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
曾节明文集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国和韩国的关系错综复杂:表面上看,中国是共产党国家,而韩国是美国的盟国,中韩政治上相互为敌;其实中韩的相互为友的潜在属性,要远远大于相互为敌的属性。由于中、韩两国在地缘政治、经济上深具相互依存和互补性,外加上中、韩文化同源、两国具有强烈的历史共鸣性,韩国终将成为中国在亚洲的最大盟友。
   
     韩国与日本仅隔有狭窄的对马海峡,天然是日本通往东亚大陆的捷径,因此朝鲜半岛历来是日本染指东亚大陆的跳板,日本要对东亚大陆实施势力均衡战略,就必要控制或拉拢朝鲜半岛国家,或者挑动朝鲜半岛国家与中国对抗。


     因此,历史上高丽民族(韩国和朝鲜的主要民族)饱尝日本侵犯和征服的滋味:近代以前,日本封建主长期侵扰朝鲜半岛东南部(今韩国国土),故朝鲜史书有“南倭北虏”两大患说,“虏”主要指女真人(满人),“倭”就是日本人;1592年,日本侵朝大军几乎占领了整个朝鲜半岛,烧杀掳掠,高丽人几乎彻底亡国;1895年,日本大败满清后完全控制了朝鲜王室,1910年更强行吞并了朝鲜,高丽人彻底亡国,直至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
     由于历史上饱受日本侵略、并一度被日本亡国,韩国整个民族对日本非常仇恨,韩国人的仇日民族主义,比中国人倍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更加团结;因为地缘政治和历史的原因,韩国不可能成为日本的朋友。因为这个原因,韩国宁愿接近与日本互为大敌的中国,也不愿与日本为伍。
     中国历史上同样饱受日本侵害,中国受日本侵害其实比韩国更深:日本对中国的大举入侵,导致中共势力坐大并获得了窃国的能力。。。今日,中国民众普遍仇日,中共当局无视民意免除日本对华战争赔款的卖国行为,更增加了中国民众的愤懑之情。如今日本安培政府复兴帝国政策,与中共新加坡当局对外强硬以获政权合法性的政策,于钓鱼岛上发生尖锐冲突,而韩国与日本恰恰也有着独岛争端,对日的领土争端,中韩也有着共鸣。
     总之,中、韩两国具有强烈的历史共鸣和现实共鸣。
   
     中、韩传统文化的同源、同质,令中国对韩国具有他国无可比拟的亲和力。韩国西汉时期就接受了中国文化、唐朝时引进科举制度、明朝时引进了中国儒家,供奉儒家为官学;与许多自轻自贱的中国人全盘否定中国文化的态度相反,现今的韩国人,普遍喜好、崇拜、甚至嫉妒中国的儒家、中医、书法、围棋、易经、饮食。。。儒家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在韩国保存得比在中国大陆还完好。随着国学在中国大陆的复兴,中、韩两国必进一步亲近。
     强烈的历史共鸣和现实共鸣,外加中、韩传统文化的同源、同质性质,使得中、韩互为盟友有着牢固的天然基础。
     比朝鲜纯属中国的包袱和拖累不同,韩国实力足以制衡日本,经济、文化也大有益于中国。“否极泰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必将复兴,而中国传统文化保存完好的韩国,能够对之起到还魂的作用。韩、中的经济有着很大的互补性,国内市场狭小、资源贫乏的韩国需要中国的市场和资源,而中国需要韩国的投资和技术;另一方面,韩国又面临国内市场狭小、资源贫乏的出口大国日本的竞争巨大压力,为了经济利益也需要亲近中国。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历史、文化、还是从现实利益的角度,韩国都天然地亲中敌日;韩国今后必然联合中国而抗衡日本。最近中、韩相互承认独岛和钓鱼岛主权,就是联合抗日的一个重大信号。
   
     但是,韩国人对中国人的心态又是复杂的:一方面他们与中国人有着抗衡日本和文化上的共鸣;一方面,韩国人对中共国“抗美援朝”——分裂赤化半个朝鲜半岛的历史,普遍是痛恨的,我在美国接触到多名韩裔人士,就切身感受到他们的此种情感,只不过,对日本的更大更深的仇恨,使得韩国人对中国分裂朝鲜半岛的仇恨,居于次要地位;一位韩国业主就对我说:最恨日本,你们中国人也是受害者;韩国人希望朝鲜半岛统一,但又害怕两韩立即统一会受朝鲜贫穷的巨大拖累,导致生活水平下降,他们幻想中共国能够促动朝鲜实行“改革开放”,缩小两韩的经济差距,这也是韩国对中共国“抗美援朝”的仇恨居于次要地位的原因之一;另外,韩国人因为中国人普遍的礼崩乐坏、以及对自己传统自轻自贱地全盘否定,而对现在的中国人心怀鄙视,但他们却崇拜明朝以前的中国人。
     韩国人一方面牢记和感激明朝援救之恩:韩国历史界是不承认满清正统的,认为满清时期是中国亡国时期,韩剧中女真人的形象等同杀人越货的盗贼和马匪;另一方面,韩国人也牢记中国汉武帝、隋炀帝、唐太宗、唐高宗对朝鲜半岛的侵略,只不过这种记恨,因为日本的更大、更有效的入侵,而相对淡化。韩国对中国的强大有顾忌之心,但此种顾忌,因为对日本的深仇大恨和对日现实的更大顾忌,而居于次要地位。
   
     韩国渴望与中国结盟,以共同对付日本,但中国现在的共产党国家性质,使得中、韩不可能成为盟友,因为只要中国一天由共产党统治,中共国就不可能放弃扶持朝鲜。
     大韩民国本来就是中华民国的天然盟友,今后韩国必成为中国在东亚的最大盟友。
     
     虽则不可能结盟,中韩关系今后会进一步的升温,韩国总统朴槿惠上台后的亲华政策就反映了这一点。这是因为中共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的疏离朝鲜政策,进一步减少了中韩之间的敌对性。1992年以前,由于中共国单方面以朝鲜为朝鲜半岛正统,称韩国为“南朝鲜”,拒不与韩国建交,因此中、韩基本上是敌国;1992年中韩建交后,早已放弃对外“输出革命”,且已经“改开”的中共国,对韩国资本敞开广阔天地的大门,虽然毛共辅导员胡锦涛的挺朝政策,一度令中韩关系倒退到冰点,但中、韩关系的大势是友好和结盟。阻碍中韩结盟的唯一的、脆弱的瓶颈,只剩下奄奄待毙的朝鲜,中国变天后,中韩必然结盟。
     比起目前与日本的同盟关系,韩国与中国的潜在同盟关系是内在的、深刻的,而韩日的同盟关系,完全是“冷战时期”同属美国阵营的产物,这种表面化的同盟关系已越来越不适应现实的变化:随着日本安培晋三政府大力推行帝国复兴的政策,必然刺激韩国加速亲近中国;今后一旦中华民国光复大陆,中韩同盟就会很快取代韩日同盟,而美国也乐见中、韩对日本帝国的复兴企图施以制衡。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十月三十日下午于暮秋纽约州
(2013/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