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曾节明文集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近期读了雪山村网友写的《钓鱼岛战争遐想》一文,非常佩服作者的想象力和对国内时局的直觉把握能力。我以为雪山村预测得很准确,现在国内局势正向两大方向发展:官民冲突升级;统治集团派系“反腐”权斗升级;习近平的“新政”正大力推动局势向这两个方向发展;钓鱼岛争执必然向战争发展,因为在形象已龌龊不堪的当下,对外秀“强硬”成为习近平树威的最后一张牌;而重振日本帝国雄风又是安培晋三的政治生命;两者都没有妥协的余地:其中日本帝国还魂者安培政府更加咄咄逼人,很可能首先进攻,挑起事端,届时习近平即便色厉内荏也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接战,否则在党内各派威信皆扫地。
     我在去年年底就已判定:围绕钓鱼岛中日必有一战。反对派主流意见都以为不可能,都说中日间的军事对峙是作秀;那么就走着瞧吧。就象苏联解体的出乎意料一样,历史的发展,总是出乎“主流”的意料。我深深赞同雪山村那句话:
     “转年某日,就在世人皆以为对峙作秀化之时,不意突然驳火,中方一海监船被击沉,而一日舰则被击伤。。。。。。”

     但是雪山村所作的预测:日本为了钓鱼岛而大力支持中国民主化,甚至在中共垮台后成立了半官方的援华会社,以十年的时间扶助中国成为“民主法治的强盛大国”。。。这就错得离谱了。
     雪山村最后预测:
     “。。。此时的钓鱼岛,日本仍坚称拥有其主权;中国以全民公投的方式,通过了礼赠钓鱼岛、感恩东邻友的特殊法案;很快日方回应:还是共同开发吧。”
     这就比《天方夜谭》还要不着边际,这哪是政治预测?这分明是幼稚园的童话故事。因为最赤裸裸现实利益求取的国际政治,居然变成了小孩过家家式的请吃推让。
   
     迄今沉醉在“日本会帮助中国民主化童话故事”中的人,能否首先自问一句:“日本凭什么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好些民运异议人士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民主后的中国不会再威胁日本”。若问为什么,则摇头晃脑地鹦鹉学舌道:“从来没有两个民主国家之间发生过战争。”
     “从来没有两个民主国家之间发生过战争”?难道1812年~1814年美英战争,是专制独裁国家之间的战争?“民主后的中国不会再威胁日本”?谁能保证民主后的中国,争取钓鱼岛的意志不更为强烈?
     我实在告诉这些人云亦云的庸人:中国一旦民主化,政府争取钓鱼岛、南海诸岛、东海、南海油气田。。。的意志必然比现在强烈得多,力度也比现在大得多!为什么呢?因为只要民族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各国民众中的民族主义就不可能消除,民主化后的中国政府,必须在选票的基础上生存,又怎么可能违逆选民大众的民族主义意愿,把钓鱼岛等地拱手送人?不要说国会不可能作出这样决议,就是提出这种议案,对于政客个人而言,无异于政治自杀!——从此哪来的选票?
   
     翻开历史书看看:全世界有哪一个民主政府主动卖国的?没有一个,只有专制独裁的政府才会主动出让国土和争议领土、签署丧权辱国的条约。满清殖民伪朝可以把大片国土举以奉人、如弃草荠,甚至在清(中)法战争占优势的情况下签订丧权辱国的《中法新约》,满妖慈禧赤裸裸地扬言:“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但是辛亥革命后,即便是积弊重重、民主制度很不完备的民国北洋政府,捍卫国家的主权的决心和力度比起满清伪朝都如天壤之别,1919年作为“战胜国”政府的北洋徐世昌、段祺瑞政府受英、法、美的胁迫,要把德国在山东的租界和特权转交给日本,接果激起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在民意的压力下,北洋政府代表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为什么满清慷慨卖国肆无忌惮,而民国北洋政府则大相径庭呢?就因为满清蛮族殖民+专制帝制二重非法政府完全与民意无关,而民国北洋政府是一个很不完善的半吊子民主政府,不能不一定程度上受制于民意。
   
     因此,日本若是成全了中国的民主化,等于是为培养一个比中共国更顽强的大敌,与自己争夺钓鱼岛和东海油气资源,日本人是傻瓜不成?
     而且,只要不是政治白痴都能看出,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中国民主了会迅速强大起来,在经济和军事上对日本形成压倒的优势,一贯“势利”的美国必然疏远日本而巴结中国,届时不要说钓鱼岛保不住,日本在亚洲的地位都会被边缘化,安培晋三的“帝国梦”就不必奢谈了。。。。。。
     日本人会帮助对自己苦大仇深的宿敌中国强大起来?只知自由民主而不懂国际政治的朋友们,请不要侮辱日本人的智商!
   
   
     日本既然不会支持中国民主化,它会对中国做什么?这就要看日本的国家需要,和日本民族的特点。
     与英国相似,日本是的温带岛国,毗邻大陆母文明体,其民族深具对外侵略扩张传统:因为侵略扩张,英国与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和民族发生过战争,日本则与东亚几乎所有国家和民族发生过战争。一个毗邻大陆、且具有侵略扩张传统的岛国,必然追求毗邻大陆上国家的势力均衡,以防止大陆产生一个力量压倒自己的大国;只有毗邻大陆上国家的势力均衡了,自己才能够最大限度地谋利(或美其名曰:自己的安全才有保障)。
     因此,英国对欧洲大陆一直奉行势力均衡政策,而且很成功,为此不惜联合沙俄、普鲁士(德国)下血本打败了拿破仑,又拼老命联手沙俄/苏联、利用美、法,两次打败了德国——英国为什么为了波兰不惜对德宣战开启“二战”,根本不是什么“正义感”,更不是所谓的“反法西斯”,而是维持欧洲大陆势力均衡的需要。
     比起英国,日本很不幸,因为日本列岛的对岸,一直存在中国这样一个陆上的大国。尽管中国历史上从未侵犯过日本(1281年侵日的是征服了中国的蒙古帝国)列岛,但日本要想对外扩张,中国无疑是最大的障碍,因为中国占据着东亚最广阔的、自然条件最好的领土。所以历史上日本只要一有条件,就厉行削弱中国、分裂中国、侵略中国的政策:
     十六世纪以前,日本长期处于大小封建主割据、混战的时代,无力染指中国;十六世纪正值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涌现、政党结社已现雏形、西风东渐广泛影响中国之际,但十六世纪末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列岛后,立即制定征讨中国计划,1592年丰臣秀吉遣军十五万进攻朝鲜,企图征服朝鲜半岛后攻入辽东,再入关攻占北京,消灭明帝国,以杭州为日本帝国的新都;为此引发的水陆空前大战,大大消耗了明帝国(中国)的元气;抗日援朝战争,完全搅黄了战前明朝围剿羽翼未丰的奴尔哈赤势力的计划,导致明朝辽东守备空虚,令女真后金的崛起、以致后来满清入关成为可能;满清入关令中国倒退上千年,满洲的征服和殖民统治,也是中国民族凝聚力特别差的重要原因。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迅速制定了侵略清(中)国的战略,“甲午战争”中,日军的野蛮残暴远超西方列强,把旅顺老百姓屠杀得全城只剩三十六人,其凶残比当年入关之清军不遑多让;“甲午”战后割占台湾,一度欲割占中国辽东半岛,因德、俄、法三国反对未能得逞。
     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形式上统一中国后,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军事上得到德国扶助而迅速增强;日本眼见中国就要强大起来,赶忙策动“918”事变,扶持溥仪傀儡满洲国,以削弱中国,进而在1937年以满洲为基地,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完全打断了蒋介石的民族复兴事业,被拖入八年抗战,令中共匪党叛国武装集团窃夺江山,第一次有了可能。
     为了达到削弱中国、搞乱中国的目的,日本关东军早在1933年就与中共叛国汉奸伪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签订了共同反蒋的“八尺协定”;侵华战争中日本与逃窜到陕北的毛共赤匪武装集团相勾结,暗通款曲、互通有无、共打“蒋军”;中日战争八年,日本对国统区尽遣主力穷追猛打,但对日控华北近在咫尺的毛共匪巢——延安,却从未作一次象样的进攻。日本为何只打国民党、勾结共产党?就因为它看出国民党是中国的复兴力量,而共产党则是中国的祸害。
     综合这些历史事实,足可以说,对中国任何走向富、强的趋势,日本都是要反对和尽力破坏、阻止的。1949年前的事实明摆着:中共窃取中国,首“功”是日本而不是苏联;因为没有日本全面侵华,中共夺取全国是不可能的。苏联的扶持和关键时刻美国杜鲁门政府的“调停”,固然使中共反败为胜、咸鱼翻身,但是这一幕发生的前提,已经是在中共“打天下”有可能的基础上,正是日本的全面侵华,才使得中共夺江山第一次有了可能,而1937年之前,中共夺天下没有任何可能(中共自己也承认了)。
   
     那么,对中共国,日本会怎样做?还是继续让历史来告诉未来。
     中共窃国后,日本成为扶持中共的急先锋:从八十年代初开始,日本给予中共当局大批无息贷款,专制统治下,这些巨款,当然是先解专制政权之急,然后才会部分用于民生,因此,日本的对“华”(共)经济援助,帮“文革”后中共当局恢复元气稳定局面,起了雪中送炭的作用;以此为“见面礼”,日本政府成功地“公关”了胡耀邦当局,于西方发达国家中率先打开了中国市场,美国的拉拢中共国抗衡苏联战略,最大的得益者却是日本;
     1989年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悍然挥军屠杀北京和平示威民众,杀害数千人,犯下恶劣的反人类罪行,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体制裁;日本表面与美国站在一起,实际上继续与中共国大行贸易,单边尽捞中国极其廉价的煤、铜、稀土、木材、石油等矿产资源,同时享足电器产品单独占领中国市场之便宜。。。主要因为日本制裁态度的虚与委蛇,令西方国家国家对中共的制裁迅速瓦解,“六四”反制裁的胜利,使得中南海政治上对西方,有了强硬的底气。
     日本一方面对中共当局极其友好慷慨、多年来经济上与中共打得火热,另一方面对推进中国的政治进步和人权改善,却极其冷漠和吝啬。在与中南海的交道当中,日本几乎从不向中共当局提任何政改或人权条件;日本政府从不支持中国反对派;日本民间也鲜有团体支持中国民运异议事业;多年来日本政府也极少给予中国流亡者政治庇护——对于中国政庇申请者,日本政府拒绝率近百分之百,日本政府对中国民运异议人士的冷漠,在西方发达大国中多年来稳居第一。
     日本为什么无论官、民都对中国民运事业和反对派极其冷漠,反而与中共当局相当友好?就因为日本知道中共是中国的祸害,而民运反对派的事业如果成功,中国会强大起来,为了日本的国家利益,需要扶助中国共产党持续压制和祸害中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