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曾节明文集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与胡锦涛一上台就禁书封网不同,习近平上台后,装蒜式地宽松了一阵子,装腔作势地举了一阵宪法,遵了一回“邓南巡”,现在终于露出了极权专制的獠牙。习式反腐没抓多少贪官,在“清网打谣”运动中,“意见领袖”和敢言网民倒纷纷落网,广大贪官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半年来,举报贪官的记者、网民更是抓了不少;顶舆论而上枉法对曾成杰、夏峻峰地火速处决,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被统治者的极端蔑视,此种张狂的“自信”,倒是胡面瘫不具有的。
     至此,习近平路线已经大白于天下。
     比起胡、温河蟹暴政,习近平新政,新就新在意识形态上主动出击,重新高举邓小平、江泽民都不敢举的马列毛破旗,跃出战壕,高唱着“三个自信”,迎着枪林弹雨向“普世价值”玩命冲锋,誓言一举夺回失去的意识形态阵地。。。就好比当年咒了帖画了符的义和拳民,一个个狂喊“刀枪不入”,挥舞大刀长矛向着八国联军的马克星猛冲。。。。。。


     见此,明眼人不由抚掌大笑曰:“幸甚至哉,中烂海的垮台终于露出了希望的曙光!”
   
     明白人都知道:中共的意识形态,衰于文革,亡于“六四”。当年瞪小瓶尽管目光短浅、东施效颦,尚且知道中南海的意识形态实在不堪一击,本来,“改革开放”就已经承认了共产主义失败,共产主义失败了,共产党就失去了统治合法性,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此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假意识形态,放在“认死理”的东欧民族那里,共产党早就垮台了;在中国,它也经不起争论,因为越争论,政权的非法性就越暴露,等于就是号召体制内外起来反党。。。
     所以瞪小瓶于1992年干脆挂出“免战牌”——“不争论”、“不问姓资姓社”,摆出一副意识形态认输、主动和平演变的姿态,糊弄得广大知识精英一改八十年代以反党为时髦的做派,欢天喜地纷纷“下海”而不再过问政治,整个九十年代就这么糊弄过来了;
     江泽民基本上继承了邓效颦在意识形态上的守势,江末期还抛出“三个代表”,作出一副向全民党过渡的姿态,仍然把西方国家政府和广大民运异议右派忽悠得浮想联翩,江泽民也在歌舞升平中平稳过关。
     胡锦涛因为年轻时做辅导员,被毛共洗残了脑子,不识此理,始终对斯大林和毛共有着宗教般的信念,因此意识形态口号上开始易守为攻;但胡面瘫也有着徽商现实和奸猾的基因,深谙现实利害之道,胡某人深知当前共产党意识形态极端式微,无力跃出掩体向“普世价值”进攻,因此在意识形态上总是色厉内荏:胡锦涛上任后虽然高举毛泽东旗帜、狂喊“两个务必”、“向朝鲜、古巴学习”、反自由化、防颜色革命。。。却从不敢不敢大张旗鼓,只敢偷偷摸摸地以黑社会手段打压;十年来,胡锦涛始终是头戴钢盔端着冲锋枪龟缩在钢筋混凝土的防御工事里,瞪着三角眼扯着破锣嗓子高喊:“反党敌对势力注意啦,老子要进攻了!”但从不敢跃出战壕半步。因此,胡锦涛的意识形态攻势停留在嘴皮子上。
   
     经历邓、江、胡三朝,中国共产党统治集团早整体异变为特权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政商合一,里外通吃,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还是规则制定者;社会比原始资本主义社会还要残酷;中国人沦为缴纳重税却毫无福利的“负福利”国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遮羞布千疮百孔,沦为谁也不信,人人欲得而撕碎践踏的万恶象征物;胡紧套大搞“暴力和谐”,导致官民对立空前。。。这些,都空前凸出了意识形态的虚假性,耗尽了中南海统治的合法性资源。
     这时候,狡猾的独裁者一般都会抓住华人重经济实惠轻政治自由的特点,重演瞪小瓶“不问姓资姓社”故技,习近平却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选最弱势的意识形态领域出击,这就等于把现政权的非法性拼命地放大了塞到国民的眼前。。。这不是帮中国民运的大忙吗?这确实是习近平比胡锦涛还要愚蠢的地方,因为胡锦涛至少还懂得现实利害关系。
     可以断言的是:习近平在意识形态上的义和拳攻势,必被“普世价值”的马克星机枪打成马蜂窝! 
     
     习近平的意识形态主动出击,初步效果已经出来了,明眼人可以看到:随着“清网打谣”运动的进行,大陆微博上反抗的声浪反而前所未有地高涨,沉寂多年的街头民运在南方也有重燃的苗头!
     习近平最近推出的领导干部“批评与自我批评”生活会,沦为欺骗与自我欺骗的“互哄会”——在彻头彻尾的假意识形态下,此种“批评与自我批评”生活会,不过是对毛共时代拙劣模仿的笑料:毛共时代,在真共产意识形态的迷魂下,中共党内多数是傻子,所以毛泽东、周恩来等一小撮狐狸可以实现“狸哄稚”;但意识形态破产多年后的今天,中烂海寡头和各级官僚都是狐狸,谁哄谁?故生活会上,大家都避重就轻走过场,最后都皆大欢喜,大家都是贪官,谁没有把柄?谁会真傻到按照席梦思的瞎指示,动真格互相咬的地步?
     因此,习近平发起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比胡锦涛的“三讲”还要拙劣和荒腔,除了让自己威信扫地以外,没有别的作用。
   
     有人认为习近平发动意识形态的毛左攻势,是在奉行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这是看不到门道。薄熙来虽然高举毛泽东,走的却是“国民共进”的法西斯新路,试图以民生和廉政重获民众的认同,并重塑政权的合法性;习近平却是在保护贪官集团与民为敌的同时,试图以假意识形态重新麻痹民众、骗取认同。薄熙来与习近平一个重大区别就是:薄熙来运动群众,并不单纯依靠官僚机器统治;习近平则惧怕群众,完全依靠官僚机器维持统治;这个重大区别,可以从薄熙来发动群众“唱红”、“反腐”、以对话方式化解重庆出租车司机大罢工、习近平却镇压民间反腐、暴力镇压在京民众“唱红”、绝不容许网络舆论监督等对比中可以看出。
     最近习近平叫嚷要发起学习《毛选》的运动,右派民运异议人士惊呼曰:“大事不好,习近平又要搞文革了!”这实在是杞人忧天。因为再来一次“文革”,中烂海的统治必然崩溃,如今中共中央这艘破船,再也经不起风吹浪打了,习近平再象猪头,也不可能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此次审判薄熙来,习近平对薄熙来的路线问题和篡党夺权都讳莫如深,这反映出他对群众是怕得要死,他决不敢运动群众再搞文革。
     其实,习近平就是真搞“文革”,反对派人士应该大喜过望才是。我不理解为什么右派民运异议分子那么多人处处与中烂海保持高度一致,生怕共产党垮台,甚至生怕共产党不稳定。
     总而言之,除开意识形态上发起义和拳攻势的新傻特点外,习近平基本上在继续胡锦涛的“维稳”路线。
   
     习近平这副熊象,必然引诱党政军高层野心分子想入非非、蠢蠢欲动,人家会想:“他妈的连我孙子都不如的人,凭什么坐在头把交椅上对老子们颐指气使?”等到经济、社会出了大乱子的时候,这等人就会想:“天下皇帝轮流坐,既然你小子气数已尽,老子就当仁不让了!”等到中烂海人心惶惶的时候,难保谁不飞起一脚,从背后将“席梦思”踹下宝座,顺便改旗易帜,金蝉脱壳,抛却共产党这沉重的、臭名昭著且无可救药的负资产。。。。。。
     看来习近平“没下巴,兜不住”的流言,决非无稽之谈。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十月二日于秋燥纽约州
     
(2013/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