新四军、八路军暗通款曲、分享情报、互通有无、合攻蒋军。。。所以抗战期间,毛贼东、张闻天等共匪头目的窑洞中,四季日货充盈。
     日本为什么对蒋介石那么狠,而对毛贼东一伙那样“仁”?因为它心里清楚:国民党是中国的强国力量,而共产党是中国的大患。对于日本的头号成全之恩,中共感激涕零:中共一上台就枪毙了大批国军中抗日好汉,更迫害了无数抗日志士,为侵华日军报了仇;另一方面,对一大批杀人如麻的日本战犯,中共非但一个不杀,反待之如上宾,让这些家伙吃得比中共自己干部还好,全部礼送回国;当年,毛贼东在中烂海坏人堂握着日本左派三木的手,眼里含着热泪说:感谢日本侵华!没有日本皇军,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1972年,老毛还在田中角荣面前大笔一挥,免除了日本几十亿美元的战争赔款,令田中做梦都笑醒了无数回。。。。。。
   
     正因为中共是中国的大祸害,所以中共窃国后,日本对中烂海特别的友好:七、八十年代日本给予中共国巨量无息贷款,解了中共国“文革”后濒临崩溃的燃眉之急;“六四屠杀”后,日本对制裁行动阳奉阴违,与中共当局暗开贸易之门,导致美国发起的西方阵营对华制裁土崩瓦解;在西方阵营中,日本是对中共国最为绥靖的一个,它对中烂海几乎从不提自由民主人权要求、与中共国做生意从不附加人权条件,同时,它却对中国的民运异议阵营极为吝啬:日本政府迄今从没有过支持中国自由民主人权事业的行为,日本民间也鲜有支持中国反对派的组织;作为西方首要发达国家之一,日本的这些做法,都与美、德、法、英大相径庭。
     但是与对中国反对派冷漠态度对比强烈的的是:日本却对中共当局推行的“计划生育”极为热心,多个受日本政府资助的“民间团体”对中共国“计生”系统进行赞助,包括前驻华大使中江要介在内的日本官员都参与其中。日本的大批专家高度评价中共当局的“计生”政策,这在西方世界构成了一道诡异的风景:“计生”因为建立侵犯人权的基础上,因而在其他西方国家受到普遍谴责。
     日本为什么对中国的“计生”政策那么热乎,同时它自己却反而鼓励生育?就是因为“计生”对中国民族的祸害,比毛贼东大搞政治运动还来得深远;如果“计生”持续下去,中国必因为恶性老龄化和年轻人口断层而崩溃。
   
     由历史和现实的情况足以推断:日本今后断无可能真心实意地支持中国反对派!
     当然,日本今后对中国反对派予以有限度的支持是可能的。现在习近平当局在内外交困之下,采取了煽点假民族主义的策略——对外秀肌肉、虚张声势、耀武扬威,企图借此转移视线、树威抓军权;另一方面,在经济停滞的压力下,日本国内也涌动着一股复兴帝国的真民族主义潮流,相当一部分新生代的日本政客,不愿再满足于经济巨人、政治侏儒的窝囊现状,日本帝国余孽安培晋三恰恰代表了这股潮流,安培政府正大力推动日本的真民族主义,正需要习近平的假民族主义送上门。。。以致于现在的中日关系,确实有点像“甲午战争”前夕的清日关系,中日之间再爆“甲午海战”势所难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